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下第一招[陆花] 作者:ai笔妖(下)

字体:[ ]

 
  091
 
  三人逃出竹林后脚步不停便回了镇上。陆小凤和琴阁阁主的身上都带了伤,三人便一起钻入了琴阁。
  琴阁众人见阁主受了伤,还带回了另外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但是一听说是陆小凤和花满楼救下了他们的阁主,他们纷纷表达了感激之情,为陆小凤和花满楼安排了房间。
  花满楼拿了药酒和白布便把陆小凤拉进了房间里,关上门以后花满楼就说:“脱衣服。”
  陆小凤的肩膀疼得厉害,嘴唇也发白了,但是他还是靠在床头对花满楼说:“花公子,脱衣服,这话有点……”
  若是平时花满楼倒是随陆小凤将这随意的戏言说完,但是现在花满楼已经没了这兴趣,立刻打断了他,“要么你自己脱,要么我来。”
  花满楼这语气完全没有平时的耐心,陆小凤就知道他是真着急了,“别别别,我自己来。”这次陆小凤没有再贫,直接宽去自己的衣服。
  花满楼走上前去为陆小凤把脉,手下便在陆小凤的身上几处穴道点下,陆小凤没有忍住,便吐出了一口血。
  确定陆小凤的内息平息了一些,花满楼才握住陆小凤的手臂,另一只手碰了碰陆小凤的肩膀,“肩膀脱臼了,忍着。”
  陆小凤刚想说自己没事,结果花满楼是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时间,抓住他的手臂和肩膀就来了一下。
  陆小凤只听见骨头啪嗒一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痛,饶是他用力忍着还是发出了一声压低的痛呼。
  在花满楼给他上药酒还有固定的时候,陆小凤唯一的想法就是,这大概是花满楼有史以来医治病人下手最快准狠的一次的,而且对象还是自己。
  陆小凤本来是想和花满楼说话的,但是花满楼的脸上写满了此刻不易开口,此刻不想说话。到嘴边的话最后还是被陆小凤给咽了回去。
  上好药酒,花满楼便把陆小凤给按到了床上,嘱咐他:“你受了内伤,好好睡。”
  花满楼的话陆小凤向来是听的,而且这次花满楼这副不苟言笑的表情陆小凤更是不敢违抗。闭上眼睛,陆小凤仍然觉得肩膀很疼,伤筋动骨一百天,之前他还当心着花满楼的手,现在好了,自己伤得更严重。
  然后陆小凤就明白了花满楼这么严肃的理由了。他恐怕是在埋怨自己明知不是孟琴夭的对手,方才救他们的时候却不知谨慎。
  又是受内伤,又是伤筋动骨,陆小凤本以为自己是睡不着的,但是没想到闭上眼睛就真的睡了过去。
  花满楼此时也睁开了眼睛,他算是三人中毫发无伤的了。不过之前孟琴夭的琴声中蕴含的内力还是让他气血翻涌,调息了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
  孟琴夭和琴阁阁主的武功着实有些古怪,而更让花满楼觉得古怪的是,自己和孟琴夭不过是第二次见面,孟琴夭为何将目标放在自己身上。
  思来想去,花满楼仍然是想不出所以然。他并非是纠结之人,也就不再细想了。
  陆小凤醒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往床边看,却不见花满楼。陆小凤正想起身去寻人,却猛然发现床上竟然还躺了一人,而且还整个缩进了被子里。这身量大小一看,陆小凤就立刻排除了花满楼的可能。
  让一个陌生人在自己床上钻来钻去怎会是陆小凤的作风,他立刻压住被子,按住了那个人,左手不太方便,陆小凤便干脆用腿压住床上的人,然后用力地掀开被子。
  得,床上的确不是花满楼,竟然是一个粉团子。额,好吧,是一个很像粉团子的六七岁的小孩。
  “你是谁?”陆小凤哭笑不得,他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爬上了自己的床,“怎么会在我床上?”
  “我爬上来的啊。”粉团子也不怕人,“这里是我家,听我爹说是你和另一个人救了他,我就来看看。”
  粉团子的脸很圆,又粉粉的,又正好趴在陆小凤身边。陆小凤左右是起不来,就干脆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来看什么?看救了你爹的人长什么样?”
  “是啊。”粉团子不喜欢别人捏自己的脸,就把陆小凤的手拍开,陆小凤哪里在意他这点力道,自然是锲而不舍地往他的脸上捏。
  粉团子抓住他的手,白了陆小凤一眼,“我还以为救了我爹的人多英武呢,结果一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说出去谁信啊。”说着还直起身子去戳了一下陆小凤受伤的左肩,当然手下的力道还是控制了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陆小凤还是抽了口气,“嘿你个小鬼头,我那是光荣负伤!”
  “还留个胡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好几十了,看起来比我爹还老。”粉团子继续嫌弃陆小凤。
  陆小凤被这粉团子给呛得说不出话来,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在孩子的心里父亲是伟大的。这位琴阁阁主一看就是人到中年,他陆小凤才几岁,就算留着胡子也比他年轻个十岁吧?
  “我这胡子是特地留的,你难道不觉得很有特点,很显得我特别?”陆小凤百般告诫自己,这只是个孩子,不应该和一个孩子怄气,但是一忍不住,话就蹦了出来。
  粉团子更是立刻接话,“特别老?”
  很好,是可忍孰不可忍,他陆小凤从来就不是一个擅长忍耐的人。陆小凤直接暴起,抽出被粉团子抓住的手就掐住粉团子的脸,“我叫你胡说。”
  粉团子也急了,偏偏就算陆小凤伤了肩膀,制住他那是轻而易举。小孩子此前也被父亲教导过不能伤了恩人,也就手脚乱动,所以干脆就直接张嘴去咬陆小凤的手。
  花满楼和琴阁阁主听到屋里动静推门而入时,陆小凤和粉团子正掐得欢快着呢。当然,床上一大一小正闹腾着,冲进来的花满楼和阁主脸立刻就黑了。
  “陆小凤!”
  “竹青!”
  听到两个明明不同却又蕴含着相同怒气的声音,陆小凤和粉团子都是一愣,然后迅速分开,然后……
  粉团子就在床上跪下了。
  陆小凤瞥了粉团子一眼,心想原来这小鬼叫做竹青。然后他又瞥见了自己的膝盖,他怎么也跟着粉团子跪在床上了。
  “爹……”粉团子弱声弱气地唤了一句,然后就被他爹单手给拎下床了。
  陆小凤眼瞧见花满楼朝着自己走来,连忙掀开被子躺回去。好歹要补救一下自己的形象,否则花满楼怎么惩戒他陆小凤都不知道。
  “现在知道躺好了?”花满楼声音平静,却还是让陆小凤缩了下脖子。
  “我有小心不动着自己的左手。”陆小凤还拉过被子把自己的左肩盖得更严实了一点,“刚才绝对是个意外。”
  花满楼注意着手中的力道检查了一下陆小凤的左肩,确定陆小凤没有动到伤口才和缓了语气,“现在知道要注意了?”
  将花满楼话里的变化听得清清楚楚,陆小凤连忙抓住时机说:“我之前那不是着急担心你吗?”
  那的确是实话。花满楼听了一愣,似乎是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最后他只能无力地叹气,上前扶着陆小凤坐了起来,自己也坐在了床沿,“竹先生有话对我们说。”
  “青儿,你先出去。”竹先生放下了竹青,竹青利索地往外跑,只是在关上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陆小凤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
  陆小凤被逗得失笑。竹先生扫了竹青一眼,对陆小凤说:“少侠见笑了,青儿顽皮,但是对陆少侠没有恶意。”
  “哪里,这粉团子挺有趣的。”陆小凤也乐得轻松,便也不顾忌什么,虽然这话还是挨了花满楼一下。
  “多谢二位今日搭救之恩,竹取感激不尽。”竹先生忽然道。
  “竹先生客气。我和花满楼本来就是因为好奇才跟上去的,遇到这情况不可能不出手。”陆小凤直接说,“只是这孟琴夭究竟是怎么回事?”说这话的时候,陆小凤还看了花满楼一眼。其实他最在意的就是孟琴夭对花满楼的兴趣。
  “你们认识她?”竹取问。
  “不算相识。昨日在琴阁外遇见,只说了几句话。”花满楼回答道。
  竹取一惊,“你们是说她昨日来过琴阁?”
  不等两人回答,竹取又喃喃自语,“她恐怕是趁我不在来探听绿绮琴的下落的。”
  “之前听竹先生和孟琴夭的对话,你们曾经是师徒?”花满楼问。
  竹取心知是瞒不住两人了,便也将事情托盘而出。这孟琴夭的确是他的徒弟,是他年轻时在竹林中捡到的小孩,应该是被父母丢弃的,捡到时极其狼狈。看到孟琴夭的时候竹取就知道孟琴夭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竹取当时也只是四处游历,看孟琴夭可怜,便在竹林中搭了个屋子陪她住下,算是收养了她。
  孟琴夭一开始很抗拒他,后来也慢慢地接受了他,当然,也只是他。
  “孟琴夭她因为童年这段遭遇变得性情孤僻,我也不知道她在竹林间生活了多久,我照顾她多年,发现她心中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十分固执不容别人劝改。她会为了与他人来往装作温婉,但是其实只要你拒绝她或者是说了什么让她不喜的话,她就会暴露本性。”
  这件事还是竹取后来与竹青的娘成亲后才发现的。此前竹取和孟琴夭一直住在竹林中,后来竹取认识了竹青的娘刘听,二人成亲后竹取便带着孟琴夭来了镇上。
  “我和我妻子擅琴。孟琴夭此前一直都跟在我身边习武,竟然对瑶琴也有几分兴趣。但是她在内功修习上是绝顶聪明,但是对音律却是毫无天赋。我们给她请的先生便是这样说的,后来我发现她杀了那位先生和与她一同习琴的一名女子。我问她原因,她便说是二人笑她弹琴不好。”
  想起那时候孟琴夭的表情,竹取仍然觉得心里发凉。在孟琴夭的眼里,她不过是做了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
  哪怕自己责怪她滥杀无辜,她却回答说自己所做的不过是和屠夫宰杀肉猪一样,他们的性命与自己何干。
  那时竹取才意识到孟琴夭根本无法融入人群中。她太危险。
  本来应该报官的,但是竹取到底是对这个孩子不忍,最后还是把她赶了出去,并警告她不准再伤人杀人,否则自己不会饶恕她。
  如此,便是相安无事了数年。“只是没想到,现在她的修为竟然到了如此地步。”想起孟琴夭今日展现,竹取才知道他留下了一个多大的祸患。
  “这琴在你们的手上便成了武器,这是什么武功?”陆小凤还记得那威力。
  竹取感慨,“那是我家传的武功,将内力融于音律,但是必须是内力极深厚才能做到,否则容易反伤己身。这几年她内力大涨,外功虽然不见长进,但是凭琴音便是防不胜防。”
  花满楼皱眉,没料到孟琴夭竟然会这么难对付的功夫。
  陆小凤还在心底腹诽家传武功你传外人,便瞧见竹取看着花满楼面露为难。
  “竹先生你有话就说吧。”陆小凤开口打断他的思虑。
  竹取这才犹豫地说:“这本是我和她师徒二人的事,但是今日她居然说想带走花公子,恐怕花公子是危险了。”
  就算竹取不提,陆小凤也记得,今天孟琴夭亲口说了,她要花满楼。
 
  092
 
  花满楼端着药走入陆小凤的屋子,却没有听见陆小凤假装哀叹拒绝喝药的声音,只听见有个急促的脚步声凌乱地在屋子里响了几声,然后就忽然停了下来。那感觉就好像是闯入屋里的小毛贼忽然遇到主人回来,匆匆忙忙藏身的情况。
  当然,这琴阁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小毛贼闯入,这零碎的脚步声想来想去只属于一人。
  “竹青,出来吧。”花满楼把药放在桌上,声音平静却不容拒绝。
  躲在床帐后面的竹青一副做坏事被抓包的表情,不情不愿地挪了出来,走到花满楼的面前,“花哥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