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半妖倾城]惊·梦 作者:君子如役

字体:[ ]

 
文案
前世他家仇在身,不谈儿女私情。他等他,等过了经年。这一世他换了姓名,有些记忆却根深蒂固。我一直记得你。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强强 因缘邂逅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少棠,柳湘莲,韩林儿 ┃ 配角:明夏,倾城,司空靓,徐少白 ┃ 其它:耽美同人,半妖倾城
 
第1章 惊梦 (王少棠(韩林儿)/柳湘莲,中短,完)?君子如役
【文案】前世他家仇在身,不谈儿女私情。他等他,等过了经年。这一世他换了姓名,有些记忆却根深蒂固。我一直记得你。
 
 
你可愿意等他经年,可知暗无天日,却也义无反顾?
我不会等他。
说谎。
 
惊梦 (王少棠(韩林儿)/柳湘莲,中短,完)君子如役
 
世人都称你一声“王先生”,唯独我柳湘莲不会。
 
章一
民国十二年秋(1923年)。
船在海上航行了数月,终于抵达上海。初秋阳光明的晃眼,水面更是折射的波光粼粼。码头上人头攒动,沸沸嚷嚷,形形□□,打着遮阳伞穿着旗袍的精致女子,身着修身西装的大户公子,两鬓斑白却不失优雅的贵妇人,嬉笑打闹的孩童,偶尔传来的狗吠声,原是老太太怀里的贵宾犬,自然也有粗麻布衣的寻常百姓,板板正正穿了中山装学生,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也有三三两两… 却都是来迎接数年不见的亲友,或是经商,或是游历,或是留学归来。
偶尔也见衣衫破烂的行乞之人,拄着木枝拿着破碗挨个挨个人的乞讨着,又被嫌恶的避开驱逐着…
“呜——”低沉的汽鸣声拉响,邮轮缓缓靠岸。
大半个小时的功夫,远游的人纷纷从甲板下了船,看到亲人的喜悦难以抑制。
 
“少爷!!”远处跑来一蓝布小厮,逆着人群倒是像田里的泥鳅一样灵活,钻着空转眼就到了王少棠面前,接过行李箱,“少爷,老爷夫人在路边的车里呢!”边说着话边顺着人流往外走,“这虽说立了秋,暑意还未消减去多少。”那小厮额上也冒了汗。“这码头人又多,我就自个在这里等你了,老爷夫人在车上倒还清凉些。”那小厮走路也是小心翼翼,怕是箱子的边边角角碰到旁人。
“老爷夫人身子可还好?”王少棠跟在小厮身后问道。
“嗯…好,可毕竟您不在家都五六年了,这和以前比,定是差了些… 不过倒也没什么大碍,就是耐不住劳累罢了。”
王少棠微微皱眉。
“对了,少爷,明家小少爷也来了!”小厮朝向马路对面努努嘴,示意车就在对面。
“哦?明夏也来了?”说着,便见车上下来三人,正是王先生,王夫人,还有一年少公子,明夏。
王夫人双手捧着自己儿子的脸颊左瞧瞧又看看,眼里竟泛起了泪花,“少棠,总算是回来了!!娘看看,长高了,怎么更瘦了?” 
“去去去,你看看你,少棠回来应该高兴,你这是算什么?”王先生略带愠意,不过是心疼爱妻罢了。
“爹,娘。”王少棠握住母亲的手,“娘,我这高了,自然就显得瘦了些,吃的喝的都很好。”
旁边的明家小少爷打趣道,“大哥,你这一去逍遥了五年,可把我这好弟兄给忘了吧!”
“哈哈,你现在倒学会打趣人了。”王少棠打量了一下明夏,笑道,“长高了不少,我记得我走的那年你还不及我耳边吧,如今竟比我还高了几分!”边说着边把母亲扶上了车。王先生坐在司机旁边。
明夏绕道另一边也坐进车里,“那年我才14,这都五年了,能不长个吗… 对了大哥,说说法国有什么新鲜玩意?前段时间老师还说起法国的几位大文豪…”
少棠坐在母亲身侧,王夫人一直握着自己儿子的手,“行了明夏,让你大哥先休息一下,坐船想必也乏了。等回去晚饭时慢慢说!”拍了拍儿子的手背,“少棠,眯会,看看这眼袋都出来了…”
明夏嘻嘻笑道,“现在啊,谁也比不上大哥咯!”
王少棠也只是笑笑,应道“好。”不让母亲再担忧,便闭了眼睛小栖。鼻腔里是大上海特有的味道:沾了苏州河的风,衔了静安寺的焚香,融了梧桐开始枯黄的树叶…
 
 
章二
【梦里不知身是客,已过经年。】
“大哥!你都在家休息了三日了!今天说什么也得和我出去走走!”还未见其人,王少棠便在卧房里听见明夏登上楼梯的声音。“嘭、嘭、嘭”“大哥?我进来了?”王少棠刚合上书,明夏就闪进了屋。
“性子倒是一点没变,还那么毛躁。”秋日里的阳光正好打在坐在书案后的王少棠的身上。
“大哥!你这都回来了三天,除了第一天去了工会,拿了堆书回来,你说你这三天干嘛了?”明夏拿起桌上的资料翻看着,《法学盛衰说》, 《历代刑法考》… 一窍不通,“你在法国都学了五年的法律了,回来还看啊…”放回到书台上。
“国情不同,回来自然是要看看国内的情况,也只是大体上翻阅了一下,有个了解。”王少棠起身,整了书,“来找我何事?”
“哎呀,”明夏拍了下脑门,“瞧我,正事儿忘了!我的朋友们听说你回来了,吵着想看看你这留洋归来的大才子,我们已经在谪仙居订了位子,今晚上说什么也得去!”
“哈哈,我有什么好看的。”王少棠摇摇头。
“大哥!我都和伯母打好交道了!再说,”声音突然放低,凑到王少棠耳边,“我有心仪的姑娘了,还想着今天给你看看呢。”到底是小孩子,脸颊微红。
“哈哈,这倒是要去的!”说着便从衣架上取下黑色的呢绒大衣,“带路吧,明少爷!”王少棠笑道。
“得令!”
 
车在谪仙居门口缓缓停下。明夏和王少棠刚下车就有跑堂的出来招呼道,“哟!明二公子今儿倒有闲暇!这位… ”
“这是我大哥,王家大少爷!”这跑堂的是前年刚来的上海,自然是不认得王少棠,即使是这 谪仙居的老板,四五年未见许是也认不得了,身形样貌虽无较大变化,可也到底褪了青稚,多了稳重,不是当年十七八岁的少年了。
“哦哦哦,原是王家大少爷,快请进!”说着跑堂的便在前头领着。
“得,你忙去吧,我已经定好了位子,徐少他们应该已经到了等着了吧!”明夏看向二楼的雅间。
“原来徐少他们等的是您啊,我道是来了半天这太阳都快落了还未让上菜。”说着便引着二人去向二楼。拐过楼梯口便听见雅间里传出嬉笑声。
明夏推了门,屋里坐着的四人看到来人纷纷站了起来,看得出来都略微谨慎,明夏自左向右的介绍着,“这是江雪舞,就是江伯伯家的小女儿,小时候整天跟咱屁股后面玩,”江雪舞瞪了眼明夏,又不好意思向王少棠笑笑。明夏也不以为意,继续道,“这是徐少白和李夏典,都是我班上的同学,”顿了顿,“聂倾城,我同学。”
王少棠心领神会的笑笑,“王少棠,算是明夏的大哥吧。”
“什么算是,本来就是…”明夏推了推众人,“坐坐,干嘛都站着,有什么好拘束的,我大哥以后就是你们的大哥!”
旁人笑着坐下,江雪舞和聂倾城是女儿家话不多。虽然江雪舞小时候常跟着王少棠一行人,却也是总角之年,如今也差不多十年光景,自是生疏了些许。两位姑娘便低语絮道学校趣闻。 
倒是徐少白和李夏典,拉着王少棠大谈西方政事,说道近来西欧几国干涉土耳其内部革命,又谈到法国的启蒙运动,文学,云云。两位姑娘偶尔注意到这边有意思的轶事便侧耳听听。明夏对政事并无多大兴致,右手撑着头听了半晌,有些昏昏欲睡。
忽的,门外传来丝弦之乐,倒是唤了明夏的兴致。
“嘘,听!”明夏右手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移步敞开大门,刚刚还甚是模糊的丝弦管竹变得清晰起来。只听有人唱道,“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则索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迁延,这衷怀那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自二楼正好可见戏台,那花旦唱腔婉转,身影窈窕,把 杜丽娘的神情体态模仿的惟妙惟肖。一行人都被这戏子吸引了去。半晌,明夏才道,“大哥,你可不知这台上之人,甚是神秘!”
王少棠挑眉,“怎是神秘?”
明夏低声道,“从来没人见过这人真面目,只知道大家都叫他柳二郎。听说,他白天从未出门,唱戏也是隔一段时日才和戏班子一起出现,唱完便独自离开。也不知他是会什么门道,即使是从这 谪仙居出去,还从未被人碰见过。”
“哦?”王少棠看着台上之人,倒是奇人。
那晚把酒言欢,徐少白和李夏典喝了不少,出了谪仙居时已是醉的不省人事。
“明夏,你把他们都送回去吧,还有雪舞和倾城,我自己想溜达会,正好醒醒酒。”王少棠看着明夏和司机把喝醉的二人放到后座上。
“不成,近来上海不安生,我坐徐少的车送他们回去,大哥你坐我的车。”明夏表情凝重道。“哈哈,我只是出去了个几年,何况也不远。我倒是还想着看看这大上海的夜景呢。多少年没回来了。”王少棠不等明夏反对,又说道,“怎么,你大哥你还不放心了?”
“哎… 那成吧,你别太晚,上海近年真是怪事连连…”话还没说完,那喝醉酒的二人便嚷嚷起来,“得,大哥我先送他们回去,你一定早些回家!” 明夏气喘吁吁道,“哎,这徐少可真沉!”
“嗯,你路上也注意安全。”随后又嘱咐司机开车慢些,便抬步顺着苏州河缓缓走着。
许是夜深了,路上行人二三,也是神色匆匆应是急着归家。王少棠拐到儿时常去的巷子,趁着月光,看得清路边槐花依旧,只是花期早过。夜里风凉,悄寂无声,他裹了裹大衣,酒也醒了不少,其实本就没有多饮,他不好酒,多饮伤身。
周围寒气渐重,路上不知何时起了雾,越来越浓,看不清路。寂静的夜色里似乎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魑魅魍魉。
转过街角直走便是王家的方向。身后似有“簌簌”的声响,王少棠回头,除了浓雾什么都看不见。许是风吹叶子的声音吧。那“簌簌”声越来越大,似乎在渐渐靠近王少棠,后者靠着墙边走,只觉得背后的凉意越来越重。大雾隐没了月光,惨惨淡淡。尽管如此,王少棠还是看到了墙上自己影子旁边突然多出的类似翅膀的黑影,硕大,整个包裹住了自己!那“簌簌”声正是那翅膀拍打发出的!王少棠双手紧握成全压抑住内心的恐惧,装作什么都不知晓,却突然飞奔了出去!谁知一道黑影径直跃到了王少棠面前挡住去路!在雾色中格外扎眼!竟是一似人似鸟的怪物!只见那妖物有一对黑色大如船帆的翅膀,人的身体,脸上却长了鸟的喙!状若鹰勾!那妖物步步逼近,拍动翅膀,妖风阵阵,地面上的落花枯叶夹杂着尘土流漫半空!
鲜红的血液飞溅,竟感觉不到疼痛——呵!这怪事竟还真让我遇上了。那鸟喙刺进身体里的时候王少棠这样想到…
 
 
章三
床上之人因疼痛紧蹙了眉头。身体慢慢恢复知觉。仍紧闭双眼,却先是微微动动手指,整个身体都像被碾过。柳湘莲伏在床边,拿了毛巾擦了擦那人额上冷汗。看那人睫毛微颤。
缓缓,那人睁开了眼睛,朦胧中只看到眼前一双带了笑意的眸子,“你醒了?”声音如同雨水滴落屋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