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黑篮+网王)天生异瞳(赤幸)+番外 作者:楚家一座宅

字体:[ ]

 
 
文案
主cp:赤幸or幸赤(互攻)
(所以我设定帝光和立海大相隔不远……)
副cp:青黄(其他还没有想好)
原本是想写主赤司的,但是又喜欢幸村精市,所以就拉郎配啦\(^o^)/而且,一个是篮球的王者,一个是初中网球的No.1,想想就觉得配一脸O(∩_∩)O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他们两个的经历太相似了,我看动漫时看到他们输了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所以这次一定要让他们赢!嗯,握拳!(^_^)?
由于我觉得赤司和幸村都是攻,所以决定互攻→_→嗯,接下来幸村的出场也会增多的。
不出意外的话,我的下一本会写幸村,cp有可能还会是赤司(≧.≦)
说明一下,不会黑奇迹众和网王众的,还有就是,我大概两天一更^_^
一到六章是赤司小时候的事,第七章开始帝光副本,如果只想看帝光之后的事,可以直接从第七章进行阅读哟Y(^_^)Y
内容标签:黑篮 网王 强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司征十郎,幸村精市 ┃ 配角:奇迹众,立海众 ┃ 其它:重生,强者
==================
 
☆、重生归来(二修 改bug)
 
  因为有些人没有看过黑篮,所以提前说一下,赤司是双重人格,我设定阿橙是他的另一个人格。顺便介绍一下队友。
  帝光:青峰大辉,绿间真太郎,黄濑凉太,紫原敦,黑子哲也是幻之第六人。
  洛山:根武谷永吉、叶山小太郎、实渕玲央,和新型的幻之第六人黛千寻。
  1.重生归来
  赤司征十郎躺在床上,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但他不允许自己露出名为虚弱的神态。
  他一闭上双眼,回忆就瞬间充斥了他的大脑,他的记忆在自动的帮他回顾这一生,他就像个观众,看着赤司征十郎一生的过往。
  五岁那年,他的母亲离开了他。其实,在他心中对母亲并没有太多记忆,但是只要一想到“母亲”这个名字,心中就会感到温暖。想必,他的母亲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
  在下一年,他被确立为家族的继承人。
  自从被确立为继承人后,父亲对自己要求愈加严厉。他基本不会和自己说话,如果说话,内容要么是关于学业,要么是关于家族。再无其他。
  父亲不会关心他的心情,因为赤司家的继承人永远不会被打倒,更何况是小小的感情。
  他没有童年,应该说赤司家的继承人都没有童年,也不允许有童年。因为这是在浪费时间。
  他的幼年记忆里只有一个又一个挥金如土的宴会,那些大人谄媚的姿态,那些女人贪婪的目光组成了所有。
  后来,他十二岁那一年,进入了帝光中学,生活似乎终于有了些许变动。他不是第一次接触篮球,作为赤司家的继承人,必须要学会甚至是精通全部的运动。他是第一次接触社团,其实也并没有特别。他参加了篮球社团。
  在那一年,他第一次有了队友。
  队友?他从未接触过。他的人生里只有短暂的朋友和长久的敌人。
  他第一次感到了新奇。他开始为了自己的队伍而设计人心,虽然他从小就会,但是为了别人还是第一次。那时他还不是队长,但是有他加入的队伍怎么可以不是最强的?没有胜利的比赛都是没有价值的!
  不过,不得不说,加入篮球社的感觉还不算太坏。
  队伍已经聚集了五人。但是,自从昨天遇到了一个人后,自己就有了新的灵感。
  很快,他-黑子哲也,正式加入。
  在第二年,自己在虹村修造的手中接过了队长一职,因为黄濑凉太而驱逐了灰岐祥吾。因为黄濑凉太迟早会取代灰岐祥吾,既然如此,还不如由自己来做一次坏人,来保全他最后的尊严。
  不得不承认,虽然哲也的存在感很低,但只要看到了他,就会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即使是黄濑也很快就承认了他。
  但是,也是一个倔强的让人讨厌的人呢。
  在这一年,帝光中学所向披靡。随之而来的,是名为“奇迹的世代”的王冠加冕。可是,随着胜利越来越容易,弊端终于显露-进化过早,进化太快,导致大家都不把队伍放在眼里了,认为只凭自己就可以取得胜利,甚至拿比赛结果当赌注。这样的队伍,又怎么可能长久呢?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无法阻挡他们的进化,也无法阻挡一场又一场来的太过轻易的胜利。
  也是在这一年,阿橙他终于出来了。他早就知道自己的体内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因为在赤司家,胜利就是空气,每个赤司家的继承人都是呼吸着空气长大的。
  早就已经知道阿橙会有一天出来,却没想到会是因为敦的挑衅。
  被信任的队友背叛,是什么感觉呢?
  或许,是自己对这只队伍投入太多了;或许,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
  在敦的一再挑衅下,阿橙出来了。毫无疑问,这场对决实现了反转,甚至可以说是轻松胜利。
  可是,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恐惧。突然就一点都不想出来了,于是,自己放弃了争夺身体的权力。那么,就静静看看,他要怎么做吧。
  于是,自己开始隐藏在身体里,看着他不但没有挽回队伍,反而加速了崩溃的速度。那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应该是:不服从自己命令的队伍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所以,自己并没有插手,就静静的呆在体内。
  看着帝光毕业的那一天,自己知道,所有人都回不去了。
  然后,阿橙选择了洛山高校。
  他选择了新的队友,根武谷永吉、叶山小太郎、实渕玲央,以及他寻找的新型幻之第六人黛千寻。
  大辉去了桐皇,黄濑去了海常,绿间去了秀德,哲也去了诚凛,而自己属于洛山。
  那么,就把他们都打败吧。违抗自己命令的人,本就不应再存在于这个世界。所以,要把他们全都击溃,要让他们再也没有拿起篮球勇气。
  于是,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他用不败的理念打比赛。看着他打败一个又一个昔日的队友。
  同时,哲也找到了新的光,在把他们都打败了之后,来到了总决赛,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场比赛,真是输的惨痛。
  幻之第六人失败了,天帝之眼失败了,zone也失败了。他第一次迷茫了。自己出于对胜利的渴望,还是出来了,可终究没能挽回颓势。
  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欢呼,这就是失败吗?还真是难受啊。不过输了就是输了,自己还不至于连承认失败的勇气都没有。
  经历了这场失败,阿橙终于肯和自己融合了。
  这一场比赛,是赤司征十郎,第一次失败,也会是最后一次失败。
  在商场上,自己未有敌手。这唯一的一次失败,没有成为执念,却也被记在了心里,一记就是一辈子,直到现在。
  这一辈子,未有遗憾,惟有不舍。
  闭上双眼,赤司征十郎静静的睡了。
  …… ……
  “家主,夫人生了,天生异瞳!”一名女仆赶紧抱起孩子,另一名女仆冲出房间给家主报喜。
  赤司征臣看到儿子左橙右赤的双眸,满意的笑了。他的儿子,从小就与众不同,将来必定能带领赤司家走上新的巅峰。
  赤司听到耳边整齐的恭喜声,听到男子的大笑声,那个声音还有些熟悉。好吵啊,还是让阿橙来吧,他有点困了,想要睡一会。
  再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这熟悉的装饰风格,不是自己家吗?难道自己没有死?
  【你这个狡猾的家伙,居然让我出来顶缸,你不知道刚出生是最难堪的时候吗?】
  刚出生吗?自己不是刚刚离去吗?同样的人生,再来一次,又有何意义。
  【再来一次的人生,怎么可能一模一样。当异数出现时,早就不一样了。这还要我来教你?你是笨蛋吗!】
  【赤司征十郎的人生,总是要由自己亲自掌控的!】
  【阿橙,真是拿你没办法。】
  看来,已经被阿橙你说服了啊。那就来看一看,重来一次的人生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吧。
  …… ……
  到了赤司五岁时,赤司征十郎是神童的消息早就已经在上流社会中传了个遍。现在,人们都知道,赤司家的未来继承人很是不凡。刚出生就会睁眼,不到一个月就会爬行,至于走路、说话的学习速度更是异于常人。一些人在担忧,一些人却已经起了坏心思。                        
作者有话要说:  小宅真的很喜欢赤司,如果我写崩了大家一定告诉我啊O(∩_∩)O
突然发现自己写错了一个的地方,就是黄濑应该比黑子晚入队才对,所以又改了一下(≧?≦)
 
☆、那些温暖(一修)
 
  2.那些温暖
  “妈妈”赤司做完功课就再次跑过来了。诗织将小赤司抱了起来,亲了亲脸颊,笑了笑,“你爸爸肯定又在生闷气吧。”
  赤司不说话。
  看到赤司不愿开口,诗织有些无奈。没办法,征臣整日只与工作为伍,难得和小赤说上几句都是关于功课。可是这也不怪这不怪征臣,因为征臣也没有学过该如何去关心人。所以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去问小赤的功课,确保小赤没有落在别人后面。
  赤司没说话,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也是在上一世接手了家主之位后才知道,父亲对他不是没有感情,只是赤司家远比他要重要的多。这一世的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也没有必要去藏拙,他只是想多和妈妈呆一会。他只是想把妈妈记得更牢一点。
  而此时赤司征臣正坐在书房,他的儿子太过聪明,他并不为此而担忧,他的儿子本就该如此聪明。既然他有这个能力,那么也可以给他一些相应的自由。只是诗织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不是担心儿子失去了母亲挺不过去,身为赤司家继承人,不会有挺不过去的困难,而是担心没有了母亲的教导,他会不会走弯路。
  “管家,你觉得如果诗织离去,对赤司的影响大吗?”没办法,赤司征臣还是缓缓开了口,他是一出生就没了母亲,也不知道母亲在孩子心中是一种怎样的存在。看到赤司天天往诗织那里跑,他有些担心万一诗织……
  管家是赤司家的老人了,他只忠于赤司家而非哪一任家主,所以他已辅佐了两任家主,并且为自己培养了接班人。管家一职,从来都是上一任管家亲自挑选的。“家主大人放心,可以先把夫人带去美国养病,来隔离一段时间,这样感情也就不会太深。感情不深,是不会有影响的。”
  赤司征臣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诗织在听赤司说他的功课,看着他浑身洋溢着愉悦的气息,那种身为母亲的自豪油然而生。她摸了摸赤司的头发,轻声的夸赞他。即使她觉得儿子不会在乎她的称赞,可作为一个母亲,她想要亲口肯定儿子。她也知道作为赤司家的继承人会很辛苦,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也只能用夸赞来作为鼓励了。
  不过诗织顿了顿,她会说夸奖,也不能忘了提醒一下儿子,“小赤,你今晚第一次去宴会,礼服选好了吗?”
  赤司亲耳听到母亲的称赞,心里暖暖的,上一世他还无法记事,只有一个模糊的母亲的影子,这一世,他每天都会听到母亲的称赞,得到母亲的亲吻,觉得重活一世,总归不算太差。
  又听到母亲提起礼服的事情,“嗯,妈妈,已经挑好了,不会有问题的。”赤司家继承人第一项学会的就是礼仪,礼仪中则包括为自己挑选合适的礼服。这是第一次参加宴会,挑选礼服是父亲对自己的考验,他早已为自己挑选了合适的礼服。
  …… ……
  城市的夜晚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五彩的路灯照到黑色的路面映不出一丝颜色,像是路面吞噬了所有的光彩。而炫目的车灯,则在刺激着人们的眼球,唤起人们隐藏在大脑中的兴奋因子。泛着光芒的华丽跑车高速穿梭在红绿灯中,它们才不管规则,因为他们本就是规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