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权奸复国的可行性报告 作者:生煎包大战小笼包(下)

字体:[ ]

 第121章 宿命
    
    萧峰虽北出雁门,可却并没有即刻返回大辽,只因第二日便是正月十五。
    然而这一日,萧峰从天明等到日暮,又从日暮等到月升,慕容复却始终没有出现。这生死之约虽是萧峰自己定下的,可他在雁门关外等了整整一日,往昔与慕容复相处的情形纷至沓来。萧峰始终无法回答自己:倘若慕容复当真来了,来与他了结三十年前的旧怨,他到底能不能亲手杀了慕容复为母亲报仇?若是他来是为了解释误会重修旧好……萧峰忽然感觉一阵惊慌,这种感觉是这般的陌生可又奇异地熟悉。心怀忐忑又满腹不甘,盼着他服软,却又不知该如何处置。
    雁门关外,萧峰慢慢地抚过当年萧远山留下遗书的石壁,仰头望了一会天边那轮高悬的圆月,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知道,慕容复不会来了。或许这样的结局才最为妥当。萧峰忍不住暗自失笑,心道:我不想杀你,可我也的确不想再见到你。你不来,这很好!就这样吧,慕容,我们就这样相忘于江湖罢!就当是……世事一场大梦。
    不多时,一个断臂的身影从山坡的另一头缓缓走了上来,是萧远山。
    萧峰见状急忙迎了上去,叫道:“爹爹!”
    萧远山四下一望,了然发问:“那狗官没来?”
    萧峰一阵沉默。
    萧远山嘿然一笑,冷声道:“那狗官自己心里明白,他的武功远远及不上你,又怎会来送死?”
    萧峰仍然没有答话。
    萧远山见了不由轻轻一叹,只道:“峰儿,爹爹只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你母亲被杀之仇,慕容氏是不是罪魁祸首?第二,与你相交十年实则全为利用,是不是慕容复亲口承认?”
    萧峰的面上一阵滚烫,半晌方艰难地道:“爹爹,孩儿明白!”这几个月来,萧峰度日如年,无论睁眼闭眼心里想着的全是慕容复。还能有什么想不明白?
    “我看他是不会来了,走罢!”萧远山不由叹道。慕容复是朝廷命官,无论上哪身边都带着一群手持厉害火器的官兵。萧远山吃一堑长一智,纵然恨他入骨,却也知道要报仇不能硬来。
    哪知萧峰却摇头道:“我说了正月十五,便是正月十五。无论他来不来,我都会等完这一天!”
    萧峰言出必践,萧远山也唯有赞叹而已,父子俩便依靠着那块石壁一同坐了下来。萧远山故地重游,不免想起了三十年前枉死的妻子。回想这三十年来自己隐匿少林,妻子尸骸未得安葬,父子亲情就此隔绝,而最终竟连杀妻之仇也不能寻那正主了结,萧远山不禁阵阵黯然。回想武林大会上,那狗官神色幽冷又嘲讽地言道:“你一个契丹人来寻我这大宋官员伸冤,是不是寻错了庙门?”萧远山更是忍不住左拳紧握青筋暴起。然而激怒之余,他又不禁扪心自问:倘若当年我跳崖未死,便及早寻回峰儿返回契丹,求皇后娘娘出面为我交涉,令大宋朝廷交出杀我妻子的真凶。会不会,一切就大为不同?
    想到这,萧远山忍不住紧紧闭上双目,无力一叹。他虽恨慕容氏父子入骨,对那慕容复更是开口“狗官”闭口“小贼”,绝无半句好话。可他心里却也知道:那狗官的有些话却也并非全无道理,这世上的许多事,那狗官也远比天下人瞧地明白!
    萧远山父子正是思绪纷纷,却在此时,这山坡上竟又传来了第三人的声音。那是一个清脆的女声,急切地叫着:“萧大哥!萧大哥!”
    萧峰忙起身望去,不一会便见到阿朱与阿紫两姐妹自山坡的另一头艰难地跑了上来。“阿朱?”萧峰诧异地叫了一声,急忙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从燕子坞到雁门关实在不算近,阿朱这一路上都提心吊胆唯恐萧峰已经回归契丹,再也寻不到人。此时见到萧峰,她喜极而泣,当下将女儿家的矜持抛诸脑后,只不顾一切地喊:“萧大哥,阿朱要跟着你!天涯海角,阿朱都要跟着你!”
    阿朱把话说地这样明白,萧峰不由一怔。阿朱对他的情意,这些年来萧峰也曾听慕容复提起过几回。如果说萧峰一度曾坚持以为那是慕容复的玩笑,那么在阿朱陪伴他护送萧远山去求治之后,萧峰已隐约意识到这或许真的不是一个玩笑。然而,那时萧峰已能确定自己的身世,又多年来始终视阿朱为自家妹子。纵然明白了她对自己的情意,可他却仍清醒地认定假作不知让阿朱另寻良人才是最好的安排。萧峰万万没想到,阿朱竟能这样不顾一切地跑来。阿朱如此待他,萧峰岂能不感动?甚至,岂能不感激?可这一时三刻,却又让他如何转变地过来?
    萧峰正不知如何回应,萧远山已然上前笑道:“好!好!峰儿,阿朱姑娘待你一片深情,你万万不能负她!”那时萧远山断臂重伤,多得阿朱照料服侍,是以对这位任劳任怨又温柔可人的好姑娘十分欢喜。
    阿朱闻言已羞得满面通红,忙屈膝向萧远山福了福,轻声道:“阿朱见过萧伯伯。”
    萧远山正欲再打趣两句,萧峰已是轻轻一叹,率先道:“阿朱,契丹苦寒之地,你……你不后悔么?”
    阿朱登时面红过耳,低着头小声道:“阿朱只要跟着萧大哥,便是吃苦受累也心甘情愿。阿朱……绝不后悔!”她的话越说越轻,细不可闻,可这话语之中的无限情意却是天地可鉴。
    萧远山闻言立时哈哈大笑,对这个儿媳妇已是满意至极。
    便是萧峰本人,也是快活的。纵然他从人人敬仰的丐帮帮主变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契丹别种,可他还有与他不离不弃的丐帮兄弟,有愿意一心追随他的阿朱,更有何憾?他终是忍不住纵声大笑,紧紧地抱住了阿朱。
    两人方拥在一起,立在一旁的阿紫竟也扑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萧峰的腰道:“阿紫也要跟着姐姐姐夫,永不分离!”
    只这一番周折,天已大亮,正月十五已悄然过去。萧峰一手握住萧远山,一手牵着阿朱,满足地道:“爹爹、阿朱,还有小阿紫,我们走罢!”
    几人相视一笑,这便向大辽而去。
    燕子坞内,邓百川等四人将燕子坞中的众多尸首收拾干净,又安抚了被捆在地窖的幸存仆役,遣其中一人去请大夫,这才赶去见慕容复。哪知几人方进入慕容复的书房,便见着公冶乾的夫人泪流满面浑身战栗地跪倒在了慕容复的身前。而慕容复本人,此时竟捏着一块“锦绣堂”出品的松子糖在温声细气地哄他怀中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头上梳着双丫髻,穿一身粉嫩嫩的绸制襦裙,瞧着极是可人,正是公冶乾年方五岁的唯一骨肉,公冶兰。
    见到邓百川等人出现,公冶夫人即刻连滚带爬地扑上前来扯着邓大嫂的裙摆哭道:“大嫂!大嫂,求求你……”她一边哭求,一边将惊恐的目光投向了慕容复。
    慕容复却是充耳不闻,只弯着腰笑眯眯地对坐在他膝上的公冶兰道:“原来兰儿不喜欢松子糖啊……那兰儿喜欢什么?公子爷这就命人去做来给兰儿,好不好?”
    “属下等见过公子爷!”邓百川等人见慕容复哄公冶兰吃糖,只觉寒气四溢,忙跪下齐声见礼。
    “公子爷有正事要办,兰儿乖,跟大嫂出去玩。”便是邓大嫂也青白着脸上前来要抱走公冶兰。
    “我不!”哪知公冶兰待慕容复极为亲近,即刻抱住了他的胳膊,黏着慕容复不肯走。
    “兰儿!”公冶乾夫人即刻高叫一声,连声音都在发抖。
    怎料这公冶兰实在任性,只踢着腿连声大叫。“我不!我不!”公冶乾常年在西夏为间,唯有他夫人与女儿在燕子坞相依为命。是以,对这女儿难免娇宠了些。
    “祸不及妻儿,这个道理复官总是懂的。二嫂,你怕什么?”只见慕容复轻轻地抚了抚公冶兰的背脊,柔声向公冶夫人言道。
    公冶夫人涕泪横流,连连磕头道:“公子爷,我知道是我与相公对不起你!公子爷,你要杀就杀我,饶了兰儿罢!”
    公冶夫人此言一出,大伙皆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耳边只听得慕容复幽声问道:“嗯……原来是你和公冶乾对不起我……二嫂,你与公冶二哥究竟如何对不起我啊?”
    “我……我……”公冶夫人的眼泪更急,许久才喃喃道。“几年前,相公从西夏送来不少红红绿绿的虫子要我交给阿紫……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话说半截,她忽然又紧紧拽住了一向与她交好的邓大嫂的裙摆,声嘶力竭地哭喊。“大嫂,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阿紫会下毒啊!……他是我相公,我怎么能不听他的?大嫂……”
    “下毒?!”邓百川等四人即刻勃然变色,一同望住了慕容复。“公子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容复没有说话,立在慕容复身后的阿碧随手点燃了一小块白檀,含泪道:“阿紫将毒下在了公子爷常用的熏香之中……若非前几日公子爷练功出了岔子,我们谁也不知道……这毒究竟下了多久,也……也……”阿碧哽咽着扭过头,再也说不下去了。
    邓百川等三位家臣亲眼所见那块燃烧的白檀显出诡异的紫芒,熄灭之后却又恢复平常的灰白色,各个瞠目结舌如遭雷击。
    不知过了多久,这满室的沉默才被邓百川打破。只见他近乎失神地低喃:“老二早就生了异心……老二他……公子爷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可他早就……早就背叛了公子爷!”说到此处,他大叫一声,扑向了慕容复,粗大的手指不断在慕容复的身上寻挲。“公子爷病了一回又一回、一回又一回,我却从未在意……我,我只念着兄弟情意屡番为他遮掩……公子爷!”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邓百川回想往事,着实羞愧难当忽然手掌一翻猛地向自己的头顶重重拍下。
    “相公!”
    “大哥!”
    邓大嫂、包不同、风波恶三人齐声大吼,同时向邓百川扑去。然而此时再拦他,终究晚了一步。眼见邓百川这一掌要将自己打地脑浆迸裂,慕容复的右手食指忽然斜斜点出,指风点处,邓百川顿觉右肩一麻,整条胳膊都无力地垂了下来。
    “相公!”邓大嫂忙扑上前紧紧抱住他,心有余悸地放声哭道。“你这是做什么?做什么啊?”
    “公子爷……”邓百川却只一脸羞愧地望住了慕容复。
    慕容复妄动真气,即刻一阵呛咳,半晌方气弱地缓缓言道:“君不密则失国,此事也是我的疏忽,邓大哥不必如此。事已至此,还是希图补救方是正经。”
    “二嫂,你究竟给阿紫送过多少回东西?从什么时候开始?说!”包不同向来待公冶夫人尊敬有加,此时却也顾不了那许多。只见他一拳打在公冶夫人身侧,即刻便在地上打出了一个斗大的窟窿。
    公冶夫人不识武功,立时面色惨白,至于慕容复怀中的公冶兰更是吓得直哭。
    “阿碧,把兰儿带出去罢!”慕容复轻声言道,“大人的事,不必吓着孩子。”
    公冶夫人闻言登时面露感激,目送女儿离去便忙不迭地回道:“我,我一共给阿紫姑娘送过两回东西。第一次,第一次是在五年前,那时公子爷刚回京不久……三弟,三弟,我没有办法啊!我不知道会是这样……他是我相公,我若不听他的,他会休了我啊!三弟!”公冶夫人说完,便又拉着包不同无助地哭喊起来。不同于邓大嫂亦是江湖儿女英姿飒爽,公冶乾的夫人只是一个空有美貌的无知妇孺,向来以夫为天,对公冶乾言听计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