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鬼恋人]暴君·棺材与锁链 作者:歧路螺旋(下)

字体:[ ]

 
  ☆、第一盏灯
 
  逆卷透吾专程来到昴所处的圆柱型容器前发表了一通自己欣喜的心情后,整了整衣服又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地走了。
  昴目前处于任人宰割的状态,他浸泡在一堆不知名的液体中,思维与肉身脱节,无力与虚弱,这两种东西他从来未曾想过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口鼻被一个透明的罩子笼住,有根细长的塑料管子一边连着罩子,一边通向外面,似乎是为实验体提供氧气的一个装置,只是……
  他本身身为一个不用呼吸,没有心跳的吸血鬼,要氧气也没什么用,多此一举。
  在这种诡异颜色的液体中待久了,昴明显感觉到体内魔力运转的速度在加快,这似乎是有着治愈作用的,昴用他为数不多的思考想到,可这不是什么好事。
  这代表着,有什么危险的实验会对实验体做出,不然,不会动用到这种珍贵的治愈液体的。
  为什么?我的父亲大人,你究竟要用我来干什么?
  你想用我来,研究什么?
  无神琉辉之前说的那些让他有预感逆卷透吾不日就会对他出手,但没想到是这么快。
  逆卷透吾得到情报的速度太快了,他的表现似乎意示着魔界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没有什么东西是他所不能得到的,魔界必有他的情报网存在,或许我应该推测他的眼线在哪里?
  坎提拉也是不够慎密的,逆卷透吾的人大咧咧来晚棘之城抓捕人都没有发觉,果然是不行了。
  而且,他的兄长们也是不够省心的,昴没有妄想他们会竭尽全力救他,他现在只希望无神琉辉这个靠铺的盟友尽量管教好几个兄长,在自己布置下的暗桩启动之前,不要给他添麻烦。
  逆卷透吾是他们完全不可匹敌的存在,按照他对上头五位兄长的性格的理解,修和怜司两个不用-cao-心,他们晓得该在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情;三胞胎喜怒无常,绫人固执倔强且好强,兴致一来就不顾虑后果如何;礼人只要别神经错乱,智商上的敏锐总是无人可敌的,但问题是,礼人什么时候不精神错乱?奏人除了爱哭,任性,以及作为法师的脆皮以外,就没有什么优点(?)了,可是跟绫人一样,遇到了喜爱的事物就……不说了。
  #为什么我家鱼唇兄长们总是任意妄为?心塞ing#
  白发的少年暴君感到有些精力不济了,他缓慢的闭上了眼,陷入了新一轮的沉睡,为下一次的苏醒做准备。
  与此同时,魔界,无神琉辉住处。
  一直以温柔的邻家大哥哥形象示人的无神琉辉此时坐在大厅的一角沙发上,有些头疼的看着面前三位不断闹腾的同族。
  这三位吸血鬼少年自醒来开始便吵吵嚷嚷,叽叽喳喳的,其大意无外乎是想咨询逆卷昴的情况,并要他告诉他们,自己与逆卷昴之间的关系,为此,他们时不时对他做出些口头上的,拳头上的威胁。
  真的是太烦人了!如果不是看在逆卷昴是他最理想的盟约者,而他们是自己这位最佳盟约者的兄弟,如今正在被托付着照顾,无神琉辉难保他们还能活蹦乱跳地在这里撒野,他们脖子上顶着的东西还能如此完好无损的存在着应该待在的地方。
  “喂,这位叫无神琉辉是吧,你确定好要坚持己见隐瞒一切吗?”绫人实在不爽面前人那张俊俏的脸,真是的,笑起来总有种让人鸡皮疙瘩都竖起来的感觉,跟昴那个混蛋一模一样(指危险性),不过昴总算是他的弟弟,是一家人,本大爷就大发慈悲容忍他的对自己的指手画脚好了,可是,面前的这人真是不知好歹阿,哼,“如今昴已经失踪,这件事用不了多久里希特就会知道了,到那时,你认为你还能承受得住逆卷家族的怒火吗?倒不如现在就识相一点,将所有事情都一一交待清楚,这样对你我都好。”
  “呵。”无神琉辉笑了下,逆卷家族家主之位落到外家手里,这事早在上流世家流传了个遍,里希特跟昴不对付,明眼人一看就能察觉出来,也就中低阶层的人民不懂了。不过,他们为生计奔波,怎么有时间关注这码子事呢?
  至于逆卷家族的怒火,抱歉,他还真不放在眼里,莫说里希特对昴失踪一事乐见其成,单说无神家族不会眼睁睁瞧着长子受伤,便完全无须担忧了。
  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们,丑话说在前头啊,你们就算知道了事情的细末,又如何呢?无济于事。你们要面对的,可是十足凶名远扬的危险人物呢。”逆卷透吾那种级别的大将军,即使是前魔界的,即使过了二十余年,也依旧不会被人遗忘。
  “少说废话,你又不是我们,怎知我们内心想的什么?”绫人不耐烦道,“本大爷现在命令你,把你所知晓的一切,全部,统统都给我说出来!不要违抗本大爷的意志!”
  “哪怕失掉性命?”
  “啧。”绫人不屑的回答道,“你对本大爷的实力也太过小看了吧,本大爷一向喜欢赋予人死亡,你难道不觉得,当死亡降临在某些人的头顶时,那种不甘的呐喊,怨恨的尖叫……很美妙的吗?富有鲜活的生命力。”
  无神琉辉没有答话,他扫视了一番其余二人,见他们脸上似有不悦,却并无不情愿之意,目光微沉。
  无神琉辉:“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执着,那么如你们所愿好了。”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却让人怎么看都感觉恶意满满的笑容,将自己与昴约定俗成的事情一律都说了出来,“至于昴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到底是被谁示意抓去的,你我都心中有数。他暂时是安全的,但谁也不知道这个‘暂时’会持续多久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毫无诚意的想道,抱歉啊逆卷昴,并非是我恶趣味,只是你的兄弟太执着的缘故,让我深受感动,因而不自觉吐露出来而已啦~
  礼人欢快给了他一个飞吻,被无神琉辉面无表情的档住了:“琉辉酱真是为我们着想,别担忧哦,我们一定会把可爱的昴酱公主从可怕的大魔王手中拯救出来的~”
  “奏人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奏人强调道,“呐,来赞扬我吧,来夸奖我吧,把一切都献给我,只有这样,看在微薄的回报的份上,让我屈尊把你从绝望的泥沼中拉扯上来吧,你答应吗,你答应吧,嗯,就这样说定了。”
  对象不明确的话语让人听得云里雾里,无神琉辉疑惑的看向奏人,奏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对外界的一切不予理会,他将视线转向礼人和奏人他们,回应他的,只是又一个飞吻和不屑的眼神。
  ——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有时候,他们也搞不清楚这个兄弟的想法。
  好吧,这是他们的私事,无神琉辉耸耸肩,她笑眯眯地道:“祝好运,勇士们。”他一点儿也不着急,昴这个热纳,从来都不是柔弱的,只能被动等待他人施以援手的公主,真要计较起来,也许那个大魔王的称呼,才配得上他。
  那几个居然把昴比作公主,呵,该说不愧是兄弟吗。
  昴这次苏醒的状态比上一次好得多了。
  白发的少年静静悬浮在盈满蓝色液体的容器中,全身是-赤-裸-,显露出惨白的肌肤,身上肌肉分布特别均匀,或者可以说,均匀过头了,完全看不出有肌肉的样子!在治愈药液中,近乎全白的少年被衬托得十分脆弱,浑身上下惟有那双睁着的红眸透显些许艳色,却更加的沉郁。
  之前迫使昴沉睡的那股困倦感猫缩在脑海深处,让他得以维持清醒。
  他眨了眨眼,看向前方。
  有两名身穿着黑色战斗服装的人士站在昴所处的圆柱形容器面前,面容模糊,看身影大致判断是一男一女,彼此相对,似乎在谈话,却不见他们的嘴唇在动弹,约莫是在使用精神力吧。他们也是够谨慎的,因为担心醒来的实验体窃听到某项机密吗?女的在指手画脚,男的手上拿着块板子,‘听’着女的话,时不时往板子上写些什么。
  虽然离得有些远看不清楚,但那种宛如打量货物,评估着商品的好坏的眼神,却明确的刺到了昴的身体。
  真是讨厌。昴这麽想到。
  那两人似乎是做完了记录,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男的率先走了,停在封闭的大门前,转身回望;女的还留在原地,她走到一个由钢铁栅栏围住的感应装置上,一个通体漆黑,看起来像是一根棍子上顶了个长方形的东西弹了出来,女的伸出手,张开五指望那个长方形的上表面一按,‘滴滴滴’的电子合成声音响起,随着一声模糊的‘印证通过’,封闭的大门缓缓升起,男的等了一会,待女的来了后,他们一齐走了出去,大门在他们后面缓缓落下。
  离去时,他们是知道昴醒过来了,却没有作出任何的举措。
  这到底是自信昴逃不出去还是怎的,就不清楚了。
  就目前来看,这个位置看起来倒不像是魔界的作风,充满了现代化的科技成果。
  就不知道是不是完全的科技成果了。
  趁着难得的清醒机会,昴开始观察起了四周的环境。
  最上方有个锁死的通风管口,应该可以利用——如果没有施展禁锢星阵的话。除了这个通风管口外,这间巨大的实验体存放室就没有其它可以直接离开的地方了,都被天蓝色的墙壁所围着。
  要么挟持一名研究员逼迫他协助自己逃离,要么暴力拆除通风管口锁上的禁锢星阵,二选一。
  昴思量着的时候,忽然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注入了容器中,原来不是他们自大,而是容器中会被自动注入使实验体昏睡的药物!感觉脑海深处猫着的困倦睡意涌来,他暗叫一声不好,却对此无能为力,昴抓紧时间扫了眼与他并排作邻居的两位可怜实验体,然而在看清他们两人的面容时,禁不住眼瞳微缩。
  两人正是无神琉辉心之所系之二。
  无神梓和无神皓。
 
  ☆、第二盏灯
 
  礼人心知他们实力比逆卷透吾组建的研究所人物必是差了许多,而且智商肯定是比不上那个假死了还能在人间界活得那么滋润的男人的,唯一可以算得上优势的,大概算是七人间——哦,现在是六人了——与生俱来的默契?只是在各人间心怀鬼胎的情况下,这份默契已变得脆弱无比。
  真是麻烦啊。劝阻了绫人立马找茬的鲁莽行为,礼人暗自叹了口气,正想向眼前的无神琉辉详细询问下研究室的地理位置以及场景的分布情况时,又被奏人给打断了。
  仿佛活在自己的不可思议国度的少年怀抱着泰迪熊玩偶,嘴唇不断张合,似乎在默默念叨着什么,喃喃自语没有任何动作。约莫过了三四秒后,他的眼角开始泛红,紫色的眼中也有了点滴的湿意。
  礼人扶额,觉得实在很烦:“奏人酱,你又怎么了?”
  奏人并不答话,只一味的大声哭喊:“呜哇哇哇哇——”
  绅士的少年被哭得烦躁,内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轻吟:“既然觉得很烦,为什么不放弃呢?礼人你可不是个热忱的人,为了兄弟而按捺下自己的情绪,不顾自己的意愿自寻烦恼,可不是你一贯的性格。那么,为什么不放弃呢?”
  “诶呀呀,礼人想要怎么做,才轮不到你来说呢,不要多管闲事,就算你是礼人自己也一样!”礼人内心回答道,“况且,打败大魔王拯救昴酱公主,然后迎娶昴酱——童话书里一向是这么写的嘛,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我从来只做让我感到有趣的事情。”
  绫人头上出现了个‘井’字:“喂喂,你要再哭的话,本大爷揍扁你!”
  奏人充耳不闻,表示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一点儿都听不懂?
  “绫人酱,这可就有点粗暴了哦~”礼人抹了把脸,笑意盈盈走到奏人身前,屈膝半跪,双手强硬的摆正了他的脸,弯身舌尖往紫发紫眸少年眼底下一舔,挂在他挺翘的眼睫毛上的泪珠便被他一点一点卷入口中,“啊,这种委屈的味道,还不赖嘛……(心)”
  奏人(被吓得)惊呆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兄弟这么绅士,)愣愣的看着他,双眸一眯,倒是不再哭泣了,只是露出了一副极度嫌弃的样子,道:“谁给你这个胆子来对我做出如此冒犯的行为的?真是大不敬的家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