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傅叶]江湖莫绝酒 作者:夷羊行者

字体:[ ]

 
文案
无数个平行世界的设定。
傅红雪和叶开,在各种各样的世界里,或者是宿敌,或者是朋友。
无论在哪个世界,始终都会牵扯不清。
最后大梦方醒,十七岁的叶开第一次来到边城,推开萧别离店铺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傅红雪。
 
原著向!每晚9点。
 
第一卷:浮生酒[爹还活着娇生惯养长大的叶少爷VS被培养成杀手的傅红雪]
第二卷:碎玉[方外之人江湖记录者VS江湖独行侠客]
第三卷:沙里飞[沙漠生意人VS无处可去的独行侠]
第四卷:秋露白[算命先生VS妓院打杂的]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红雪,叶开 ┃ 配角:路小佳,萧别离,丁灵琳,马芳铃 ┃ 其它:傅叶,古龙同人
 
 
 
  01(修文)
 
  春天,江南,细雨朦胧,无月之夜。
  叶开走在雨中。
  叶开虽然没有打伞,但依然走得很慢。已是仲春,细雨并没有寒意,只是给无月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意境,所以他一边慢慢地走,一边细细地看。
  这个城镇每一个角落他都去过,每一个角落他都熟悉,他本就生长在这里。
  尽管熟悉,可他却还像是看不腻似的,嘴里哼着不知何处听来的小曲,慢悠悠地走在归家的路上。
  时辰已晚,路边的店铺几乎都已经关了门,唯独一家卖面的小摊还开着。摊前挂着一盏纸灯笼,模模糊糊地照出一片黯淡的光,卖面的男人还守着锅子,女人已在往屋里收拾桌椅碗筷。
  这样的雨夜,这样的时辰,这样小的面摊,本不该有客人的。
  叶开却看到了一个人。
  他身穿黑衣,身体仿佛融入夜色之中,一只手在慢慢地用筷子挑面,他的手边还放着一小壶酒。
  叶开眼睛好使,早已看出那不过是一碗普通的白面,甚至连葱花都没有加,味道想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是刚刚吃了一桌山珍海味的他,看着挑在筷子上的面条,居然又感到一阵饥饿。
  卖面的男人见他站了许久,眼睛已朝他望来。
  叶开脸上露出个好看的笑容,脚尖一转,人已走到了面摊跟前,问道:“还有面么?”
  卖面的男人忙点头,道:“有的有的,热腾腾的面,客官吃什么面?”
  叶开看了看旁边的男人,笑道:“就和他一样的吧。”
  “好嘞,客官你坐着稍等片刻。”
  叶开便坐了下来,坐在了灯光之下,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黑衣人的脸。
  他的脸很冷,冷得就像黑暗之中的远山,遥远而不可接近。随后,叶开又从他的脸,看到了他的手,他的手很苍白,白似死人,手中却握着一把刀,一把漆黑的刀。
  哪怕他在吃面的时候,他的左手也一直握着刀。
  这个人仿佛浑身上下都是秘密,叶开突然对他充满了兴趣。
  黑衣人这时已吃完了面,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叶开,冷冷道:“你看完了没有?”
  叶开居然也没有觉得尴尬,反而笑着说:“我很好奇。”
  黑衣人没有理会他。
  叶开又立刻说道:“这碗面到底好吃到什么程度?”
  这时,他的面已经上来了。热气腾腾的白面,没有葱花,没有牛肉,看上去让人连动筷子的欲望都没有。叶开吃了两口,便再也吃不下去第三口,他完全想不通黑衣人是怎么吃完一整碗面的。
  也许他很饿,只有很饿的人才能吃得下这样的面。
  “你是不是很饿?”叶开又问道。
  黑衣人依然没有理会他。
  “你要是很饿的话,我可以请你吃饭,我知道城里最好的酒楼就在这附近,这个时辰他们还没有打烊。”叶开没有气馁,继续说,“这碗面虽然好吃,可是还比不上那家大厨的手艺,你若是……”
  黑衣人许是被他念叨的烦了,又转过头来看着他,皱着眉道:“你是不是有毛病?”
  叶开的话突然被人打断,脑袋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久才道:“我身体健康得很,无痛无痒,当然没病。”
  黑衣人在桌上放下十枚铜钱,握着他的刀转身就走。
  他走路很慢,因为他总是要先迈出左腿,右脚再慢慢地挪过去。但是他的背却挺得很直,像是一把张满了的弓。
  “原来他是个跛子。”他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惋惜,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意思。
  叶开怔怔地看着他渐渐进入夜色之中,突然往面摊老板手里扔了一锭银元宝,就追了上去。
  叶开很快就追上了他,因为他走路实在是太慢了。
  黑衣人虽然知道叶开跟上来了,却依然什么也没有说,仿佛叶开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叶开哪里有过这种被人不放在眼里的时候,但他居然也不生气,反而觉得有趣得很,越发想和黑衣人交个朋友。
  黑衣人一路往西,再没多少路,就要出城了。
  叶开虽然对他感到好奇,可到底没有忘记自己还要回家去,便停下了脚步,大声喊道:“喂,再走就要出城了,你是要出城吗?”
  黑衣人依然没有理会他,默默地往前走,直到走到一排青砖白瓦的屋子外才停下来。
  叶开好奇地瞧着。
  黑衣人在木板门上敲了敲,过了许久屋里传来一声沙哑年迈的声音,一位两鬓斑白、身躯佝偻的老妪端着一根蜡烛开了门,用蜡烛仔仔细细地瞧了黑衣人半晌,才问道:“你要做什么?”
  “你这里有空房?”
  老妪怕是想不到真的会有人来租屋子,点点头道:“有有,你随我来。那位是……”
  她转身的时候才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叶开。
  “我不认得他。”黑衣人道。
  老妪点了点头,嘴里咳嗽着,领着黑衣人进了屋。
  叶开这才知道这里居然也算得上是一家客栈,而因为这一带都是贫民所居住的地方,他想不到这样的地方居然也会有客栈,更想不到这种客栈居然也会有人去住。
  远处传来更夫打更的声音,居然已是三更天了。
  他正在犹豫是否要离开的时候,木板门忽然又打开来,走出来的是那位老妪。她瞧见叶开身上都已被淋湿,便把手里的纸伞递给他,又问道:“少年人,可是要租屋子么?”
  叶开朝她道了谢,摇头道:“我家就在这个城里。”
  老妪黯然地点点头,道:“天色已晚,少年人若是再不回去,爹娘可是会担心的。”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变得越发黯淡,唯独蜡烛的火光在她的眼睛里跳跃。
  叶开心神一动,问道:“老人家,我能进去看看屋子吗?”
  屋子自然是不大的,哪怕连叶开家里的下人的房间都要赶不上。白色的墙上已经满是黄色的油污,一张木板床上铺着发灰的被子,再加上一张椅子和一张桌子,这便是一间客房里的全部陈设了。
  “怎么租?”
  “咳……一钱银子,五……五天,包括早上的早膳。”老人咳嗽着回答道。
  “刚才那个人租了多长时间?”
  “一个月。”
  “那就是六钱银子,”叶开从荷包里掏出一锭银元宝递给老妪,“这是五十两银子,你可以给他弄点好吃的,再置办点别的东西,多余的自己留着。”
  老妪却没有收,摇头道:“方才那位客人……咳咳,已经给过银子了。”
  叶开却很坚持:“他给是他的事,我给是我的事,你就收下吧。”
  老妪拗不过他,只好收下了,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的荷包里。
  叶开出了门,才发现雨已经停了。
  方才在老妪屋里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像是上辈子的事情,现在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为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做出了这样的事。
  也许他真的有毛病。叶开自嘲地想。
 
  02(修文)
 
  雨过天晴,翌日的阳光灿烂到让人睁不开眼睛。
  叶开又已走在城镇里的青石街道上,街道旁就是穿城而过的绿水,叶开打小的时候就爱在这河边玩耍,所以对这条河的感情犹深。
  这条河叫浮溪,城镇里的人都这么叫它。
  叶开的目光顺着流淌的河水望去,便瞧见了沿着河边走来的黑衣人。
  他的刀还握在他的左手里,手苍白,刀漆黑。
  黑衣人似也瞧见了他,但是目光只是在他身上一滑,便滑开去,又落到渺渺的远方。
  叶开的脚已经朝他走过去。
  他走到黑衣人面前,微笑着问道:“我能不能和你交个朋友?”
  他的话突兀而直接,好似能和他做朋友是天大的荣幸似的。只不过他的确有这个资本,因为他是神刀堂堂主白天羽的独子,神刀堂如今已是江湖中最负盛名的势力,白天羽也可以说试江湖中最有声望的大英雄。
  黑衣人神色淡漠,目中却有一丝困惑,好似根本不能理解他的话,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地开口:“我为何要和你交朋友?”
  他的话说得很慢,出口之前好像每一个字都要经过深思熟虑。
  叶开笑道:“因为我觉得你很有趣,我见过那么多人,却觉得没有一个人能比你更有趣。”
  黑衣人这次回答的很快:“你一定是有毛病。”
  说罢,他便从叶开身边走了过去,走得很快。
  叶开还是没有生气,他也一向很少生气。若是这个人立刻就答应他和他做朋友,他反倒觉得他没有那么有趣,现在他只觉得黑衣人更有趣了。
  叶开看着他走进了一家店。
  那家店是这个镇上最有趣的地方,因为里面什么都有。酒色财气,世人所追寻的往往不超过这四者,而这四样东西,都能在那家店里找得到。
  叶开当然也对那家店熟得很,老板萧别离还是他的朋友。
  所以黑衣人前脚刚进去,他后脚也跟了过去。
  店很大,远比外面看来的要大得多。虽然是白天,大厅里却还是热热闹闹的,有不少江湖人都在喝酒吃饭,大厅的墙上还有十八扇门,每扇门后面都有你想要的东西。在大厅旁边的侧道里,有通往二楼的楼梯,但是从来没有人上过二楼,因为他们所想要的在一楼就可以全部得到。
  一个正在玩骨牌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楼梯口,手上捏着几张骨牌。
  他便是叶开的朋友萧别离。
  萧别离一看见叶开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转动着他的轮椅到叶开跟前,问道:“你今天是不是来喝酒的?”
  萧别离的店里可以挂账,但是叶开从来没有挂过。因为他出手一向阔绰,所以萧别离看到了他,就像看到了一个行走的金山。
  叶开的目光一直看着坐在角落里的黑衣人。
  听到萧别离的话,他才回头道:“我常喝的那种酒,先上两坛。”
  “你确定?”萧别离问。
  “当然。”
  叶开常喝的酒叫浮生酒,据说是萧老板取浮溪上游最清冽干净的河水酿出来的,味道甘醇,后劲极大,通常叶开只会喝两壶,多了恐怕就会醉。
  他虽然喜欢喝酒,却也知道酒醉之后的痛苦,所以他喝酒一向很克制。
  店里的空位还有很多,叶开却偏偏在黑衣人的旁边坐了下来。
  黑衣人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慢慢地吃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