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柯南]收养记 作者:指尖葬沙

字体:[ ]

 
文案:
     收养记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少年漫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工藤新一,Gin ┃ 配角:工藤祐亲(蓝斯) ┃ 其它:柯南同人,指尖葬沙,收养记
==================
 
  ☆、1
 
  此时此刻,站在自家门口的工藤新一,心情有些复杂。他自认不是一个举棋不定的人,但……事无绝对,尤其是当这个决定有极大可能会对他往后的生活造成翻天覆地、不可逆转的改变的时候。
  垂眼瞥向那只紧攥着他上衣下摆的小手,本该柔嫩无暇肉肉的小手上布满了疤痕。那一条条交错横亘于手背上微微泛白的凸起,看着并不瘆人,却会让人在不经意间心生愤慨与疼惜……
  这只遍布伤痕的小手的主人,在他的身上到底发生过怎样可怕的事情?
  循着这只小手往上,可以看到一顶浅棕色的遮阳帽,帽檐不宽,却把孩子小小的脑袋遮挡得严严实实。
  孩子的身上穿着一件和工藤新一同款的卡其色过膝风衣,单从背后看的话,俨然就是一派亲子装的模样。
  没错!亲子。
  就在昨天,工藤新一已经替这个孩子办理了全套手续,帮他入了工藤家的户籍。
  也就是说,从今往后这个孩子就是他工藤新一的……儿子了。
  儿子……
  工藤新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老实说,虽然他时年已经届满25周岁,却从来没有考虑过孩子的事,更没有做好为人父、承担一个父亲重任的准备。
  所以现在,作为看客的你肯定想问,既然他工藤新一还没有做好准备,那么这个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么,就说来话长了。
  整件事的起因还要追溯到两个多月前,工藤新一应铃木园子的邀请和毛利兰、阿笠博士以及少年侦探团的三个孩子结伴飞抵某知名岛国,同时也是闻名于世的旅游胜地度假。
  旅游胜地的无限好风光在这里就不加赘述了,我们直接开门见山,来说一说工藤新一是如何认识他现在的儿子。
  都说凡是他工藤新一所到之处,必有悬案、命案、奇案发生。
  而这一次的岛国胜地度假之行自然也没能例外。
  那天,一边散步一边思索刚看的一本悬案集里某个案子的推演合理性的工藤新一,在不知不觉间便走远了。
  待到回神,满目幽深,耳畔虫鸟嘈嘈切切,他已然走进了树林深处。
  思及落脚的酒店有明文警示,这片树林的深处偶有野兽出没,工藤新一便打算往回走。
  这时,一阵低低的时断时续的呜咽声传来,像是垂死幼兽的鸣叫,又像是人类孩童的呻/吟,隐隐绰绰的,不甚明晰。
  工藤新一回转的脚步一顿,探头朝声源方向望了望,发现除了一片幽深什么都看不真切后。他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循声走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直到很久以后都时常会出现在新一的脑海。因为实在太过令人震撼了,对于生命不屈的震撼!
  那是一辆撞损严重的汽车,四个轮胎不见了三个,唯一剩下的一个也滚落在一边。车型严重扭曲变形,说是面目全非都不为过。之所以工藤新一还能在第一时间辨认出这是一辆车,一则这辆汽车虽然撞损严重但所幸没有爆炸过的迹象,再则就是车内被撞得七零八落的仪表盘以及那个碎成三块的方向盘。
  车内,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均是血肉模糊的两团,从体型与身上残留的穿着依稀可以辨别出应是一男一女,看样子均已死去多时了。
  真正让工藤新一震撼到无法言喻的是车后座上的景象,只见小小的约莫不过三四岁的孩子,被扭曲的座椅卡住了。他满身伤痕,浑身浴血,却锲而不舍的挣扎着,用他那短短小小的手指抠挠着显然被卡死的车门。血不住地流着,孩子的脸上早已不见半点血色。他并没有察觉到工藤新一的靠近,只自顾自地抓挠着车门,或许过多的失血已经让他的意识恍惚,只余下求生的本能。
  孩子的口中发出那种刚才诱使新一靠近过来查看的呜咽声,却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愈发虚弱低迷。
  工藤新一无从知晓这个孩子已经在这辆车里挣扎求生了多久,是以分钟计算还是以小时或者是……天?
  当然,眼下他也没有那个余裕来纠结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竭尽所能把孩子救出来才是正经。
  而他也正是这么做的,事实上在发现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的两名死者时,工藤新一就已经报了警。然后,便开始对孩子采取一系列符合安全规范要求的紧急抢救措施。
  小岛上的警力赶赴事发地点时,工藤新一已经从那辆完全报废的汽车里把孩子安全抱了出来。
  怀里的孩子,失血过多的缘故,浑身冰凉,却执拗地大睁着双眼,即使那双眼里全没有神采只有混沌的空茫。
  工藤新一其实并不擅长应付小孩子,然而这一次当他的视线触及怀中孩子那双黯淡的眼眸时,他的心竟似被触动,无端的发软。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他凝视着孩子的双眼,一声声的安抚,“我,闻名于世的工藤新一可是很厉害的,现在我已经救了你,你已经没事了。”诱哄着。
  孩子却似对周遭毫无所觉,兀自沉浸在求生的本能中。抓挠不到车门的短短的手指,在虚空中紧绷成爪,无意识地做出用力抠的动作。
  新一耐心地重复着安抚的话语。
  渐渐的,渐渐的,伴随着青年清越柔和的嗓音,孩子黯淡的眼眸漾起了波澜,灵慧的光彩星星点点的闪现。
  临到匆匆赶抵的救护人员从新一怀中将孩子小心抱走,已经神智清明的孩子没有挣扎亦没有哭闹,只用一双呈现出墨色发蓝的大眼睛,直勾勾地一错不错地盯着工藤新一……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就是这样短短一章的形式,但是更新频率会变多。
 
  ☆、2
 
  工藤新一在急救孩子的同时就已经大致侦查过出事地点的四周。
  所以,当警员过来询问他的时候,他直接便向对方挑明了,眼前这起看似的意外实际上并非意外而是人为。
  因为他在解救孩子的过程中发现,这辆汽车的车门以及刹车似乎都有被人动过手脚的迹象。
  这些年,屡次破获特大奇案、悬案的工藤新一,其声名已经不仅仅只流于日本这样一块小小的地界了。从前的高中生名侦探出门在外或许偶尔在表明身份后还会被有眼不识,到如今却早已是今非昔比。在诸国警界圈内均小有声望的工藤侦探,莫说是被人看轻了,根本就是被热捧着的。
  警界圈内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一起案件,若有幸能得工藤侦探的协助,那么除了告破的概率会大大提高外,告破的时间也会大大的缩短’。
  小岛国的警员在知悉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看似普通的青年竟然就是传闻中的工藤侦探后,对于他断定该事件绝非意外而是人为的一番话自是深信不疑,立刻就将该事件立案并展开一系列的系统调查。
  在工藤侦探的全力协助下,案件的调查进展得非常顺利,很快隐藏在这起看似普通的盘山公路撞护栏坠车事件背后的真相便逐渐浮出水面。
  小岛国的警员们在案件告破后,无一不对这位来自日本的工藤侦探赞不绝口。都说名侦探果然不负其盛名,无论是对凶手作案动机的剖析,还是对案情条理清晰的推理,都让人有一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快感。
  然而,在这起案件的调查过程中,工藤新一的心情却一直都处于非常沉重的状态。当案件的真相最终大白于人前,没有如释重负,只有更加的沉重以及一股难以言说的恶感。
  从来都知道自己所接触到的真相藏污纳垢,工藤新一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那些阴暗面,那些见不得光的污/秽,然而这一次他却还是被这起案件中的种种纠葛给恶心到了。
  车内的两名死者是那种会让旁人称羡的佳偶,丈夫是一位交响乐指挥家,妻子则是一名舞者。二人在业界都算小有名气。工藤新一救出来的那个孩子是他们的儿子,年仅3岁。一家三口来此地度假,是二度蜜月,也是为儿子庆生。
  当然,这些都不过是落在旁人眼中的浮于表面的美好,而工藤新一在通过一系列的侦查后发现,这个看似美好的家庭,它的本质,它的真实一面其实是:名存实亡的婚姻,仅为了掩盖双方均为同性恋者的事实,仅为了双方的业界声誉,仅为了婚后更加荒唐放荡的生活。
  凶手是丈夫在音乐学院的一名学生,与丈夫存在性关系却并非恋人亦或情/人关系。他是被丈夫强迫的,不但被迫和丈夫发生了性/关系而且还被丈夫摄录了不堪入目的影像照片,从此踏上以自己的皮肉换取丈夫所需的金钱、名望的不归路。
  学生曾试图反抗过,或者更确切的应该说是试图报复过丈夫。他偷偷跑到妻子面前一一细数丈夫的种种恶劣行迹,想要以此来破坏他们的婚姻关系,他们的家庭。却万万没有想到,妻子和丈夫从来都是同流合污的,他的报复除了换来一顿嘲弄,换来一张音乐学院的退学通知书,再无其他了。
  直到后来学生才知道,原来他不是第一个被丈夫胁迫做皮肉生意的学生,那些曾经他眼中无比光鲜成功的学长学姐们,几乎无一例外都或多或少的有过同他一般的经历。
  不同的是,他们忍气吞声咽下去了,而他却被逼入绝境,走投无路,成了他们之中唯一对这对夫妻动了杀念,并将之付诸于行动的献祭者。
  该怎么说呢,其实学生的作案手法在工藤新一看来,十分的粗劣。
  但是粗劣归粗劣,若非汽车在下坠的过程中被横生的树枝挂挡,油箱里的汽油有所剩不多,落地时必然会因为汽油的泄露而起火爆炸。汽车一旦发生爆炸,那么所有因为学生粗劣的作案手法留下的蛛丝马迹都会被湮灭。而如果不是工藤新一恰巧第一个发现了事发地点,只怕到最后这起看似的意外就会被直接定性成意外。
  唯一可叹的大概就只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话了!
  工藤新一因为这起案件心情糟糕了好些天,纵览了浮华背后深如泥淖的污浊,鼻尖仿佛还能嗅到欲望那阵阵如腐血般的腥臭味。
  此后,案件告破,一切也算是圆满落下帷幕。
  在小岛国的度假即将结束,临回国前,工藤新一一行人提上订做好的生日蛋糕来到医院探望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本身的伤情并不算严重,只是被困车内近12个小时,又因为受到惊吓不断挣扎导致失血过多。刚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完全就已经虚脱了,甚至接连数度出现休克。
  也是不幸中的万幸,那个孩子最终被抢救了过来,现在已经转到普通病房,允许探视了。
  要说整起案件中,最无辜最可怜的莫过于这个孩子了,才3岁的孩子能懂什么呢?就要为了自己父母所犯的过错、罪孽,无端被算计,险些丧命!
  这天恰好就是孩子的生日,工藤新一一行人来医院的目的除了探病便是为孩子庆生。
  可惜小小的孩子受惊吓过度,虽然不哭不闹却木愣愣的对周遭的一切都全无反应。
  最后,因为还要赶飞机,工藤新一一行人并没有在医院里久留。点了蜡烛,齐声为那个孩子唱过生日过,便匆匆离开了。
  一行人谁都没有发现,那个看起来木愣愣的孩子其实并非全无反应。事实上,当病房的门被推开,工藤新一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孩子墨色发蓝的眼睛曾闪现过一抹灵光,可惜稍纵即逝。而当工藤新一与同伴离开的时候,那双眼睛同样在病房门被阖上的一刹那,流露出了丝丝类似不舍的情绪。
  孩子的这些微乎其微的反应,工藤新一自是毫不知情的。以他的思维模式,有关于小岛国的一切,无论是案件还是那个孩子,自他坐上飞机的那一刻起便画上了句点。
  然而,让工藤新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多月后的某一天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收容所方面打来的。
  收容所方面表示,希望他如果方便的话能够过去一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