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陪你走过(到爱的距离) 作者:冰心独影

字体:[ ]

 
文案:
     李睿决心好好陪在院长身边
 
陪他找到想要的快乐
 
做一个爱他、懂他的人
 
并肩同行,陪你走过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远李睿 ┃ 配角:韦天舒(韦三牛)周明秦少白谢小禾林念初 ┃ 其它:到爱的距离医疗
==================
 
  ☆、01
 
  凌远躺在手术台上,隔着氧气罩还能看出因为感染飓风病毒而显现出来的出血点。
  在李睿眼里,他不再是那个凌厉风行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传奇院长,不再是那个嘴硬心软手把手带起自己的严厉老师,而是一个需要他用手中的手术刀来挽救生病的病人,是。。。
  让他心疼的人。
  在这一刻,李睿似乎看明白了自己的心
  他不想把凌远当成主公,不想把凌远当成老师,而是想。。。
  关腹、缝合、手术结束。
  李睿长舒一口气,平稳的双手在这个时候竟然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示意王东跟着送凌远去病房,李睿走出手术室,冲着林念初伸出大拇指。擦身而过之后,李睿独自走在长长的走廊里,眼前却越来越模糊,在不远处传来的尖叫声中,李睿终于失去了意识。
  “做噩梦了?”
  凌远和李睿昨天晚上讨论病例讨论到半夜,李睿先撑不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凌远也没忍心把人叫起来赶出去睡,自己只好靠在椅子上凑合一夜。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凌远觉得胃有点儿凉,醒了,自己灌了个热水袋,刚抱着坐回去还没睡着,就被一大摞资料夹掉在地上的声音给惊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李睿正两眼发直的坐在沙发上,一副噩梦初醒的样子,恐怕是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把堆放在茶几上的资料夹给碰到了地上。
  “凌。。。院长?”
  听到凌远的声音,李睿机械的扭着脖子转头,在看到凌远好端端坐在办公桌前的那一刻,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似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不然为什么原本应该刚做完手术回到病房的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占了我的沙发睡了一宿,连老师都不叫了?”
  凌远把手肘撑在桌子上,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心道自己果然年纪大了不像二十多岁的时候那么能折腾,不过连着熬了两宿再加上被熊孩子吵醒,头居然疼起来了。
  “凌老师。。。”李睿现在整个脑子还是发懵的,“我这是在哪儿?”
  “你睡糊涂了?”凌远皱着眉头看着李睿,发现后者好像不是再跟他开玩笑,无奈的回了句,“院长办公室。”
  “我不是应该在手术室?您怎么。。。”李睿的眼睛里简直出现了可以称之为惊恐的神情,难道刚才都是在做梦?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
  凌远这回真有点儿担心了,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学生,看好的接班人,要是睡一觉就给睡傻了,他可真没地儿哭去。就算再镇定也坐不住了,凌远连怀里抱着的热水袋都忘了放下,直接走到李睿跟前,摸了摸他的额头。
  李睿抬起手准备在脸上捏一把以确定是否在做梦,却被凌远抓住,而乍一抬头正对上凌远流露出担忧神色的双眸,李睿强作镇定的用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朝凌远露出一个勉强看起来还算正常的笑容:
  “我做了个梦,可能还没醒过来。没事,没事,让我自己缓缓就好。”
  额头不热,排出了病理性的发烧,要不要再查个脑部?
  思绪转了一圈,凌远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这大半夜的,还是别大惊小怪小题大做了。
  凌远正准备坐回去接着再睡会儿,李睿却发现凌远横在身前的左胳膊里还抱着个热水袋,知道凌远肯定是胃不舒服了。心里暗骂自己居然盖着毯子在沙发上睡得这么踏实,让凌远委屈在椅子上冻着。
  “凌老师,您在沙发上睡吧,我,那个,我不困了,我回办公室再看看手术的资料。”
  李睿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凌远的办公室里,7床的患者同意儿子给自己捐肝,昨天下了班他就来找凌远商量手术方案,一谈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
  脑子里乱成一片,李睿肯定是睡不着了,一来腾开地方让凌远能踏实睡会儿,二来自己也能独自一个人好好冷静一下,所以也不等凌远再开口,李睿说完这通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之后就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资料落荒而逃了。
  凌远躺在沙发上,睡着之前一直在迷迷糊糊的琢磨着,李睿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
  回到办公室里,李睿先是接了一大杯凉水咕咚咕咚灌了下去,然后歪在椅子上,忍不住回忆起梦中的细节,尤其是自己在面对手术台上的凌远时那种难以言表的心情。
  不经意间,视线扫过办公桌的一角,上边还放着许楠给自己带的爱心午餐的保温桶,可是在这一刻李睿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还爱着许楠,还是说这个无比真实的梦让他看清楚了自己心中对凌远的不同于师长、上司、朋友的感情?
  想着想着,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李睿到洗手间里简单的洗漱收拾一下,把自己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换了。
  至于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李睿一时间也理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先不去理会了。
  看看时间,已经快七点钟,食堂早就开门了,想着凌远之前胃不舒服,估计一早醒了就会直接投入工作,肯定是不会主动去吃早餐的,于是李睿就从柜子里翻出两个饭盒一并拿着去了食堂。
 
  ☆、02
 
  凌远是被食物的香气“叫”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李睿正轻手轻脚的在茶几上摆弄着盛着早餐的饭盒,看到他睡醒了,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笑容,喊了声“凌老师早”。
  “怎么?一大早送早餐来弥补之前对你老师我的惊吓?”凌远坐起身来,略微活动了一下在办公室里委屈了两宿的筋骨。
  “是是是,我是做噩梦外加睡糊涂了。不过主公您可是什么大风大浪都闯过来的人,怎么可能让我给吓着呢?”
  比起“老师”这个称呼,李睿私下里更喜欢喊凌远作“主公”,实在是凌院长太有大将之风,也太要求他们鞠躬尽瘁了。
  “别贫了,一会儿吃完早饭该干嘛干嘛去。今天盯着点儿7床的情况,如果不出意外,争取明天上午咱俩把手术给做了,后边几天我可能会比较忙很难再抽出时间。”
  趁着凌远去洗漱的功夫,李睿无所事事的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却在看到日历上5月27日这天被圈上了一个桃心,旁边还写着念初两个字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
  两人以绝对称得上标准的“医生速度”吃完了早饭,好学生李睿乖乖的收拾好了茶几,出门的时候凌远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
  上午十点钟凌远要去卫生部开会,做一场有关电子病历项目启动资金申请的报告,所以趁着这会儿还有点儿时间,再把汇报的内容做一个最后的修改和完善。
  会议比预期的时间延长了将近一个小时,凌远又单独留下来和陈局长谈了谈除电子病历以外第一医院近来着手申报和正在进行中的几个项目。
  本想“巴结”一下昔日的老师一起共进午餐,可惜曲护士长的一通电话又把凌远给叫了回去。
  一宗车祸送来了几个伤者,妇产科收治了一个叫唐萍的怀孕21周的孕妇,另一个怀疑脾脏破裂的伤者胡志军由李睿负责手术,另外还有两个伤者分别被胸外和骨科收治了。
  偏巧在这个时候,挤在医院挂号大厅的两拨票贩子打了起来,居然还动了刀子。一来这种需要惊动警方来处理的事情必须要第一时间告知凌远,二来有两个票贩子伤势比较严重,韦三牛虽然号称“快刀”,但是也不可能一个人做两台手术。
  让王东这个总住院医生先带着伤者到手术室做准备,凌远赶回医院之后,先简单的跟保卫部的葛主任了解了情况,交代金副院长配合警方跟进,自己就立刻进了手术室。
  这台手术虽然比起凌远擅长的肝移植手术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高难度,但是肝门修补手术,又离着腹部动脉距离太近,着实耗了不少精力。等到凌远这部分完成,留下王东处理善后的时候,已经快7点钟了。
  韦天舒那边的手术倒是比凌远这台顺利许多,不过刚结束就遇上江老师“求救”,于是又进去帮着曾经的带教老师做了一台绝对只能叫做“基础难度”的手术。
  凌远正在护士处这边签着手术单子,正撞见韦天舒搂着江老师的肩膀有说有笑的走出来,嘴里还念叨着要江老师好好请他们吃一顿大餐。
  一见江老师不自然低下去的头,凌远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刚想发作,却被十分有眼力价儿的韦天舒连拉带拽的强行带走了。
  除了早上七点多喝的一碗小米粥以及吃的一个鸡蛋之外,凌远这将近12个小时几乎就是水米未进,被韦三牛这么没轻没重的一拽,眼前顿时花白一片。以至于韦天舒松了手,凌远差点儿头晕的没站稳。
  “哎呦,祖宗,您又没吃饭啊?”
  韦三牛可是从凌远14岁上大学起跟他一块长起来的,那会儿凌远虽然小他4岁,但是一路跳级上来却跟他同班,两人一起疯着闹着过来的。虽然凌远在16岁那年遭逢身世剧变,但是也只有在韦三牛这里还会像个孩子似的胡闹。
  所以直到现在凌远当上了院长,韦三牛也完全做不到把他当成领导来对待,仍旧是没大没小的,毕竟这一辈子的好兄弟,可不只是随便说说的。
  知道凌远素来体质算不上好,尤其一忙起来忘了吃饭更是要命,但是最近看着这人状态还不错,加上知道凌远上午去部里开会,就琢磨着陈老师那么心疼凌远总会管顿饭的吧,谁曾想。。。他这还没使劲儿呢,就差点儿把院长大人给“伤”着。
  凌远瞪了韦天舒一眼,心道要不是你总莽莽撞撞的,我至于么?
  “嘿嘿,要不,我请领导吃饭去?”
  趁着凌远倚在墙上休息的工夫,韦天舒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江老师早就趁机溜了,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凌远有些愠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别以为把我拽走就没事了,你又去帮他做手术了是不是?”
  韦天舒狗腿的给领导抚着胸口顺气,一脸无奈的解释道:“你也别总是针对老同志嘛,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没赶上好时候,没有受过系统正规的教育。”
  凌远丝毫不留情面的打掉韦三牛乱摸乱放的手,皱眉说道:“你说我怎么说你好,还有李睿,你们俩是不是每天时间太多,闲着没事儿干,净帮他做这种基本手术。我告诉你,你们俩这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他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连这种基本手术都做不了,他。。。”
  “得,领导消消气,消消气。你这都饿得差点儿晕在这儿了,就甭cao心别的事情了。走走走,叫上李睿,咱仨吃饭去,等吃饱喝足了,你再一块教育我俩行不?”韦天舒心知辩论可辩不过凌大院长,只好出绝招——耍赖直接把人拽走。
  刚出了手术区,就遇上了秦少白,从秦大嘴口中得知了李睿被胡志军家属找麻烦的事情,凌远这一听哪还有心情去吃饭,连句话都没留下就直接放了韦三牛的鸽子。
 
  ☆、03
 
  “我说这凌远对李睿还真是上心啊,当年追念初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了吧。”秦少白看着凌远刚才那会儿的神情,忍不住跟韦天舒吐槽起来。
  “要不怎么说你秦老虎是火眼金睛呢,凌远这小子你还不知道,看上的那就是怎么都好,护犊子护的厉害。”韦天舒最大的爱好莫过于在背后说领导的“坏话”了。
  “不过小睿也的确争气,这才带教几年啊,上个月把桃李杯也给捧回来了,真够给凌远争脸的。”秦少白倒是也挺喜欢李睿的,家世好,长相好,脾气比凌远更是不知道好了多少,难怪院里那帮小丫头总是念叨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