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生活日记 作者:TRLX

字体:[ ]

 
文案:
     全文重写,不V小短篇大约几万字。【原文存稿丢失现重写与之前完全不同设定】
 
末世异能者重生到灰太狼身上,主受,美,金手指,苏雷狗血,攻原创
 
YY文OOC谢绝扒榜考据拍砖
 
外表高岭内心宅男装逼吐槽受vs真酷炫拽腹黑霸道狼王攻
 
作者玻璃心,坑品不好更新不定︿( ̄︶ ̄)︿
 
欢迎爱妃们踊跃留言,你们的留言是我最大的动力
 
内容标签:少年漫 幻想空间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昭(灰太狼)狼王 ┃ 配角:喜洋洋,美羊羊,沸羊羊,红太狼等 ┃ 其它:轻松围观微种田家长里短
==================
 
  ☆、第一篇日记
 
作者有话要说:  3(?)年之前硬盘坏了,换的硬盘,存稿都没有,现在有时间,重写。对于留在坑底这么久的爱妃们,鞠躬ing,作者十分抱歉
原来的设定推翻了,连猪脚的名字都变了,有兴趣的爱妃可以看看,几万字不V短篇,记得留下爪印就好。
更新不定,每章4000+,爱乃们
感谢爱妃黯夜泪荡ぷ下琉投的地雷,心中甚是愧疚
  看起来好似一间厕所大小的蜗居内堆满各种不知是何用处的破烂颤颤巍巍直抵住了房顶,好似豆腐渣工程。所剩不多的空间里,蜘蛛嚣张的占据了一块地方织网,蟑螂和老鼠在垃圾山上出没。
  抬脚根据脑海中模糊的记忆片段走向盥洗室,初初醒来的身体还很使不上力,险些被就差蹬鼻子上脸正大光明从脚背上走过的老鼠绊住脚步摔倒在地。
  按住额头凸起的青筋,默默安慰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强打起精神一鼓作气走到盥洗室门口,一把推开盥洗室的门。
  不知多久没有清洗过的镜子满是水渍和灰尘,勉强印出一脸虚弱相靠在门框上的人。
  右脸一条横过半张脸的刀疤不甚清晰的映入眼帘,猛地抽口气,伫立在头顶的两只毛茸茸的耳朵随着主人的情绪波动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视线转移到那双灰色!毛茸茸!十分可爱!的!兽耳上,云昭顿时一口气没喘上来翻了个白眼向后昏倒在地。
  “砰”的一声,惊的悉悉索索寻找食物的老鼠顿时僵住身体站在原地,待看到发出声音的源头时,不明所以的歪歪头继续手里的动作。
  云昭再次有意识的是就被后脑传来的剧烈疼痛吸引住注意力,眼前阵阵发黑,疲软无力的身体爬不起来,胃部还在隐隐反胃……就算是在末世混了这么多年云昭也没见过活的这么凄惨的人了!
  哦!应该是兽?人丨兽?兽丨人?
  虽然已经死过去的他能够再次活过来应该高兴,可为什么他就没感觉到庆幸呢?!
  想起昏过去之前见到的那对尖耳,看着“翻山越岭”在他身体上跑来跑去的老鼠,云昭虚弱的对着老天伸出中指。
  我谢谢你大爷!
  想起耳朵就不免联想到另外一个东西——尾巴。
  好了,云昭也不用奢望它不存在了,身下后尾椎部那团毛茸茸的触感必然就是尾巴了!
  不管怎么样,好死不如赖活着,云昭随着软倒的手臂长出口气,熟练运转异能。
  索性异能跟过来了,云昭还算满意,虽然因为身体的原因异能发挥不出原本顶级异能者的威力。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
  #做人啊!最重要的是知足#
  #苦中作乐系列#
  变异水系异能运转了半天,总算将身上乱七八糟的伤治个七七八八了。
  云昭靠着应该是沙发的东西庆幸自己是变异水系异能,而不是单纯的水系异能。除了单纯水系异能的能力之外,还具有杀伤力巨大的冰系状态。而,水,又是万物之母,滋养万物。他的变异水系异能又能当做木系和治疗系异能用。
  他可能是曾经末世中唯一一个变异水系异能了,之所以是说唯一,那是因为他喜欢闷声发大财啊!
  除他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是变异水系异能而不是水系异能。
  仔细回顾这具身体的残留记忆,云昭的眉头越皱越深。
  拿了副好牌却能活到这种程度也是没SEI了!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云昭准备将错就错把这团乱麻处理掉就带着能够让自己安享一生的财富远走高飞。
  在末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现在他最想干的就是混吃等死!
  睡觉睡到自然醒,吃完就睡睡完就吃的生活简直完美!
  嗯,就是这样没有追求!【骄傲脸】
  眯着眼睛,云昭盯着那堆垃圾的最下面,喃喃道:“未来是吃糠咽菜还是吃香喝辣就靠你了!”。
  而且必须越快将这堆乱七八糟的事处理好越好,随着异能治疗好身体逐步改造身体,身体的样貌气质必然越来越想他前世的样子!
  虽然,他前世可没有兽耳这种羞耻play的东西!→_→
  而且,不知道多少年以前看过的小说不是说了么,换了灵魂就等于重新整次容!【什么鬼!】
  云昭点头,应该就是这么说的!随手拿起沙发上一包绿色包装疑似食物的东西,打开之后看也没看塞进嘴里。
  在肚子面前,洁癖神马的都是纸老虎,是需要打败的资丨本丨主丨义!
  他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由多久没吃饭了,现在他已经饿得胃开始抽抽的疼了,而且食物=恢复异能。
  “呸呸呸!”云昭吐出嘴里满是草腥味的东西,看着手里一团草绿色的东西,拿过包装看上面的说明想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吃。
  ……
  特么的你一只狼家里准备草饼这种神奇的东西是想干嘛?!(╯‵□′)╯︵┻━┻
  虽然他因为异能的关系更喜欢吃一些蔬菜水果可不包括生吃草啊!【咆哮脸】
  “呼——”在是选择饿死还是吃草面前,云昭非常有骨气的……选择了吃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咱这是卧薪尝胆!
  嚼都不嚼(真)生吞的吃下了手中的草饼,云昭连接口水漱尽嘴里的草腥味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日子也没比末世好哪里去!
  趁着还没有力气动,云昭开始在心里合计之后的计划。
  根据记忆,这具身体是狼族首领武大郎的嫡系子孙,除了他之外他的先祖都是狼王。这具身体的父亲在尚且他年幼的时候重病离世,族里那些居心叵测的长老们争来争去争了几年也没争出什么东西来,被现任狼王趁乱后来居上了。
  然后这些狼就协商者将这具身体的遗产瓜分殆尽了!
  他就不吐槽那个武大郎是什么鬼了,武大郎烧饼么?就说这只狼废物到什么程度,家传的狼王之位到他这里被撸掉了!(#‵′)凸
  而且,家传的财产全被那些所谓的长老把控,看看他过得什么日子?
  云昭的视线在那堆垃圾山和满地的老鼠蟑螂上扫过,闭上眼睛安抚自己已经紧绷的神经,嘴里默念着:“异能不多要先用在修复身体上,不能neng死它们!”重复了三遍后这才平静下来。
  那些财产必然不能全部拿回了,云昭摸摸算计着,那么那些拿不回来或者拿回来也不方便处理的不如和狼族的现任首领做笔交易好了,只要那个东西是真的,想来现在的这个首领一定会同意的!
  其余的能折现就折现,剩下的只需要留下几家店面用来收租就好了。
  距离狼族局地很远的青青草原上好像是有座城堡,唯有这份地契在他的手,因为距离狼族居地太远没有人要被那些长老就故作大方的给了他!
  那么,以后的生活就在青青草原吧!只要离狼族这些人远一点,麻烦也就是远了,而且他记得那狼堡所带的土地面积还不小呢!
  正好,以后种东西都不用买地了!
  话说,这个世界允许土地私有吧!→_→
  只要帮狼王坐稳狼族首领的位子,想必他也不会连这些小忙都不帮吧?
  想到这里,云昭暂时将心中的这些杂念抛到一边,盘膝坐下双手做拈花状置于膝头。记忆中这个世界自然资源十分丰富,没有任何破坏,比之他那个世界末世之前的状态强了不少,自然之力应该十分丰富吧!
  随着云昭的冥想,体内的异能在经脉中有序的流动着,不见天日的蜗居外的空气中蕴含丰富不可见的自然之力向蜗居移动着,穿过墙壁和房顶呈现旋涡状聚集在云昭的头顶被云昭吸入体内。
  丰富的自然之力快速地转换成变异水系异能在云昭经脉中和原本的异能融在一起,治愈着这具身体表面上的伤口和体内的暗伤。
  一遍遍冲击着狭窄的经脉,不断地破坏重塑,经脉以可见的速度壮大着,血污顺着毛孔被排出体外。
  不同于末世可怜兮兮的自然之力,异能者全靠丧尸晶核升级。在这里,虽然没有丧尸晶核却又浓郁如水的自然之力可控他吸收。
  此时,云昭对老天让他重生到这里十分满意!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云昭的收势异能被收入丹田内。睁开眼睛,原本悬着的心放松了不少。虽然这个世界没有那些对着他流口水的丧尸,可还是充沛的力量才能让他放心!
  闻着身上的浓郁的血腥之气,云昭连忙撑起身体跑进盥洗室去。
  身体能动了,脏污什么的就难以忍受了!
  披着十分艰难才找出来的干净衣服,云昭看着镜中的样子,白皙的指尖划过右脸上他强压着没有消除的疤痕,随后扭动脖子左瞧瞧右瞧瞧,因为压着异能没有大幅度改变资质,有些犹疑道:“只是白了点,改变不是很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毕竟标志的那条伤疤还在!”而且,这具身体是(真)宅男,几个月不出门是正常的,而且因为生活在部落边缘,没有谁去注意他的模样。
  这么一想云昭心中不禁庆幸着重生到这具身体里,不然可就不好遮掩了。
  想着记忆中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云昭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处理掉这些麻烦赶紧离开这里。
  从此过着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生活了!
  真是想想就激动到不行不行的了!~\(≧▽≦)/~
  想到这里,云昭猛地一转身走出盥洗室在那堆垃圾前站定,眯着眼睛对着垃圾山一伸手,熟练地运用异能将垃圾山冻住,随后将异能转化为水的形态捆住冻成冰坨的垃圾山,挥手将它挪走,露出下面灰扑扑的土地。
  云昭走上前去,掀开一块虚掩着的砖块,露出了下面的一个盒子。云昭将盒子拿在手中反复查看,这才打开只是合起来的铜扣。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普普通通廉价到扔到路边都没有人看第二眼的盒子里居然放着狼族王位传承的关键之物?
  掀开盒子,果然看见了盒子里面一块玉石制成的钥匙压在一张叠起来的羊皮纸上面,云昭捏起那把钥匙看了片刻,贴身藏起来后这才展开羊皮纸。
  ……谁能告诉他羊皮纸上面画着的弯弯绕绕像是一团毛线的东西是神马?!
  叹了口气,云昭还是努力将羊皮纸上的东西死死记在脑袋里。背完之后,把羊皮纸放进已经检查过的盒子里收好,翻出这具身体原主人仅有的一些钱,径自走向门口。
  在门后站定,云昭面无表情的回首,视线细细扫过这间狭小的蜗居。片刻后,寒冷彻骨的寒气弥漫在房间里,眨眼间寒气所到之处皆是寒冰。
  整间房子包括里面的全部东西都被冻住了。
  云昭打开唯一没有被寒冰包裹的大门,转过身子踏出房门。
  不管你曾经是谁,从现在开始就是我——云昭了。抱歉,我不会用你的名字活下去,抱歉,我无法继续循着你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将这满是你生活气息的屋子和东西为你祭奠,这,永远都属于你!
  “咔哒”一声,门锁落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