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恰同学少年 作者:MakinoYami

字体:[ ]

 
文案:
     这是橙光游戏《只有学霸们知道的世界》及其续作的衍生作品,讲述游戏中那些人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这里的他们将不再只是那几个年少轻狂的初中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雪,陆振宇,阮菀,方子晨 ┃ 配角:秦梦溪,孙天香,潘青云,叶絮,夏绮雯 ┃ 其它:回忆,青春,校园
==================
 
  ☆、序
 
  谨以此文纪念我那青涩而美好难忘的初中三年。
  听说这世界上最伤感的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小孩子,后来,他长大了。”
  2015盛夏,我初中毕业。就是这样一个伤感的故事。
  攒够了上市重点高中的分数,我像逃离一座监狱一般地逃离了初中,走进了那个外表看似花团锦簇的高中。可惜的是,刚开学没几天,超出我想象的繁重学业和各色各样的竞赛辅导、好差班的分班考试,如山一般的学习压力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猛然发现,原来我所逃避的那个初中……真是天堂啊。
  初三是一座牢,进去的人想出来,出来的人想进去;高中是一座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真是一语道破天机。
  看了看自己初中时做的橙光游戏学霸世界三部曲,最近又读了江南的巨坑《此间的少年》,愈发按捺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当即打开文档,在电脑上敲击下了这段文字。
  本文模仿《此间的少年》形式,分为各个人物篇,以学霸世界各个人物的视角展开故事。我将通过他们的眼睛,来展现一个我所热爱的初中校园。注:文中内容大多改自我真实的生活经历,可能与游戏剧情有所出入,想要考据本人真实的经历还以本文为主。
  至于文题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滥用了□□诗词的盗版货,我的解释是这样的:毕业时我们学校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本纪念册,文题就是《恰同学少年》。我不是没读过□□的诗词,只是当年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时,很是不以为意。后来长大了,再读起这句话时,不用感慨:当年少年意气风发的毛爷爷写下这句时,该是抱着怎样慷慨激昂的情绪啊!虽然那种情绪用现在人的话来说,就是中二。不知道很多年以后,当毛爷爷终于带领广大中国劳苦人民推翻了压在旧中国上的三座大山,成立了新中国,再次读起自己当年的诗词时,是得意于自己终于实现当年的一番雄心壮志,还是嘲笑当年真是年少轻狂?我想无论他是何种情绪,都免不了要感慨一番:年轻真好。
  趁你还不需要翻来覆去考虑又考虑,趁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叹气,趁你还没学会装模作样证明你自己,你想什么什么就是你,也许你不相信你也许你没留意,有多少人羡慕你,羡慕你年轻,这世界属于你,只因为你年轻。
  好像我这十几年的人生经历,不过都是在为了这三年而等待的。
  想到这里,我坚定地在键盘上敲下了“恰同学少年”这几个字。
  
 
  ☆、根正苗红
 
  潘青云是根正苗红出生在体育世家的有志好青年。
  这句话前半句真的一点都不假。
  潘青云所念的初中分为小学部和初中部,他的爸妈都在小学当体育老师。也不知道是不是受遗传影响,潘青云小学的体育课几乎就是在和同学扯犊子中度过的,到了小学毕业全市体育统考还能拿全市前几的好成绩,他才刚刚上初一,身高就已经有一米八四了。
  可是这句话后半句倒是有点问题了,潘青云其实一点也不有志,相反,他很懒。尽管他在刚上初中时就拿到了全省四好少年名单,不过那都是他望子成龙的老妈托关系找后门帮他弄到的名额,连那篇自荐信都是老妈吆喝了好几个特技语文教师帮他东拼西凑写成的。
  这两个条件重叠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对潘青云来说就有点不满了。
  比如说初中开学刚报道那一天,班主任高欣老师要定班委,别的职务好歹都征求同意和推荐,轮到体委这一职位,高欣老师直接凭借多年听说对潘青云这对敬业体育老师爸妈的传闻,当机立断,连本人都不问一声,直接在体委这一栏写下了潘青云三个大字。
  于是接下来一连串让潘青云不满的事接踵而至:比如在体育课上课前要将同学们集合好,面对班上这群熊孩子,潘青云那一米八四威武雄壮的身高硬是成了摆设,到了后来潘青云索性也不管了,反正班上同学懂事得很,总能及时发现体育老师的到来,并在她踏上cao场的前一秒钟站好队形。又比如说运动会要组织同学报名,其它项目倒好说,一到要报名长跑全班同学就跟上午第四节下课听到打铃声一样,全都屁颠屁颠地跑了。学校校长这些年格外重视体育,愣是不许有班弃权的,无奈之下,这些项目我们的潘青云大体委只好亲自出马。好在他没去过泰国,否则真要又当爹又当妈了,女生的长跑项目他也是每每煞费口舌、威逼利诱,有时把他逼急了,他索性不征得本人同意,直接把人家名字往报名表上写。还有开学搬书、平时搬水、搬桌椅……都成了体委义不容辞的责任。
  更不得了的是,潘青云有个皇帝不急太监急的妈。
  还记得有那么一次月考,潘青云由于身体原因,没有参与物理考试。月考当天中午,同学们都还不知道这件事,潘青云正在食堂里乐呵呵地吃着午饭,人家妈妈硬是一个健步冲进食堂,当着满满一食堂同学老师的面把潘青云拎了起来:“你小子怎么没考物理?”当时潘青云正在给自己的午饭加作料,愣是吓得倒了整整半瓶辣椒,于是那天下午潘青云就是肿着一张嘴考完了剩下的几门,换来隔壁桌的陆振宇一抬头看到那张嘴就笑得停不下来。
  更有一次,潘青云不知道什么原因与小学生发生了矛盾,那小学生破口一句:“你欺负我,我告诉朱老师去!”这句话硬是把潘青云憋在肚子里一堆反驳的话塞了回去。没错,潘青云的妈妈姓朱,是本校小学部骨灰级敬业体育老师……
  好在潘青云虽然懒,但是这不表示他就不能喜爱篮球。潘青云对篮球的热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他经常向人吹牛说:“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第一次摸到篮球,我就感到我身上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力量。”且不论这种说法可靠不可靠,至少潘青云的篮球天赋是众人有目共睹的。无论是弹跳、运球、投篮,潘青云都可谓做得堪称全校同学的教科书,当然,也只是限于本校同学,若是把这个对象扩大到职业选手,人家估计得大骂出版社出版盗版书了。可不管怎么说,人家潘青云的篮球技术还是可以拿出来晒一晒的。也正因为如此,面对老妈塞给他的一周训练七小时篮球的任务,人家做得本本分分。
  可凡事也总会有那么几次意外。
  还记得有一次潘青云像往常一样去训练,半路遇到老同学邀请去他家玩,潘青云心想自己偶尔不去训练这么一次,问题也不大,就屁颠屁颠地跟人家跑了。只是他没想到,那天气象台有台风暴雨预警,自家老妈想到儿子这时候还在外面练球,当即饭也不做了,课也不备了,急匆匆地拿着伞跑了出去。只走到半路,那雨下得就跟水帘洞似的。可怜人家老妈硬是顶着暴雨蹚水来到篮球场,潘青云正在同学家中和人家在一台电脑上杀得天昏地暗。也不知过了很久,直到暮色降临,潘青云接到父亲的电话,看到因去“海滨城市”游玩了一趟而感冒发烧的母亲,才感到深深的后悔。
  那一个夜晚,潘青云看到病床上说话含糊不清的母亲,一个大男生眼角莫名的湿润了。
  她说:“青云,你在哪里?下雨了就别练球了……”
  那时潘青云就告诉自己,有时偷点小懒是可以的,有时是万万不能偷懒的。至少在打球和学习时,绝不能偷懒。
  
 
  ☆、一次感情经历
 
  本来想介绍下潘青云的一次恋爱经历,但仔细思索一番,还是将恋爱二字改为感情比较好。严格的来说,潘青云这次没有恋过,这也是一次非常不愉快的感情经历。读到这里的读者千万不要想多,这里的恋爱经历说的不是和范晓柔的那一段。
  由于母亲担任小学部体育老师的缘故,潘青云在小学还算小有名气。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听哪个人说的了,有个六年级的小学妹暗恋自己。当时潘青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这很有可能只是个玩笑,不能太较真,再者就算这是真的,他可不记得自己跟哪个六年级小学妹关系很铁,这种所谓的暗恋只会停留在表秒,作不得数。
  可是没过几个月,潘青云渐渐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每次打球时,总有那么几个哥们拍着潘青云的肩膀,一脸坏笑地说:“你看你看,可欣又来看你打球了。”于是潘青云就一脸不解地问可欣是谁,而那几个哥们就露出了更坏的笑容:“小子,跟我们你还装蒜啊。”又比如说有时潘青云觉得学习累了,就撑着脑袋发会儿呆,这时候又会有不识趣的人跑来问:“又想可欣呢?”这么几番下来,潘青云不想恼火也难了,终于,在一次又被人提及可欣之后,潘青云大吼道:“都给我说清楚了,可欣到底是什么鬼?是人还是畜生!”
  一听潘青云连畜生这种龌龊不堪的词都爆出口了,实在是不像装的,那打趣的同学也自讨了个没趣,只好招道:“不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六年级小学妹嘛。”
  此话一出,潘青云更不解了,自己有表现出思春的样子嘛?就算真有,你们说我看上慕容雪叶絮秦梦溪都比那个自己压根就不认识的可欣靠谱啊!
  于是乎没隔几天,慕容雪又跑来找潘青云了,开口就道:“你和那个可欣什么关系?”
  当即潘青云又来了一肚子无名之火,我说啊那帮不识趣不懂我的哥们扯犊子就算了,你个慕容雪和我搭档了那么久,看上去知书达理蕙质兰心的,怎么也来玩这套啊!
  潘青云这话说得到真不假,在学霸世界组队任务时,他一直是和慕容雪、叶絮组成小人小组的,一攻一防一治愈,倒真配合得其乐融融,只是每次出任务一米八四的潘青云带着俩一米六的妹子,有点像大哥哥带着自己小妹妹逛街。慕容雪虽说离知书达理蕙质兰心还差了点,但至少对八卦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反正只要不是跟某人有关的,她基本都是懒得过问。
  慕容雪的情绪却不比他好太多:“那麻烦你回去告诉那个可欣,我和你只是队友关系,对你这种五大三粗的汉子不感兴趣,更没兴趣和她……”她顿了顿,似乎是在寻找一个较为合适的词汇,最后还是放弃了,她说:“总之,请她不要胡说八道!”
  后来几经打听潘青云才知道,这个叫可欣的就是曾有人告诉过他的那个六年级小学妹,或许她的喜欢是真心的,但是也不知是她真思恋过度以至得了妄想症,还是她人性本贱,竟然到处制造已经和潘青云交往的假象,这些天甚至说潘青云班上有个叫慕容雪的臭不要脸的娘们不惜当小三和她竞争潘青云……听到这里,潘青云不得不有点同情起慕容雪来了,姑娘,原来你比我还惨……
  可当时潘青云也没打算怎么样,毕竟只是些闲言碎语罢了,大家自己人心知肚明,自己当面澄清一下就好,也没必要非得闹得怎么样怎么样。可是渐渐地,潘青云又发现了异常状况,比如和自己打球的那群哥们一上扣扣就被同一个妹子骚扰,来冲自己咆哮的不仅有慕容雪,现在还多了叶絮秦梦溪,甚至连隔壁班公认的班花赵馨雨都找上门来了……潘青云发现事情已经不是能用言语解决的了。
  于是乎,忍无可忍的潘青云竟然主动加了那个小学妹的扣扣,并一口气发了一条五百多字的留言,然后相当干脆地删了好友。据知情人士可靠消息称,当时潘青云敲字键盘的声音惊天地泣鬼神,每一次敲下去手指都能摁出血来。那条留言用词也是十分不堪入目,那知情人士的形容是,女生看了轻则怒摔手机,重则跳楼轻生。潘青云甚至扬言说,如果这个叫可欣的小学妹再这样胡言乱语的话,他要考虑告诉政教处进行处分。
  就这样,潘青云此后再也没听过这个叫可欣的小学妹的消息,有时他甚至怀疑,当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是不是一场梦,他和梦里的那个小学妹一样得了妄想症。如果不是有哥们跟潘青云吐槽说你这样做似乎有点过分,潘青云可能再也不会记得自己生命中出现过一个叫可欣的小学妹,实际上,他连这个可欣长什么样都记得不太清楚。叶絮的态度倒是很坚决:“喜欢人不是什么错,可是这样胡言乱语,给别人造成麻烦,就是大错特错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