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国校园日常 作者:孰若孤

字体:[ ]

 
文案:
     此乃三国万能番外一篇。
 
主要cp:策瑜 权逊 司马嘉 丕植
 
内有高冷周瑜、乖巧陆逊、软萌郭嘉、别扭曹植
 
还有帅比孙策、纠结孙权、腹黑司马、渣贱曹丕
 
江东为主,曹魏其次,蜀汉酱油
 
校园向,家长里短种田风
 
甜、宠、萌、治愈、逗比
 
三国
 
内容标签:种田文 古穿今 甜文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策,周瑜,孙权,陆逊,司马懿,郭嘉,曹丕,曹植 ┃ 配角:江东众,曹魏众,蜀汉众 ┃ 其它:三国杀
 
  ☆、期末考试
 
  从前,有一所三国高级中学,每个年级开设三个快班,其他平行班若干。以本届高三年级为例,三个快班分别是曹魏班、江东班、蜀汉班。其中曹魏班又是快班中的快班,江东班是快班中的中班,蜀汉班是快班中的慢班。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这三个班级说起……
  三国高级中学的各项规章制度都比较人性化,其中有一项是:本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在下学期开学时公布,这当然是为了让学生们能度过一个快乐无忧的假期。
  这一日,又是开学的日子,老师拿着成绩单,首先走进了中班江东班,此时学生已差不多来齐了,老师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道:“下面我公布一下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
  话音既落,只见讲台下一片众生百态。坐在第一排的周瑜一脸淡然,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心里想道:“本都督肯定又是第一,一点悬念都没有,太没劲了。”俯身趴在了桌子上。
  他的同桌是班草陆逊,此时正仰着头,瞪大了眼睛,专注地听老师讲话,那俊俏的面容,清澈的目光和乖巧的神情,让老师看了都有些不好意思。
  陆逊身后坐着孙权,此时伸手拍了拍陆逊,想与他讲话,但被隔着一个过道的张昭瞪了一眼。孙权很不服气,但还是骨嘟着嘴,乖乖地收回了手。顾雍在张昭身边只顾低头看书。
  太史慈坐在教室中间,正把课本撕成一条一条的,团成纸球,然后将两个纸球捏在指尖,一起弹射。太史慈玩这个把戏已入了化境,两颗纸球准确地弹中了黄盖和吕蒙的后脑勺。
  黄盖正全神贯注地在课桌底下用铅笔刀划自己的胳膊玩,后脑勺那点疼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吕蒙虽戴着棒球帽,感觉却很敏锐,回头对太史慈怒目而视,一边伸手在自己课桌上乱摸,也想团一个纸球扔回去,但一时又找不到废纸。他身后的鲁肃一看,忙把自己的课本递了过去,吕蒙毫不客气地“呲啦”撕下一页,团成一个纸团扔向太史慈,可惜被太史慈坏笑着躲过了。
  甘宁坐在最后一排,正把两只脚搁在课桌上,四仰八叉地吃薯片,“咔擦咔擦”的咀嚼声和他手腕上的铃铛声响彻整个教室。一旁的凌统忍无可忍,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示意他别那么没眼色。甘宁却笑嘻嘻地拿了一片递到凌统嘴边,气得凌统一巴掌打掉了,甘宁仍旧死皮赖脸地笑。
  靠窗的最后一排坐着孙尚香和她的校草哥哥孙策。孙尚香大热天的仍捂了好几层衣服,孙策嘴里嚼着口香糖,翘着二郎腿不断抖动,校服的扣子从来不系,露出里头的黑色小背心和性感的锁骨。
  一个假期不见,孙策又晒黑了些,五官的轮廓却更加清晰俊朗。他此时正一瞬不瞬地盯着窗外,原来cao场上有一伙人在打篮球,正玩得热火朝天,大呼小叫,场边站着校花大乔和小乔,也不知他是在看球,还是在看人。远处的周瑜则暗暗地注视着他,目光不知怎地有些阴沉。
  老师开始宣布成绩:
  第一名,学习委员兼音乐课代表周瑜
  第二名,团支书陆逊
  第三名,副班长张昭
  第四名,班长兼政治课代表孙权
  第五名,历史课代表顾雍
  第六名,生活委员鲁肃
  第七名,语文课代表陆绩
  第八名,地理课代表步骘
  第九名,数学课代表诸葛瑾
  第十名,副体委吕蒙
  老师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道:“这里要特别表扬一下吕蒙同学,成绩进步非常明显,从原先的倒数第一升至现在的第十名。据吕蒙同学自己说,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新同桌孙权对他的帮助也非常大,经常耳提面命地督促他学习,主动给他讲题,前面的周瑜和陆逊也时不时转过来帮忙。不像他原先的同桌鲁肃,虽然总借钱给他花,但总嘲笑他成绩不好,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心。”
  老师说罢,接着公布成绩:
  ……
  第二十名,孙尚香
  第二十一名,大乔
  并列第二十一名,大乔
  老师念到这儿,糊涂了。嗯?怎么有两个大乔?抬头往大乔和小乔的座位上一望,竟然是空的。老师问道:“大乔和小乔哪儿去了?”
  孙策往窗外一指:“在cao场上呢。”
  老师道:“你把她俩叫回来。”
  孙策抻长了脖子向窗外喊道:“大乔小乔,老师叫你们回来上课。”
  不一会儿,大乔和小乔两姐妹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教室门口。老师道:“你们俩的期末考试卷子有问题。大乔,你怎么有两份卷子?小乔,你的卷子呢?”
  大乔和小乔也有些不解,大乔将两份卷子都接了过去,拿在手中细看,小乔也凑过去看着,突然喊了一声道:“这个字小一些的是我的卷子!”
  老师道:“既然是你的卷子,为什么写着大乔的名字?还有,为什么你们两个错的题都一样?”
  大乔想了想,明白过来,气得用卷子打了小乔的脑袋一下:“你傻呀,连名字也抄!”
  老师无奈,吩咐二人回到座位上听讲,继续公布名次:
  ……
  倒数第三名,黄盖
  倒数第二名,副体委甘宁
  倒数第一名,体育委员孙策。除了体能测试满分,地理八十分之外,全不及格。
  老师道:“好了,今天的成绩就公布到这里,同学们自习吧。”说完,便走下了讲台,紧接着来到了曹魏班。
  曹魏班虽说是快班中的快班,但纪律照样混乱,班草曹丕正把班花甄姬抱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与她调笑,一边向曹植示威。
  曹cao扯着同桌徐庶的袖子,正在追根究底地诘问:“说!你到底是不是哑巴?你到底是不是哑巴?”徐庶却仍是紧抿着嘴唇,丝毫不为所动。
  前排的郭嘉面色苍白,连肺都要咳出来了,司马懿在一旁紧张地为他拍着后背。许褚和典韦不知怎地又打起来了,两个人正瞪着牛眼较劲。夏侯惇因为两眼视力不平均,最近戴上了矫正眼罩,夏侯渊一看见他就发笑,还要叫上曹仁一起笑。曹仁正在喝奶,冷不丁将奶喷了一桌子。
  老师走上讲台,清清嗓子道:“下面我公布一下期末考试的成绩:
  第一名,学习委员郭嘉
  第二名,政治课代表司马懿
  第三名,团支书兼语文课代表曹植
  这里要特别表扬一下郭嘉同学,众所周知,郭嘉同学身体不好,三天两头就要请假,却仍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可见其平时刻苦努力。”
  郭嘉心中想道:“我才不学习呢,我靠天分就够了。”面上却虚弱而又谦和笑了一笑。旁边的司马懿见他这一笑,真如病中西施,倾国倾城,顿时三魂离了六魄,只把眼睛盯着他不放。
  老师又接着道:“司马懿同学虽然只获得了第二名,但他的实力远不止如此。就拿数学来说,其他同学需要演算大半篇的题目,他却只写个答案,虽然答案是正确的,但没有过程不能得分。司马懿同学如果下次不是那么懒,把过程写上,也许可以和郭嘉同学一争高下。”
  司马懿听罢面无表情,心中冷笑道:“愚蠢的人类,这个学校早晚是我的。”想着,一眼瞥见身旁的郭嘉,又想道:“嘉嘉也是我的。”
  老师接着道:“曹植同学虽然是第三名,但和前两名的平均成绩还是差得有些大,这大概是因为曹植同学偏科的缘故。”老师说着,翻了翻手中的卷子:“曹植同学的语文和历史虽然都答了满分,但政治和数学都不及格也太离谱了吧?实在需要在这两科上下些功夫了。”
  总结完毕,老师从包里拿出几个本子,发给前三名作为奖励。郭嘉先拿到本子回到了座位上,司马懿和曹植刚从老师手中接过本子,只听教室的门“咣”的一声被撞开了,原来是体委张辽来晚了。
  张辽进了门,看见司马懿和曹植手里拿着包装精致的本子,便毫不客气地从每人手中抽走了一本。司马懿没说什么,曹植则敢怒不敢言。张辽回自己座位时经过曹cao身边,顺手给了曹cao一本,曹cao向他竖了竖大拇指。
  原来张辽受本班班长兼老大曹cao的保护,向来为所欲为,非但对本班同学窝里横,对外班同学也十分霸道,比如江东班的同学,就经常受他欺负,因而十分怕他。
  几个人各自回到了座位上,老师继续公布成绩:
  第四名,历史课代表苟或
  第五名……
  老师话音未落,便被人打断了,一个面目清俊,气度斯文的学生皱着眉头道:“老师,你识不识字呀,我叫荀彧,不叫苟或!”
  全班哄堂大笑,荀彧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外号:狗货。老师闻言尴尬地咳了一声,红着脸道:“咳,是老师看错了。第四名,苟……荀彧
  第五名,班长曹cao
  第六名,贾诩
  第七名,荀攸
  第八名,副班长曹丕
  这里要说一下副班长曹丕的早恋问题,副班长曹丕和他同桌甄姬的成绩虽然都不差,但也并不突出,两人如果能将说悄悄话的精力用在学习上,必定能更上一层楼。”
  甄姬闻言,小鸟依人地偎在了曹丕的肩头上,满面柔情蜜意。曹丕却只顾侧过身去,得意地睥睨着斜后方的曹植,曹植眼圈微红,骨嘟着嘴,不一会儿,便灵感迸发,低下头奋笔疾书。
  老师接着公布成绩:
  ……
  第二十名,体育委员张辽
  第二十一名,副体委夏侯惇
  第二十二名,副体委夏侯渊
  ……
  倒数第三名,于禁
  倒数第二名,典韦
  倒数第一名,许褚
  老师一口气念完,才松了一口气,道:“好了,成绩公布完了,同学们自习吧。”
 
  ☆、上课
 
  这一节是江东班的数学课,老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地讲解解题过程,周瑜听了几句,便拿起笔来飞快地演算,竟在老师之前算出了正确答案,于是将笔一扔,也无心再听讲,从兜里掏出耳机听起了音乐。他身旁的陆逊则一直在耐心地写写算算,不时抬头看看老师,过了一会儿,也得出了答案,将周瑜的作业本挪过来仔细地对了一遍,毫无差错,这才将课本往后翻,预习下节课的内容去了。
  吕蒙坐在周瑜的身后,本来正在课桌底下玩手机,但余光总瞥到周瑜频频转过头来。吕蒙因此而不能集中精神,手滑打出了一张“杀”,把辛辛苦苦攒了好几个回合的牌全丢了。吕蒙气不打一处来,在周瑜又一次回过头来时怒道:“你总回头干嘛?!”
  周瑜摘下一只耳机,道:“这首歌的钢琴伴奏总是弹错。”
  吕蒙怒道:“又不是我弹错的,你看我干嘛呀?!”
  周瑜满脸鄙夷地道:“你没有听说过‘曲有误,周郎顾’吗?谁让你坐我后面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