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傲江湖之yin贼当道 作者:布点小东西

字体:[ ]

 
 
文案:
     工科宅男穿越到笑傲江湖的世界,大- yín -贼如何自掰弯?
 
华山派究竟藏着怎样的大秘密?
 
令狐到底爱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师妹还是田兄?
 
耳聋眼瞎的风太师叔,神助攻的盈盈圣姑,东方姐姐那边又有什么状况?
 
时空之门已打开,欢迎来访!
 
备注:清水滴答,无肉。
 
多年不见,我已经是个好人了。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小辉,令狐冲,田剥光 ┃ 配角: ┃ 其它:
==================
 
  ☆、1、穿了
 
  我叫康小辉,今年杠杠的二八年华好少年一枚,在一家IT公司上班,属于标准宅男,患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当然,这一点在见到漂亮MM的时候表现得尤其明显。
  她们都说我很羞涩,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有点羞,但更加色,只是通常有色心没色胆,色厉内荏。
  念书的时候我就无师自通一个道理,现在的MM要求多、眼光高,没有一套八十平米以上市区住房,估计是入不了她们法眼的。因此,要泡妹子,绝对需要强劲的经济实力。
  我工作了四五年,好容易才攒够了买车买房的钱,自认为可以在女人圈里搏上一搏了,哪知道刚刚奋力杀入中场,突然发现当年暗恋的女同学们都已经琵琶别抱,连娃娃都已经够打酱油了。剩下的倒还有几个女神级别,奈何女神一心等着骑白马的高富帅,对我这小小沟渠望也不望一眼。
  于是我有点心慌了,仔细在周围琢磨了一圈,好白菜居然都给猪啃了,连个白菜梆子都没给我剩下。
  卧槽!
  天地良心啊,我踏踏实实攒老婆本儿这有错吗?
  我绝对不承认这是从战略到战术的全盘错误,经过深思熟虑认真总结,我作出了一个意义重大的决定——服从父母的安排,走上相亲这条不归路。
  在此,我郑重地告诉各位少年,不要总认为相亲不靠谱。瞧瞧今天约我的这位妹子,前/凸/后/翘,36g的傲挺身材,眼角带媚,嘴大吃四方,一看就是功夫了得的那种尤物。
  看着看着,我哈喇子也跟着出来了,一点没听清妹子都说了些啥,只浑浑浑噩噩跟着她这边排队,那边买票,这边又排队——
  “呃?美女,我请问一下,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去?”
  妹子含羞带怯地微微一笑,“去游乐场啊?你刚才不是答应人家了嘛?难道要反悔?人家不依的!”
  不依不依,咱就不依!
  这种美女娇嗔的攻势下,哪里还有理智可言?
  美色当前,上刀山下油锅也绝对没有问题,更何况只是玩一个小小的游乐场。
  什么?你说现在的游乐场很恐怖的,玩儿的不是心跳,是心脏不跳!
  嘿!哪有那么夸张,看哥给你玩儿个全场通票出来。
  呃?美女!?你别走啊!你说你害怕?你害怕你干嘛把我往绝路上送啊?特摸的难道我不知道怕?
  唉!要是当初我知道这真特摸是条绝路,我是绝壁绝壁不会去玩什么“丛林飞车”的!?平生头一回玩过山车,谁知道就会遇上灭顶之灾!
  那飞车真的变成飞车了!
  它飞了出去!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看到了上帝!
  上帝当然不是真的上帝,但在那个世界里,他老人家的地位,差不多也相当于上帝了。
  这是多日之后我才打听出来的内///幕消息。
  一个江湖中最神秘的超级高手,一个据说已经挂掉多年的绝世天才,一个毕生热衷于在自家后山躲猫猫的老前辈。
  集诸般称号于一身,江湖人称“剑中之圣”,华山尊为风太师叔,朝中奉作阴武尊者,小名风车车,大号风清扬的——
  呃,你没看错,也没听错,就是风清扬,那个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武力值据说可与“天下第一”的东方姐姐打成平手的独孤九剑传人。
  于是,你可以得出正确结论了,我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众所周知的笑傲江湖的世界。
  话说那日,不知哪个遭瘟的游乐设施管理员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导致那辆倒霉摧的飞车上少了一个名为螺丝钉的零部件,在高速旋转下,小部件终于发挥出大作用,相当可怕的反作用。
  我连人带车地飞了出来,那一瞬间,天还是那么的蓝,树也还是那么的绿,我的心脏却不是那么的强健,在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故之后,它坚/挺地停止了跳动。
  公元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我人生中最有可能摸到姑娘柔嫩小手的那一天,短暂的二十八载如电影倒带般掠过,回忆如此凄美,我甚至还来不及等一等,生命之花已凋谢于风中。
  请试想一下,从三十层高楼往下掉落的感觉。必须强调,这是没有保险绳也没有降落伞的哦!那种凉嗖嗖的酷爽,别提多带劲了,风中我感觉自己好像飘了起来,哦,第一回有了这种灵魂的飘一般的感觉。
  回头,我看到了自己。
  再回头,我看到了上帝。
  我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IT民工,凡人怎么能够冒犯上帝呢?
  我心知肚明,我已经挂了,灵魂脱离了躯体,躯体失去了灵魂,没有了那具一无是处却仍旧是我全部的臭皮囊,我唯一能够依靠的,只能是神的眷顾。
  神爱世人!
  上帝,救我!
  我冲着那位白须白袍、疑似上帝的老年人高声大喊:“哈利路亚!”
  我不信基督,但我相信,任何一句宗教口号都是融入该团体的敲门砖,无一幸免,如同地下党的暗号,足够将素不相识的两人紧密相联。
  我热爱生命,如果没有了生命,那么我将热爱我的灵魂。
  上帝没有回应我赞歌,作为一具轻飘飘的灵魂,我就跟公交车上起步刹车时的小吊环一样,前后摇摆不由己身。
  从现世过来时带着的那股冲力仍然强劲十足,离心力原理居然同样适用于灵体,这果然是科学界的一大发现。
  离心力作用下,我依稀仿佛感觉自己撞入了一具温热的、彪壮的躯体,与撞墙不同,你可以想象成你撞入了一堆棉花,或者陷入了一滩烂泥沼泽,然后,我仿佛不再是我。
  那我是谁?
  "田剥光,你这- yín -贼看招!”
  我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长方脸蛋,剑眉薄唇,英俊得出奇,也愤懑得出奇!
  与此同时,一柄长剑应声而至,向我胸肋刺来!
  “卧槽!要出人命啦!”
  我失声惨叫,眼见那柄长剑就要捅到我的身体,我脑子里简直乱成一团浆糊。
  我一个标标准准的二十一世纪好男人,每天做过的唯一最暴力的事情就是上游戏里砍砍小怪而已,连大BOSS都不忍心杀,突然遇见这么刺激的情况,你叫我怎么破?
  那剑是真剑,三尺一寸,脊薄刃锋,被划一下,皮开肉绽,被捅一下,窟窿对穿。
  我心下惶然,兀那帅哥,看你浓眉大眼忠厚老实,不至于做出这等断子绝孙、欺凌弱小的恶事来啊!
  你怎么能拿剑捅我呢?
  就算我是……我是?
  我是田剥光?
  卧槽!
  我心里又是一阵吐槽,别人都是穿主角建后宫,怎么轮到我好容易穿越了,居然是个啥也不是沦落到不知道男几的一小眯配角!
  田剥光!
  田剥光?
  呃,等一下,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从我脑子里飘了过去——
  cao!
  那不是堪比□□的古代版春宫图嘛!虽然画风婉约了点,但对我这啥大场面没见过的小处男而言,足矣足矣!
  哦!
  还有真人版的耶!虽然女主角反抗得激烈了些,过程惨不忍睹,结果还是欣欣向荣的,当然,最最重要的是,男主角是我啊!
  嘎嘎嘎!
  这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我是田剥光啊!
  号称“万里独行、一枪独秀、快刀不快枪”的笑傲江湖世界头号大- yín -贼田剥光!
  太特摸过瘾了!
  这重身份意味着,从今往后,牵上姑娘的手不再是梦想,进一步的亲亲抱抱那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嘿嘿,那些羞死人的勾当……不要来太多哦!
  “添跛广,相啥呢,翘腻拉已练坚削!额活腻毙捂呢!”
  (田剥光,想什么呢,瞧你那一脸贱笑,我和你比武呢)
  拿剑的帅哥动作顿了顿,刺出的剑也略微偏了一下角度,恰好从我胳膊窝下的空门穿过去,把我那件八成新的丝绸缎面儿长袍给挑了两个对穿的洞洞,透着风儿的凉快!
  帅哥确实长得很帅啊,眉毛很长很威风,眼睛很大很迷人,那嘴巴嘛,抿起来薄薄的一片儿,刀子似的咬人,就是他说话的那腔调——
  什么鬼东西?
  地方方言听不懂啊,能自带翻译啵?
  我一脸迷蒙,带着副痴相地看向那位下手不稳的帅哥,然后,我突然醒悟,靠,这人不正拿剑捅我嘛!
  二十一世纪的IT民工身体,那叫一个羸弱啊,但搁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那就不一样,在我那浆糊似的脑子作出指示之前,我训练有素的身体已经给出了最本能的反应。
  挥刀成一块!
  我反攻了!
  身体好像不受控制地抽搐起来,一刀一刀一刀一刀接一刀,刀刀连刀刀,刀刀催人老,今日不挥刀,明日跪舔刀,早饭挥一刀,柴米油盐少,午饭挥一刀,鸡鸭鱼肉烤,晚饭挥一刀,鲍参翅肚随便吃,饭后挥一刀,明年坟上不长草!
  我劈我砍我挑我刺我剁!
  我挡我闪我蹦我钻我滚!
  哎呀呀!
  大事不好,滾的尽头白花花一片,那不是路,不是通往重生的大道康庄,那是——
  悬崖!                        
作者有话要说:  做了调整,一章三千看着才舒服,有强迫症
 
  ☆、2、令狐
 
  “田兄,你搞什么名堂?”
  情急之下,帅哥也不说那糟心的陕西话了,他冲我大声喊道:“田兄,我不砍你了,你快回来,那边是悬崖!”
  特摸的!
  我还不知道那边是悬崖?我还不知道要回来?
  问题是我特摸回得来吗?
  惯性懂不懂?
  你这种一看就是没念过书上过学的土鳖当然是不懂的啦!
  完了完了!悬崖越来越近了!这什么破地方?怎么能在比武场旁边搞一个分分钟毁尸灭迹、一不留神就杀人于无形的场所呢?这不坑人呢嘛!
  鉴于刚从游乐场坐飞车过来,对于悬崖绝壁这种东西我居然已经恐惧免疫,唯一让我忧心的是,这好容易穿了个极有前途的色中□□躯体,要是挂了,又上哪儿找这种勾女的绝佳身份啊!
  我正在惋惜处,那位不言不语但依然十分拉风的上帝老爷出动了,他飘飘欲仙、动如鬼魅地抢先出现在我必滚之地,然后,缓慢地抬起一条尊贵的仙腿,动作无比飘逸地,飞起一脚——
  我痛!
  我再滚!
  反方向滚地葫芦似的奔向了山壁间的大石头,惨了!
  这回不用再穿个身体,但恐怕得去棒子国找找整容的师傅——一块石头你长得跟刺猬近亲似的做啥子哦?这不存心毁人呢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