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跟洪荒流算总账 作者:风籁虫鸣

字体:[ ]

 
文案
 
结拜盘古,玄门四清,立教成圣,暴打西方二圣……套路,全是套路,如同无穷无尽的轮回。
假如在小说中,有角色开始意识到不对了呢?
作为永恒的反派角色,准提觉醒了。当他看到自己在洪荒流里的花式死法后,终于爆发了——来来来,洪荒流小说,我要跟你算总账!
 
内容标签:洪荒 仙侠修真 快穿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反派(准提),主角 ┃ 配角:洪荒众 ┃ 其它:大战俗套洪荒流
==================
 
  ☆、第1章 四清立教篇(一)
 
  我叫准提,是这篇洪荒流小说的反派。
  不,不仅是这篇小说,在一系列的小说里,我都是反派。
  为什么我能意识到这一点呢?我自己也不清楚。按说书中的人物是无法发觉自己的虚构身份的,但是我明显成了个例外。
  或许是因为反派总是我的关系吧。主角总在变,有时是周青,有时是蒙无,有时是逍遥,有时是清虚,但反派几乎都是我准提。在一次又一次地被虐被杀后,我忽然意识到了有些不对。
  为什么总觉得这次的经历似曾相识?
  当这个疑问浮现在我脑海中时,周围的一切忽然变了。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佛门的教义一定也在我清醒的过程中起了作用。我最终发觉自身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幻泡影,都是苦海轮回。当我看待整个世界的眼光变化时,自身意识终于超脱了出来。
  站在一片漆黑中,我眼前出现了无数闪着金光的文字,一句一句,一段一段,流动变幻,仿佛在构建一个世界。
  “紫霄宫门口出现两个道袍打满补丁的修士,一个面色蜡黄、满是愁苦,另一个骨瘦如柴、贼眉鼠眼。”
  “准提笑呵呵地对他说:‘道友,我掐指一算,观你与西方有缘,不知可愿入我西方教下,参悟三乘妙法?’”
  “‘逍遥!’准提连连后退,衣衫破损,披头散发,显然是大失面皮。”
  ……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忍不住想:原来我一直生活在别人的文字里?我只是小说里的一个、一个……
  一个反派角色!
  这个闻所未闻的词蹦到我脑海里,仿佛是从更高的世界降临,却又无比的贴切。
  呵呵,接引师兄和我是堂堂混元圣人,开创西方教门,指引众生脱离苦海,早超轮回,得渡彼岸极乐净土。
  实际上呢,我们不过是另一个更大的轮回里的一员,一次又一次地被人欺压、被人打杀,永无解脱之日。
  我们只是主角的垫脚石。
  这样一段认知浮现在我的意识中。跟“反派”一样,似乎也是从更高的世界来的。冥冥之中,我的思维似乎触及了我们小说世界之上的地方。或许就是“作者”的世界吧。
  但仅仅触及是没有用的,我仍然无法超脱出来。于是,为了摆脱作者棋子般的宿命,我尝试过许多种办法。
  首先是暴力手段。我尝试杀死主角,扭转自己的命运。但主角有天道之外的冥冥意志眷顾,总能化险为夷,到了每段“故事”的后期,主角实力又远在我之上。
  其次是告知周围所有人真相。但当我试图把真相向接引师兄说出口时,整个世界瞬间崩溃,随后重新回归到前一刻,接引师兄的记忆仍然停留到我说话之前。不仅是接引师兄,三清、女娲、伏羲,甚至是鸿钧道祖,都无法留住我说话的记忆,也察觉不到发生过的一切。这只能说明,“作者”的确是高于这个世界。
  最后我试图直接毁灭洪荒天地,立刻就有高于天道的意志将我的肉身抹杀,世界再度重组成被我破坏前的样子,我也重生在极乐净土里。
  经过千百次的尝试,我最终寻找到了一种方法彻底摧毁所在的世界,而且世界不会重生。再出现的世界,就是从盘古开天辟地开始,演绎出一段新的“故事”。这样下来,我相信“故事”终究有穷尽的一天,我、接引师兄、洪荒众生将会迎来真正的解脱。
  这种破解方法,就是利用“故事逻辑”来摧毁“故事核心”。“核心”崩溃,就会引发整个“故事”的崩溃。
  在崩溃中,我的身体、元神也一并消亡。但最根本的意识却保留着清醒,还能吸收世界崩溃的力量壮大。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始终抱有超脱轮回宿命的希望。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成功,我的根本意识愈发壮大,接触到的高维世界认知也逐步增加,嗯,高维世界这个词也是来自那里。相辅相成之下,我对于故事的运作规律掌握得更加纯熟。
  作者的意志催生出故事逻辑,故事逻辑构成故事核心,所以故事逻辑如同道祖所说的天道大势,不可以直接违逆,比如在主角认识准提前打杀主角、摧毁洪荒世界,都不符合逻辑,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天道有遁去的一,“故事逻辑”也往往有漏洞可以钻,当我设法找到漏洞,并且将漏洞扩大时,故事核心就会开始解体,最终引发连锁反应,导致整个故事崩盘。
  就拿上一个故事来说,那里的准提在开天前是三千混沌神魔之一,主角则是异界穿越来的一缕魂魄,与盘古结拜。那个故事的核心就在于穿越混沌结拜盘古从而证得大道。逻辑就是:因为主角不属于阻碍开天的三千神魔,所以不是盘古的敌人,所以盘古把他当做唯一朋友,跟他结拜。
  我所做的,就是顺应混沌神魔弱肉强食的本性,提前杀死一只神魔。大道为了满三千之数,自动将主角认定为第三千只神魔,然后盘古自然不会对其另眼相看,在开天时一并杀死,故事核心崩溃,故事消失。
  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违逆任何故事逻辑,只是钻了个逻辑的空子。
  我还在回顾着上一次的成果。突然,浮现出明灭不定的金色文字。我的根本意识感受到熟悉的拉扯之力——这说明新的“故事”正在生成,我即将进入其中。
  啊,又要开始了。
  黑暗中,一片闪亮的白光迅速扩散,将我包裹在其中……
  “师弟,我们来晚了。”
  这是我清醒过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循声看去,一位苦脸道人正站在我身边,他那蜡黄的面容皱成千沟万壑,口气活像是正月里发现自己家外甥剃头的舅舅。
  哎呀,自从接触高维世界后,我脑子里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师兄啊,都是我不好,修为低下飞得慢,连累了你来晚一步!”我挤出一个愁苦的表情说。
  这个苦脸道人就是我的接引师兄。
  唉,不管在哪个故事里,接引师兄都会陪在我身边、被我连累,他怎么就从没觉醒过呢?
  总之,我一面要继续扮演这个故事里的反派角色,一面要设法察知到故事的核心是什么,并且找出逻辑漏洞,摧毁掉整个故事。
  巍峨高耸的紫霄宫前,我开始像泼妇一般嚎哭起来:“这下害得师兄你没座位休息。想我二人自西方远道而来,疲惫不堪,精力衰竭,又怎么能聆听圣人大道,怎么能教化众生呢?!”
  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故事轮回,我回过头来看看故事中自己的性格,都觉得可笑。佛门修行,首重修心。一个品行低劣的人,怎么可能成为佛门的创始人呢?但是为了不违背故事逻辑,让准提这个角色符合作者的意志,我却只能如此,次数多了,演技也炉火纯青。
  “我是西方众生的罪人呐,今天就撞死在大殿上好了!”我深吸口气,大叫一声,冲着紫霄宫殿柱撞去。准提撒泼紫霄宫,红云好心让座位,早已是所有洪荒流小说里的必备戏份。
  果不其然,一团柔软的红影映入眼帘,缓和了身体的冲力,将我扶起来。我顺势站直身子,看到面前有位红发红须的圆脸道人——不用说,看这一连串的红就能猜到,他定是红云道人了。
  “道友,不过是一个座位罢了,何必呢?”红云道人安慰道,“这样吧,贫道把座位让给你。”
  “多谢道友,多谢道友!”我连声道谢,果断地坐到蒲团上。这可不是普通的蒲团,是圣位的象征。谁坐上去,鸿钧道祖就会赐他一道鸿蒙紫气,那便是成圣的机缘所在。
  “哼。”
  一声不屑的冷哼从第一个蒲团传来。
  我顺着蒲团位次看过去,鲲鹏、女娲、通天、元始、老子,然后是……
  哈!你终于出现了,主角。
 
  ☆、第2章 四清立教篇(二)
 
  当我看到主角的那一瞬间,微微的眩晕感涌入意识,让他的相貌模糊起来。
  “为首的蒲团上坐着个青年道人,头戴金冠,脚踩云履,身穿月白道袍,剑眉星目,鼻若悬胆,仪表堂堂,白衣胜雪,自有一番出尘气质。”
  我皱了皱眉。
  什么啊,没头没尾的,脑海里就忽然浮现出了这样一大段描写外貌的话。
  这段话刚结束,主角的形象忽地固定下来。的确是剑眉星目,鼻若悬胆——但是不像个活人。
  怎么说呢?按照高维世界的词来说,叫做画风不对。
  主角的脸庞呈现出纸似的苍白,上面被人用墨水画出英挺的眉眼,整张脸都是扁平的。不对,这就是一张纸,被人刻板地画出“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却完全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谁能想象生活中有人长了一副水墨画般的脸?
  如此怪异的形象,却未引起周围人的察觉。之前那段奇怪的话,似乎也只有我能听见。大概是因为我的根本意识已经能超乎故事之上、碰触高维世界的关系吧。
  他的衣服倒是立体的,跟我们所穿的差不多,但洁白无瑕,闪动着飘逸的光泽。
  嗯,等等?
  我记得那段描写里说“身穿月白道袍”。月白是淡蓝色,怎么我眼中所见是白色道袍呢?
  说起来后面还提到“白衣胜雪”,主角的衣服究竟是蓝色还是白色?莫非……作者以为月白就是指白色?
  这种错误,比起之前故事中的逻辑漏洞要低端多了。看来作者虽然身处高维世界,但是并不能说明他的见知、心智就远远优越于我们。相反,有些地方或许还不如我们这些被造物。
  心中思考时,我仍没忘记自己在故事中猥琐无耻的形象,准备着手为我的接引师兄抢来第二个座位。
  鲲鹏此时就坐在我身边,鹰钩鼻子,气质阴戾,简直就是个活动的负能量小天使。最滑稽的是,他背后居然还长着双翼。
  其实仔细想想也觉得奇怪,紫霄宫里都是大能,怎么可能化形都不利索?我在心底暗自记住这个漏洞,这与月白色道袍的性质明显不同,或许哪里能用得到。
  “你这厮乃湿生卵化之辈,有何资格跟我等并列而坐?”我厚着脸皮对鲲鹏训斥一句,然后用七宝妙树一刷,把猝不及防的鲲鹏刷离座位。
  “不错,披毛带甲,如何敢与我等盘古正宗同席?”坐在第三席的方面中年道人开口支持我,他气度威严不凡,活像个训导处主任。
  连续被两个人嘲讽敌对,其他人又虎视眈眈。鲲鹏不想在圣人道场引起更大的争端,只得悻悻地坐到后面,眼中满是恼恨。
  嗯,帮腔的道人就是元始了,不知道他们三清与主角这次是什么关系……我暗自思忖着,同时示意接引师兄坐过来。我这位师兄呢,面上保持着那副悲苦的样子,却毫不同情倒霉鬼鲲鹏,二话不说坐了下来。
  真怪,如果接引师兄的确一副慈悲心肠,干嘛不把座位让回去呢?如果他坚信众生平等的话,为什么不反驳我呢?我历经无数故事,依旧视接引为兄,也无比了解他的性格,因此才能一眼看出这件事与他本性的矛盾之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