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之过路之人 作者:藏色天青

字体:[ ]

 
文案:
     一个面瘫少年在武侠世界慢慢转变的故事。若是你遇上反派,你会如何让他臣服,用智谋,用武力,还是用情感?剧情参考原著,不过剧情很少就是了。
 
内容标签:武侠 系统 穿书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堰 ┃ 配角:无花,西门吹雪,小鱼儿 ┃ 其它:综武侠,快穿
==================
 
  ☆、胡铁花,楚留香
 
  司堰面无表情地看着火灾受困人员一个个被救出,即使其中有他的父母还有哥哥。有些困扰地看着疾驰的救护车,最后还是无奈的飘了过去。
  仗着没有人能看见自己,目睹了自己亲哥哥俊朗帅气的脸变得面部全非,父母因为烧伤疼痛而下意识抽搐的身体。
  “叮!宿主时间到了。”一个电子音从脑海中响起。
  司堰下意识地揉揉有些发痛的额头,“只要去那些小说主角身边吸取他们身上的气运就可以救活他们了吗?”
  自己在爆炸中直接丧生,却在死后被这个叫做系统的东西缠上。只要自己去小说世界靠近主角就可以缓慢的吸收他们的气运。自己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兴趣再多活几世,不过如今却是……不得不去。
  “是的,宿主。主角气运强大无比,本系统可以在气运的庇护下帮助宿主的家人脱离危险。”
  又揉了揉额头,司堰无奈地在脑子点了点头。身为家里最小的一个,受尽宠爱,虽说有个爱逗自己的无良哥哥,但感情却也是做不得假。天生有些面瘫的自己除了家人恐怕也找不出几个能让自己妥协的人了。
  “叮!系统传送中!”
  一阵眩晕过后,司堰缓缓的从简陋的木板上起身。熟悉了又回归的身体,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一间简陋的砖屋,屋内也只有一张木板床,一张同样简陋的石桌。桌上有个碗,却是空的。屋外时不时传出狂风呼啸的呜呜声,看来自己落到了一个穷地方。脑仁不禁又抽了抽,看了眼身上深蓝色的长袍,确认了自己不是在现代。
  “系统。”司堰在脑中呼叫。
  “由于传送能量过多,系统将在1分钟后休眠。休眠中只开启主角提示系统。请宿主待在主角身边,系统将自动提取气运。”
  看着在系统休眠后床上出现的包裹,里面有着能过几辈子的银两以及自己的身份物件。自己是一个富贾的独子,在成年后接收了老爹的产业,到沙漠中谈生意却没想到在回归途中遇到百年难遇的沙尘暴,和自己的手下失散。
  真是个倒霉的家伙。司堰默默吐槽,即使那家伙就是自己。
  “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司堰张了张嘴,还没等开口,木门已经被推开。默默地闭上了嘴,向来人看去。一个又瘦、又小、又黑、又干的妇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长期生活在沙漠中。
  “你醒了。”那妇人开口,“你昏迷在我店门口,我便救下了你。到现在已经3天了。”
  “多谢救命之恩,”司堰想了想看过为数不多的古装剧正打算文绉绉地来一段却又被截了词。
  “救你一命一万两白银,住宿一天十两。”妇人冷冷地瞥了司堰一眼,将手上的吃食放下。
  司堰顿了顿,有些无奈的看向了桌上的白粥和小菜:“救命之恩定是要报,不知这一桌饭食……”
  “送你了。”妇人开口:“你不必把我想成如此贪财之人。”司堰忍住揉额头的动作,将银两给妇人之后,坐下默默的吃起了免费的饭菜。
  “小老板,上酒菜!”门外传来一粗矿男子的声音,这一个凶巴巴的老板哪里称得上一个“小”字,令司堰感到讶异的是听到那声,妇人脸红了一瞬,却在转身出去前变得面无表情。
  女人真是善变。司堰边吃边想。
  “小老板,最近又漂亮了。这是我逮到的几条蛇,麻烦老板替我做个蛇羹。”那男子的声音又响起。司堰吃完左右也无事便打算出门看看。
  一开门就看到一个满脸青惨惨的胡碴子大汉,脸上却又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居功似的拎着手中之物,一双眼又黑又亮。而那刚才还凶巴巴的妇人却是瞧也不瞧他一眼,直接拎过装蛇的袋子,向似乎是厨房的地方走去。
  “叮!主角基友,胡铁花。请上前搭讪。”司堰嘴角抽了抽,搭讪是什么鬼。想了想,向那大汉走去,“在下司堰,不知兄台那蛇羹可否分在下一碗。”虽然这个搭讪方式有点奇怪,不过能搭上话就好,谁管那理由呢。
  胡铁花在来人开门一瞬间就注意到了他,不过一见是个斯斯文文不懂武功的白面公子便也不打算理会,没想到竟会向自己搭话。“在下胡铁花,没想到小兄弟也喜欢吃蛇羹,哈哈哈哈,不是我吹,这小老板做的蛇羹可是一绝。”胡铁花笑的爽朗,这白面小生长得实在俊俏,即使面无表情也不见得失礼,一看便知是富贵子弟。让人想到自己一个好友,姬冰雁。可惜好久未见,还有那老臭虫,也不知何时会见。
  司堰见胡铁花似乎陷入到回忆中,也没打算说话。将视线投到半空,那里有一个气运收集系统,一丝丝细丝从胡铁花身上投入到一个像垃圾桶的篓子里。在说话几分钟,已经收集了0.01%。
  记得刚才提示的是主角基友,原来不是主角也可以收集气运。司堰看了胡铁花一眼,胡铁花却是被这眼神惊了惊,从回忆中抽出。笑着拍了拍司堰的肩,“今天小兄弟遇到我真是好运,在沙漠中可是难得吃到这美味。”
  “多谢。”司堰暗自扛着肩上的大力,总感觉回去后那里会变得紫青。
  “叮!宿主遇到袭击,开启武侠系统。”默默感叹着武侠系统的触发条件,司堰点开武侠系统说明:“在武侠世界中,没有武艺傍身宿主难免无法很好施展拳脚。只要用0.5%气运兑换就会有一甲子功力。只要用0.5%气运兑换,就有武侠最高深招式直接学成。特此开启武侠系统,望宿主早日兑换,成为一代武侠宗师,称霸武林。”
  似乎是不错的辅助系统,看着胡铁花脑袋上顶着的0.5%的垃圾桶,还是……挺便宜的。现在也不是考虑的时候。默默地从铁掌下挪开身子,与胡铁花攀谈起来。
  时间一晃而过,3个月就这么过去。在这3个月里,司堰与胡铁花喝了三个月的酒,司堰再跟着胡铁花蹭吃蹭喝。而称呼也变成胡大哥和司小弟。
  武侠系统是个好东西,司堰兑换了一甲子功力以及顶级轻功,顶级剑法,似乎武侠里都是用剑的,想着能够方便和武侠人士沟通便兑换了剑法。系统也配合地给了一把长剑。从拿出来胡铁花发亮的双眼就可以看出是一把好剑。不过相处3月,胡铁花身上的气运值便停在10%,没有上升。看来只有遇到主角再想办法了。而这10%用来维持自己父母哥哥的生命,并在接下来慢慢恢复健康。
  在内力刚兑换成功时似乎被胡铁花看出了什么,不过自己以受伤刚愈,内力回复为借口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吃遍了沙漠特产,才知道刚开始老板娘给自己的清粥小菜是多么珍贵。这段时间最有趣的便是看着胡铁花缠着老板娘各种讨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追求。而老板娘在面上一直把胡铁花当做空气不理不睬,司堰在私下却是见到老板娘拿着老胡拿来的吃食发呆。也不知两人究竟在玩什么。
  沙漠中旅人很少,能到这个小酒馆的人更少。每个人一来都是满身风尘。这次却有些不同。他推门而入,阳光从他背后倾入,沙漠都成了他的背景,他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但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又是那么秀逸。他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决断的铁石心肠。他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看着画风完全和周围旅人不同的英俊男子,想也知道他就是主角了。
  “叮!主角楚留香,请宿主上前搭讪。”耳边响着系统的佐证,司堰放下手中的酒杯,和酒馆中的众人一般盯着主角看。楚留香?原来他就是主角,相处的几月里,胡铁花没少和自己讲楚留香的事迹。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极度嚣张地向要盗取的人留下这一张短笺,凭借着无上的轻功和无双的智慧,无往不利。因此留下盗帅踏月留香的美名。当然在胡铁花口中楚留香当然没有这么高大的形象。一直把他成为老臭虫的胡铁花一直与自己讲的便是香帅的风流事迹,风流而不下流,引得江湖上的小姐对他又爱又恨。今天见到本人倒是对他吸引女孩子的本领深信不疑,看上文苏到不行的外貌描述就知道了。
  可能楚留香作为发光体太过强大,他身后的胡铁花竟被忽视了。等到两人来到司堰桌前,才反应过来这有两人。
  “司小弟,我和你介绍这就是老臭虫。”胡铁花一脸爽朗。“老臭虫,这就是刚才和你说的小兄弟与我投缘得很,哈哈哈,特别像死公鸡,就是比死公鸡贵气。”胡铁花似乎没有意识到周围人本来已经移开的目光又再次聚集。江湖人总是耳聪目明的,更别说胡铁花这一大嗓门。
  有些肉疼的看着一个胡渣大汉搂着俊气男子,目光不期与楚留香对上,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久闻楚香帅大名,在下司堰。”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心知胡铁花能够与司堰说自己与姬冰雁的“爱称”对他也是信任。微微一笑,便是风流,楚留香不愧是楚留香,令在座的人无一不如沐春风,似乎缓解了在旅途中的辛劳。
  好苏。忽略掉楚留香似乎带着春风细雨背景的笑容,司堰把目光放在楚留香头顶的垃圾桶。气运似乎与胡铁花吸收速度相同,在这几分钟内吸收了1%。
  “司小兄弟客气了,香帅不过朋友抬爱。”香帅二字一出周围气氛一变。楚留香面不改色“在下与小兄弟相识也是有缘,不如痛饮一番?”
  “老臭虫你就是犯酒瘾了吧,你们两个文绉绉地做什么,想喝酒就喝酒,说那么多做什么?”胡铁花早就看的不耐,大声向厨房的方位喊去,“小老板,来好酒!要最好的酒!”
  就着楚留香的大名一顿酒下来也没有什么人敢来打扰。司堰倒是挺可惜,不能看的大名鼎鼎的楚香帅动手。
  酒上了几十壶,老板也出现了几十次。每次胡铁花都会瞧着那妇人。司堰早已明白那妇人也是心悦胡铁花,只是不知为何不承认。
  “你竟是为他留在这,你能说出他哪里比高亚男好么?”楚留香脸上平静,眼中却透露出怀疑。司堰端着面瘫脸,在脑中默默点头。看了这么久,虽也知道老板不是万恶的恶人,但当做对象追求恐怕平常人也不会考虑。
  “我在沙漠中已经三个月没见到女人了,见到她,你可以说她不漂亮,但总得承认她在这地方已是最漂亮的了吧!”胡铁花一脸得意。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瞧了司堰一眼:“我倒觉得司小兄弟长得更漂亮些。”
  司堰原地躺枪。虽说因为自己长相秀气了些,但配上一米八几的身高,也没什么人会把他当成女生,更别说和女生比较。特别是配上面瘫脸,总有人在背后说自己是冰山大BOSS什么的。
  “老臭虫你不会鲜花摘多了,看上司小弟了吧。他可是我的人,把你的手伸回去。”
  我的人什么的。司堰忍不住揉了揉额头,恰巧楚留香也尴尬地摸摸鼻子。相视一笑,司堰的面瘫脸只是扯了扯嘴角。也算化去了这份尴尬。
  “你这酒疯子,喝多酒又开始说胡话。”
  “我可没说胡话,你来这做什么莫不是寻我?哈哈哈”
  “你这人,一句话不说边走了那么多年,寻谁也不会寻你。你还记得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么?”
  胡铁花睁大了他的双眼“当然记得,怎得,也像我一般逃出来了?”
  “我只是把他们当妹妹。他们被黑珍珠捉走了。”楚留香说了事情的经过。胡铁花却是比他还激动,当即表示要去救出三个漂亮姑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