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流——那些年华 作者:十壹枫

字体:[ ]

 
文案:
     "流川,我有什么好?现在的我抽烟喝酒泡妞无所不做,你干嘛还非要追着我不放?
 
"你吸毒吗?" 
 
"不吸"
 
"那就好"
 
"那个叫做晴子的姑娘喜欢你" 
 
"这跟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吗" 
 
"流川,跟着我你会不快乐的"
 
"只要我喜欢就会快乐" 
 
"仙道,我会对你好,好一辈子"
 
暗夜里,万物寂静,借着路灯,仙道看见流川冷漠的眼神,格外的笃定!
 
内容标签:SD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仙道彰,流川枫 ┃ 配角:SD一干人众 ┃ 其它:
==================
 
  ☆、楔子
 
  “流川,全国大赛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全国大赛开始的前一天晚上,陪流川练完球的仙道这样问他。
  向来面无表情的人想了想淡淡的回答:“可能,去美国。”
  仙道一愣,继而点点头,笑的有些无奈:“流川,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说我喜欢你,我们可能像恋人一样相处吗?哪怕是一段时光。”
  这下换流川愣住了。借着不明亮的灯光,他冷漠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柔和,更多的却是迷茫。眼前的人,明明跟自己是一样的啊,男人,没错,是男人啊。流川对于情爱之事,从来都没有想过,不用说男人,就连女人都没想过。
  仙道的笑容,逐渐消退,在看到流川表现出那种疑惑之后。转过身,不再让流川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那么,加油啊,流川。”
  “仙、、、、、、”似乎想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流川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仙道的背影逐渐远去,直到脱离了视线。
  那一晚,他在小篮球场上站到很晚。
  全国大赛之后,流川找不到仙道了。因为参加青年军训练的关系,他回到神奈川的时候都开学了。突然就想起来还有什么事情是要找那个人去问清楚的,可是,找遍了陵南的每一个角落,问遍了陵南篮球队仙道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仙道去了哪里。
  “他退学了,很突然,莫名其妙。”当越野叹着气心情暴差的跟流川这样说时,流川忽然就觉得心里一沉,个中滋味难以名状。“这混蛋太不仗义了,家也搬了,一夜之间离开了神奈川,任谁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联系方式也不留一个。哎?流川,你找他干什么?打球?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俩关系还不错、、、、、、、”
  扔下越说越激动的越野,流川一个人默然离开了陵南,临走前瞥过体育馆门口,田岗的脸阴郁难测。
  学,照旧要上,篮球,照旧要打,美国,计划不变。
  湘北体育馆里,一个篮球和着一个尖叫的声音扔过来:“死狐狸,你接球啊!”
  流川回神,球是接到了,可惜投偏了。这是他打篮球以来,头一次会在比赛时分心!
  “流川枫,你这个狐狸,这几天训练也太不用心了吧。”坐在观众席里的樱木花道,因为伤病缘故,还没有正式归队,但是他在看球时嘴仍然不闲着。
  流川白他一眼,继续运球。不止樱木,彩子,赤木以及篮球队其他人还有新来的经理人晴子,都觉得流川有些不对劲。
  “流川,是不是要去美国,觉得紧张?”休息时,彩子这样问。
  流川喝着水,脸上不露出任何痕迹,淡定的摇摇头。
  “他紧张个P啊!”樱木坐在轮椅上,也不忘给流川一脚,“你家里失窃了啊?跟丢了什么贵重东西似的,还是你丢了魂儿了?”
  在众人以为狐猴大战就要开始时,却意外的发觉流川没还手,反而因为樱木的话,眼里闪过零星悲伤。
  扔下水壶,流川走出了体育馆,留给身后的人一片迷茫和议论纷纷。
  抬起头,阳光明媚,夏天还没有完全过去。
  “丢了东西?”小声呢喃着,流川眉心泛起了一丝纠结。忽然就想起越野说的话——“你跟仙道也不算熟啊、、、、、、”
  没错,在外人眼里,他跟仙道确实不熟。因为没有人知道,两人私下基本每周见面,从那次的练习赛结束之后,就是这样了。流川记得,是他先去招惹仙道的。第一次,是巧合碰上了,流川就主动提出一起打球。之后,基本每周都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碰上仙道,再往后,就成了一种约定和习惯,风雨无阻,两人都会准时出现在那个小篮球场。最后一次,也就是全国大赛之前的那天,并非周末,而是流川去陵南找的仙道,于是,仙道逃了训练,舍命陪君子;于是,就有了那个让流川不解的告白;于是,想着想着,对着那三寸日光,流川终于明白,这个夏天,他丢了仙道!
  
 
  ☆、第一章
 
  十一年后。
  “这里不愧是享誉日本第一的酒吧啊,果然是非同凡响,怎么样,流川,长见识吧。”一个光头男子,带着一个一脸冷漠的男子,穿梭过喧嚣的人群,落座在东京最有名的夜店一夜风情VIP席上。过了一会,又三三两两的来了几个男人。
  “流川,这个就是深律,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了。”光头男子指着其中一个人介绍道,“当年是我校篮球队的队长,这次你的广告,也是他们公司指定的。”
  叫做深律的男子微微一笑,伸出手:“你好啊,流川,多年不见了。谢谢你给我这个面子,答应接拍我司的广告。”
  流川只是轻轻的与之相握,然后迅速抽回手,指着旁边的光头:“是给他面子。”
  深律尴尬一笑:“泽北,还是你魅力大。今晚我可是准备了大礼答谢各位。”
  泽北笑道:“好说好说。”
  “是不是签了合同就可以走了?”流川看向泽北,“我累了。”
  “流川,应酬是这样的。”泽北贴着流川的耳朵,“既然来了,就玩一会吧。身为大明星,也该多出来见识一下。”
  流川不再说话,静静的喝下一杯酒。这种场合,他向来不屑。在这个但凡是腕儿就离不了吃喝嫖赌抽的年代,闪耀在篮球界里的红星流川枫,可谓是独树一帜。不吸烟,不喝酒,不接拍广告,不跟娱乐圈的男男女女搅和在一起,恋人也只有一个还是高中同学的未婚妻,没有任何绯闻的他,被人们追捧的同时,又视为另类。如果不是泽北反复劝说,连求带哄的,流川怎么都不可能接拍深律公司的广告。虽然是大企业,可是在流川看来,都一样是要抛头露面,做些他职业范围之外的事。
  见他不再反驳,泽北也算欣慰,继续跟深律他们聊合同,聊当年。酒过三巡,深律不知跟服务员说了些什么,没一会儿,几个打扮妖娆的女人,和几个风情万种的男人,纷纷而来。
  “泽北,这是为大家准备的,别客气。喜欢哪样的?”深律笑道。
  泽北看看流川,他脸上没任何表情。一个袒胸露乳的女人接着就坐了下来,娇喊着“帅哥”往他怀里倒。
  “扑腾!”女人扑空了,流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站去了一边。
  在座的都看傻了眼。
  “你别在这丢人现眼了,JOJO。”这次是一个男人,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下身穿的是三角裤。个子不高,却白净不少。手搭上流川的肩膀,笑的妖媚。“帅哥,你喜欢男人,对吧?”
  话音停留在吧上面,接着就听见他转成了啊,从那张涂的樱红的嘴里叫出。流川的拳头,毫不留情的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欠揍!”流川冷冷的瞪过去。
  “这、、、、、、”全场再次石化,深律彻底哑口无言。泽北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流川不好这些的。”
  深律眯起眼,突然笑了:“呵呵,流川果然洁身自爱啊。”嘴上安抚着大家再次入座,男男女女难都只离流川远远的,在众人都左拥右抱的氛围里,流川显得格外扎眼。
  “他真是油盐不进?”深律小声的问泽北,泽北怀里还拥着一个男孩。嘴角笑的寂寥:“嗯。”
  “那、、、、、、”看一眼泽北身边的流川,深律的声音更小了,“这些年,你熬的够辛苦啊。”
  “嘘!”泽北手指抵唇,生怕流川听到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我永远都不想给他造成困扰。”
  “我就不信他那么专情。”深律笑道,“不然为什么还不结婚?”
  泽北无言以对。做流川的经纪人时间也不短了,虽然知道他跟晴子有婚约,可这么多年过去,迟迟都不见动静。
  “我看,是都没对他胃口。”深律拍手,服务生贴耳过来,只见他吩咐道:“去,把你们台柱请来。男的!”
  服务生心领神会。过了一会,就听见一个调侃的调调随风而来:“吆,各位是打哪来的贵客,我来晚了,招呼不周啊。”
  来人一身西装,眉目分明,笑容可掬,高大的身影挺拔稳健,举止优雅,神韵风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公司的高管,谁能想到会是一夜风情的当家小生。
  只是他在看到流川的刹那,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那根没点着的烟就差点掉到了地上。但是,很快的他就换上了职业化的笑容,来到了人群中央。
  “仙道彰!”第一个喊出他名字的人绝对不会是那个心中已经震惊到翻江倒海脸上却仍一如冰山的人。而是泽北。
  他要是不说话,仙道几乎都快忘了,他们曾经是小学同学来着。
  点上烟,仙道吐个烟圈:“好久不见啊,北泽。”
  “泽北!”一脸黑线的人纠正道,然后不解的问:“你、、、、台柱?这里?”
  “嗯哼!”点点头,仙道笑的好看,“怎么,是哪位点了在下?”
  扫视座下一圈,唯独没有去看那个角落,仙道知道有一双冷眼正喷着火向自己看来,如果对上,会燃烧掉的。
  “我点的!”没等深律开口,角落里飘出来一句清冷的话语,“是给我点的吧?”
  深律忙不迭点头:“是、、是吧。”
  “流川,你、、、”泽北看向流川,只见他一直盯着仙道,而仙道也向他看去,笑的从容。
  “我要带他出场!”留下一句简单的话语,流川走到仙道身边,声音冰冷,“走吧,台柱!”
  仙道笑的更深:“这位先生,我出场费很贵的。”
  “你知道我付得起。”流川先行一步,出了酒吧。仙道在他身后看了须臾,紧跟着而去。
  “他们?”深律看泽北。泽北叹口气:“他们认识!”
  “那你告诉流川别忘了做好保护措施。”深律笑言提醒道,“这个叫做仙道彰的台柱,男女老少,通吃,来者不拒的,别有病。我本来就是觉得流川清高,想找个温文尔雅知识渊博的来跟他聊聊天而已、、、、、、”
  听不到深律的话,泽北只是望着那两个一前一后的背影呆若木鸡,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流川,会盯着一个人看那么久的流川!
  
 
  ☆、第二章
 
  位于半山腰的豪宅里,灯火通明。仙道来了有一会儿了,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流川只是一味的瞪着他,久久无言,似是要把什么看穿。来的路上,两人也是话不多,尽管仙道打趣的说东说西,流川只任那张冷脸绷着不发一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