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五毒有使+番外 作者:十步谈霏

字体:[ ]

 
 
文案:
     波幼朵作为一个很有潜力的(待定)下任圣蝎使表示,见义勇为有风险,英雄救‘美’需谨慎。
 
好吧这就是一个五毒高级NPC各种被坑的故事。
 
人物和曲云是同一辈分的,所以会有很多笔墨去讲剑网三故事开始的上一代
 
cp 天策x五毒
 
总是看不到剑三世界里人物故事的小说,要么是带着剑三系统穿越的现代人,要么是剑三世界的人穿越去别的世界,但是很少看到好好在剑三世界里玩的,于是就忍不住自己来开坑了。完全是作者欲求不满的产物,写的不好请见谅_(:з」∠)_
 
曾经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故事,但是渣作者最近看了好几本狗血总受NP小白文,脑洞清奇,画风突变什么的不要在意!!!_(:з」∠)_
 
内容标签:游戏网游 江湖恩怨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波幼朵 ┃ 配角:幕青衣;谢曦凤;九千盛;弦动别曲 ┃ 其它:剑网三;五毒;策毒;npc
==================
 
  ☆、出村
 
  “幼阿哥,阿娘今天中午要去见教主,阿爹出去打猎了,让我来你们家吃饭。”随着话音响起,一个头戴银质苗帽的少女内劲一提,轻巧的顺着藤曼爬上了树屋前的台子。
  正在喂自家双生蛇的苗族小男孩头也不回,一手捉着一只兔子继续喂食,另一手摸了摸双生蛇的两个头“阿青阿白,蓝家妹子又给你们带小蜈蚣吃哩。”
  后面被称为蓝家妹子的小女孩一听,圆圆的猫眼瞬间眯了起来,冷哼一声。小肉手一翻竹笛上手“竟然敢打我们家风蜈的主意?”说罢便将虫笛抵在唇边“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我认输,我认输哩。”小男孩无奈的转过头,随手在衣服上抹了抹“你要是和我在这里打起来,阿爹阿娘肯定又要罚我背毒经哩。”眼见对面娇俏的小女孩笑的一脸得逞的看着他,只能无奈的拍了拍双生蛇旁边满眼写着“求午饭”的圣蝎“阿娘知道你今天要来,特地做了你爱吃的酸汤鱼,快进去吧。我还要再喂小蓝才行。”
  眼看着肉嘟嘟的小女孩团子一样的蹦蹦跳跳衮进树屋,远远的还能听到“阿婶,幼阿哥说你做酸汤鱼哩!”小男孩也眯眼一笑“阿蓝走,今天带你去阿爹蛊坑吃顿好的。”双生蛇一听傻眼了,要不要这么偏心,我们吃兔子那个长钳子的为什么有蛊坑的蛊吃。随即两个大头一边一个缠着小男孩撒娇,表示两个兔子怎么可能吃得饱我们还可以吃更多!小男孩被缠的迈不开腿,只好艰难的伸出小短手给两个大头各拍一下“也有你们的,快松开。”这才顺利的带着身后两蛇一蝎向蛊坑进发。
  终于结束后,小男孩坐在树屋的地上和家人吃粘糯米与酸汤鱼,旁边的小女孩眯着眼睛吃得特别欢快,到最后吃的肚子都鼓起来了还硬撑着和小男孩的母亲抢碗:“阿婶我来洗,阿娘说要有礼貌。”
  旁边的美妇人笑的一身银饰叮铃作响,一双浅栗色的美眸波光流转“快去歇着吧,让你阿哥去就行了。”
  小女孩一双灵动的眼睛一转“阿哥多累啊。”
  美妇人拍拍小女孩的头,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快别装了,和偷了油的老鼠一样。”
  小女孩这才吐了吐舌头“还是阿婶好。”
  小男孩坐在旁边,一只手拽了拽小女孩肉嘟嘟的脸“就知道推给阿哥我。”说完顺势起身,忽略身后小女孩的鬼脸,带着碗出去洗了。
  等他洗完回来,小女孩已经走了。他习以为常的走到母亲身边坐下,拿出随身带的瓶瓶罐罐调制新学的蛊,美妇人在旁边看着,时不时指点一下各种配方的用量。在小男孩捣烂三角梅叶子的时候,美妇人抬手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波幼朵,你阿爹教你的汉语你还在温习么?”
  波幼朵抬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一直没停下哩,阿娘是要带我出去玩吗?”
  美妇人弹了一下他的额头“真聪明,不过不是我,你阿妹才一岁,我和你阿爹可不放心出门。魔刹罗教主今天让你苗阿叔出去万花送信,你又会一点汉语,要带你出去见见世面哩。”
  波幼朵一听手上的三角梅都不管了,兴奋的刷的站起来“真的吗阿娘!我真的可以出去了?!”看到自家阿娘笑着点头就风一样的冲了出去“我要去告诉凤阿姐,她最喜欢汉人的东西了!”
  到了晚上,波幼朵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他仰躺在床上,用手捂着眼睛。半刻钟后还是忍不住爬起来,跑到门口摇醒睡得正香的阿青阿白,对着它们两个迷迷糊糊的蚊香眼说“阿青阿白,你们没去过中原吧。”
  阿青阿白对视了一眼,同声嘶嘶的说“没有去过,可是听蛇王说中原人都是很阴险狡诈的。”
  波幼朵双手抱膝坐在树屋台子边沿“阿爹说中原比苗疆大得多,而且中原人也不带苗帽,穿的特别多。而且啊,”转头看向阿青阿白“他们不仅不养蛇和蛊,还怕这些哩。”
  “阿爹说就是因为中原人都说我们五仙教是邪教,魔刹罗教主一怒之下才把五仙教改名成五毒教的。阿青阿白,邪教是什么意思?”
  阿青阿白扭了扭身子“我也不知道邪教是什么意思,明天可以去问问蛇王或者你阿爹,他们肯定知道。”
  波幼朵抬头看着天上闪闪烁烁的星星,映着不远处的溪水如同一条绕山的银带,携着草木味道的微风吹过,树叶飒飒作响。“阿青阿白,咱们这次可是要去万花哩,不知道万花谷是什么样子的。阿爹以前跟我讲过中原的几大门派,万花谷离我们好远好远,而且还在大山里面,你说万花谷会不会也和咱们五仙教一样?他们说世间百草都聚集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咱们五仙教的药王谷,另一个就是万花的晴昼海。”波幼朵感受着微风慢慢的仰躺下来,漫天盈辉映在他的眼中“晴昼海,这个名字真好听,感觉暖洋洋的。。。”说着说着,他的眼皮就慢慢合上了,旁边的阿青阿白看到小主人睡着了,也在他身边盘成一团也酣然入睡。
  --------------------------------------------------------------------------------------
  第二天一早,波幼朵就被自家阿娘提着一只耳朵叫起来了“你苗阿叔已经在下面等你了,赶快给我起来。”他疼的一手护耳朵一边喊“阿娘我醒了,现在就去收拾!”
  美妇人手一松,斜睨一眼“还不快去!”
  波幼朵一个聂云逐月就扎进房间去了。
  一刻钟后,波幼朵背着自己的小棉布包和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壮汉站在驿站边与众人道别,美妇人对波幼朵耳提面命“路上一定要听你苗阿叔的话,不准捣乱,也不要像在五仙教一样给中原人下蛊玩。你的灵蛇引尚未熟练,无法自由操控蛊虫,没有阿青阿白保护你,一定不要惹事啊。”
  波幼朵的阿爹幼朵翁一手勾着苗小木的肩膀“木阿哥,这臭小子要是路上惹事了就直接打,没事!”
  旁边的美妇人听到了瞟了幼朵翁一眼,直把对方看得冷汗直冒摸着后脑勺傻笑这才作罢。她蹲下来看着自己孩子的眼睛,碧蓝色的瞳孔清澈的如同圣湖的波光,心里的不舍慢慢满溢出来。
  “愿女娲神保佑你们一路平安。”美妇人亲吻了一下自己儿子的额头,然后站起来不舍道:“天色不早了,你们启程吧。记得给家里寄信报平安。”
  车轮滚滚,直到看不见人影的时候美妇人才转头看向身边的幼朵翁,对方也是一副担心不舍溢于言表的样子。转念一想就一把揪住对方的耳朵“你刚才趁我不在说什么呢?恩?”最后一声“恩?”道的是千回百转百转千回,一般汉子听到了估计心都要酥一半,被揪着耳朵的幼朵翁却冷汗都快实质化了“阿衣我什么都没说,快放开耳朵快掉了快掉了!”
  美妇人见对方认错求饶这才收回手,还顺便在对方鼻子上捏了一下“以后别和我耍滑头。”
  幼朵翁悄悄一手搂上对方腰肢,一脸讨好的笑道“我哪敢呢?”                        
作者有话要说:  又重新发了一次文章,上次发的死活不让我改基础设置,坑爹啊
苗疆名字一般是单字,排在最前面。比如说主角叫波,幼是他父亲的名字,朵是他祖父的名字。他的名字就连起来叫波幼朵。
作者不是苗疆人如果有错误求轻拍
这里设定波幼朵是五毒圣蝎史阿幼朵的哥哥,母亲是前任圣蝎史
 
  ☆、不香的鱼干
 
  幼朵翁悄悄一手搂上对方腰肢,一脸讨好的笑道“我哪敢呢?”
  另一边,波幼朵看着他们的身影变成两个小黑点,直到消失不见才收回视线。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苗疆,说实话心里其实是有兴奋又忐忑的。阿爹的阿娘是中原人,所以阿爹年轻的时候经常作为五仙教特使在中原走动,从啊爹的各种故事里他知道了很多关于中原的事情,有的时候阿爹也会用汉语和他对对话,所以他的汉语算是五仙教中少有的好了。这次教主让苗阿叔带他出去,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汉语可以帮上忙;另一方面是作为未来的五仙教待定特使,让他出去学习感受,长长见识。
  苗小木手上拿着地图坐在车上,略略斜下来给波幼朵指着万花谷的地方“这里就是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手指顺着他们要走的路线上移,“现在我们在去成都的路上,到了成都之后修整一天,我们买点干粮之类的,然后坐车途径马嵬驿再到长安都城。青岩万花谷就在秦岭之中,入口隐蔽,寻常人根本无法识得路途,必须要有人接引才可进入。”他沉吟了一下接着说“我们此去路途遥远,教主让我们半年内回去,阿波你是第一次出来,中原人的心比田垄间的毒灵蛛恶毒得多哩,他们的话和蛛网一样弯弯绕绕,最后可是会害死人哩。”
  说到这,苗小木低下头去看坐在旁边一脸认真状的波幼朵,小小年纪面貌精致,五官比例无一不协调到了极致,就像女娲娘娘精心捏出来的一样。尤其是一双桃花眼眨巴眨巴的,像玉龙雪山一样纯洁无垢,但又隐隐透着一股英气,要不然还真会被认成一个小女孩。苗家阿叔看着看着又骄傲于这孩子的优秀又担忧会被狡诈的中原人骗了,简直快默默地愁白了一头黑发。
  ---这孩子太可爱了!
  ---这可得看好了,中原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啊!
  两天后快到驿站的时候苗小木让波幼朵拿出装在粗布包里的斗笠和披风穿上,虽然正值热季难免会有些难耐,但是一来他们也是有点武义傍身的人,虽然不至于寒暑不侵但也比寻常人要好一些。二来他们一身苗疆银饰打扮太显眼了,五仙教在中原的名声很不好,而且是波幼朵一个小孩子面容过于精致,为了不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这身打扮对他们来说再合适不过。
  下了马车,苗小木牵着波幼朵的手走进驿站边的旅馆。用带着口音的汉语定了一天的旅馆,吃完饭之后看天色还早就决定带小朋友去旁边的广都镇买点必须的用品。广都镇不愧是成都数一数二的大城镇,人群熙熙攘攘的,路边分布着各种贩售的小摊子,叫卖声不绝于耳。
  波幼朵嘴张得大大的,除了牯藏节和祭祀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路面琳琅满目的各色小物品和食品让他看的目不暇接的。苗小木侧头看走得越来越慢的波幼朵不禁失笑,饶是比普通六岁小孩子沉稳,但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
  “喜欢什么就看看去。”苗小木笑着拍了拍波幼朵的小脑袋,用苗语说“不过要自己用汉语和老板讲。”
  波幼朵在斗笠下的小脸都笑开了,大声地用还有点生疏的汉语说“谢谢阿叔!”就迫不及待的小跑到旁边的摊子上看东西去了。
  等到晚上快宵禁前他们才回到旅馆,苗小木帮累的沾床就睡的小孩子盖上被子,再在门口和窗口洒下点迷烟墨(谁碰谁昏迷,苗疆出品,质量保证)这才和衣躺在床上,第二天一早,又坐着车前往马嵬驿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