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鷇梦]逆镜 作者:晦弦

字体:[ ]

 
文案:
     从来写文来回改文案,所以干脆不写文案了……||||
 
望天……鷇梦的幸福生活什么什么的……原来是打算这么写的……结果么……
 
                                                                                                                                                           内容标签: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三馀无梦生 ┃ 配角:鷇音子 ┃ 其它:鷇梦
==================
 
  ☆、之一
 
  逆镜
  命火坠地,则如入死门,便是再难有生还之机。
  火数南来,南主心脉,想必此刻,那人必是心痛如绞。一人缓步而来,墨纱点雪,鹤发高束,挥洒拂尘之间,甩了那烈火直扑道旁灌木。
  顷刻间火燃如荼,旺而不散,风过,夹杂满溢药香,飘入已距不远的非马梦衢。
  道者转首望去,挥了挥拂尘,便如来时一般,转道缓步而去。
  那日,道者得一梦。
  梦中掩掩梓木,绰绰翠影。树下一人,雪发华服。三分淡漠七分从容,遮不去眉眼之间的英气,一双眸子半掩了深邃,却仍是让观之人一凛。
  羽扇在侧,那人十指扣琴,捻挑之间声如掷珠玉盘,轻灵而冷冽,声声入髓,蓦地断音切弦,琴音戛止。
  初见,密罗星空,远远一人。白影翩然,儒雅声音道,“非吾小天下,才高而已,非吾纵古今,时赋而已,非吾睨九州,宏观而已,三非焉罪,无梦至胜。”
  无梦至人,至人至胜,合以三非,好一个霸道的诗号。道者不语,心下却暗品此诗透出的得便宜卖乖之味,兀自凝神,以时计吸纳对方灵源。
  但看是谁至胜。
  眼见三馀单膝跪地,呕出一口血红,鷇音子便不再作他想,挥了拂尘引了丹炉。
  却见三馀凝力祭起逆时计,逆溯时空,时间乱象,暂时计现,王见王之死局霎间作三足鼎立之势,崩毁的时争,宣告溶血作用的失败。
  “最不可信任的竟是自己。”此语淡出自三馀之口,似是无心似是有意。
  却不知这是一种滑稽还是一种可悲。蓦然间有些心寒,孰不知到底是谁先否定了谁。
  道者扬手,回天丹碎,浮末尘飞。便是自那时起,就自己与自己较上了劲。
  十天后子时,烽火地坑。
  地面在即,自己缓了下坠速度,却反见眼前白影搏命加速,下坠之势如千钧直扑而降。
  “你在玩命。”惊觉三馀要做什么的鷇音子厉声道,下意识地伸手便要抓三馀脚踝。却是三馀更快一步,让其抓了个空,鷇音子心下一凉。
  但见白影身形一翻,护住致命部位,以肩落地。瞬间爆发的逆时计遂夺去了三馀意识。
  现在,这究竟又是谁赢了。
  鷇音子暗自思忖。仰首,依旧星空灼灼。
  搏命,却非是为己。这样的事情或许鷇音子做不出来。蝼蚁尚知惜命,眼前之人却不知。
  对镜,似影非影。碎击,是影不存,还是心不在。暗自发觉自己竟是有些动摇,傻到用自己的性命作赌,这到底是愚不可耐,还是大智若愚,然,如此之人,竟是颇让人产生一种吝惜之味。
  也许这就是自己与三馀的不同,同为目标,三馀可以忘我,而自己,不能。豁命而起,可以一贫如洗地付出,实是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那种大气磅礴,竟是羡煞了此刻的自己。
  人无外乎如此,所谓月是他乡明。与己不同,才有另一番趣味。
  依旧远远观之,三馀那一头华发由白转黑,如泼墨化开宣纸纹理,竟是丝丝触目。逆时计之作用果不可小窥,鷇音子淡淡蹙眉,本就深刻的眉目之间更见愁纹,却见远观之人已醒。
  “是你相救。”
  看向那人,鷇音子收了心神,心知与此人言语万不可分神,“医你伤势还真麻烦,但是我后来详细一想,救你的命,才是我以后麻烦的开始。”明明没有时间可以让自己仔细一想,只是嘴上的话,远远比心里所想来的快半分。
  三馀回视,淡然一眼,却依旧坚定如初,宛若带笑,嘴角那一抹得意若是阔得再大,便是十足的孩子置气之色,“你输了。”
  “是,我输给一个比蝼蚁还不如的人,”缓步走向石台,鷇音子肯定却又看似不屑地道,“蝼蚁尚知惜命,而你却为求胜利赌上自己的性命。”伸手轻捋起一缕黑发鬓角,给三馀看,也给自己看,“赢了这一回,如今的你还剩多少时间在这个人世。”柔顺青丝滑过指端,轻坠。
  “不劳费心,”翻身站起,三馀又道,“未来如何,我会自己承担。你输我的代价,便是要将圣魔元史交我。”背身的人,语气丝毫不动。
  “哈,”伸手轻拂那墨锦一般的黑发,鷇音子笑道,“需求一向随着局势改变而改变,不用这么快就讲出你的需求,详细想清楚,再回答我。”
  “将圣魔元史准备好吧。”说罢,三馀转身踏步而出。
  鷇音子在他背后看着好笑,定了定神稳了语气道,“去将你的头发染一染,麦让你的朋友认不出你了。”
  “感谢提醒。”三馀一顿,却是在气势上一点也不甘示弱。
  三馀三馀,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名曰三馀,取之以用,还是取之以息。淡看了那已然杳去的背影,鷇音子默然。
  对镜,亦是逆镜,虽是上下不反,但左右已颠,纵是目标一致,你重过程之完善,我却重结果之成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便是最后,若败于我,你可是会悔。玩味地挑起一抹似有还无的笑意,鷇音子转身端坐于石台,引了丹炉继续炼丹。
  如此,期待下次之赌了,三馀无梦生。
  
 
  ☆、之二
 
  用兵者,善辨九地,九地之衢,得之,则得天下多助。
  然问鼎之争,三足之势,斡旋其中如立风眼的非马梦衢,毫厘之差,便是末路穷途。
  故此说衢者,非指一地,乃是一人,非马梦衢之主——三馀无梦生。
  缈缈雨幕,清箫音碎。几声哀婉,几声幽怨,箫弄黄泉引,一曲送远,回风长怀。
  天涯,人不还。
  指尖轻触竹上刻纹,道者扬了手中竹箫,打湿的褐色箫穗滴挂着雨水。
  “这一曲,送你一程。”
  语罢,竟是惊天一雷,撕裂墨云,硬生生地惊了暮雨萧索的沉寂,更让道者心底一震,纵然非是患得患失如己,那一瞬却也是心下一阵空寂,似是丢了什么一般。
  丢了什么?
  如未曾得到,何言失去?便是连失去的资本,亦无。
  这显然并非是如剑子一般夫唯弗居,是以弗去的潇洒豁然,而是,对本来就不曾属于自己,以后更是连抓住机会都没有的一种苦涩,连最后挣扎的余地也没有的无可奈何。
  可悔?
  自问,无答。那人,究竟是何时开始,在无察觉之间变成了自己的慰藉,填补了原本似是空缺的一处灵。
  也许是因为本出同源,所以熟稔心路,进出自便,无从防范。默许之间,便是连对方的心念,也潜移默化了来。
  若真如此,自己岂不是一介痴人。对镜,亦逆镜,对一个是己,却也非己的镜中类己之人心存挂碍,是要如何自处。
  “你,不过一道魂,哈。”
  道者抬手,握了掌心落雨,终是什么也没能抓住。
  罗浮丹境之上。
  裂魂一霎,神志一阵恍惚,脑中剧痛,似是有一群食脑的蚁虫啃噬脑髓,痛得延绵,使人乏力。
  强支精神的后果,便是汗湿衣衫。抬手甩了拂尘,鷇音子引来丹炉,起身运功,足踏坤位起步,凝神念道:
  “天有精,地有形,
  天司八纪,地法五里。
  清阳上天,浊阴归地。
  天气通肺,地气通嗌,
  风气于肝,雷气于心,
  谷予脾,雨予肾,
  六经为川,九窍为水注之气。
  以天地为之阴阳,
  法天之纪,用地之理,
  暴气象雷,逆气象阳。”
  语毕,整个人已似是从水中捞出一般滴挂着汗水,却仍是提足了气息,足踏乾位,右出三步,起足点地,纤尘不染,已是飞身坐回了乾石,长纳一口气。
  那日,无梦生要的依旧是圣魔元史,初衷未变,亦或者,三馀无梦生的初衷,何曾有变。
  其实鷇音子早先便是心下了然,只是一赌,黄泉咫尺,此人会不会依旧放任自己只为苍生世代,烟消云散。不过显然自己又输了,输给眼前这个不知惜命之人。
  互视的眸底,双方都未曾看到自己的影子,即使本出同源,不同仍是不同,不曾改变。
  如此,便成全了你。
  却是,凌迟了自己。
  在听闻细微的动静,感觉到身上若有还无的碰触之时,已是不知过了多久,只是身上的濡衣早已风干,头也不似方才那般剧痛无比,受创的魂似是也安稳了许多。
  鷇音子缓缓睁眼,却见一双暗红晶莹的水瞳,眼底蕴着笑意,占据了自己整个视野,自己的影,倒映在那双眸中,竟是清晰如许,甚至——带了几分难得一见的惊喜之色。
  这是自己么。
  暗嘲自己一句,鷇音子伸手推推那人,欲拉远自己的视野,却是手下一滑,那触手之感是分明的裸肤之质。下意识地一低头,这才见眼前之人竟是一丝未挂,光着一双细白的小脚站在自己的太极台上,顺便踩了自己的蔽膝当垫子。那笔直的小身板刚有自己半个人高,站直了,才能与坐着的自己视线齐平。
  但见那娃娃浓密的乌发柔顺细软地披洒在身,略带婴儿肥的小脸歪了歪,吮了吮浅放在唇上的食指,轻皱了眉,似是在思考一般。
  也只是一瞬恍神,那娃娃扬了扬眉,孩子特有的樱粉唇角上挑,颇为天真纯洁的笑容随之绽开,稚软的声线带着愉快的尾音上扬:
  “请问这位道长,我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篇文能不能完成很是问题,本来就是冷cp,哪天没兴趣就坑了……||||各位多担待……
 
  ☆、之三
 
作者有话要说:  似乎狗血了……希望不要狗血太多……希望不要走形太多……希望不要……||||||
  失忆?
  鷇音子看着眼前娃娃,那澄澈的暗红双瞳眨了眨,瞧不出半点做作虚假。
  “三馀无梦生。”鷇音子坦白说道。
  “哦,这名字不差。”三馀娃娃似乎很满意这个名字,然后很大方地就着鷇音子的蔽膝席地而坐,右手支了脑袋仰头打量起鷇音子来,“那,你是谁?”
  鷇音子微蹙眉。
  难道真的全忘了?
  莫不是以魂引魂失败了。
  “丹华抱一鷇音子。”鷇音子不动声色,手下按住娃娃的腕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