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鷇梦]相芡 作者:晦弦

字体:[ ]

 
文案:
     原剧向鷇梦生子文
 
于是说打算直接靠向原剧,所以如果回头不能直视原剧了别揍我>_<
 
写一篇生子文这个夙愿,大概终于可以实现了……躺……
 
                                                                           内容标签:生子 霹雳
 
搜索关键字:主角:三馀无梦生,鷇音子 ┃ 配角:屈世途,四智武童 ┃ 其它:鷇梦,生子
  ☆、之一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是个炖肉废T_T 顶锅盖跑——
  之一
  明明上天,灿然星陈。日月光华,弘于一人。
  鷇音子的眸,冷冷地睨着眼前这人。
  白衣上触目之红,是方才自己以时计吸纳灵源,以致对方气血紊乱攻心而至,只是比那血红更刺目的,是那人一双暗红的瞳。
  分明如此之近的距离,分明隐然带笑的眸,却依旧离自己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一句不可信的竟是自己,彻底崩断了鷇音子硬撑了许久的自制,仿若投石镜湖,涟漪已不可避免地泛然开去。
  “三馀无梦生。”隐隐压抑的声音,带着几欲喷薄而出的愤怒。
  鷇音子一把扣住了三馀的腕,随即并指点过膻中。
  “呃。”完全没想到鷇音子会如此激动。方才灵源离体,体内血气已乱,又祭出逆时计应劫,致使三馀本就混乱的内息在体内逆行,强行压下不适已是不易,根本没有空余的心神去回应鷇音子如此迅疾的出招。然膻中穴一中,内力尽散,压抑逆行血脉的力道也随之化为虚无,当下又是一口朱红,却是连吐出口的力气都没,殷红的血,只得溢出嘴角。
  “放开吾!”蓄力不起,命令的语气听起来却全然没了气势。
  打横抱起,鷇音子将人稳在石台,随即扶住背心。一股霸道真气传来,强行逆转了三馀错乱内息,霎时间经脉酸痛非常,宛如钻心剜骨,却是心脏一阵闷痛,轻哼一声,人也向后倒去。
  “你——”没等三馀下一个字出口,柔软的触感直接封住了唇。
  三馀睁大了目,愣愣地瞪着眼前距离不到半寸的面孔,直到对方结束了这个丝毫没有掠夺意味的吻,复又在嘴角停留了一阵,三馀方才回神过来,以手背拭过唇角,才发觉被鷇音子吮去的,竟是自己先前溢在嘴角的血。
  “为何?”连起断了半天的话,三馀被刺激得有些混乱的大脑只为寻求一个答案,解开这一团如乱麻的思绪。
  “无为何。”语调平稳,似是无甚感情,而语罢,竟是单手扯了三馀腰封。
  “住手!”方稳住气血,三馀手下依旧虚浮,简单的一个阻挡动作,却是有如轻鸿拂水,没有半点力道,根本拦不住鷇音子。
  而这一拂,入了他人之眼,却成了欲拒还迎的推阻。
  见对方动作较之之前更加无礼,三馀便暗自提了内元,决心至少蓄力一挣,脱出眼前窘境。却不料气走胞中之处,又是一阵刺痛,只是这刺痛似有还无地带着些许酥麻之感,随即,竟是燥热难耐起来,好不容易提起的半分内元也随之散了去。
  “你?!”知是鷇音子方才助自己疗伤之际做了手脚。被人算计,三馀不禁怒上心头,手握了拳,试图压下身上还在不断攀高的热度。
  “你若不运内元,这道混入的真气一炷香之后自会消散,”鷇音子的声音在三馀耳际响起,依旧平缓如初,却已是气息不稳,“如今这般,便是你自找了。”
  话毕,鷇音子呼出的热度却仍在耳畔,一语仿若是点燃了某种□□,身上的反映已然有了隐隐压制不住的趋势。
  不可。
  稳了心神,纵使额上汗水滑落,一口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三馀依旧勉力压抑着自身,摆出一副丝毫无感的模样来。
  “呵,”抚着三馀僵硬如石一般的身子,鷇音子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分明已经红得有些异样的脸,而自手下传来的温度,是不会骗人的,“吾倒要看你能撑到几时。”
  用毅力压制,但终究并非真正无感。
  几番来回,呼吸已乱,衣衫尽褪之下,罗浮丹境本应微凉的空气也跟着燥热;发冠已解,失去束缚的银丝,如落雪铺陈石台。却是三馀有些迷离的眸中,依旧带着隐然可见的锐芒,执拗地瞪着鷇音子的一举一动,不语。
  许是被那视线瞪得有些不自在,鷇音子索性扯过三馀发冠飘带,拂在三馀眼前。飘带本就是纱制,半透明之下,即可让三馀看得到自己的动作,又可削弱那仿佛几欲将自己生吞活剥一般的视线。
  恨?
  不是,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目光,不解,不信,以及探究。
  只是这目光让鷇音子心烦,如果不解不信,又何必探究?一句话出口,不是早已把自己这个化身否定了个彻底。
  那又何必枉费心机。
  心下烦乱,手下的动作便又加重了几分力道,遂听得身下之人一声闷哼,先前连指尖都不愿弯动分毫之人,此刻竟是伸手环住了自己的背。
  黑白渐变的薄纱看出去的景象带着朦胧。而越是朦胧,听觉和视觉越是超乎寻常的敏感起来,反而更容易沉溺其中。三馀深觉此刻的身体,仿佛已不是自己的。脱出控制的身体,在以本能的某种方式做出对鷇音子的回应。而在脑海的另一隅,他却在反反复复地思考着同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为何事情会变得如此。
  是怒了么,但为何呢。
  正想得出神之时,身子被猛地翻了过来,薄纱滑落,视野变得比方才更加清晰,随即,是那比视野更清晰的,撕裂一般的痛——
  “呃嗯——”死咬着下唇,口中已尝到新的腥甜,却仍是没有吞回根本来不及防范的□□声溢出口。
  知道三馀并不好受,鷇音子顿了顿,待到对方慢慢适应,才开始进一步的动作。
  于是,纵使三馀用了全部心神,来应对几欲冲出口的□□,仍是大数都被迫半途而废。
  翌日,醒来之时的三馀横躺在乾石上,四周查不到鷇音子的气息,自己的衣物发冠也都已被穿戴整齐。如果不是坐起身来之时腰上一阵酸痛,三馀都会以为昨天发生的是一场梦。
  不是梦么。
  有些悻悻然地执起放在一旁的扇子,单手扶了一下腰,便似要落荒而逃一般飞快地下了罗浮山。
  而其实,三馀自以为的乘机而逃,都被远在另一山峰的鷇音子尽收眼底。
  
 
  ☆、之二
 
  罗浮山,鷇音子欲入定,却是不得其门。
  脑中回旋,尽是那日旖旎:指掌之下的玉脂凝肤从白皙渲染上玫红,呼吸从轻浅至疾重,以及随后无法控制的狂乱。
  本就是一体吧,那就再融回来可好。
  这般想着,便愈发在身下人身上肆虐得深重,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的嵌入内里,似是真要把对方揉入自己一般。
  只是那清冷含笑,却离你甚远的目,纵使只距半寸近在眼前,又有何改变?
  带着不解的神色瞧过来的目光澄澈如前,其实哪怕是一点点恨意,哪怕只有一点点,鷇音子也会觉得或许自己做的事情有所意义,而偏偏对方给自己的那种无感,反而更让他觉得被无视得彻底。
  思及此,盘坐之人握了拳,指节泛白,咯咯作响。略苍白的指上一道齿痕,攸然绷裂,渗出血红点点。是那日云雨之中,一时察觉三馀方定不稳的内息躁动得厉害,不压下去,恐是日后留下病根。遂随手自散落在地的外袍中摸出一丸药丹塞入三馀口中,许是为了防止三馀反抗将其吐出,便塞入太深直达咽喉之处。不料三馀反射性地闭口,却无意间狠狠咬了鷇音子一口。
  愣愣瞪了那血痕之时,忽闻花香四溢。知是有人来访,鷇音子甩了衣袖藏住手指。
  “三馀换三疑,三馀无梦生已来过此地,现在就请先生解答步香尘心中疑惑。”
  “你已去过非马梦衢了。”即使周身花香浓郁,鷇音子仍是从中辨认得出来那股熟悉的混着茶香的熏香气息,那是只有非马梦衢才有的味道。
  “嗯?何止去过——”以扇半掩,步香尘似有意似无意地一顿,饶有兴味地瞧着鷇音子。
  以上次印象,鷇音子非是乐于多言之人,那么这个显而易见地问题,便是问得有些蹊跷了。
  “哦?”
  “哎呀呀——难道先生也对三馀鱻生不堪一握的小蛮腰——”回想起临走时在三馀腰间一撞,竟是让三馀一个趔趄往前顿了一步才站住,本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细节,怎奈如今细思,竟是另一番滋味。步香尘半眯了眼睛,细细打量起鷇音子来。
  “呵,省下唇舌,将你欲问之事说出吧。”不着痕迹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表面语气四平八稳,却是袖袍之下的手攥的比方才还紧。为何他无端觉得,这番轻佻三馀的话语自他人口中说出,自己竟是有想揍人的冲动。
  心里暗暗给步香尘记下了这笔帐,幸运的是,他随后就找到了报这笔帐的机会。
  其实那天回去的路途并不轻松。
  虽是穿戴整齐,身体似乎也被擦拭过因而并没有黏腻感,不过某个敏感处,不知鷇音子是故意还是无意地并没有帮忙处理。因此从飞身下罗浮丹境开始,便觉得有股热流顺着大腿滑下,沾湿了里裤。
  心知那是何物,三馀心底泛上一股强烈的抵触感和羞辱感,胃里一阵翻腾,竟是停下来扶住一颗枯树后大口吐起来,身子止不住地颤,额上也沁出了冷汗。
  待感觉稍微舒服了些,三馀便咬着牙,直起身子,顾不及身上酸痛和胃里翻江倒海,只是一门心思想着尽快回非马梦衢,以便运功调理一下至今依然不顺的内息。
  以及,好好清洗下身子。
  不料好不容易奔到非马梦衢,却发觉外围阵法已被触动,显然有人来访。
  强压下身体不适,三馀只得勉强会客。
  无奈步香尘临走时那一撞,正撞在酸疼不已的腰间,自己重心不稳往前冲了一步才站定。而老狗过来拍他肩膀,虽然现在的三馀本能地抵触和任何人的肢体接触,却还是强忍住了避开的冲动,只是转头看了一眼便也作罢。
  待送走了客人,三馀便立刻跑去后院打理自己去了。
  这日,好不容易忙里偷闲与屈世途讨论起烽火关键的修复问题,却被秦假仙带来的消息打断。
  这个鷇音子,对自己了解甚深,是因为本出同源的缘故么。
  能推算到三馀必不会取那片龙鳞。也不知是鷇音子在预知方面别有天赋,还是对世事掌握之透彻。然明知龙鳞下落而不自取,却是用意不明。
  几天来的自己一直潜意识地拒绝想到这人,而如今事在眼前,一想到这人,三馀还是忍不住心下一阵恶寒。
  因而纵是用意不明,在此刻的三馀看来,鷇音子立场也绝非是纯粹正道。如果看人的出发点就在否定之上,那对方再做出何种正确举动,也是白费的。
  而三馀,正是站在这样的出发点上,于这几日的酝酿中,渐渐阴谋化了鷇音子。
  “这个鷇音子真的这么厉害?”待秦假仙一走,屈世途有感而发道。
  “好友若见到他,必也会为他所折服,就如同你为吾折服一般。”
  “要我折服,不单单只是智慧而已,为人处世之道,才是我心甘情愿之处。”屈世途一顿,又道,“继续方才烽火关键的话题,待你确定烽火关键组成之法,咱们就能进行下一步了。”
  “今夜子时,鷇音子邀吾一探烽火地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