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少爷和盗帅 作者:顾青词

字体:[ ]

 
文案
 
出身于京城第一叶的叶家,贵族中的贵族,豪门中的豪门的小少爷叶长笙,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夺嫡争储之战而流落江湖。一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金凤凰蛋子就吧唧一声掉进了江湖的泥潭里,开始了他神奇的江湖生活。
楚留香是个浪子,他和许多女人都有过感情,也和许多男人都有着友情,但无论是谁都无法让他停下流浪的脚步。直到有一天,他在破庙里捡了个漂亮软萌娇气的少年。从此他就过上了水深火热被朋友红颜嘲笑的照顾小少爷的苦逼奶爸日子。
PS:受病弱萌白软甜美,就一个大写的苏,雷者慎入。
 
编辑评价
出身于京城第一叶的叶家豪门小少爷叶长笙,为了躲避即将到来的夺嫡之战而流落江湖。一只金凤凰蛋子就这样吧唧一声掉进了江湖的泥潭里,开始了他神奇的江湖生活……本文文风明快,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故事多着重于人物之间的互动,文中虽然也有描写江湖争斗朝廷纷争,但更多的着重于描写盗帅与少爷的温馨相处,少爷的娇气软萌,盗帅的风流倜傥都刻画的极为传神,引人向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长笙 ┃ 配角:楚留香 ┃ 其它:武侠
 
==================
 
☆、第一章
 
第一章
    京城,叶家
    “我不同意!”穿着一身名贵的蚕丝制成的衣袍,头戴珠玉翠冠的漂亮少年梗着脖子喊道,“全家人都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
    “长笙,不许闹。”一直在椅子上保持沉默的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他一身的戎装,即使是在自家书房里喝茶,也难掩一身的杀伐之气,不过对着自家小弟说话的时候,语气倒是异常的温柔。
    还想说什么的少年看着大哥一脸坚决不容更改的表情,不死心的喊了一句:“大哥!”
    “唉……”已经在一边劝了小弟很久的叶家二哥叹了口气,一张俊秀儒雅的脸上满是无奈:“长笙,恐怕这次你必须得听大哥的了。”
    叶长笙闻言立刻就红了眼眶,一张十分漂亮的脸上满是委屈的神情:“可是,可是我不想跟爹爹娘亲还有哥哥姐姐分开,你们为什么一心要赶我走,我难道不是叶家人吗?”
    叶老爹看着一向娇宠着的小儿子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也是于心不忍。这可是他的老来子,最漂亮最娇气也是最年幼的孩子,全家上下谁不喜欢,他也更是一直如珠似宝的疼着宠着,搁嘴里怕化了捧手里怕摔了。一想起要把人送的那么远看不见的地方,他也万万舍不得的。
    可是,如今的情形不容他多想,圣上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可是这朝堂却也是一天比一天混乱,那三皇子的人已经明里暗里的开始动手脚,太子的威信也日渐薄弱。
    而他身为太子太傅兼丞相,长子清岚是御封的镇北将军,手握重兵战功赫赫,常年在驻军在关外。次子如今刚做上吏部侍郎不久,又从小就是太子伴读,大女儿更是成了太子妃,一家子是不得不上了太子的船,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风雨同舟同荣共辱。只是好在太子为人宽和仁慈,是明君之选,他们一家子倒也不必觉得所托非人。
    不过圣上愈发糊涂,年纪越大反而一味地宠信三皇子一脉,权势富贵一样一样的往人家母子手里送,眼看着哪天就要把太子给捋下来将这万里河山拱手让人。这三皇子是什么人朝中无人不知,为人阴险毒辣诡计多端,只要是能达到目的,几乎是什么手段都用得上的,绝对不是储君的人选。
    太子最近也是愁容满面忧思深重,整个朝廷都是处在一种表面平静暗波汹涌的的局势中,谁也不知道最终胜出的是谁。
    叶家上下心里其实都清楚,一旦三皇子得势了,以他那种毒辣性子,第一个要清理的就是京城叶家,忠实的太、子、党。
    叶丞相和自己的两个儿子近来在书房里经常一坐就是一整天,合计来合计去都不能对眼下的局势做出十分的把握,为了保全一点希望,只好咬着牙把家里的那个宝贝疙瘩送出去。
    他们打算的是,若是太子最终胜出,那就把人接回来合家团聚,若是……
    若是三皇子赢了,他们叶家赔了也就赔了,但是长笙一定要活下来。那三皇子每每盯着他们家小弟的时候,那种犹如毒舌顶上青蛙一样的目光以及其中蕴含的异样的情愫实在让人心生不安,长笙若是到了他的手里绝对没有好日子过。
    “长笙,听你大哥二哥,也听爹的话,明天一早就走。我已经对外头声称你病了不见客,等咱们这边稳定了就接你回来。”叶丞相语重心长的劝道。
    “骗人。”叶长笙漂亮精致的脸上满是不信,他从小就被保护的太好了,对外头的事情都不是很明白,也根本不知道外头闹成了什么样,更不懂什么朝廷阴谋阳谋。他是不太聪明,但是不代表他没有最基本的观察能力。
    家里现在的气氛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胆颤心惊来形容,门口往来不停的马车,带着凝重表情来往家中书房一坐就是半天的父亲哥哥同僚,身为太子妃,偶尔回娘家探望满面愁容的姐姐,不断叹息脸色一日比一日差的太子姐夫。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家里要有大事了。
    他曾经头偷听过下人们的嘀咕,说是天下要大变,皇帝要易主,只是这天子的位子不知道是太子坐,还是三皇子坐。要是他的太子姐夫做皇帝了,那他们家仍旧可以继续荣华富贵,要是那个三皇子输了,那他们家第一个就要满门抄斩了。
    抄斩……
    叶长笙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脑袋,听戏文里说,满门抄斩就是砍头,砍了头人就死了。他害怕满门抄斩,更担心爹娘哥哥死掉。
    “我不走,我就不走!”叶长笙看连他爹都是一副劝他走的样子,更难过了:“我也是叶家人,你们都是哄我的!我都听说了,要是姐夫没当上皇帝,我们全家都要被砍头的!我哪里都不去,死了也要跟爹娘死在一块儿!”
    他说的气势汹汹,“我也姓叶,我是叶家五少爷!你们难不成还想抵赖不成,这可是满京城都知道的事情!”
    “噗。”叶家二少爷没忍住,他看对方气鼓鼓的脸蛋和红着的兔子一样的大眼睛就憋不住,“是是是,你是叶家五少爷,谁敢不承认咱们家无所不能的叶五?”他语气里的宠溺都能溢出来,“不过小五,眼下你不走不行,否则我们就都没活路了。”
    “为什么?”叶长笙一愣,狐疑的看着自己的二哥。
    叶清流收起了脸上的笑脸严肃的说:“其实皇上并没有真的糊涂,三皇子一党狼子野心他早就知道了,只是可恨他早已羽翼丰满一时难以根除,所以皇上才不得不假装糊涂,其实暗地里早已拟好诏书让太子继位。”
    听到二哥这样的话,叶长笙瞪大了眼睛,“那为什么不把诏书拿出来?这样三皇子不就不能做坏事了!”
    叶清流叹了口气,“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皇上身体不好了,太子的势力又还没有到可以完全压制三皇子一党的地步,所以这诏书是万万不能让他们知道的。”
    “因此这诏书被皇上派暗卫送到了民间的某个极为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等到他真的驾崩了,立刻就命人去取来告知天下,这样三皇子就不能说什么了。”
    叶长笙不太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一听到这句话心都提了起来:“这样真的有用吗?到时候谁去拿这份诏书?”
    叶清岚此时也会意了自家二弟的意思,立刻配合着用能唬人的低沉嗓音胡诌:“这个人选自然只能是你。”
    “我?!”叶长笙惊讶的看着他大哥,“为、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最合适的人啊。”叶清流拿出自己在朝堂上忽悠人的技术和他大哥一唱一和,配合得天衣无缝:“你想想,朝廷里有那么多人,谁都不可能跑去江湖上找这个东西,因为他们目标太大了。一旦被三皇子的人知道了,肯定是一个死字。但是若派护卫去的话,这么重要的东西谁敢随随便便的派人去?”
    “我们叶家深受皇上和太子信任,这个重任就交到了咱家手里,我和爹大哥谁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抽身去拿,当然只有我们小五可以去做这件事。”
    叶清流拍了拍自家小弟的肩膀,一脸凝重演技一流:“所以长笙,我们全家人活的希望,全天下人的未来命运全都交到你的身上了。”
    “你并不是去逃命,而是去做大事的,你告诉二哥,告诉咱爹,你有没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
    被这么重要的任务砸的几乎要站不住,叶长笙整个人都懵住了。他张了张嘴,看了看自己爹,又看了看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却满眼都是殷切期望的大哥,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一点点都没有对自己大哥二哥的话起疑心。
    从前他一直都是被全家人保护着,这个不许那个不能的娇惯着,他想做什么大事都没有机会,如今突然背负了这样重大的任务,他有点心虚,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他也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我、我一定能完成任务!”他努力地的骄傲的挺了挺小胸脯,眼里满满的都是坚决,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看着自己弟弟如此好骗的天真样,叶二哥怜爱又同情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心理哀叹了几句。
    弟弟这么天真可爱,做哥哥的真是又幸福又烦恼。这么几句漏洞百出的谎言都能给糊弄过去并且深信不疑还能充满干劲去做,出了叶府流落到民间可怎么办,会不会被人卖了还给人笑眯眯的数钱呢。
    叶长笙一点不知道他哥的烦恼,他刚刚得知自己今后人生的努力方向,满脑子都是他要拼尽全力去拿这份诏书,不负全家人的希望,不负皇上的信任,更不负不全天下人的性命,整个人都像一只雄纠纠气昂昂的小凤凰一样。
    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互相看了一眼,朝堂上的老狐狸并着传言的虎狼将领和一只小狐狸都各自纳闷,这么精明的一大家子,到底是怎么养出小五这样纯善好骗的乖兔子的呢?
    催促着信心满满叶小五去自己房间收拾东西后,叶大哥一张冷峻的脸上出现了无奈的神情:“小五这孩子……笨的像谁呢。”
    叶二哥听了这话,把目光忍不住往他爹身上瞅,;老狐狸接触到他的视线,炸毛了一般的狠狠地拍了拍桌子:“孽畜!你看你爹做甚!”
    已经作为“孽畜”不下几百次了的小狐狸叶二哥灰溜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倒真是不放心小五出门,咱小五又长那样好看,万一……”
 
☆、第二章
 
第二章
    说到这个京城叶家,世称贵族中的贵族,书香门第中的书香门第,据说扎根在京城已有百年的历史。可以说是年代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根基稳固,天下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不过这家人行事作风向来低调,又一门心对上思尽忠待下和善,平时又是出了名的喜好做善事,而且近百年来家族子弟也是从来没有惹出过一件大祸,更加没有做出一件凭借自身威望权贵来欺压平民的事,因此在京城百姓间的名望还是很好的。
    当然,叶家除了显赫的家世背景和令人眼红的权势让人瞩目外,另一个更加让世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就是叶家的那些各色美人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家人的基因实在是太出众了,好似天生的就要比寻常人幸运那么几分。叶家祖祖辈辈这么多代传下来,几乎每一辈的族人都是相貌一等一的大美人。而以后的下一辈又都是个个的青出于蓝,导致叶家从上到下随便哪一个拎出去都是晃瞎人眼的人物。当然其中还包括如今已经年过半百的叶老爹在内。要不然叶家那身姿绰约绝色艳丽的大小姐叶静媛也不能被太子一眼相中,小小年纪的就做了太子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