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西游之唐僧之路+番外 作者:六乌(上)

字体:[ ]

 
 
文案:
     正剧~喔
 
cp(/ω\)【唐安和孙悟空】
 
穿成唐僧,走一遍曾经有过的西游,却又不是西游。
 
因为那里面的人,孙悟空,猪八戒沙僧……
 
所有的人都不在是单纯的纸面人,他们有感情有血肉。
 
只想写一篇认认真真西经,认认真真谈感情的故事。
 
世界上不只有爱情。
 
会有里面的诗词,句子喔,
 
有什么请告诉秃(/ω\)喔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原著向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僧【唐安】 ┃ 配角: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等等 ┃ 其它:走出不一样的风采
==================
 
  ☆、初始
 
  绿荫环绕,小桥流水,潺潺的溪流不时的碰撞在石子上发出滴滴的声响。重叠高大的树林倒影在水中,就像是水中的城堡,清澈的溪面还依稀看到成群结队,感受着鱼儿嬉戏的快乐。
  “哎~”却在这时,听到一声又一声的长叹。
  只见一个圆头圆脑的小男孩,脸上却青青紫紫的一块,像是被人打过的痕迹。
  此时他靠着河流,正襟危坐。双手托着下巴,眼睛看着远方做足了一副哀伤叹息的表情。
  他身穿一席略微棕色的外衣,但是却把本应该在右衣肩膀上的麻布,却略过手臂环绕着左边,里衣是一件长袍,很自然的露出原本灰色的模样,仔细一看还能看出已是用了许久的样子。
  “江流儿师弟,你没事吧?怎么坐在这?法名长老正在找你呢。”就在男孩沉思哀叹的时刻,旁边听闻一声略微干净的声音,但是还能听出话里的怜惜与温柔。
  男孩淡漠的转头,便是一个和他的穿着几乎一样的和尚,也只是稍微大点而已,大约十三四岁的模样,光溜溜的头顶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闪亮。
  江流儿顶着一张五颜六色的脸,表情却依然平淡无奇。听到和尚的话,不自在的摸了摸自己留着长发的头顶,随后似乎露出一个笑容,却因为鼻青脸肿的脸而看不出什么。
  “玄沐师兄,我没事,我只是下山来挑水,我们走吧。”故意略过了其中得问题。江流儿也就利落的起身,这让后面被遗忘的木桶也露出了原样。
  玄沐摸摸脑袋,憨厚的点点头,“来,师兄帮你提着,一块回去。”
  俩人一路都没有说话,默默的踩着台阶一步步的往上走,只听到哒哒的声响,而唐安的思绪却不知飘到哪去了。
  江流儿原名唐安,本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在一家私企,过着一个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天有不测风云,这人倒霉起来还真是走路都能摔倒。
  这不,这个世界的第一次一睁眼,就是一个光头老和尚慈爱的对着自己笑。一晃眼,就在这呆了也有五六年了,大概也就知道现在所在的地方江州,也就是现代的江苏省镇江市。
  而自己所在的这个寺庙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山寺。
  当初刚听到自己所在的寺庙叫金山寺的时候,江流儿都以为自己是在聊斋里。毕竟那是在他的脑袋里金山寺就是妥妥的法海所在的地方。
  紧张兮兮的询问有没有叫法海的和尚,居然还真有。
  回忆那时候他怀揣着激动,忐忑,紧张的心情,去拜访法海那一刻,看到老皮子褶皱,破牙微笑的老和尚的时候真的是风中凌乱了。
  这下,唐安也就沉静了,在一个和尚庙里,又不是聊斋,妥妥的就是中天路线。他也老实了,反正这条命也是捡来了,也没有什么当将军的才能考状元的天赋,也就老老实实的当个和尚。
  这具身体乳名叫江流儿,反正在他二十多年的脑袋里就没又认知到那个和尚叫江流儿的出名的。
  据说当时法名长老修真悟道时,忽闻一小儿啼哭,到江边查看的时候,发现了他躺在小木板上一时心软也就收养了他。因为顺着江流就给取了一个江流儿的乳名。
  唐安心里猜测这江流儿应该是个弃婴,撇撇嘴,反正法名师傅对自己挺好的,他也没有什么想去找原来父母的意思。
  至于刚才唐安为何对溪流哀叹,那可真是晴天霹雳。本来已经安分守己准备好种田了,居然让他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是奇幻风。
  这事的从刚才说起。
  本来法名对唐安多有照顾,又是自己的师傅那更不用说,就已经让身边的很多师兄师弟们嫉妒。
  这些小沙弥倒也没什么坏心,就是瞧不上唐安那幅不平不淡的样子,也就会在他的吃食上放点虫子之类的,或者在衣服上动手脚之类。唐安作为一个成年人也不会和他们计较什么。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用筷子夹起小虫子准备放生的时候。就听到那绿油油肥嘟嘟的虫子胆怯的哭声“求你,别吃我,我不好吃。”
  当时唐安还以为是谁恶作剧,谁想这一认真倾听,那细声细气的哭声来源就在他的早饭里。
  卧槽,一条虫你说什么话。身心都被打击,唐安平淡的表情都破裂了。这让周围的小沙弥都以为是被虫子吓到,哈哈大笑。
  唐安当时本来就不在状态,听到这笑声也就冲动了一把。和小沙弥们打成一团,虽然现在嘴角还有点疼痛,但是那些沙弥们也不好过。
  在现代的时候唐安在他们那一带,虽然平时不温不火的,可是打起架来可是狠角色。
  一对群也没有说是挨打的份,等他回来想看看虫子的究竟时,那只会说话的虫子很早就趁着混乱偷溜了。
  但是唐安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听错,无奈的借着打水的名义来小溪边思考人生。
  眼神随意的一看,旁边的玄沐师兄欲言又止,脸上写满的心疼愧疚不要那么明显。显然唐安脸上的痕迹这一早上的功夫整个寺院都传开了。
  法名师傅叫他去的原因,肯定也是早上的群殴事件。
  唐安心里到是丝毫不担心,首先就不是自己有错,其次还是自己一人单挑数人,最重要的是法名那老头不知道为何对他特别宽容。
  俩人这不言不语间,就已经来到了寺庙口。
  一进门,就感受到了许多偷偷观察的眼神,还有扫地都扫到自己衣服上的师兄。这偌大一个金山寺,平时没什么新闻,其实这些师兄弟们还挺八卦。
  挥别了玄沐师兄,唐安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想了想。耷拉着头,微垂眼眸,小心翼翼的迈进了长老的院子。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查了资料说,唐僧是18岁的时候才剃头的。所以现在就让他带大修行⊙ω⊙咩
 
  ☆、我是唐僧
 
  唐安跨进里堂,有些意外的发现不只是他的法名师傅坐在上首,金山寺里德高望重的长老,法无,法武长也老盘着腿坐在蒲团上打坐。
  这样的仗势来对自己似乎有些隆重,掩下心中所想。唐安礼貌的对面前的长老拜了拜“江流儿拜见师父,法无师叔,法武师叔。”
  从始至终闭着眼的法名,听到唐安的声音也并没有睁开。而是张开醇厚的声音怒道“孽徒,跪下”
  唐安闻言,并没有开口为自己辩解,利落的轻撩开灰袍下摆,膝盖落在地上,与板青发出扑通的声响。
  听到这声干净利落的声音,法名猛的睁开眼,眼里心疼一闪而过。斟酌片刻道“江流儿,可知为师为何让你跪下?”
  唐安低垂着头,声音不卑不亢“徒儿知道,因为今早徒儿和众位师兄弟的争斗。”随后,带着一声悔过之意“徒儿知错,甘愿受罚。”
  唐安当然知道,众位长老齐聚一堂的原因。无外乎是因为今早的打架中涉及到其他几个长老的利益。
  现在辩解反而不美,今早的事这些长老应是知道发生什么事,现在明知故问不过是为了给那些人交代。毕竟以一打十还胜利了,这些人脸上也不好看。
  不过不得不说早上自己也有些冲动了,其实唐安心里清楚,今早也就是个导火线,他是从穿越到现在一直憋着气。
  所以现在甘愿受罚也是心甘情愿,先不说这样也让一直为自己着想的师傅好做,让这些兴师问罪的长老们满意。同时自己这颗逐渐浮躁的心也该好好的沉静沉静了。
  “哼,你真是胆子大了,居然挑破师兄弟感情。本是师兄弟间应该团结互助,你倒好。我看你是想要为师把你逐出师门。”法名愤怒的咆哮,表情写满了失望。
  “师兄,万万不可,”
  “对啊,师兄,其实也就是同门间的切磋罢了。”
  几位长老历经沧桑,看人还是挺准的。看唐安这么利落的跪下,绷着的脸上也带上了点笑意。唐安话里的意思,还有那真正悔过的态度也让这些长老暗自点头。
  毕竟都是自家不争气的弟子干出来的破事。这唐安虽然被捉弄了,不过人果然是做大事的,大度敢于承认错误。既然台阶都给铺好了,何必闹得不愉快。
  俩个长老心思一转,再一听法名的话,法无长老沟壑的脸上绽开一个笑容“法名师兄,我看江流儿也只是少年心性,不足为怪。到时根好苗子,沉着,大度,不过还是需要历练历练。”
  “是啊,法名师兄,这个处理未免太过,我那徒儿也没有伤经痛骨,不是啥大事。”法武长老一听法无的话,心里明镜似得,态度自然也模模糊糊了。
  法名依然是一副生气的模样,似乎是被气的不愿开口。
  法无眼里飞快略过思绪,这要是真让法名把这江流儿逐出师门,那可真是先不说下面人怎么议论,要是惊动了方丈可就不妙了。
  “要不,这样,就罚他到后山闭门三年,这样也是锻炼他的佛心。”
  法武点点头,也劝谏道“三年未免太长久,我佛慈悲,俩年也就足以。”
  法名还待开口,法武法无齐齐道“方丈师兄闭关,法名师兄你可不能因为这小事而惊动他。”
  听到这话,法名紧皱额头,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师弟们大能,善哉!”
  师兄弟三人齐齐双手合十,呼道“阿弥陀佛。”不过一会,法无,法武俩位长老借故起身,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他们前脚刚走,刚才还是愤怒失望的法名迅速的从蒲团上起身。扶起还跪在地上的唐安,眼里哪还有什么怒火,慢慢的都是心疼与愧疚。
  他拍拍唐安的手“江流儿,委屈你了。”
  唐安摇摇头,眼里全是仰慕“没事,师傅,徒儿本来有错,而且徒儿知道师傅是为徒儿好。”
  法名眼里的欣慰更重,他当然知道下面那些弟子是怎么对待这徒儿的,毕竟被群体漠视的滋味并不好。然而,这江流儿一次都没有来自己这告状过,也是善哉。
  这江流儿能忍常人不能忍,能宽容他人,自己何其有幸,收其为弟子。虽然些许冲动,但是少年人难免。
  罢了,去后山静静心,作为一个出家人就要不骄不躁,不恼不恨,是该磨磨了。
  -------------分割线-------------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师兄,这段话何为佛?”只见一个面容俊朗,脸白肤润,穿着灰色僧袍的和尚正在款款而谈。平淡的面容,似有似无带着一抹微笑。
  这正是那曾经在后山闭门思过的江流儿,现年已经十八岁,那头上的光头还是热乎的,前不久刚削发修行。法名玄奘。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唐安只是感觉有些熟悉,但仔细回想又找不到究竟。毕竟他们这一辈是玄字辈,也没有什么不妥。
  此时,春光明媚知己,鸟语花开之中,唐安正和众人在松树下乘凉。众位师兄弟讲经参禅,正到唐安提问对着其中的一位师兄提问之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