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公子[青蛇]+番外 作者:烨可

字体:[ ]

 
 
谢辛拿着冥主给的黑令旗,重返人间寻仇来了
千算万算,却漏了他原本的人心
 
 
注:
1、同人、传奇、聊斋、画皮鬼、青蛇
2、复仇文,男主是个画皮鬼,也能化妆成女子样
3、CP是个和尚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边缘恋歌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辛(幼安) ┃ 配角:法海、小青 ┃ 其它:红尘滚滚,心魔,复仇
 
 
 第1章 缘起
 
    入夜人定之时,金华城北郊。
 
    书生举着漏风的竹伞,焦急地在雨中小跑前进。
 
    雷雨来的突然,下的铺天盖地,手里的油纸伞让雨点打的更加零落,书生看到前面有一株参天茂盛的榕树,便果断跑过去,想暂时避一避。
 
    老榕树不知活了多久,一条条气根垂在地上,深深入土,再长出新的枝叶,如此反复,它一棵树竟长成了一眼看不过来的庞然大物。
 
    书生贴着树干,想寻一处枝叶足够密集的地方躲着。
 
    “泠泠……”
 
    铃声若有似无地飘散在雨中,书生听闻响动而抬头,却瞥到白衣的一角。
 
    踱步,绕过碍眼的树枝,书生看到,一个清瘦的背影。
 
    身着白衣,紫冠束发,手握折扇,悠悠为自己扇风,仔细一看,那背在身后的左手,腕子上若隐若现一圈红线,尽头是一枚小小的金铃铛。
 
    “这位,公子?”书生擦了擦眼前,雨水和汗水混在一起,酸的他眼睛睁不开。
 
    那摇扇子的动作顿了下,青年却没有动。
 
    “公子,在下是去京都赶考的,结果遇了暴雨迷了路,敢问公子,这附近有没有能避雨歇息的地方?”书生不由提高了声音,摸索着又往前走了几步。
 
    “这附近?”公子只是望着前方,话音十分清冽“那只有这座寺庙了啊。”
 
    寺庙?
 
    书生走到对方身边,这才发现,绕过这课老榕树,背后居然别有洞天。
 
    一座古寺凛然立于地上,寺中殿塔壮丽,红色的灯笼挂在朱门左右,昏黄的光似在欢迎来者进入。
 
    “哎呀,这么好的地方,定是户有钱人住的,指不定还会给些饭食果腹,”书生欣喜不已,又转向身边人“公子何不一块进去?”
 
    这一看,书生就挪不开眼了。
 
    白衣公子似乎早已习惯被人这么看着,倒是无动于衷,只是收起折扇,一双乌沉沉的眸子好似毛笔点出墨宝,面容俊俏如画中仙君。
 
    形状姣好的薄唇微启,只听他用那磁性的声音道:“我还未想好,该如何打招呼。”
 
    那书生依旧呆呆看着白衣公子,视野里只有对方,连暴雨拍击树叶的哗哗声都淡化了。
 
    一个人,怎么可以好看到这种程度?
 
    仿佛是感受到书生的茫然,那白衣公子一双水墨画似得眸子随意瞥了眼书生,三分调笑七分凉薄,竟一眼就让落魄的书生脸红到耳根。
 
    猛地低下头,书生似乎听到对方轻声笑了下,顿时更加窘迫,争辩道:“打招呼——见了面再考虑打招呼的事,现在怎么想也不知道啊!”
 
    “呵呵,说的是。”白衣公子点点头,随即洒脱迈步走向庙宇。
 
    看着对方背影,书生也要跟上。
 
    “建议你别进来。”突然,走在前面的人抛下一句话“方才几个山贼进去了,现在都没能出来。”
 
    书生有些奇怪。
 
    山贼?这种人进去了,岂不烧杀虐抢,那这庙宇的主人还活的了么?
 
    再说,若真有山贼进去了,那这白衣公子此刻进去,岂不是自投罗网等着被劫杀吗?
 
    这般想了一会,书生觉得,是这白衣公子在骗自己,不让自己进去才说这种话的,顿时哼了声,迈开大步,毫不犹豫走进庙宇。
 
    天空一片阴沉,雨大如瓢泼,全然不见减小之势,倏尔,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宛若天罚一般,重重劈在庙宇前的土地上。
 
    白光划过一瞬间照亮了大门上方掩藏在暗处的牌匾,斜风冷雨里依稀只辨得,上面刻着的三个大字“兰若寺”。
 
 第2章 兰若
 
    薄纱轻曼,飘飘摇摇,似一尾灵蛇,又似女子在跳舞。
 
    耳边依稀还有女人娇喃的笑声,低低的,细细的,让听者心里一阵骚动,看东西也觉得痒痒的,觉得有什么香艳奇物躲在薄纱之后。
 
    “公子来过这?这明明是寺庙,怎么像是有女人啊?”书生颤巍巍地擦着额头的水珠,印象中的寺庙都是巍峨严肃刚正不阿的,可这座庙里面满是妖娆的薄纱,空气里还弥漫着不知名的香味,似女子脂粉的香味,饱读圣贤书的身子骨再耿直,面对这场景也要怀疑起来。
 
    白衣公子衣袂翩翩,完全不为周围所动,书生本好奇对方为何如此潇洒,定睛一看,发现这公子身上干干净净,方才外面那么大的雨,地上全是泥,却一点都没沾上对方的身。
 
    这——莫非是位世外高人?
 
    传说中修士都有真气护体,刀枪不侵,想必雨水泥泞也近不了他的身?
 
    一时间,书生看公子的眼神崇拜了不少。
 
    刚准备问问姓名,突然,一抹柔软的东西抚过他的后颈。
 
    书生登时起了鸡皮疙瘩,可一回头,背后只有飘动的纱。
 
    难道是纱撩了皮肤?可为何那柔软的东西凉的像冰块?
 
    还未想出个所以然来,前方一阵大风铺扑面,掀起所有薄纱,一并来飘的,还有女子娇俏的笑声:
 
    “嘻嘻嘻,公子来的好生巧,陪奴家玩玩可好?”
 
    书生一身泥水,呆呆看着眼前。
 
    满地柔软华丽的兽皮地毯之上,十余对男男女女纠缠在一起,周围的银盘上装着美酒佳肴,水果大肉,这场面对一个成日对着书本的人来说,太震撼了,以至于说话的女子一双手都伸到他眼前时,他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回过神,眼前就是面容妖艳的女子对他盈盈笑:“公子要不要一块来,奴家等的好久了。”
 
    那书生半张着嘴,良久,嚷了一句:“非礼勿视。”
 
    便立刻转身,哆嗦着不敢回头。
 
    满室的妖精们掩唇笑的挺挑,暗道:百无一用是书生,瞧这怂样。
 
    比起书生,那些先一批进来的山贼则将本性展露地毫无余地,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睡最好看的女人,不放过一刻来享受这天堂般的待遇。
 
    兽皮上,一个享受鱼水之欢的山贼摇摇晃晃爬起来,拿起一壶酒要喝,醉的迷离的眼睛定睛一瞧,哎呦,一层薄纱之后,还有个更美的。
 
    山贼不辨男女,摇摇晃晃,涎着脸就扑上去,口中念着:“美人儿,让大爷我好好瞧瞧。”
 
    白纱迷了山贼的眼,原瞧见对面的人手执折扇,这一秒还站在那呢,可双手一抱,却只抱到一块纱,再左右看看,那白衣人已经退到了更远的地方,一双水墨画半的眼眸,满是淡漠看着全场混乱的一切。
 
    书生目睹了女子的妖娆,又眼见山贼的粗鄙- yín -、乱,双手抱住自己的破雨伞,三步并两步赶到白衣公子身边。
 
    此人与他一同进来,又是高人,放眼看去,全场最可靠的便是他了。
 
    “公子,这、这地有些邪乎,我们不如走罢。”书生弱气地建议道,有些胆怯地看了看一边的女子,目睹那坦胸露乳的装束时,又立刻将头低下,几乎要将脸埋进自己胸口里去。
 
    “走?外面下着大雨,去哪?”白衣公子既来之则安之,不为所动,不为所扰,折扇展开遮住半张脸,一双眼睛带上点点笑意时,会微微弯起“再说,我本是来见见旧识的。”
 
    “这——”书生哑然。
 
    在场的都如妖魔一般,看不出谁像是这位公子的旧识。
 
    那白衣人晃晃扇子,白玉似得手生的骨骼清秀,五指修长。他似理解了书生的窘迫,道:“这的待客之道热情火辣,怕是不适合我俩,若不嫌弃,就随我来吧。”
 
    书生自然是一秒都不愿多呆,立刻赞同。
 
    当随公子离去时,身后的大门自动掩上。
 
    再走出几步,书生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极微弱的,像是人被卡着脖子时发出的嘶声。
 
    然只有一瞬,他以为是幻听,没在意便走了。
 
    穿过后门,是一片湖泊,水上长廊连着湖心亭,小亭也是薄纱笼罩飘飘摇摇。
 
    但这没有山贼,也没有艳女,难得清净,稍微冷了点,书生也愿意呆着。
 
    凉亭中,一个黑影缓缓站了起来:“是谁来了?”
 
    这声音,时而为浑厚男声,时而为雍容女声。
 
    公子立于廊桥之中,翩翩独立:“姥姥,我是谢辛。”
 
    那黑影嘟囔几声,似在反复咀嚼这个名字,良久,宛若叹息一般:“我想起来了,那时候,宫里确实有这么个小娃娃,叫谢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