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侧写师们的三观还好吗[综英美] 作者:星火函烟(下)

字体:[ ]

 
  ☆、阴谋(六)
 
  你瞧,Castiel,上帝总是公平的。他取走一件东西的同时,总会再给你些什么。
  至于你到底愿不愿意接受这该死的交换?
  抱歉,那不在父亲的考虑范围内,任性的孩子会得到惩罚。
  Castiel眨眨眼,不太确定地看着年长的堕天使,好像下一秒就会摇头说“我不明白”。
  可是Lucifer当然没有给他说出这样一句煞风景的话的机会。他很干脆地向Castiel伸出手:“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
  Castiel有些迟疑地也伸出手来,碰上Lucifer的指尖。不太明白、或者说不太敢去想年长者的意思——想给他【看】?
  Lucifer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的记忆,Castiel,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对方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或许是听惯了上位天使的命令,Castiel甚至都没能做出一点像样的反抗,就自动自发地用荣光探入Lucifer毫无抵抗的记忆当中。
  这一次他没有碰到火焰的阻挡,而是接触到了一片回忆的碎片。
  在所有或是黑暗、或是闪着白光的温暖的碎片当中,只有那一片是灰色的,毫无光泽,却也并没有堕落的样子。
  现在这段记忆就悬浮在Castiel的眼前,Lucifer的意思很明显。
  Castiel没有多做犹豫,伸手触上那段记忆。
  他见到了记忆中的那座殿堂。曾经最为光耀、现在在天堂顶端、却弃置已久的御座。
  这是时间开始之前,天使的圣歌还未令天堂的每一座花园都开满鲜花,上帝的光辉也还没有孕育出人类这种生物。
  他惊叹地站在殿堂中央,仰头想要瞻仰那不可名状的威严神祇。
  但是那光芒却是蒙了尘般模模糊糊,就像是这记忆的主人刻意想要忘记、却遗忘得不太成功。
  大殿里除了天父,还有两个人影。
  Castiel立刻就认出了Michael那洁白的羽翼,但却是花了好久,才不可置信地意识到另一人的身份。
  Samael。
  彼时他身上的星光还没有像后来那么耀眼,而是柔顺地蛰伏在灰色的羽翼当中。但那些光芒不是点缀,Casitel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不是点缀,而是致命的毒芒。
  Sam,意为□□。El,意为上帝之子。
  Samael,即上帝之毒,审判与死亡的大天使,替天父执行惩罚罪人的天责。
  “你们都做得很好,孩子,天堂已经成型了。”天父如此夸奖道,Michael和Samael对视一眼,恭敬地低下头,掩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这是在一切还没与发生之前,Castiel意识到。Michael还未变得如此冰冷,Samael也还没有成为偏激而叛逆者。
  “现在我有一份礼物,给你们两人的礼物。”天父微笑着,伸出手,两团光慢慢从虚空当中闪现,一团沉静、一团欢悦,“这是你们的兄弟,Raphael,和Gabriel。或许你们该商量一下,谁来照顾谁。”
  两名年长的大天使都用抑制不住的好奇眼光打量那两团新成型的荣光。
  最终,Samael伸手指向Gabriel,那个看起来更为活泼的,宣告道:“那么,我比较喜欢Gabriel。”
  Michael一向不是要求更多的那个,因此欣然接受了兄弟的选择。
  Samael和Michael几乎是同时将手触上被天父荣光包裹着的、新生天使的所在。
  Raphael更早从荣光的壁障中显现出来,Gabriel却是不怎么情愿地蹦跶了一下,迫使Samael用自己的荣光替他击碎结界。
  当Samael驱动荣光的时候,他的眸子就变成了莹蓝色,就好像星辰在双目中闪耀。
  Gabriel刚睁开眼,见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第一次开口,就说出了和Castiel此时心中所想一模一样的一个单词。
  他说——
  Lucifer。
  光耀晨星,黎明的第一缕光芒。
  “Lucifer,这是个好名字。”天父惊诧地睁大眼睛,随后又笑了起来,“那么Samael,你愿意接受这个新的称号吗?”
  从上帝之毒到晨星,或许后者却是更值得骄傲,可是Michael和Samael却同时变了脸色,后者甚至不知所措地浑身颤抖起来。
  “为什么?”Samael的嗓音中,分不出来到底是愤怒多些、还是绝望多些,“父亲,为什么?”
  他没有给天父张口的机会:“我做错了什么吗?还是我没有完成您的祈愿?”他的悲哀让他周身的荣光都冰冷下来,新生的Gabriel和Raphael立刻被Michael护在了身后,躲避Samael无意识之中散出的毒素。
  El,意为上帝之子。
  天堂中的天使极少有名字不以El结尾的,但那也是第一批天使诞生之后很久。
  此时的Samael,除了被背叛的不可置信之外,已经想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Samael——Lucifer,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天父却避开了Lucifer的问题,转而走下御座,带着Lucifer一起往地下看去。
  比地面还要更深处的无底深渊,燃烧着无止尽的火焰,回荡着无数生灵的哀嚎。
  “那是什么?”从心底泛上的憎恶感迫使Lucifer移开视线,他甚至暂时忘记了“被抛弃”这个事实,疑惑起天父为何会创造这样一个世界。
  “那是地狱,孩子。”天父回答道,“我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Lucifer,我要你掌管地狱。生灵不应该在地面上被惩戒,而应当在死后受到审判,善者进入天堂,恶者堕入地狱。”
  Lucifer怔愣半晌,却忽然开始大笑起来,虽说是笑容,听起来却更像是野兽临死前最后的挣扎。
  “所以就是这样?父亲,你抛弃了我,然后想要用一个好听的名字就打发我去地狱?”
  管理地狱、司职折磨,这对于天使来说,与死亡又有什么分别?
  就在这时,Lucifer好像感应到了什么,抬起那双溢满残酷光芒的眸子,看向空无一物的虚空——Castiel站立的位置。
  Castiel猛地倒退,丝毫没意识到他已经退出了Lucifer的记忆,正在Lux的大厅中大口喘息。
  “你对他做了什么?”Dean上前一步,扶住Castiel,质问道。
  Lucifer却没有理会Dean的威胁,而是专注于年轻的天使那双澄澈的蓝眸,轻声道:“当我说我们很相像的时候,我并不只是为了说服你帮助我天启。”
  Castiel晕眩地扶住额头,记忆不受控制地翻涌上来,渐渐与方才所见所闻重合。
  【Lucifer,我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Castiel,我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我要你管理地狱。】
  我要你驻留人间。
  【所以就是这样?我做到了所有您要求我做的,现在您想要抛弃我?】
  所以就是这样?我做到了所有您要求我做的,现在您想要我坠落?
  “我只是为你好,Castiel,把这当做过来人的警告。”Lucifer耸耸肩,转向Sam,“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Michael和Raphael被丢进牢笼的地方?或许能发现点什么。”
  Castiel痛恨Lucifer这样影响了他的想法之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是的,痛恨。
  或许心底某处,Castiel积聚的怒火与伤痛一点也不比Lucifer少。
  “我不像你,Lucifer。”Castiel甩开Dean的手,冷笑着对Lucifer宣告,“我和你不一样、也永远不会变得和你一样。”
  “是吗?”Lucifer回过头来,不怎么在意地应了一声,“或许,未来谁知道呢?”
  Castiel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怒火和突然的想法从何而来,在他能理智地思考之前,伤人之语就已经溜出了口。
  “你这样急于证明我和你一样,只不过是因为你失去了荣光、又急着证明自己是个‘受害者’罢了。”
  “抱歉,我想我没理解你的意思。”Lucifer彻底转过身,阴暗的眼神紧锁着Castiel,好像下一秒就会暴起伤人。
  可正是这样的眼神,提醒了Castiel——就算再怎么愤怒,现在的Lucifer也什么都做不了。
  失去了荣光的大天使,已经彻彻底底是个凡人了。
  “我的意思是,你的自我中心该停止了,Lucifer,我们没有义务保护你,也没有义务容忍你喜怒无常的脾气。”Castiel一鼓作气说完这番话,却没等到想象中Lucifer暴跳如雷的反应。
  Lucifer甚至收回了那种毒蛇样的眼神,而是平静地看着Castiel。
  “Castiel,如果你不想要听我的评价,那么我也不会再说些什么了。”Lucifer话语中不同寻常的认真令Castiel更加烦躁。
  很奇怪,Castiel身上竟然会有烦躁这种情绪存在。
  他总觉得Lucifer这句话是欲言又止,但却没法问堕天使他还有什么没说出来。
  “我觉得我们不该去Michael和Raphael进入牢笼的地方,如果两个大天使都没法打败这些‘Leviathan’,那么我们去了之后也只不过是给对方送点心罢了。”Sam尽全力打破僵局,说道。
  Lucifer点点头,可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焦躁。
  没人比他更清楚牢笼是个怎样的地方,他不敢想象Michael和重伤的Raphael在下面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是再怎么思考也是无用,目前没有荣光的他只能毫无作为地待在酒吧里,甚至连一般的忙都帮不上。
  “我去休息了。”Lucifer忽然站起来发话,“有什么进展就通知我吧。”不等其他人回答,他就往楼上走去。
  Castiel也告辞,他还是没有放弃寻找天父。
  当翅膀拍打的声响在他背后响起时,Lucifer正靠在卧室的落地窗边上,百无聊赖地在玻璃上呼出一口气,然后用手指画些什么。
  感觉到房间里有了第二个人、或者说是天使的存在,Lucifer原本在勾画卡通恶魔三叉戟的动作顿了一顿,转而在边上画下一对天使的小翅膀,甚至还恶质地在小人头上加了个光环。
  “你好,小天使。”他回过身去,意料之中地看见了卧室阴影中站着的另外一人。
  
 
  ☆、阴谋(七)
 
  “你好,小天使。”Lucifer轻声说,好像早就知道对方一定会来。
  阴影中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伸手递出一支…号角。
  “你知道你拿着的是什么。”Lucifer没走过去接,甚至连抬手的意愿都没有。他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天使,如此说道。
  天使举着号角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但还是固执地面朝Lucifer,不愿就此放弃。
  “Balthazar。”Lucifer仔细地打量着许久未见的幼弟,忽而轻叹道,“那么你现在手握这支军队的命脉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你总是认得出我。”Balthazar苦笑一声,总算把沉默的面具卸了下来,“有没有荣光都一样。”
  Lucifer不置可否,灰蓝色的眼睛沉静地看着Balthazar。
  Lucifer很容易被激怒,可是与Michael不同,他很早就学会了隐忍与掩藏,在微笑中刺出最致命的一剑。Balthazar在堕天使的注视下有种转身逃离的冲动。
  一如曾经,两军阵前,Lucifer用于方才一模一样的平静语调喊出他的名字。
  【Balthazar,你要站在我的对立面吗?】
  不,不,不,不——
  Michael是天堂的领导者,Lucifer是他曾经的导师、引导他从初生的天使成长到合格的战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