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的邻居画风魔幻 作者:浅蓝岚

字体:[ ]

 
  擅长摄影与写作的魔术师雁夜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而他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些画!风!魔!幻!的!家!伙!
  
  本文讲述了幸运E青年在一群总是玩脱的魔幻人士中努力生活并解决单身问题的感人故事。
  
  欢乐向综型月架空同人
  
  多CP,涉及枪教授、红A汪酱、骑士旧剑,以及暧昧向若干
  主CP绮雁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绮礼,雁夜 ┃ 配角:很多 ┃ 其它:型月
  
==========
  
1. 我的竹马装逼如风(一)
 
  间桐雁夜被强行拖进了医院,而对方甚至不是人。
  
  被魔术师召唤到现世的北欧英灵,似乎还不太清楚魔术师丰富多彩的生存方式。高大英俊的蓝发青年爽朗地微笑,说着“看到您在路边咳血、因为是邻居所以无法抛下不管”,又在雁夜出言解释之前嚷嚷着“糟糕还要出警”直接从三楼跳窗离开。
  
  “……”坐在走廊里等待体检报告的雁夜沉默地捧着热茶。
  
  也就是说,虽然是邻居,但对方的御主却从来没有解释过,拖着状似垂死的瘦弱身躯的自己,因为魔力的缘故,其实离死还远着吗。
  
  雁夜将目光转向开着的窗户。他看见乌云纷纷涌入明朗的天空,争先恐后地遮盖原本湛蓝的颜色。那乌压压的一片令他回忆起当初在间桐家的光景。
  
  隐匿于现实世界中低调生活的魔术师们,在不为普通人所知的暗世界里争相竞技。他们在各自的家族中度过了十数年的苦修、甚至经受身心的摧残,最终在人前展示绚烂的魔法甚至召唤一位乃至数位已死的英灵,以此光耀家族。
  
  间桐雁夜对这些并不感兴趣。他向往普通人的生活,也并不认为自家的魔道有什么美好可言——比起自由来那根本一文不值。
  
  于是,在十五岁那年,雁夜从使用虫术的间桐家逃走了。
  
  用水一般柔和的魔力将兄长催眠,以魔力驱动虫群将结界击破;利用他讨厌的魔术,间桐雁夜逃出了阴暗的牢笼。
  
  但他很快便被捉了回去。他的父亲,那个干瘪阴暗的老头,以欣慰的语气称赞他的天赋与勇气,并把他丢进了盛满虫子的地下室。
  
  ——真是糟糕的回忆。
  
  间桐雁夜抬起头,向来人扬起温和的微笑。走近的护士将化验单递上,在颇为同情的目光中传达了“虽然你身体状况糟糕但并不需要住院观察”的讯息,之后转身离开、取营养液去了。
  
  果然,自己再一次被当作了因幼时受过虐待而先天不足的可怜虫。
  
  ——虽然笼统地说,这也没什么不对。
  
  雁夜默默吐槽,将化验单收好。他并不在意检查身体这件事,因为不影响正常生活。虫子噬咬的疤痕可以用“儿时受过虐待”这样的借口来搪塞,而生命迹象正常的他也绝不会被拖进急救室。
  
  问题是他已经很饿了,胃里翻滚扭曲,迫切需要进食。
  
  有个身材格外高大的男人从雁夜面前走过。从雁夜的角度,只能看见白大褂下方露出的、被黑色西裤包裹的修长双腿。对方刚刚取了外卖,手中提着的袋子内有辛辣的香气飘散开来,浓郁的辣味甚至将消毒水的味道都盖了过去。
  
  是中华料理吧,热腾腾的麻婆豆腐配上酥脆的炸虾,该是味道浓郁的美味。这家店自己也去过,不过是买稀粥与豆浆。
  
  雁夜感到更饿了。想到自己只能进食流食,他的心情也变得糟糕起来。
  
  潮湿的云雾终于凝结成雨丝落下,雁夜也等到了护士为他取来的营养液。他道了谢,走下楼梯。等到四下无人时,他在某一格医生专用的信箱内取走了一封信,之后步入霏霏细雨。
  
  在医院里发展一位神秘笔友——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雁夜感受着贴在胸口的薄薄信封,想道。
  
  ***
  
  与身份不明之人的通信缘起于一次意外。那时的雁夜,如往常一样来医院取营养液。因为行人的冲撞,他狠狠地撞上了钉在墙上的那一片信箱,之后便看见一团废纸从一格信箱中滚落。
  
  雁夜本打算将那颗纸球放回原位,却在瞥见纸上的某个字眼后表情凝重。缓慢而小心地,他将被揉成团的信纸铺展开来。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
  
  如果看不到“死亡”与“痛苦”的话,就真的无聊到死了。
  
  但是,看到病患如此轻易地死去,也实在无趣。如果他们能继续痛苦地活着……】
  
  雁夜的第一反应是找这里的看护医生谈谈,让他们仔细留意精神病人、不要让这些危险的病患溜出来。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写下这些可怕话语的人,意识是清醒的。
  
  纸上留下的字迹虽然有点凌乱,但笔画锋利又漂亮。写下这些话的人似乎有过少许激动,以至于某些话语像要浮出纸面一般飘逸起来;但最终,对方的心境似乎又恢复为死水般的平静,以及,无聊。
  
  或许是某个医师的手笔吧。优秀出众的年轻人,在光鲜的外表下却有着浑浊不堪的思想、并因为无法被人理解而默默痛苦着。
  
  这样想的话,似乎,也是个可怜的人呢。在泥沼中愈陷愈深,如果无人理睬,恐怕就要被黑暗所吞噬了。而且,在普通人的世界中挣扎的对方,与挣扎着想过普通人生活的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岂不是同病相怜吗?
  
  怀着微妙的同情,雁夜另取纸张写了简短的回复,与皱巴巴的信纸一起折叠整齐,放回了那一格信箱。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能令你感到欣喜的风景。那一幕美好,一定可以融合为记忆的一部分,令脑海不再荒芜。那个时候,你便不会觉得无聊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但是,请打起精神。是我的话,即便遭受了敲骨吸髓的苦痛、被强迫着追逐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失去自由与健康,为了我所为之着迷的风景,我还是会努力活下去。】
  
  这件小事很快就在雁夜脑海中模糊了。然而当他第二周前往医院、路过那一片信箱时,当初那纸团上话语给他带来的不适感再度复苏。
  
  鬼使神差地,雁夜悄悄打开了记忆中的那格信箱。
  
  信箱里面,有一封写着“间桐雁夜亲启”的信。
  
  微不可闻的心跳声蓦地强烈起来,清晰得如同响在耳畔。雁夜感到芒刺在背,似乎正被人死死盯着。
  
  怀着好奇与不安,雁夜拆开了那封信。
  
  仍旧是锋利的笔迹,但或许是因为心情平和了些的缘故,落在信纸上的字迹整齐了不少。与此同时,那里的内容,却令雁夜心中的不安愈发加重了。
  
  【你的痛苦,可以讲给我听吗?我想知道令你受苦的一切,以及,根源。】
  
  ……所以说这家伙的关注点只在自己的痛苦上是吗!
  
  而且,对方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虽然在医院任职就能轻松查到患者信息,但如此行径,简直只有变态才做的出来!
  
  间桐雁夜旁敲侧击地问过护士那格信箱的归属,得到的回答是曾经的使用者是位已经去世的老医师、现在并无人使用。
  
  虽然总觉得自己可能会惹到什么危险人物,但因独居而寂寞的雁夜,仍旧与那个身份不明的家伙通信至今。事实上,除去对方偶尔的恶毒话语,他还是能从这一过程中获得乐趣的。
  
  就像现在,间桐雁夜恰好有件事情想要向人倾诉,而这个不知名的人物便是再合适不过的倾诉对象。
  
  【我的竹马、那个我从小就讨厌的家伙,要来拜访我,说是要谈论家族继承人的事。但事实上,我连婚都还没有结。
  
  这个人很优秀,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家庭背景。好吧,他甚至长得也很帅。
  
  这样的他,抢走了我喜欢的人。但我并不因此而憎恨他。他有能力令那位女性幸福,我相信这一点。
  
  严格说起来,我对他长久以来的注视,并不能单纯用“讨厌”来形容。他是……】
  
  间桐雁夜在此停笔。对于他那位既是对手又是情敌的竹马、那个他从少年时期就爱恨交加地羡慕着的家伙,想用一句话来加以描绘,实在是太困难了。
  
  而他也不得不就此停笔。从窗户那里传来了清脆的敲击声。间桐雁夜循声望去,之后目瞪口呆。
  
  年轻的远坂家主立在那里,碧蓝的双眼在微暗的天色中熠熠发光,微卷的棕发梳理得整齐,仿佛每一根发丝都散发着优雅的气息。男人身着酒红色西装,经过保养的套装没有一丝皱褶。对方甚至还蓄起了小胡子,但那并未折损英俊的容貌哪怕半分。
  
  真是非常优美的仪态。
  
  如果他们现在身处魔术协会,雁夜必然会给出“如此做派真是了不起”的评价——即便他心里会吐槽些别的。然而,此刻的他们,身处普通人群聚的别墅区;而对方,正漂浮在三层楼的窗外。
  
  这家伙即便做出如此可笑的举动也能保持风度,实在可恨。
  
  仍旧坐在椅子上,雁夜恨恨地开口,魔力将他的声音传向窗外:“这里是现实世界。请你至少纡尊降贵地走一次楼梯吧,时臣。”
  
  远坂时臣低沉好听的声音同样被魔力输送过来:“我敲过门。”
  
  “我在三楼,根本听不到。你可以按门铃,甚至通过它与我通话。我把接线器连接到书房里了。”
  
  “我不会用。”
  
  闻言,间桐雁夜少见地没有出声嘲讽。他薄薄的双唇微张,形状如柳叶般狭长的紫色眼眸睁到最大、几乎成了圆形。以这样的表情,间桐雁夜夸张地表达了自己的惊讶,狠狠嘲讽了连现代设备都不会使用的优雅魔术师。
  
  但雁夜也知道,发呆时间太久的话,自己看起来将会宛如一个智障。因此在默数几秒后,他便收起了那副表情,礼貌地微笑起来:“我这就给你开门。你呢,还是给我尽快落到地上去吧。或者,你也可以飞到天上去——如果你打算继续展示高超技艺的话。”
  
  站起身来,雁夜无意地低下头,发现摊开的信纸上存在着句未完的话语。
  
  雁夜提起笔,飞快地将那句话补充完整,之后收好信纸。
  
  【……是一个连电器都不会用却装逼如风的家伙。】
  
  
2. 我的竹马装逼如风(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