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与君相知瓶邪+番外 作者:博博斯基

字体:[ ]

 
文案:
     之前自己写了一篇《瓶邪必须在一起》完全是一时兴起之作,一定有很多不足之处。因此,现在又想换一个思路,写一篇有关瓶邪的新东西。
 
这回这个故事是接着盗八开始的,仍然以吴邪的第一人称记录故事的内容。而这里面也会有一两个自己原创的人物,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推进剧情,绝对不会对瓶邪或者黑花的CP关系造成任何影响。并且力求甜文为主,毕竟我们的张大族长已经很辛苦了,我们的天真无邪也爱的够累的了。
 
内容标签:盗墓 甜文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王胖子,解雨臣,黑瞎子 ┃ 配角:张海琼,张海客,吴一穷,吴二白 ┃ 其它:伪解密,有斗,有爱情,有穿越,有居家,甜文风
 
==================
 
  ☆、1
 
  闷油瓶把我打晕,等我醒来时,路已经封死了,而他也不见了。我爬起来背好背包,用手使劲推了推被封死的地方,石壁纹丝不动。于是,我学着闷油瓶那样伸出二指,一点一点地摸索着,但是摸了半天,这片堵住路的石壁几乎都让我摸遍了,却没有半点发现。我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又在四周细细地摸索起来。 
  我可没有闷油瓶那黄金二指的功力,这一路摸索下来,两根手指都已经磨破了,每一次磕碰到坚硬的石壁上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可我毫不在乎。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竟然在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地方摸到了一块极细微的突起。我一下子激动起来,按住那个突起,试着轻轻地转动它,可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但我不气馁,重新摸索起来,没想到,一圈下来,我竟然摸到了其他六处突起,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于是慢慢地把这七个突起挨个轻轻转动。 
  当我转动完第七个突起的时候,突然,一阵“吱啦啦”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块突起竟然“砰”地一声弹了出来,随后我就听到那声音越来越响,最后,面前的石壁突然倒了下去,我的眼前一下子敞亮了起来,路通了。 
  我沿着路跑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青铜门所在的区域,我多么希望我能赶上闷油瓶,能够来得及阻止他进入青铜门呀。可是现在看来,可能是我来晚了。四下里一片静寂,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总觉得这有点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咽了口唾沫,我小心翼翼翻下这块巨石,顺着脚下丘陵一样的石头向裂谷的另一头爬去。
  这些石头都极度难爬,但我害怕耽搁的时间太长,那些人面鸟归巢了,跟它们撞个正着就麻烦了,所以也不敢歇,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向前挪。
  空气中开始传来一种淡淡的血腥味,夹杂着一点糜烂的腐臭味,越靠近青铜门这种味道就越浓烈,让人恶心得想吐。我的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不自觉的就加快了步伐。
  一时间我什么也顾不上了,迫不及待只想上前去看个明白。迅速的从石头上滑下,我跌跌撞撞的向那边跑过去,弄得脚下的碎石和累累白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路过九龙抬尸棺的时候,我匆匆用手电扫了一下,依旧是当年我们走的时候那副光景,棺盖大开,九条巨大的蚰蜓依然在沉睡,守护着已经没有了主人的空棺。
  我的眼皮跳得厉害,那种没来由的恐慌让我的神经紧绷。我不再迟疑,用尽全力向青铜门跑过去。越来越近了,终于在距离青铜门几步的地方,我停了下来。赶忙从背包中拿出鬼玺对准青铜门上那方形的凹槽插了进去,可是青铜门并没有打开。
  我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所以干脆破口大骂,“张起灵,你给我出来!小爷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你到底拿小爷当什么!你说呀!你回答我!你个混蛋!为什么躲到这个破门里面,不理我!既然这样又为什么来杭州找我!你出来!你出来!”我越说越伤心,最后干脆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
  就在我哭爹喊娘的时候,一声尖利的鸟叫突兀的在我身后响起的时候,我楞了片刻,缓缓回头看去,果然,无数的人面怪鸟站成一个半圆,犹如雕塑一样将我团团围住,我完全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但我也并不觉得有多意外,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见识过,这些怪鸟降落的时候无声无息,像幽灵一般静谧诡异。
  不过在我看到它们的那一瞬,我突然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老实说,我真的没有勇气独自去面对以后十年的等待,或者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十年之约,根本就是闷油瓶在骗我,他本来就是要替我去死的。那么好吧,你死在门里,我死在门外,这样也算生死相随了吧。想到这,我一只手从腰上摸出我的匕首反握在手中,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道,“张起灵,你不出来小爷就死给你看!”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它们并没有立即对我的动作做出反应,只是继续用阴毒的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让人心里发毛,浑身不舒服。
  我不敢松懈,就在我手心微微有点出汗的时候,其中一只人面鸟突然抖了抖翅膀,然后张大嘴吐出了它的口中猴。其他的人面鸟像是得到了什么号令一般,也纷纷吐出它们的口中猴。
  转眼间,我面前就密密麻麻蹲满了浑身血通通的猴子,一个个用看食物的凶残眼神盯着我和身后的闷油瓶。我咽了口唾沫,僧多粥少啊……小怪物们,能不能分到一杯羹,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大概是看我手中有刀,它们比较谨慎的没有贸然上前,只是不断地对我张嘴露出满口的獠牙。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就在我们对峙的紧要关头,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响动,像是石子被踢落的声音。我还来不及去想这是怎么回事,离我最近的一只猴子已经在这一瞬间猛然弹地而起,直冲我面门而来。
  到了这种时候,我也就豁出去了,在它起跳的同时,我已经挥刀迎上,没等它近身就将它拦腰斩断,腥热的血溅了我一身,果然是把好刀,削“猴”如泥!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所以很多的事情一旦开了头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新鲜的血刺激了那些嗜血的小怪物,它们终于不再犹豫,蜂拥而上,场面一时间无比混乱。我一刀劈下去甚至能划开六、七只猴子的身体,无数的猴子被自己的同伴撞开,到处是飞溅的血和猴子的獠牙。刚刚被穿肠破肚的猴子立即就被分食殆尽,空气中的血腥味瞬间达到一个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机械的挥刀砍杀,大概我已经杀红了眼。感觉中好像过了很久,但是实际上时间只过去了两三分钟,只不过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这两三分钟实在是太漫长了。
  终究是寡不敌众的,任我的劈砍再凶狠,我的刀再锋利,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三分钟后我挥刀的速度明显下降。我的胳膊和腿甚至背部都被猴子咬住了,甩不开。当我挥动挂着两只猴子的胳膊劈翻一只几乎快要扑到我面前的猴子之后,另一只猴子的脸从它同伴的尸体后面露出来,我回刀不及,眼睁睁看着那猴子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我的脑袋就要咬上来。
  看来只能到这里了,我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也罢,干掉了那么多猴子我也算是值回票价了。我闭上眼睛,准备接受命运对我最后的宣判。
  然而等待中的撕咬和疼痛却并没有到来,反倒是腥臭的血喷了我一脸,让人作呕。我诧异的睁开眼睛,头顶却突然炸亮了一道白光,照得整个青铜门前宛如白昼。
  这是照明弹吗?什么情况?
  就在我愣神的当口,挂在我身上的猴子都接连被打落了。在这样刺眼的强光照射下,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怪猴和人面鸟都出现了短暂的暴盲。口中猴一时间找不到自己的人面鸟,而人面鸟也因为口中猴没有回到它们的身体里而不能起飞,这使得它们成为了活靶子。
  无数的怪猴被打得皮开肉绽,尸块和腥臭的血浆四处飞溅,场面堪比修罗地狱。虽然我因为耳鸣还没有缓解所以听不到声音,但我也能从眼前的情状分析出来,是密集的子弹在对准猴群和怪鸟扫射。不过这些子弹都很有准头,因为一颗都没有打到我的身上,可见枪法都是不错的。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转头望去,远处一个看似熟悉的身影出现,是闷油瓶吗?难道他还没进去?难道我赶得及阻止他?太好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上山的那家小旅馆里面,据老板娘所说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小伙子把我送来的,并且交了半个月的食宿费,还留了话叫我伤好以后就乖乖的回杭州去等他。是闷油瓶吗?除了他还会有谁有这个本事把我救出来呢?可是如果是他,为什么老板娘没说是之前和我一起上山的小伙子呢?我该怎么办?看着自己一身的伤,我想我还是乖乖回杭州吧。如果真的是闷油瓶,我不听他的话再去无理取闹的话,他一定会生气的。于是,我在旅馆修养了几天之后就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乖乖的回了杭州。等待的日子真的不好过,我虽然回来没几天,可是感觉就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闷油瓶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找我呀?就在我等的头发都要白了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我兴冲冲的跑了过去,可是结果我等来的不是闷油瓶,而是我妈。并且她还强迫我去相亲,我简直要发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重新发的,请多见谅。
 
  ☆、2
 
  我被我妈强迫去相亲,我心里这个怨呀!可是迫于我妈的威严,我只得从命。可是无论我妈带来什么样的姑娘,我都是那句话“我没钱没房没车,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倒斗,最喜欢的宠物就是粽子,你愿意嫁给我吗?”哈哈,果然不出所料,一个一个的姑娘全都拂袖而去,有的甚至气得还泼了我一脸的咖啡。唉,没关系,小爷不计较,只要你们别缠着小爷就好。小爷我有要等的人,他没回来之前,我绝对要守身玉如!
  看我这幅德行,我本来以为我妈会被气走,可谁知道,她竟然还有大招!怎么是霍秀秀,我妈这是什么节奏呀?这半个月安排我见了一个连的姑娘还不够,现在把秀秀都找来了,是不是太过了,我表示无语。虽然我肯定不可能和秀秀有什么发展,可是既然人家来了杭州,我还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的。就这样我带着秀秀转了转西湖、灵隐寺等著名景点,后来又在武林广场找了个不错的馆子吃了一顿。到了晚上我送秀秀回了宾馆,刚想道别,秀秀却拉着了我。我心说,秀秀你可别说看上我了,我真的不行呀。就在我腹诽之际,秀秀开了口,“吴邪,现在没有别人了。我们可以谈谈吗?”
  “吴邪”不是叫“吴邪哥哥”嘛。怎么当了当家这小丫头也目中无人了吗?
  秀秀看着我那丰富的表情,笑了笑说,“霍秀秀只不过是一个掩饰而已。我真实的身份是张家九大长老之一的张海琼。而所谓的霍仙姑只不过是我座下一个堂主而已。”
  闻听此言,我彻底傻眼了,竟下意识去摸了摸秀秀的额头。
  “我没有发烧,更没有鬼上身。我就是张海琼,霍秀秀只是我回归大陆所用的一个身份而已。”
  “不可能!秀秀小时后我就认识,难道你一直在用缩骨功吗?还有小花,他和秀秀感情最好,你怎么可能骗得了他!”
  “唉”秀秀叹了口气,然后把手搭在我肩膀上,“吴邪你和解雨臣真的很不同呀!解雨臣知道我身份时就能平静的接受。看来王胖子叫你“天真无邪”真的很确切呀。”
  我很不耐烦的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别扯东扯西的!我警告你,你赶紧把秀秀交出来,否则有你好受的!”
  “唉,你小时候见到的霍秀秀的确不是我,但是从03年起霍秀秀就是张海琼,张海琼就是霍秀秀了。”
  “什么意思?说清楚!”
  “03年从你三叔按照计划组织了七星鲁王宫的探险活动时起,真正的霍秀秀就被她奶奶送到了瑞士去生活了。毕竟计划一经启动,随之而来就是血雨腥风,而秀秀她太稚嫩了,霍家这个担子她承受不起。而我又需要一个能够接触老九门核心人物的身份,因此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不信你可以问解雨臣,他是知情的。”
  好吧,小爷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习惯了。那么这个秀秀,不,张海琼她说她是张家人,是闷油瓶的族人吗?她找我干什么呢?该不会是因为闷油瓶替我去守青铜门,找我算账吧?其实我也不想让他去呀!我多想把他换回来了呀!我可是拼了老命也无济于事的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