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大风起兮云飞扬 作者:梵尘花间

字体:[ ]

 
 
文案
萧景琰觉得此时他的整颗心都在颤抖着。如果……如果他真的是回到了十多年前,一切都还未到最糟糕的时候,那他是不是……是不是还能再见到小殊?是不是就有机会可以去改变这一切?改变最后的结局,把小殊留下来,陪在他的身边……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景琰、梅长苏(林殊) ┃ 配角:蔺晨、飞流、蒙挚、静妃 ┃ 其它:重生宠溺、适当改动
 
 
 
☆、第一章
 
  大梁元佑六年冬末,北燕三战不利,只能以退兵作为了结尾。大渝折兵六万,最后也只能上表求和,自此,大梁短时间内再无战事上的烦恼。
  对于朝臣以及百姓而言,这是一场大的胜利。但对于夙夜不眠的把战事中的伤亡人员名单抄了一遍又一遍的萧景琰来说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心寒。
  元佑七年春,太子不顾朝臣与已怀有身孕的太子妃的劝阻,亲上了琅琊山寻求一个答案。
  没有人知道琅琊阁的阁主究竟给出了什么答案,他们只能发现太子回来后更加励精图治了,时常可以看到深夜了东宫书房中还亮着的灯火。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静贵妃每每思之,也只能沉沉的叹一口气。只有她知道,景琰的心已经跟着以前的林殊,后来的梅长苏一起死了。
  元佑七年秋,太子妃诞下一皇子三日后,梁帝病逝。在守满了一个月的孝之后,太子萧景琰继位,尊生母静贵妃为太后,立太子妃柳氏为皇后和立唯一的嫡子为太子储君。
  每年一到梅长苏忌日的那一天,萧景琰便会出宫一整日。知情的人都当他是在林府旧宅呆了一天,也就只有贴身跟从的蒙挚和战英知道。当夕阳下山之后,陛下就会前往苏宅,在那坐上一整夜。
  苏宅里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改变,只除了不见了昔日的故人以及多了一个梅长苏的牌位之外……
  萧景琰坐在往年常坐的位置上,面前是一个燃着炭火的火盆。
  一动不动的坐久了之后,他仿佛就看到了梅长苏就如当年一样,围着暖和的裘衣,抱着暖手的手炉,笑的一脸意味深长的坐在对面。
  小殊,你怎么能……怎么能狠的下心骗我,狠的下心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世间最孤独的位置上。
  说好了每隔三五年就回来看看我的,你人呢?
  如果注定还是要离开,为什么当年不彻底的将我瞒住?
  十三年,我念了你十三年之后你回来了。我高兴的一度认为以前那种一个人的生活要结束了,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最起码我们依然还是最好的朋友。
  你跟我说你已经无法做回林殊了,我认了。做不回林殊没有关系,你还是梅长苏,你依然可以陪在我身边……
  霓凰嫁给了聂铎,飞流跟着蔺晨回琅琊山了,夏冬和聂锋过的很好,景睿有豫津一直陪着,卫峥回药王谷继续当他的少谷主,江左盟的各位也回了廊州,江左盟依然是江湖第一帮派……
  一切都很好,只是唯独少了你……少了你这位梅宗主,少了你这位林少帅,少了你,我的小殊……
  你希望我再花个十几年,再一次的去接受你已经死了的事实。我真的很想当面的告诉你:做不到,我已经做不到了!
  快了,再等等我,小殊,很快我就能放下这一切来找你了……
  承平十五年,一代帝王于养居殿与世长辞,享年四十八岁。
  一个月的孝期结束后,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掌理朝政的太子继位,朝堂上下一片清明。
  太后和太皇太后在悲恸不已的同时,又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母后,陛下这些年的痛苦臣妾看在眼里,却无法为陛下分忧。如今,臣妾只希望那位苏先生能在奈何桥边等等陛下才好。”
  “好孩子,会的,小殊他是一定会等着景琰的……”
  曾经的静贵妃,如今的太皇太后看着远处生长茂盛的石楠树,轻轻的拍了拍柳氏的手背,轻声喃道:
  “这辈子,他们都太苦了。只愿来世,他们都要长在平凡人家中才好啊。”
  ………………
  当萧景琰再次恢复意识时,他诡异的发现自己正骑在一匹马的背上狂奔中。那种上一秒的极静与现在的剧烈运动两种感觉夹杂冲撞在一起,让他难受的瞬间拉紧了缰绳。
  “吁——”
  战马的嘶鸣打破了道路上原先整齐的马蹄声,大大小小的马鸣先后响了起来。
  还没等萧景琰缓过神来,身边就有一人御马上前来了。声音是他极为熟悉的,以至于他还没抬头,就知道是谁了。他的副将以及后来的巡防营统领——列战英。
  “殿下?怎么了?是有什么情况吗?”
  殿下?他登基十五年,战英一向喊他“陛下”的,怎么又喊他“殿下”了?抬头正准备说点什么的萧景琰在看到列战英的脸时,瞬间话又说不出来了。
  为什么战英看起来变得年轻了许多?就像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样子。
  “战英,这是哪儿?”
  虽然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萧景琰还是尽量装作了一副正常的样子。
  “殿下,前面不远处就是落石镇了,今夜在那休息一晚,明日午时之前我们就能回到金陵城了。”
  战英总觉得殿下哪里有些怪怪的,可叫他细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乖乖的回答殿下的问题。
  “殿下,您是不是伤口疼了?需不需要休息一下再赶路啊?”
  另一旁也纵马上前来了的戚猛听到战英的话,向来大大咧咧的他也不知怎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之前靖王殿下受的伤,开口建议到。
  “要我说啊,这次去西山营换防可真是倒霉,都回去了居然还能在路上碰见山匪。那山匪头头也真是厉害,临死前居然还让殿下受了伤。”
  “戚猛!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
  要战英说啊,这戚猛唠叨嘴欠的毛病有时还真让人受不了。
  不过,萧景琰此时却是难得感觉到原来戚猛的多话还有这么个好处。
  西山营换防?那不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吗?他怎么会到这里来?而且,记忆里的西山营换防回程的路途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山匪呀?更别说受伤了。
  不过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出去换防,回到金陵之后,他就重新遇到已经成为了梅长苏的小殊……
  小殊……小殊!
  萧景琰觉得此时他的整颗心都在颤抖着。如果……如果他真的是回到了十多年前,一切都还未到最糟糕的时候,那他是不是……是不是还能再见到小殊?是不是就有机会可以去改变这一切?改变最后的结局,把小殊留下来,陪在他的身边……
  “战英,通知将士们,一会儿到落石镇歇一下脚后,今晚我们再赶一站,争取明日早上就抵达金陵!”
  萧景琰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显得不那么急切,虽然心里他已经恨不得马上长双翅膀飞回去看看小殊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是,殿下。”
  战英不知道为什么殿下突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但是向来习惯了服从萧景琰命令的他并未多说什么,拉着缰绳到后面通知其他的人去了。只留下了一脸无辜不知道为什么战英又瞪他的戚猛,他说错什么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琅琊榜刚刚完结的时候就想来开这么个坑了,实在是心疼靖宝宝最后要孤独的过没有梅长苏陪伴的一辈子,于是乎就有了这么个脑洞。
这篇文可能会写成中长篇,不过现在一切都还不好说,谁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呢。因为小魔我此时手头还有一本其他的作品也在更新,所以可能无法日更高产,这点实在不好意思,所以,欢迎催更。
小魔是个有时挺执着的人,只要开了坑,跪着也会填完,无论斗转星移、日久天长。所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此文绝对不坑!
此文绝对不坑!
此文绝对不坑!
 
☆、第二章
 
  次日早上辰时,靖王等人一路快马加鞭,总算是回到了金陵城里。虽然风尘仆仆,但是第一件事情便是立马进宫面圣,递交近期的军报。
  看着眼前熟悉的城墙,萧景琰心里突然前所未有的平静。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尽管这一次比前世提前回来了,但是他们依然还是在养居殿外等候了一个多时辰才被梁帝召见。
  战英和戚猛虽然都心有不甘,但是靖王还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就更不能抱怨了。
  ……
  “宣靖王殿下进殿——”
  梁帝舒服的倚在位子上,看着自己这个倔脾气的儿子器宇轩昂的从殿外走进来,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高兴和期待的。
  如果景琰愿意改掉他的那个脾气,跟他服个软,自己又何尝不愿意对他好点。
  一心觉得自己还是一个为儿子操心的好父皇的梁帝,又怎么会记得起适才自己把儿子忘了,让他在殿外候了一个多时辰的事情?
  “儿臣自西山营换防回来,呈上近期军报。”
  看着梁帝从高湛手里接过军报,脸上甚是满意的表情。站在一旁的太子心里就不大舒服了,景琰实在是太倔了,平日里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让他怎么能不恼。
  “景琰,你也真是的,明知道要进宫见父皇,也不回府打理一下仪表再来,这风尘仆仆的像什么样子,你这眼里究竟还有没有父皇?”
  从进殿之后就一直跪着的靖王此时一心只想着早些回去,看看能不能提前找个机会去宁国候府里瞧瞧小殊。没有亲眼见到他人,他这颗心里终归还是有些悬着。
  太子的这一番指控在萧景琰看来简直就是无聊的挑衅,反正萧景琰在他们心中的印象就是那样的,那他干脆随了他的意愿,不理他好了。
  “……”
  靖王的反应在誉王和梁帝看来,一个觉的是理所应当的,一个心里就无奈了。他这个做父皇的都这样教导他了,可是这孩子就是不改,简直是没救了,浪费他的好意!
  “好了,都别吵了。景琰,这次差事办的不错,回去休息吧。”
  原先的那一点满意早就不知所踪,随手把军报扔在了桌案上,梁帝就让人回去了。
  殊不知,他的这句话正是此时萧景琰最想听的。
  所以,告退之后,萧景琰一点留恋都没有的跟来时一样,头也没回的大步走了。
  至于奖赏,还有谁会在意?
  靖王的背影梁帝不会去关注,太子和誉王就更不会去关注了,只有在一旁已经年迈的高湛默默注意到了。
  靖王殿下这次回来似乎变了不少呢,金陵城中的这一滩水啊,看来又该乱了……
  由于梁帝亲自下令给霓凰郡主比武招亲,天下各路的人都想来凑一脚,所以金陵城中的街道也比往常热闹了很多。
  在拥挤的人流中,萧景琰他们也无法做到纵马回府,只能随着人潮缓慢前进。
  十二年前的惨案本就是由宁国候谢玉与夏江勾结造成的,这些年他素来与宁国候府没有来往,贸然之下前去拜访,恐怕是会落人口舌。更不用说谢玉这老狐狸是太子暗中的臂膀,哪里能瞒的过他。
  世界上有时候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当你正在费尽心思想办法要达到一个目的时,命运就已经把结果送到你面前了。
  “见过靖王殿下。”
  有些走神的萧景琰没有注意到有人来到了眼前,直到对方打了招呼才回过神来。当他看清眼前的来人是谁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停止了跳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