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之流年似水与君同 作者:風柒舞

字体:[ ]

 
 
文案:
     吴邪:起灵,你不要走!
 
张起灵:嗯,吴邪,一切都结束了
 
黑瞎子:哑巴,看好你家小三爷,要是他再缠着我媳妇儿,别怪我不顾师徒情分!
 
解雨臣:来人呐,把这个瞎子拖出去,打死算我的!
 
黑瞎子:别啊,媳妇儿我错了还不行吗?(╥﹏╥)
 
张起灵:(影帝模式)吴邪,不要赶我走
 
吴邪:不会的,起灵,你放心好了!
 
张起灵:(持续影帝模式)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不生气嘛
 
吴邪:当然!
 
张起灵一把扛过吴邪回到房间里面
 
吴邪:起灵你……唔,嗯!
 
解雨臣:张起灵你把小邪还给我!
 
黑瞎子:媳妇儿,我们也回去吧!
 
解雨臣:你个死瞎子!放我下来!
 
王胖子:唉,全世界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这一只单身狗还散发着清香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盗墓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解语花黑眼镜 ┃ 其它:甜文
==================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小舞:吴邪要出发找小哥啦,大家开不开心?!!
张起灵:。。。。。。
小舞:???
吴邪:小哥是说你还知道放我出来啊!
小舞:。。。小哥,我错了,我这不是来救你了吗?
吴邪:你也知道啊,小爷我可是等他十年了!
小舞:呦,我们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怎么这么了解小哥,你是不是?
吴邪:(脸红)你说什么呢!
小舞:啧啧,还恼羞成怒了啊(女干笑)
张起灵:。。。。。。(拔起黑金古刀,将吴邪拉到身后)
小舞:!!!小哥,我错了!(惊恐状)
  曾经,我以为十年很漫长,但是当日子一天天过去,十年之期却马上要到来了。在这十年里,我去广西看过胖子,他依旧开朗,但是岁月无情,在他脸上刻下了一条条皱纹。无论我怎么劝说,他始终不肯回北京,因为北京没有云彩。阿贵也老了,中风瘫痪,全靠胖子伺候,胖子曾想过将阿贵送到北京大医院去,但是这老人却异常坚持,不远离开家乡,他说那小村子就是他的根,他生于此,也将死于此。
  春去春来,潘子坟上又长出了很多杂草,我每年都会去看他,墓园十分冷清,很少有人来,但是我想他应该不会寂寞,因为他心愿已了,在下面陪着三叔。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可能也不幸福,因为三叔就是他的信仰,当初没了三叔他一下子苍老了那么多,他为三叔做的,已经足够多了。每当回想起张家墓穴里他为我最后一次护航时唱的歌,苍凉中带着解脱,心总是抽痛着。潘子,愿你在天堂安息,下辈子别再干盗墓这活儿了,好好过日子,为自己而活。
  我曾想试着找阿宁的坟墓,但是想想也就罢了,毕竟她的尸体还在那片热带雨林里,就算找到了坟墓也只是空壳子了。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样一个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为什么要选择这一条路,但是这是她的选择,一如当初我不顾家人阻拦毅然追寻着那个秘密,呵呵,我似乎没有什么立场说别人呢。
  我常常想起三叔,经常分不清他和谢连环,因为这两个人的记忆被我混合在一起。谢连环应该是死了,但是三叔却再也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文锦阿姨最终如何了,想到小哥追着文锦阿姨在西王母庙里被吓得失忆的情景,估计文锦阿姨也是凶多吉少了吧。三叔的铺子由我在接手了,虽然只剩下了不到原来的一半,但是也更好管理了。王盟在这十年里成长很快,小伙子个子蹭蹭的往上长,竟比我高了一个头!做事也稳当了很多,店里生意基本不要我打理了,三叔的铺子也是他在帮忙管理。
  小花和秀秀最终没有在一起,霍奶奶死了之后,秀秀的两个哥哥真不是东西,各种捣乱,还派人暗杀秀秀,好在秀秀虽然小,但是自小的教育让她占了上风,再加上霍奶奶一直将她按照继承人的身份培养,最终在霍家定下了自己的地位,我和小花都帮过忙,但没让秀秀知道,但这丫头这么聪明,也不会看不出来。说实话,对于秀秀,我还是挺愧疚的,当初在张家古楼里,我没能把他奶奶的尸体带回来,只带了一个头,因为我当时只能救出救小哥,其他一些伙计虽然有些还没死,但是我和胖子实在救不了那么多人。
  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无论好与不好。除了我和小哥。从长白山回来时我受到了野兽的攻击,那次战斗中鬼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十年内,我用尽一切办法寻找,但是无果。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找到小哥,因为我答应过他的,要带他回家。十年了,小哥估计已经失忆了,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我。
  唯一让我无奈的是,这十年内,我似乎一点也没有变化,时间仿佛停留在了小哥离开的那一年。爸妈还时常拿我打趣儿,说是不是吃了什么长生不老药变成这样。这十年里,我没少被逼着相亲,但是看得女人多了,更提不起兴致。不知为什么,我害怕成家,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担起做父亲的责任。一直以来,我习惯了依赖他人,特别是小哥,他救了我一次又一次,我真的不知道要是有一天,我遇上危险该怎么办。虽然我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而锻炼身体,取代了三叔的位子成了道上人人害怕的三爷,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内心还是无法变得更加强悍。
  我收拾包裹,拿了装备,在王盟的叮嘱下离开杭州,想起王盟知道我要走时脸色大变,说这回是不是又要去危险的地方,不禁感到好笑,这小子孩子都五岁了还是有些不稳重。坐上了去长白山的飞机,看着窗外的白云,不由得唇畔勾勒起一抹笑容,小哥,等我带你回家。
 
  ☆、第 2 章
 
  长白山上依旧是白雪皑皑,万年冰封,我背着沉重的包袱轻松的在雪地里走着,这十年来的锻炼果然有用,我再不是那个唯唯诺诺要依靠他人的窝囊废了。顺利的找到那个温泉,我放下毯子和一些日用品,先洗了个澡,将羽绒服棉裤收起来换上T恤衫牛仔裤,看了一下手机,据十年之约还有一个星期,这次带的食物够吃两个星期,再加上之前来的时候放的,一个月估计不是问题。
  现在唯一要纠结的就是当初小哥走时并没有说怎样用鬼玺开那扇青铜门,更没说鬼玺没了怎么办。现在没办法,我只好等了。这十年,我除了一开始为了树立威信,亲自下墓倒斗,后来就很少下了。
  等待的时候其实很无聊,在山洞里面没什么娱乐,只好一遍又一遍看着自己带过来的书,手机电也差不多用光了,要留一些防止路上要用,好险还带了一个充电宝,日子倒也悠闲,偶尔无聊得很了,便靠在门上和小哥说话,说说这十年来我是怎么过的。很奇怪呢,当那段最黑暗的日子过去后再回忆,发现也没那么难熬了,虽然没什么回应,但是估计小哥在旁边听到的话也就这样,真是个闷油瓶。想想有些好笑,也有些心疼。小哥背负的太多了,或许是一个人生活的太久了,忘记了怎么和别人说话了吧。虽然他那么强大,但是终究还是一个凡人,也是有感情的。
  十年之期终于到了,我站在青铜门前,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一遍一遍的摸索着,其实自己知道那门上没有任何机关,但是还是怀有希冀,要不然我会崩溃的。
  忽然,门上闪烁出金色的光芒,伴随着“吱呀!”一声,门缓缓打开了,那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我不得不闭上眼等待。金光过后我听到小哥的声音,十年不见,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耳熟,仿佛从未消失,我忍不住眼眶一热,喊道,“小哥?”
  “你是谁?”张起灵的声音依旧不起一丝波澜,带着他特有的冷意,一手拿着黑金古刀,戒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知为什么,有一丝熟悉感,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吴邪?”
  “小哥,你没失忆!”我欣喜地走上前,给张起灵一个大大的拥抱,十年的相思化作无数泪水,汹涌而出,记不清上次哭是多久之前的事了,现在我只想以此来宣泄内心的喜悦。不知为什么,只要有小哥在身边,我就可以放松下来,什么也不用担心了。
  “你是吴邪?”张起灵皱了皱眉,不知为什么,自己一向是很讨厌别人的触碰的,但是这个人却给自己一种温暖的感觉,让自己忍不住伸出手环住了男人,张起灵有些僵硬的轻拍着吴邪的后背,低声说道,“抱歉,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没关系,小哥,我带你回家。”我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对不起,我把你的鬼玺给弄丢了。”
  “没有,我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你是不是有血粘在上面过?”张起灵看着吴邪,很认真的问道。
  “好像有一次。”我想了想,似乎上次被野兽围攻时自己流了很多血,那时鬼玺是贴身放的,“怎么了?”
  “它可能是被你吸收了吧,鬼玺一旦认主拥有鬼玺的人便可以长生不老,并且受伤也可以很快恢复。”张起灵声音依旧是波澜不惊,淡淡的仿佛说的是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话。
  “长生不老?!像你一样吗?”我被吓到了,没想到爸妈误打误撞,竟然猜对了,我看着小哥依旧没什么表情的脸,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的说,“我不用还了吧?”
  “没事。”
  “小哥,你先吃一些东西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回家。”我打开背包,拿出了一个肉罐头,放到火架子上烤。
  张起灵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吴邪,男人的脸在篝火的照应下显得十分柔和,从他温润的眸子和唇畔的弧度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个很温暖的人,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人,就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这也许是命中注定吧,自己会遇见这个人,将鬼玺交给他,虽然失忆了,但是看到这个男人却感到十分熟悉。
  两人吃完饭后,我收拾了一下用品,将剩下的吃的装好,毕竟出去还有一段路要走,将毯子铺在地上,我看着张起灵,“小哥,我们一起睡吧,我只带了一条毯子。”
  张起灵看着吴邪,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便坐在一边,望着天花板开始发呆。
  我有些无力,张起灵还真是张起灵,失忆不失忆都一个样,真不愧是闷油瓶!
  一开始我和张起灵是背对背睡的,毕竟这样一个闷油瓶在旁边,虽然安心,但是压力也很大,但是不知不觉睡着后,醒来时发现我整个人都窝进了张起灵的怀中,他的手环着我的腰,我一条腿塞进了他腿间,姿势十分暧昧,让我不禁红了脸。虽然我睡觉不大安分,但是怎么就成这样了?想起每次在斗里,小哥睡觉的样子都是很安分的,还是自己的错吧。
  挣扎许久,我终于推醒了张起灵,“小哥,该起来了。”
  “嗯。”张起灵似乎是没睡醒,他应了一声,收紧了手,将吴邪又往怀里带了带。他的下巴蹭过吴邪的头顶有些留恋的磨蹭了两下,又安静的睡了过去。
  我脸一下子涨的通红,靠,老子好歹也是大男人,被人男人像女人一样抱在怀里算什么!而且,我可比张起灵高一公分,怎么也是他在我怀里吧!但是面对这个能徒手杀粽子的闷油瓶,还是悠着点吧。我只好又推了推张起灵,微微提高了声音,“小哥,我们该走了!”
  张起灵终于是醒了,他看了一眼怀中的吴邪,莫名的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唇畔轻勾,那弧度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非常淡定的放开了吴邪,看着手忙脚乱穿衣服的某人,再看看空荡荡的双臂,感觉心里也空了,好像一辈子都将这个人抱在怀里,不让他受到伤害。
  因为事先有准备,我帮小哥办了一个身份证,再也不用担心小哥不能坐飞机了。但是当我买飞机票的时候,小哥突然出声,让我买火车票。虽然觉得坐飞机会比较快,而且我一走,杭州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处理,但是既然小哥都发话了,我也就听他的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