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分桃[弥子瑕传] 作者:桃子君君

字体:[ ]

 
 
文案:
     CP是弥子瑕X姬元(卫灵公),弥子瑕X范蠡
 
但是是一对一,一对一!!
 
文案1:
 
他姓弥,名牟,字子瑕。原是晋国人,祖承晋国王室,从他出生以来,就被厚以众望,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以后定会官至上封,享尽无处荣耀。但是……
 
现实是他被送卫国,成为男宠。
 
那个词,他甚至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从来不知男人与男人之间尚可,他第一次听晓那样的词,竟是自己成为了他。
 
文案2:
 
这是一个尔虞我诈的时代,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 
 
这个时代有圣人孔子,奔走于诸侯列国,为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这是时代有超脱老子,无为而治,上善若水; 
 
这个时代有贤相晏子,辅佐三代君王,智慧过人。 …… 
 
时事造物,诸侯争霸,英雄辈出,天下问鼎之,不看已经咀嚼至烂的圣人,且看一小人物,历史上黑化之人,如何力挽狂澜,改变自身命运。
 
ps:
 
1.主受
 
2.结局一定HE!!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虐恋情深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弥子瑕,姬元,范蠡 ┃ 配角:公子朝,南子,姬午,蒯聩,赵无恤,勾践 ┃ 其它:孔子等~文中会出现各大有名人士,虽然不是主角,出来晃荡一下也是好的~
 
==================
 
  ☆、第1章(锲子)
 
  “大王……”富丽堂皇的宫殿内,纱幔飘转,如缓缓升起的轻雾般。软榻上,是两个衣衫不整的男子,底下那人,身材颀长,漫天的乌发如上好的绸缎般遮住了他的脸,只听到他刚才清润如细雨的声音,一下子就将人至于空灵舒畅之地。
  上面那人,面容英气,剑眉入鬓,唇如菱形,眸眼深邃,一股霸王之气,不怒自威。
  他抬起面庞,眼中情|欲未退,沙哑着道:“怎么了?”
  少年沉默,咬住唇瓣,用手拨开了散乱在面前的头发,随意之举,确是风姿窈窕。
  那少年的面容,怎一个美字了得,道不尽的风情,道不尽的气韵,朱唇点砂,美目如画,眸如曦光,若不是他胸前两点朱砂,直直让人误认为这是谁家的俏女子?谁有如此好运得妇至此?
  少年从容,松开唇瓣,吐出几个字:“大王,臣明天还要上早朝。”
  少年姓弥,名牟,字子瑕。原是晋国人,祖承晋国王室,从他出生以来,就被厚以众望,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以后定会官至上封,享尽无处荣耀。但是……
  现实是他被送卫国,成为男宠。
  那个词,他甚至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从来不知男人与男人之间尚可,他第一次听晓那样的词,竟是自己成为了他。
  他到了卫国,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无所事事,像着一个人质般,周围都是观察监视的目光。这种境况改变的一天是有一次他无意中逛着花园,百花争艳,他站在枝头下,怔怔的看着那些娇艳的花儿时,懵懂茫然,一个声音冲进了他浑噩的脑海中。
  “你是——?”来的人一身黑红锦袍,腰佩玉勾,头戴通天冠,一双精神的眼睛就直直望着弥子瑕。
  弥子瑕曾经远远站在台阶上看到高处的他,于是忙拱手行礼道:“拜见大王。”
  姬元并未立刻让他免礼,而是勾着一抹笑容上下打量着他,花容月貌,简直比春日里百花还要美上几分。
  “你是宫中的侍从吗?寡人怎么从没见过你?”姬元柔笑道。
  “臣是晋国送来的。”弥子瑕恭敬道。
  “你叫什么名字?”姬元向他走近了些,面上更是温柔。
  “弥牟。”
  从此竟结下难解孽缘,让他一路荣升为卫国大夫,也成了那人的男宠,受尽荣耀,也独承非议。
  他其实有反抗过,真的有……
  他一次次被召入宫,一次次在那人刻意示好面前,茫然无所适从,直到那人将他压在身下……
  想到这,躺在床上的弥牟有些动容的闭紧了双眸。他反抗,可是他孤身一人来到卫国,那人还是国君,他如何反抗?他求助晋国,最后却得到一份书信:卫王所求尽可答应!
  罢了罢了,只能罢了,从他来到卫国那一日,便将生死置之度外,何况区区皮囊,只是他从未想过……会是那样的结局。
  此时床榻上的姬元应他的话起身,窸窸窣窣的声响传到弥子瑕的耳膜中,他微张开眼,波光无痕,以一只手撑起上半身,微微弯腰捡起地上凌乱的衣裳,掀褥站起,人如月华,声如莺啼:“臣告退。”
  姬元转过头来,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却微蹙了蹙眉头,暗忖这样的美男子为何总是不苟言笑?如他这般美貌,再在自己身旁巧笑娇嗔,他单是想想就心痒难耐,恨不得身旁的男子立刻倚入怀中,娇声连气。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每个男子都盼想的。而这美人,是男是女,春秋战国时,无多少人如现代那般在意,时人恣意如此,也真是让后人称叹惊羡。
  弥子瑕受宠,卫国上下皆惊,有趋之如骛谄媚之人,有拿着条条框框指责之人,但是不管是何人,弥子瑕皆避之不见,任由言论甚嚣直上。他既已做了,还怕那些那些无关痛痒的言论吗?
  他躺在卫王新赐的府邸,在夏日大片的阴凉树下眯着眼纳凉,软席旁是一个小案几,青铜杯酒,酒香四溢,时令的香果,摆放在旁,他手微一伸,就能够得,真是恣意快活。偏偏那些被他拒之门外的人却说道这人莫不是躲了起来,在自己屋中如女子般哭泣?
  弥子瑕确实有点像女子,不说他让女子见到都要羞愧的容颜,就说他到了卫国以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真是比现在的宅男还要宅,难怪外面的人如此想他,可是弥子瑕不过是不愿生事罢了,也不愿和那些人上演什么攻心计。
  只是什么时候这样恣意快然的人有一天也会被世俗所累,不得善终。这世上最摧垮人心的从来不是冷兵伐器,而是情感,他从未料到过自己……从无料到过……
  那一日,夏日炎炎,枝繁叶茂,国君召见,弥子瑕入见。
  他站在桃园外,远远的看着那人立于桃花繁盛处,清风吹动,桃花纷飞,那人冠上青穂摇曳,他笑的温柔,向自己招手。他出神地走进园中,脆软的枝叶和粉嫩的桃花在脚下发出细微的脚踏声,他静静的立于姬元面前,准备施礼,姬元却只是拉着他的手,走至席上入座。
  席上摆着一个案几,案几上摆着一把酒壶和两杯酒。姬元拿起一杯酒樽,笑道:“看到如此美景,就想与子瑕共享。”他笑着将自己的酒樽递给弥子瑕。
  如此亲密之举,早已是两人习以为常的,弥子瑕颔首接过,仰头饮尽,甘甜之味立刻从齿间绕来,伴着若有若无的桃子香味,后味无穷,不可谓不是好酒。
  弥子瑕惊讶叹道:“真乃佳酿。”
  姬元笑了笑,在酒杯中又添了一杯酒,递到他唇边,若有若无的指尖划过他的唇,弥子瑕微微滞了一下,接过饮下,姬元笑看着他,待他放下酒杯,又添了一杯酒,自酌了起来。
  自始至终两人只用一杯。
  春风拂面,快意人生,枝花乱颤,人面桃花,酒杯中不知何时落入了几片花瓣,悠悠的飘着,弥子瑕的眼随着那花瓣转了转,不知是不是看花了眼,他晃了晃头,沾着酒水的唇微微撅起,似乎有些迷茫,复又释怀,他勾起唇角,长袖扬起,遮住半面,饮尽。再放下时,酒杯已空,那人殷红的唇边沾了一片花瓣。
  姬元看他如此,怔了怔,想要伸手将他唇边的花瓣拿下来,突然一阵强风来,卷起那人的黑发,风姿卓然,一时间看呆了,伸出的手怔在半空中。这时枝头上的一颗桃子早已被风吹的摇摇欲坠,它晃了晃圆鼓鼓的身子,准确无误的打中了姬元的手腕上,又咕噜噜的滚落到桌上,落在了弥子瑕的面前。
  桃子长得晶莹圆润,甚是可爱,弥子瑕发出了愉悦的笑声,他一把拿起桃子,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斜着眼瞟了瞟姬元,好似调侃他被一个桃子欺负了,然后唇角一勾,在桃子上咬上一大口,笑道:“甚是可口。”
  姬元怔怔的看着弥子瑕,何时他有如此神情?似乎是醉酒,他吃了几口,竟然将吃了一半的桃子递给自己,他醉意盈盈,眼波流转,支着头笑意然然的看他,那一刻,他没有当他是高高在上的卫王,忘了他手执杀伐大权,一声令下,就可以让自己身首异处,只记得他曾经在自己耳边说:“寡人悦子瑕。”
  那一句话,让他清波无痕的心荡起了丝丝涟漪,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少年姣好的面容,魅惑的眼神,姬元几乎没有多想,就接了过去,美人在畔,什么礼仪早已忘到了九霄云外。
  帝王无意,朝臣却不能任由这个破坏周礼的人存在。
  他本就是受宠之人,无数人羡慕诧异的目光等着他落马,当一句句口诛笔伐的话传来,弥子瑕颤抖着身子,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台下怔怔的仰着头看着那高高自上的人,只听他一句话:“爱我忘其口味以啖寡人(注1),何罪之有?”
  顿时所有的担心烟消云淡,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这句话,心里升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仿佛堤岸奔溃,又仿佛海啸甚上,他茫然无措又惶恐,有心抵抗,那感觉却来势汹汹,只一息,就占据他整个心灵,又趁机钻进他每个骸骨。
  直到后来,他声名败坏,被处以极刑,才知道,原来是陷进去了,他用他的生命来赌一场豪赌,一场毫无把握的赌。                        
作者有话要说:  注1:爱我忘其口味以啖寡人:非常有名的话,成就了后来分桃的典故,意思就是:你太爱我了,吃到好吃的不忍独吞,所以给了我。
还有,历史上弥子瑕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他以下犯上,可是我想说,弥子瑕一个晋国来的外臣,没权没势,如果不是卫灵公平时就表现的不分彼此,弥子瑕怎么会以下犯上把自己吃剩的桃子给卫灵公?还有我觉得这有什么可以诟病的,你爱一个人整天端着吗?正因为弥子瑕爱姬元,所以明知道大逆不道,仍然相信他,他才是真正把卫灵公当爱人,不是仅仅把他当国君。
 
  ☆、第 2 章
 
  夏日炎炎,知鸟叫个不停,沿着知鸟声,弥子瑕一路走着,这时一个声音引起他的注意。
  “太子,您快下来了!……太子,小人求你了,被大王看到又要骂我了!”一个担忧的声音道。
  声音太近,弥子瑕随意看去,只见郁郁葱葱的一颗壮大的树上,一个人影正在攀爬。那人伸出脚向前探了探,枝桠纹丝不动,那人才放心的探出脚,向那枝桠移过去,枝桠压弯了一大截,地上的仆人吓的魂都没了,惊叫出声:“太子——!”
  树上那人不耐烦的低头:“小邓,你别吵,要是把我吓摔下去了,我看你十个脑袋都不够掉。”
  少年恐吓道,那名仆人立刻不敢再吱声,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伸出双手来回走着,深怕少年摔下来,至少他还能接一下,可是他那小身板,恐怕垫背的还不够,他焦急的向左右看了看,这时,他看到了弥子瑕,恳求眼神投去。
  弥子瑕走近,伸出双手,仆人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一个劲的道谢,眼珠子却始终黏在那树上的少年身上。
  少年衣着华贵,头戴冠冕,只是身上脏兮兮的,有着极不协调的感觉,此时他正咧开着嘴,手里拿着一个细枝桠,仰着头捣鼓着头顶上的鸟巢,看着鸟巢内的雏鸟惊惶乱叫,少年笑的格外开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