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岁不我与+番外 作者:朝吹梦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穿越版哈利·波特(弗雷德里克·安提俄克·普伊森斯)来到重生版哈利·波特的世界,与非伏地魔版汤姆相识相知相伴终生的故事。
 
世间有什么是高贵而永恒,
伟大而从不屈从于时间的存在呢?
时空交错,孽缘般的开始。
如果注定纠缠一生,
那么,
我能否再遇见你?
 
原创人物较多,OOC处和狗血撒很多= =,文笔逻辑不完善,被蠢作者绕晕的读者可配合75章阅读,75章将会作为番外篇,有整个故事的时间脉络和事件线,部分剧透(考虑后慎入)。
 
内容标签:HP 重生 穿越时空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弗雷德里克·安提俄克·普伊森斯 ┃ 配角:汤姆·里德尔·阿方索,哈利·波特 ┃ 其它:HP原著众加原创人物
==================
 
☆、Reborn
 
  ★重生☆
  这种发生在某一天,某个黎明亦或黄昏,混杂着幸福的忧伤,失败和荣光的经历。不断的在身上积累……然后沉淀下一些事物,和在废墟上拾荒无异。
  你纠缠了我年少的太多梦境。
  但一切都将归于一个既定的结局。
  ——Chapter 1
  (From Harry·Potter)
  “Avada Kedavra!”两人同时呼喊到,无论对谁,这都是热切的渴望。
  最后的咒语从魔杖的顶端喷射而出,在银绿的光芒中,一瞬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眼前是一片迷雾的空白。
  Harry最后看见的依然是那张扭曲到了极致的残虐蛇脸,那张几乎没有什么五官的脸孔上,唯一清晰硕大的是那双血红色的瞳仁,强烈的恨意,暴虐,渴望参合在一块,带着直击灵魂的强烈情绪。
  命定的预言,纠缠了一辈子的魔咒,从孩童时期就带在自己身上的枷锁,在这样的不断抗争,牺牲,争夺和战意的洗礼下,是唯一必须要坚持的责任。
  对于做了一辈子死敌的彼此,情感已经变得如此的复杂与微妙,连Harry自己都无法去判断。罢了,唯一支持自己前行的动力,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的坚强意志,光与暗的交界处,还有阴影的存在,哪里有什么明显的界限。
  Harry只知道,现在唯一的念想,不过是杀死对方,直至最后剩下的一方活下来。
  Harry深深的明白自己已经不是霍格沃茨的那个小小少年,在战争血染的渗透下,强大魔力的控制下,只有坚定的情绪,才可以如此轻描淡写,毫不犹豫的将魔杖直指对方,平静的喊出那句:“Avada Kedavra!”
  无论是怎样的结局,终于走到了尽头了。
  Harry想着,带着平静与倦意,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Harry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恍惚冗长而没有止尽的梦,仿佛被什么压抑着无法醒来。
  在一条幽深的巷道中,几只肮脏的老鼠飞快的从地上的躯体脚边爬过,阴暗中隐隐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地板上的身影勉强鼓起气力,挣扎着坐了起来,沉重阖上已久的眼睛微微颤动着睫毛睁开了,模糊的视网在适应了光暗后。对眼前的处境一无所知,Harry感到一阵泄力与疲倦,勉强用手支持着地面的石板准备起身,手尖处却触摸到了物体——两根修长润滑的木棒,仔细端于眼前一瞧,一根是自己的魔杖——青冬木,11英寸长,凤凰芯羽。走Ollivander那碎碎念老头的破旧老店的记忆又清晰的浮现出来。有多少年没有回忆了,自己已经在不断的战争中磨光了一切的东西,可就是这跟魔杖,第一次如此紧密深刻的串联出自己与那个人无法斩断的命运的葛藤。但是更加让Harry吃惊的却是另一样东西——老魔杖,命运棒。它在历经千年的岁月起伏中,沾染了多少的血腥,沉重,故事,就和它每一位不凡的主人一样。
  那一刻,这个手杖明明还握在那个男人的手中,为什么现在居然在自己手中,仔细观察四周没有一丝熟悉感,这里是哪?好像并不是幻影移行所造成的效果,那么自己并没有死,伏地魔呢?他的魔杖在此,那么是自己这方胜利了吗?
  结束了么?终于结束了么?Harry只觉得脑袋像要炸开了一般,剧烈的疼痛着,仿佛撕裂了一般,可是各种复杂的情绪纷涌之后,只感觉到一阵虚无,存在的价值也变得薄弱了。这是死亡无法阻挡的空虚,一直不断履行了一辈子的救世主职责,如今反而怅然若失。
  Harry吃力的站立起,恍惚中才发觉,这双手细小而干瘦稚嫩,并不是那双因为不断战斗而布满老茧被刻下伤痕的双手。身体缩小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指证,这当中透露出着古怪。
  Harry拾起两根魔杖,简单利落的施放了一个无杖的忽略咒,然后开始漫步在街头。天空中下起了濛濛细雨,路人都行色匆匆,偶尔会有人对Harry风尘仆仆的宽大衣袍投来一丝差异的眼神。Harry仔细辨别,人们的穿着像是上个世纪怀旧电影的产物,甚至连偶尔溅起泥泞水花的马车都显得复古而陈旧。但平静普通的氛围下,可以判断,这里是麻瓜的世界。
  Harry漫无目的游荡着,不知不觉中停靠在了一个看上去已经有些破旧的黑色铁栏门前,在淅淅的冷雨中,下意识的扯了扯大了好多码的拖地长袍。
  恍惚间似乎感觉头顶的雨滴变小了。
  Harry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瘦高的女人。她撑着伞,穿着黑色的裙袍,开口道:“男孩,你在孤儿院的门口干什么?”
  Harry迅速的从涣散的目光中恢复了过来,抬头看向这位黑衣的妇人,用谨慎而礼貌的口吻说道:“抱歉,尊敬的夫人,我迷路了,所以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如果给您带了什么不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马上离开。”说完,迈脚正准备离去。
  “等等……你的父母呢?怎么就看见你这么一个小孩子,走失了吗?”女人稍带犹豫的口吻问道,可能因为Harry大方有礼的谈吐所带来的好感,语气中已经多了一丝关切。
  “……我已经没有父母,没有可以回家的地方。”Harry说道,心中溢出一丝遥远而深切的忧伤。
  “没有亲人,迷路,也没有可去之处,你这么一个小孩又有什么谋生手段呢。进来吧,还在下雨。”
  “嗯……谢谢您,好心的夫人。”Harry感激的向女人颔首,紧跟着她走进了铁门的深处。
  Harry坐在炉火旁,吃着女人给她的几片黄油面包和一杯热牛奶,在跳跃的火光中又渐渐有些出神。
  Kohl夫人拿着干净的衣物走来,有些复杂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大概9,10岁的男孩。
  男孩在烤火进食之后,恢复了几丝精神,宽大破旧的衣袍穿着身上还是颇显出几分狼狈来,但是乌黑顺滑的头发乖巧的服帖在男孩的脖颈上,挺立的鼻尖,小巧粉嫩的唇,因为温暖而透出红晕的精致脸庞,尤其是那双湖绿色的深邃温润而泛着丝丝雾气的双眸,显得有些惹人怜爱。但是他的言行谈吐又透着得体贵气,不似一个粗鄙的流浪孤儿。
  Kohl夫人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孤儿院有那个人小鬼大的头疼Tom已经是够让自己烦心的了,自己什么时候是这么有同情心的人了吗?今天的行为简直不似自己的作风。Kohl夫人将衣物递过,“你就留在这里吧,暂时你也没有什么去处吧。”
  Harry望向她,看着这个严肃的女人,尽管音调略带生硬,但从她一系列的关怀之举中,第一次有了不是出于礼节的真诚笑意,“真是太感激你的好意了,夫人。“
  “男孩,你的名字?”
  “嗯,Harry,Harry?Potter…”Harry想了下答道。“冒昧问下,该如何称呼您呢?夫人。”
  “你叫我Kohl夫人就好。”
  女人领着Harry走上木制阶梯,“孤儿院也没什么空房间,现在时局也不太好。你跟叫Tom的男孩一间房,他最近又赶走了一个室友,脾气暴躁又阴郁,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你想暂且有一个容身之所。”
  Kohl夫人领着Harry来到了房门前“那么,晚安,Harry。”“晚安,夫人。”妇人提着灯转身离开了。
  Harry轻轻的推开房门,年久失修没有润滑的门在寂静的夜里,发出一声嘎吱而突兀的声响,迎面走了进去,Harry暂时停顿了几秒以适应突然黑暗的房屋,在床头清冷月光淡淡的晕染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形微微的僵立着,透漏出谨慎与疏离,问道“谁?……”
  “你好,我是Harry,你的新室友。”
  “哼……新来的?那个女人居然还要给我安排室友。”男孩讥笑到,眼底流露出深深的负面情绪。“你不怕我么?反正先奉劝你,最好不要来招惹我,否则……”故意慢慢拖长的音调显得本人的情绪更加阴悒了几分。
  房屋中只有两张简单的小床,破旧的两个衣柜陈列着,再仔细打探那个男孩,Harry不禁倒抽了一口气,整个身体微微颤动着,可以感觉到本人在怎样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强烈情绪。
  怪不得,街道看着很陈旧,怪不得这个孤儿院透露着碎片般记忆的印象,怪不得听见Kohl夫人这个称呼会有种呼之欲出的熟悉感觉,还有Kohl夫人口中的那个暴烈的男孩。站在自己眼前的分明是那个人——孩童时期的Tom?Riddle。
  男孩显然也很敏感的感觉到了Harry情绪的变动,那种虽然勉强压抑着,但是仍旧强烈的气场,让自己居然有了种揣不过气来的恐惧感,只能防御谨慎注视着眼前这个分明不比自己大多少但是却让人不安的男孩。
  Harry复杂的眼神凝视着Tom。孩子之前的挑衅,以及刚才小兽般敏锐的胆怯。但是即使知道对方只是一个小孩,自己也无法收敛住侵入血骨相伴了一世的情绪。
  Tom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孩,虽然不是有何缘故,但是与孤儿院那些被自己吓到的小孩子相较,根本是天壤之别。这是一种经历过多年沉淀洗礼的气势,隐而不发,但是强大而内敛。这个男人对自己有杀意,虽然掩藏的很好,但是敏感的Tom还是本能的窥见出了一丝端倪——危险,这是Tom给自己迅速做出的判断。
  嘶哑诡异不似人声的声音从Tom的嘴中发出,“Nagini,去……给他一个教训。”
  一条银色的小蛇慢慢的从床底滑出,甚至带着有点睡眼惺忪的语气说道:“呃…Tom…有宵夜吃了?”Nagini凝望了下眼前黑发湖绿眼眸的男孩,呃,不错呢,挺符合我的美学。
  小蛇静默的吐着信子,缓缓游近了Harry的脚边,蓄势待发。
  Harry从自己深沉的情绪中清醒过来,迅速的发出了嘶嘶的声音:“如果不想成为蛇羹就赶快离开!”Harry强大的魔压和威慑的蛇语显然不是还处于幼年期的Nagini小盆友可以抵御的,“唔…Tom…不行啦,你自己解决。”于是没品的小蛇默默的如离弦之箭般飞快的逃走了。
  Tom显然还是吃了一惊,“你……你也听得懂它们的语言,可以跟它们交流?”黑色的眼眸中虽然充满了诧异的神色,但是隐隐还透露出一丝热切。自己不是怪物吧,这个人是自己的同类?毕竟还是孩子,从刚才开始紧绷的小兽Tom,渐渐流露出更为明显的一丝好奇情绪。
  Harry有些无奈的开口“是的…你的这种能力是一种叫做蛇语的天赋,你是一个巫师。”明明记忆里告知伏地魔的是入学前的Dumbledore教授,为什么现在变成自己了。
  “巫师?巫师……是童话书里可以施咒的那种吗?”Tom呢喃的重复着,迷惘的眼神在不久就回复了平静,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仿佛自我价值被肯定的喜悦。这个总是阴郁生冷的男孩,仿佛第一次卸下了自己的伪装,有了同龄孩子本该拥有的单纯神色,“我叫Tom,Tom?Riddle。”
  “Harry?Potter。”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