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霹雳)赎罪<端靖>+番外 作者:xuan222

字体:[ ]

 
《(霹雳同人)【端木燹龙x靖沧浪】赎罪》作者:xuan222
1.
堪堪挥开来袭气劲,靖沧浪在族人聚众围观及抗议屋子会被打坏之前,当机立断纵身飞跃将战场拉出倾波族地。
足尖点地鲲锋随即出鞘,冰冽波光横生杀意,甫落定便是极招上手;身随剑舞快如电闪。
锵!邪兵横扫格下剑势,振腕下撩窜起爆焰欲攻靖沧浪下盘;然靖沧浪如飞鹄疾旋,长袖翻飞虚掩身形,一阵刺眼白光乍闪剑诀已然出手!“冻一滂沱!”
杀招临身却恍若未觉,对方仅是扯扯嘴角,长鞭如灵蛇迅速游移牢牢缠住剑身,焚如要术强势镇压墨痕八舞,暴冲热能噼山裂地!
敛起笑意拈指聚炎,火网扑天盖地罩下。“许久不见,你竟退步至此?”察觉剑招不如以往凌厉,烈火伴随揶揄围绕靖沧浪周身。
冷哼一声荡开束缚,浪涛拔地卷起滔天水势扑灭火舌,跨步再递长剑,逼得对方化鞭为刺挡下近身一击。
“请将不如激将?”刺尖斜掠鲲锋,桃衅意昧十足。
靖沧浪在再见此人时便战意高昂,此刻更是催动内元力透剑尖,冰寒浮光缠绕周身,鲲锋蓄劲直劈横扫上桃下拨,步步进逼。
脚睬诡谲步法迎接汹汹来势,对方似与手中邪兵天人合一,护身巧式竟是毫无破绽。火影闪动瞬间靖沧浪抛剑飞冲而出,瀑般真气由上而下,万千剑芒直冲对方背部要穴。
傲然一笑,掌心推出便是绵延不绝的劲风,排空剑势回身再探指。“闪灵蟒鳞指!”
靖沧浪腾空跃起接剑挡招,指尖点在剑刃发出铮铮呜声,随即水气氤氲袖腾彩云,汹涌海波从中激射而出!“凋-浪潮!”
这招来得快而急,对方在波涛中疾疾挪闪仍是被余劲擦过,左颧横出一道血痕。
手腕一翻尽催雄力,炽焰成灾延烧四周爆燃冲天,同时运起兵器挟带燠热强劲破开火网直逼靖沧浪,兵刃相接之际刺化长鞭卷住鲲锋,跟着坏笑一抛,将双方兵器丢出火网外围。
突来之举惹恼了靖沧浪,放弃唤回洗墨鲲锋立刻重拳砸出!
暗忖儒门出身的靖沧浪原来也有这么火爆的一面,侧身迥避并扯住水蓝袖绫把人拉近,右肩虚晃一记被闪过后,暗暗蓄力的左掌拍向靖沧浪后背。
“唔!”闷呼一声,长腿外环扫退对方,箭步上前便是连绵踢击,招招饱含怒气。
“想不到你拳脚功夫也不差。”觉得自己还不够惹人厌一样,对方一边闪躲一边动口试图更加激怒靖沧浪:“只是,实在有气无力!”
“废言!”提动澎湃内力扣掌直落天灵,然对方手拈式印正面接下,烈火与浪淘强力冲击爆裂四射,周围山壁首当其冲炸扬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兼轰轰隆响。
视觉听觉一时受制,靖沧浪唤回鲲锋桃剑扬起漫天水幕淹没雾尘,随即内劲催至顶峰。“恶龙,伏诛吧!”
水幕忽地飞散,靖沧浪一转剑身疾攻对方心口。对方亦招回邪兵纵身冲向靖沧浪,刺尖直指靖沧浪要害,却惊觉鲲锋收势。
心想可不能就这么玩死靖沧浪这个好对手便立即偏转兵器,但身体在引力拉动下未能即时停下,就在对方准备迎接重力加速度的冲撞时——
靖沧浪身形侧移闪开冲撞,两人错身而过时抄起剑鞘狠狠的在对方头上敲出一个大肿包。
“——靖沧浪!”急转直下的状况,完全反应不及的人直接向前摔扑犁田…
极度鄙视横了趴在地上的人一眼,靖沧浪收剑回鞘,心疼地摸了摸被炸毁的山壁。
“你!”地上的人捂着肿包狼狈起身,怒瞪靖沧浪。“小孩子打架才用剑鞘打头!”
“再打下去,此地好山好水都要被破坏殆尽!”将鲲锋甩回背上,上头的流苏晃呀晃仿佛在嘲笑他——你活该!
“哈!你整天待在天河,不然是要我去哪里找你?”
“找我做什么?”见到你绝对没好事!
“我没死,我跟你还没结束!”
“当日没让你死绝真是大错特错。”靖沧浪用力撇过头只差没用鼻子哼气。当日阴司鬼池一战,死斗至力竭昏厥被邪尊道救走后,他们告诉他—端木燹龙死了。
仇怨已矣,了结俗事种种的靖沧浪回归倾波族。尚未能淡去的丧友之痛及古武族冷孤寒之鉴不时提醒他,全心守护我族才是目前要务!
于是伟大的凌主总在忙完份内事务后背着鲲锋在族中四处巡视,并巡至倾波族地域外围确保无外敌来袭。怎料,今日行至半途便破空一团火球直冲靖沧浪而来!
为免引起族中骚动才将战圈拉出,无奈两人一见便是天涯杀到海角毫不手软…结果打坏了周遭好景…
“我真死了你也会寂寞的。”邪笑着,端木燹龙道:“世间没有对手,无趣。”
懒得理他,也不想追究为什么现在还活跳跳——祸害遗干年就足够解释!靖沧浪转身就要离去,却突然踉跄几步,面色似有微恙地手按胸口。
霎时,靖沧浪周身散出一股奇特气味。
端木燹龙嗅到了,顿时明白方才一战靖沧浪几次显露的有气无力是怎么回事——怒火油然而生!
而靖沧浪尴尬地拢拢衣衫,瞄了端木燹龙一眼后立即稳住身形想赶紧闪人,然端木燹龙快了他一步,一把将人推进炸开的山坑中。
“你!”提掌就要揍人,却见端木燹龙抬手在坑洞外布下结界。
“别乱动,你应该知道,再动真元若出差池将会气血逆冲。”想到这点,端木燹龙就想好好修理靖沧浪一顿——刚才还杀翻了天…这条蠢鱼!
要是因妄动真气而死在发情期…他妈的有够蠢!(好像是你先动手惹人家的……)
“……”是的,靖沧浪正逢每年一次的周期式情动,一旦动气不只气血翻涌,身上更会散出情香,冲动的杀意害他忘了还有这件麻烦事……
都是这可恶的灾龙!
恼恨的激动情绪再度促使身体变化,香气愈发浓郁了。
“喂,控制一下。”阵阵香气撩得端木燹龙趋渐浮躁。“还是……你在诱惑我?”
这一句倒是点醒了靖沧浪——所有北海物种都会受情香引诱。顿时欲哭无泪,这个端木燹龙确确实实、百分之百出身北海!见他靠近,靖沧浪后撤了几个大步,竟是抵上了土墙退无可退。
那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让端木燹龙不禁失笑,欺上前勾起他精致的下鄂露出邪魅微笑:“再战一场吧!”
2.
端木燹龙在情事上的表现一向是很温柔的,即使对象是一见面便杀气冲天的靖沧浪他都不打算破坏原则。
轻轻地卸下他的发髻、手指勾缠着冰莹发丝把玩,嘴唇柔柔地吻着他的脸庞。
按照常理,靖沧浪应该会抵死不从。
然而到目前为止,靖沧浪没有太多抗拒;让端木燹龙觉得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不是乖顺,不是消极放弃抵抗,而是略微颤抖的浑身僵硬!
“靖沧浪。”停下动作,端木燹龙决定发问。
“……?”蓝眸呆滞地看着端木燹龙。
“你……在室的?”
端木燹龙看到他的白皙脸颊起火了!
不得不佩服…这只千年老鲲到底怎么办到的?端木燹龙真正无语到了极点。
但天上掉下的大鱼岂有不吃的道理!扬劲扫开地面碎石脱下外袍铺平,拿走那十足威胁的洗墨鲲锋,把全身发僵的“处”鱼放倒。“放松,你太紧张了。”
不待回应便轻轻咬住裸露的雪颈并敞开他的衣袍,抚摸着柔软富弹性的肌肤。
衣襟被拨开总算让靖沧浪回神了,双手慌张抵住端木燹龙肩膀。“你…这……”
“嗯?”语蔫不详甚是恼人,干脆堵住他的嘴。软绵绵的触感让端木燹龙一吻便上了瘾,着迷地细细舔拭,察觉靖沧浪微启双唇随即探舌而入,汲取充满香氛的甜蜜。
潮热鼻息在两人为零的距离中无处可去,随着急促喘息吸入鼻腔、灌进脑中,烘得神智趋渐空茫。靖沧浪松了手劲,本能回应。
戴着皮制手套的手寻至胸前娇小突起,在边缘绕着圈而后以指轻拧。
“啊……”
“反应真好。”一声赞叹,欣赏着雪白皮肤泛起淡红,绵密湿吻沿着优美脖颈线条下滑,吮出斑斑印记。
旖旎氛围挑衅着靖沧浪的理智,不服地与之正面对决却全盘皆输,虚脱服软。
作乱的手钻入靖沧浪裤腰,直接握住半挺的柱身徐缓搓揉。
“不……那里……”多年清心寡欲,次次周期虽无影响日常仍是避世免去动武可能,何曾被如此撩拨?陌生的快意让靖沧浪恐惧地抗拒起来。
“别怕,你会喜欢的。”
端木燹龙除去他下身衣物,让那柱玉*暴露了出来,低头在顶端呵了口气。
尖锐刺激逼使靖沧浪缩起身体。看见男人伸出舌绕着柱体舔拭,震撼画面让他难以接受地摇头推拒。“不要这样……”
压抑媚吟无比动听。对于拒绝置若罔闻,制住他的反抗便张口含入。
“啊!啊啊……”远远超出负荷的肉体愉悦杀进骨髓深处,靖沧浪只感虚幻飘然,无从捉摸。
听着越发娇软的呻吟,男人在吐纳间运起舌,刺激易感顶部,惹得靖沧浪拔高声线吟喘。
“不…啊嗯!啊……”暖热包覆带来酥麻的强烈快感,迅速在下肢累积无法自主的动能,跟着男人缓慢吞吐的节奏摆起腰身。
尝到了咸涩,加快节奏并松开钳制的手加入战局,圈住受到冷落的玉*很部上下抚弄,另手下探会阴处来回轻搔,并揉捏略沉重的囊袋。
濒临界限将破身而出,靖沧浪努力压抑却是徒劳无功。“停下……快……快要…”
没有停下,没有退开,更加热切地爱抚着。
“啊啊……唔嗯!”咬紧唇吞下自己听了都羞耻的叫声,靖沧浪难以抵御不断上冲的激昂快感,在男人口中喷勃而出。
咕地,端木燹龙咽下口中的浓稠,舔舔唇坏笑:“舒服吗?”
这会儿还头昏脑胀、气喘吁吁的人,抬眼见到男人湿润的唇,本就通红的脸更加火烫。“你……谁叫你吞下去……”
“你的味道不错,要尝尝吗?”语毕扣住靖沧浪下颚吞下将要出口的拒绝,勾缠闪躲的软舌,强势渡入融合彼此气味的唾液。
腥甜气味充斥,靖沧浪羞得抡拳搥打端木燹龙。
挨揍的人低低笑着褪下衣袍。靖沧浪懊恼不已,演变至此要喊停是不可能了……下了重大决心般伸出手,贴上端木燹龙强健肌理,缓缓摩挲。
  “学得很快嘛。”虽是说笑,但情香作用加上靖沧浪每个动作看在他眼中都是邀请,此刻端木燹龙已不想多拖磨。将手指伸入他口中命令道:“舔湿它,像我刚才对你那样。”
像刚才那样…因害羞而迟疑着。端木燹龙已滑到胸前吮住乳首,噬咬着,挑逗着。
“嗯…”陌生的肉体欢愉再度袭来,齿间的指阻了声音去路,迥转到靖沧浪耳边,他听到了柔媚惑人的呻吟,情色得令人心痒。乖顺地含住男人的手指吞吐滋润。
“对…还要用你的舌头…”低邪嗓音诱惑着,胸前的吮舔噬咬带来一波波酥麻,靖沧浪羞耻的发现,下腹那处又受撩拨而起。
端木燹龙用上身分开靖沧浪一双长腿,空着的手摸上臀部,揉捏紧实臀肉。
“你在摸哪里!”瞬间惊醒,牙列一合就要咬下。
端木燹龙早有预备,迅速抽出手指。
“我要进去,”湿濡指尖试探着闭合皱摺,意外发现入口虽是紧闭却异常柔软。“这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