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奈因同人)群鸟不飞 作者: 千足子

字体:[ ]

 
1、 
 
——奈君从小都是这样呢,一旦沉迷进去就变得无法自拔。 
 
战争时期,姐姐界塚雪曾经对自己如此感慨过,当时界塚伊奈帆有点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专注于该专注的事情是很平常的,毕竟是要上战场的,不够专注的话下场便只有死亡。 
 
起码,他当时确实是这麽认为的。 他只是在有必要的时候专注而已,要说无法自拔,那还是稍微有点夸张了。 
 
可是,现在的他总会想起昏暗囚室中那个人白皙柔韧的身体,鞭伤在那具身体上留下惨不忍睹的痕迹,既勾起人的怜爱之心,又激发起人肆虐的欲望。
 
界塚伊奈帆能清晰地记得进入那具身体时的感受到的紧窒,被包裹时的火热,还有那个人竭嘶底裡地挣扎时屈辱而愤怒的脸,因为快感而崩溃哭泣的泪水。 和他的吻裡有血的味道,回想中伊奈帆不禁舔了舔嘴角。 
 
这样的自己,大概……还真的是沉迷了吧。 
 
“伊奈帆,你看那边有天鹅!”韵子兴奋地对他说,她看了一下伊奈帆,努力想从这张没有表情的脸上解读出什麽,“伊奈帆觉得无聊吗?学校的校外活动。” 
 
最终她得出了这个结论。
 
 “没有。”他摇摇头,适当地露出微笑。 
 
 韵子的脸马上就红了,她很清楚自己对伊奈帆抱着怎样的心思,战争让他比以前变得人性化了许多,偶尔露出的笑容总会让她心头如小鹿乱撞。但是刚刚的笑容不一样,她觉得这个笑容裡面……有某种非常、非常强烈的情愫。 
 
 
 战争结束后他们都重新回到学校接受教育,上过战场的同伴都被编进了同一所士官学校,那些位高权重的成年人假惺惺地表示学生还是该有学生的本分,说得好像当初把还未成年的孩子们推上战场的不是他们一样。 
 
大概只是怕这些年轻的军事力量会失控吧,况且裡面还有界塚伊奈帆这样的战争英雄。 
 
军队大概是想把他牢牢控制住,战争结束后界塚伊奈帆被赋予了更高的军衔,好几个国家同时授予他荣誉军勳章,他甚至得到了代表最高荣誉的银六芒星紫绶带勳章,这个奖章有史以来只颁发过不到十次。 
 
儘管凭着这些勳章连士官学校的军官和校长都得向他敬礼,但这位战争英雄在学校裡还是极为低调,和参加战争之前的他一样保持着学年第一的成绩,还有对超市特卖鸡蛋的执念。
 
 今天学校组织参观自然物种繁殖保护区,美其名是检测自然环境的恢復状态,但对于这些年轻的士官学生们来说就是一次愉快的郊游了。
 
 “那些天鹅都不飞走呢!不仅是天鹅哦,刚才还看到好多鸟儿也是这样呢。”妮娜也凑了上来,保护区裡没有任何阻拦措施,但是裡面的动物却都没有要飞走的意思。 
 
卡姆得意洋洋地说:“因为它们在这裡很有安全感啊!你待在家裡也不会想走吧?”
 
 “欸,是这样吗?伊奈帆?”妮娜显然不怎麽相信卡姆。 
 
“嗯。” 
 
“原来是这样啊!”妮娜开心地一拍手掌。 
 
“喂!为什麽说的是一样的话,伊奈帆说的你一下就相信了啊!”
 
 “因为那是伊奈帆啊~”妮娜可爱地一歪头。 
 
韵子也加入了这场讨论,并且把莱艾也拖下了水。
 
伊奈帆看着吵吵闹闹的他们,感觉确实没必要说出真正的原因。 
 
这些鸟儿不飞走只是因为它们被人类无形中饲养了,为了让这些鸟类栖息繁衍,保护区的研究人员精心设计了这片自然区,调整过的气温和湿度,刻意栽培可以作为食物的植物,人工挖掘的湖泊,裡面养殖的鱼类也是经过挑选的。 
 
为了关起这些漂亮的鸟儿,人类创造了一个适合它们生存的环境,这是一个庞大的、看不见的鸟笼。但是这些鸟儿并不知道它们其实生活在一个人工建造的虚假世界裡,它们在自己都没有发觉时,就已经被人类驯服了。 
 
他也养了一隻鸟儿,有着独一无二的美丽,倨傲的碧色眼眸,难以驯服。 
 
是不是只有折断他的翅膀,才能断绝他飞走念头?
 
 韵子一边聊天一边偷眼看伊奈帆,气质清冷的少年站在风中,与以前普通学生的宽鬆式制服不同,士官学校的制服是剪裁俐落的改良军服,显得他挺拔而俊朗。
 
儘管战争结束后大家从年龄上来看都不是小孩子了,但韵子总觉得伊奈帆比他们要多一份真正意义上的成人的感觉,她不知道是什麽事情让伊奈帆有了这样的转变,只能猜测也许是他经历过更残酷的战场吧。 
 
群鸟在伊奈帆面前低空掠起,他的目光越过鸟群不知看往何方,单目的眼罩很有禁欲的感觉,这一幕在少女眼中被定格为意味深远的油画。 
 
想到这裡韵子就有点难受,伊奈帆只剩下一隻眼睛了,虽然他很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那个黑色的皮革眼罩总会令他们这些关心他的人不好受。 
 
与大脑神经连接的分析引擎副作用很大,她也很赞成将之剥除,不过现在科技发达,伊奈帆明明可以更换安全性和实用性更高的电子义眼,但他本人好像没有这个意向,就连雪姐都找她抱怨了好几次。 
 
还好那个射伤了伊奈帆的溷帐伯爵已经死了,不然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韵子坚定地想,对了,活动结束后叫上伊奈帆一起去吃饭吧,顺便再劝劝他关于电子义眼的事…… 
 
韵子正要开口,伊奈帆的通讯器响了,他也有手机,但通讯器使用的是军方的加密线路,接电话时总是慢悠悠的伊奈帆迅速地接通了通讯器。
 
 “是吗?我马上过去。” 韵子只听到伊奈帆说了这麽一句,便切断了通信。
 
 “欸?伊奈帆这就要走了?可是活动还没结束呢!”韵子急急忙忙地说,“那边听说还有更稀罕的鸟类品种哦——” 
 
伊奈帆一边把通讯器耳麦拿下来,一边对她笑了笑:“抱歉,我去跟老师说一声。” 
 
伊奈帆现在的军衔地位,他想做什麽不是区区士官学校的老师可以干涉的。
 
没过多久,军用直升机抵达,惊得群鸟纷纷飞起,它们在半空盘旋着,并没有真正离开这片领域,等那架直升机开走后,它们又回来了。 
 
韵子有点失落地看着变成天空中一个小黑点的直升机,想到他离开前露出的笑容,惊觉他今天在极短时间内破天荒地笑了两次。 
 
 
 
从外表看起来这只是普通的建筑,像一栋别致的小洋楼,位于远离城市中心的清淨郊区,进去后才会发现裡面并不是这麽一回事。
 
这是一座守卫森严的军事监狱,看似寻常的大门后不是温馨的玄关,而是佈满摄像头的幽暗长廊。 
 
这裡有上百精兵,火力配备直接由军部高层统一调配,拥有三架可独立支配调军用直升机,二十四小时监控,一切通信加密,然而如此严密的看守其实只为了一个人,而绝大部分的士兵并不知道他们看守着的是谁。
 
 现在这座铁壁般的监狱陷入了一级警备状态,因为他们的犯人越狱了。 
 
斯雷因低头从几个追捕他的士兵面前走过,在那几个人注意到他面生的时候,他已经半路闪进一处角落,背靠在牆上调整气息。
 
他穿着从给他送餐的士兵身上剥下来的制服,制服穿在他瘦削的身体上有些宽鬆,戴帽檐的军帽倒是很好地对他的容貌起到遮挡作用,对他身份的保密让他成功地冒充这裡的看守,逃到这裡。 
 
似乎还能感受到用餐刀刺入柔软眼球的诡异手感,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个送餐的士兵,但那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是塑胶餐刀唯一能造成伤害的地方,而斯雷因也不否认这个攻击行为中带有私愤的因素,那个士兵被刺伤的,也是左眼。 
 
就跟那个可恶的傢伙一样。 
 
想到界塚伊奈帆,斯雷因才调整好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那些屈辱的、情色的片段在脑海裡挥之不去,最可耻的是身体还会因为那些不堪的回忆而有反应。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们肯定已经发现他是如何逃走的了,这裡四处都有摄像头,他的行踪很快就会被发现。 一路走来他也放倒了不少发现他的士兵,并从他们身上拿走了武器,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并不想开枪,然而让斯雷因感到奇怪的是那些士兵似乎也不打算射杀他,为什麽?他可是一旦逃出去便会引发不可估量后果的战争主谋啊? 
 
这时候,整座监狱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就连摄像头好像都关闭了。 
 
"怎麽回事?""电源被切断了吗?""可恶,一定是那个傢伙干的!"
 
 被突然降临的黑暗弄得手足无措的士兵纷纷破口大駡,斯雷因很清楚这不是他做的,他同样花了一点时间才习惯了黑暗,他辨认出方向,趁着所有人都没搞清楚情况的机会,果断行动。
 
 "真不愧是蝙蝠。"熟悉到让他厌恶的声音响起,"在黑暗中也是反应敏捷。" 
 
这个声音清冷到近乎冷漠,但是他的动作却是与他语气不相符的迅速俐落,一片漆黑中出手十分准确,斯雷因察觉的时候他人已经被毫不留情地摔飞出去,后背撞在牆上时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胸腔一阵钝痛,剧烈地咳嗽起来。
 
 "界塚伊奈帆!"斯雷因咬牙切齿地吼道,也不在乎是不是会把其他人引来了。他举起抢来的枪朝对方射击,瞄准他唯一还完整地右眼。 
 
可是伊奈帆只是脱下军帽一挡,那些"子弹"便尽数失去了攻击作用。 
 
枪口裡射出的不是真正的子弹,而是麻醉针。 
 
被伊奈帆军帽挥一挥便统统打了下来。 
 
在斯雷因惊愕的瞬间,手上的武器已经被打飞,他企图反抗时,只听见伊奈帆一声弹指,灯光突然亮起,他被光线刺得眯起眼睛,右肩突然受到重击,军靴踩在他的锁骨上令他动弹不得,伊奈帆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斯雷因回以愤恨的目光,他情愿被射杀也不愿被这个人捉到。 
 
彷佛要品味他此刻的表情,伊奈帆俯下身体,把全身的重量施压在踩着他的那只脚上,斯雷因紧皱着眉,咬牙忍耐锁骨几乎碎裂的痛楚。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他知道这次越狱将以失败告终。 
 
伊奈帆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张漂亮的脸,因为被长久关在不见日光的监狱,原本便白皙的肌肤现在更是白得如同最高级的瓷器,但此时因为疼痛而显得苍白,略长的头髮被汗水打湿,刘海微微捲曲,发尾缠绕在修长的脖颈上,有种湿漉漉的情色感,让伊奈帆想起他被自己压在身下侵犯的模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