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老板,蘑菇馅包子来一笼 作者:易柚

字体:[ ]

 
文案
老板,蘑菇馅包子来一笼
~★~☆~★~☆~★~☆~★~☆~★~☆~★~☆~★~☆~★
“嫁给我。”
“凭什么小爷是嫁的啊我cao。”
“嫁妆。”
一笼包子。
俗话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且看哥如何过三关斩五将战初恋斗竹马打boss,赢得天真归。
新人第一次写文啥都不懂,求鞭笞求调教,当然也求收藏求评论,卖个萌先(╯▽╰)
==============================
本文为盗墓笔记的瓶邪架空同人。
包子店老板闷油瓶,
被包子香气诱拐来的乖媳妇儿吴邪。
-待包子出笼,你领我回家可好。
预计短篇。
轻松小甜文儿。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配角:小花,阿宁,王胖子,老痒,王盟 ┃ 其它:小甜文儿,盗墓同人 
 
 
 
  ☆、砸场子
 
  初入秋,路旁的梧桐叶失了水分,转黄,无奈地落入大地的簸箕,被秋风扫离它的归宿。太阳依旧不依不挠的挑逗着大地,空气中酝酿着慵懒的气息。
  但这一切只是大自然的美产生幻觉,人类社会从未停止喧闹繁忙。
  吴邪搬了把椅子坐在自己小店的门口看着人来人往。
  说是小店,其实也不尽然,一层一百多平米,一共两层的饭店,在这个地段算是不错的了。多亏了吴家在背后暗暗的支持着,不然,就这样一个地段不知有多少人要来与吴邪争个头破血流。吴邪大学毕业才一年的光景,能掌管这么一家饭店离不开家族的扶植,这么个地方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让小孩子练练手罢了。
  “老板、老板,那边新开了一家小小的包子铺,你说这是成心找茬么,在我们对面开店!排队的人还那么多!”远远地跑来一位面容清秀的男子。
  “王盟,那边楼外楼都开了快十年了也不见你嚷嚷,这又是怎么了?”吴邪无奈道,他这个小伙计哪里都挺好,就是沉不住气,“不就是新开了家小小的包子铺么,能抢走多少生意?客人想吃西湖醋鱼的时候难不成去买一个大肉包子?”
  吴邪这店和楼外楼是竞争对手不假,可是他没有刻意排挤楼外楼,或是让吴家出面,收购这家店。一是这种程度的竞争对手正好供他练手,二是他们两家主要针对的人群重叠的并不多,楼外楼走高端消费,一般商务性质的会餐会在这里举行,而吴邪的小店更接地气,走亲民路线,薄利多销,所以利益冲突没有大到那个程度。
  王盟又说:“老板,你是不知道啊,那边的队那排的,活像不要钱免费发包子呢。就算不是竞争对手,你过去看看也好啊。”
  吴邪心思一转,把这个人招来他的饭店也未尝不可,于是去了。
  店很小,前面摆着几个冒着蒸汽的竹制蒸笼,前面有竹牌写着里面的馅料以及价格,香气四溢,勾得人食指大动,后面还另有几个蒸笼蒸着未蒸熟的包子以及cao作的案板一类,看上去很干净,不似别的小店铺会有油污。蒸笼后是一个穿着蓝色连帽衫的青年,应该是店主,在白茫茫的蒸气后只能依稀看见他的黑发。他很奇怪,不像别的店老板起来热络的招揽生意,他只是摆着一副大爷的样子在那坐着。谁要买包子,还得自己取,然后乖乖地掏钱出来,放在旁边的木盒里。就是这样,这里的队伍也排了三四米,虽然有些是看见别人排队就过来凑热闹的,但吴邪分明瞧见有几个刚买完站在一边吃了的客人又回来重新排队购买,脸上带着满足的神情。
  排在吴邪前面的是个胖子,虎背熊腰,站在吴邪前头直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的错觉。总算前面还剩三四个人时,有一个无赖拿了包子就想溜,那小哥只是冷冷的盯着他,甚至未曾动分毫,那个无赖吓得双腿如筛糠,似乎就连裤子都要掉了,哆嗦着双手奉上钱包,连包子也忘了拿,拔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丁当世界充满爱之势逃走了,唯恐那小哥下一刻就过来拧他脖子一样。
  真是叫人匪夷所思。
  终于到了那胖子,他肥掌一挥,就拿了十个肉包子,完全不避嫌就在旁边站着开始吃,边吃边瞥瞥那小哥,调侃,"我说小哥啊,你这手艺好的都可以嫁人了。"看来是认识的。
  吴邪过来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想着吃包子,他想着刁难刁难这个人看看,有那么点砸场子的意思。装作看竹牌的样子瞅了一圈,开口道:“师傅…”
  话刚出来一半,眼见那小哥的脸阴了半拉下去,不住的盯着他,像是在确认什么,敢情这是嫌把他叫老了?在自己饭店里管你七十还是十七吴邪一概都叫师傅的,不过此时倒不必计较。机智的吴邪立马改口,"小哥,请问有蘑菇馅的包子么?"果然见那小哥的脸阴转多云,用雾一般的表情打量了一下吴邪,带着些迟疑的说:"有,在里面正在蒸,一般没人吃这种口味。\"
  两个人这时候还不知道纠缠不清的命运□□已经开始转动,将两个人越缠越紧,再也无法分开。这是后话。
  那个胖子已经吃完了包子,一边擦着油乎乎的手,一边站在墙边打量着吴邪。
  吴邪其实有点不爽,本来想为难他一下,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种包子。不过刚才他会脱口说出蘑菇馅的包子,到底是无意,还是潜意识作祟,他现在还无法明白。
  这时,那个胖子发话了:“小哥,我都求你这么多次了,你就不能开开恩嘛,哪怕就是一种馅料的秘方,我保准挣多少分你一半,成了不?”
  而小哥只是抬头看了胖子一眼,却转而对吴邪说:“还得等五分钟。”那意思是你爱等等,不爱等就麻溜出去吧。
  而胖子呢,似乎被拒绝习惯了,无所谓的就先行离开了。
  吴邪和那双眼睛直直地对上了,之前就看出来这是个冷淡的人,现在近着看,觉得从这双眼睛里读到的,不是冷淡,而是比冷淡更难以捉摸的淡漠。
  “那我就等一会儿。”吴邪说道,他倒要尝尝一个包子能有什么魔力。
  小哥也不理旁边的人,自桌上取过围裙围上,从案板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盆子。这只盆子一看就比其它盆子好上许多,白色的细瓷盆,盆沿有嫩黄色的梅花作以点缀。里面是仔细剁好的蘑菇、香菇馅,配着白菜和少许的肉末,在盆子中间被团成一团。左掌拿一片擀好的包子皮摊平,右手用小瓷勺舀一勺子馅,捏起皮的边缘,向前做出褶皱,原本暴露在外的馅料,被不知不觉间包进了面皮里。那小哥动作娴熟,行云流水的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一个包子包完只用了二十来秒。再看完成的包子,又白又细嫩的皮看上去松松软软,每一个褶子的形状、角度都一样,一圈下来正好是十八个褶子,比机器做的还规整。
  吴邪看了一会儿,觉得这老板还是有几下子的。性格使然,忍不住攀谈起来:"小哥,你这手学了多久啊?"之前那胖子也叫他小哥,该不会这人真名就叫小哥吧?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小哥眼睛离开包子,瞅他一眼,没理他。
  讪讪的摸摸脸,看来这小哥还不太好搭话?真可惜了这张俊脸,不过现在小姑娘们都好这口吧?
  吴邪也没好意思拿个包子先垫垫肚子,跟占人便宜似的。站在外面,眼睛闲不住的乱瞟,但也没啥新鲜玩意儿,看着看着眼睛就转到正在做包子的小哥那儿,即使围着家庭味十足的围裙,淡漠的气息也没能缓和一点儿,黑色的头发有些长,柔软地搭在后颈上,十根手指巧妙的配合着,一个个的包子就出现在案板上。
  "好了。"小哥一声招呼把吴邪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如此失礼,居然盯着另一个男人看了这么久?不过也许是对方太过神秘,让人总是看不懂,看不懂的东西,越是想弄明白,吴邪的性格尤其如此。
  小哥放下手头的事情,在手上沾了些水,去取那边蒸好的蘑菇馅包子。
  吴邪倒是没注意,刚才坐在那里连钱都不主动收的人,现在在帮他把包子拿出来。
  蒸笼刚一揭开,诱人的香味就从蒸笼那边随着白色蒸汽散发出来,菌类特有的清香混合着肉的香味和白菜的甜香,丝丝缕缕一时间绕满了整间屋子。
  看见对方拿了塑料袋出来,吴邪拦住他,问:“能直接在你店里吃吗?”吴邪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明明知道这个小店里就没有供客人就餐的桌椅,他这一问就是想看这人会怎么处理,而且他现场尝过如果的确不错后,也可以直接开口说招他进店里的事情了。
  小哥还算好脾气的把他之前坐的椅子拿过来给吴邪,还给他弄了一小碟醋水,盘底与案板发出清脆的声响。自己又回头去包包子了。
  吴邪用筷子夹起一个包子咬了下去。
  好幸福。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溢了出来,暖暖的,缠绕着全身。那感觉就好像这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是自己认定的味道。
  松软白嫩的面皮,香甜可口的馅料,馅料在口中散发出更甚于之前十倍的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
  如果表情可以加符号的话,吴邪一定满脸的感叹号和小波浪。
  嘴里依然咀嚼着第一口咬下来的包子,吴邪感到自己有忍不住落泪的趋势,竟然被一个包子感动成这样。
  明明是来砸场子的,怎么被弄到想哭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米娜桑,这么久才回来填坑。
不过现在看两年前写的东西总觉得有地方怪怪的,索性直接重写了,人设作了些变动。
为了补偿大家,我每章再多写一些,一天两更,赶紧把前面的章节改完,不过前面这些也基本上和新的一样了_(:з」∠)_
 
  ☆、张起灵
 
  吴邪瞬间被这种味道俘获,眯起双眼,身心都陷入了一种神奇的状态,像是软绵绵的漂浮在云端,周身都是美好的乳白色小包子,不自觉的分泌唾液,上下滚动喉结,小心翼翼的呼气吸气,摄取这种味道,生怕自己的气息将之吹散。
  整个人跟只小猫一样。
  现在吴邪在小哥眼里的模样,就是柔软的褐色头发搭在前额上,收起了先前尖牙利齿的言语和无伤大雅的小算盘,眯起猫儿似的眼睛一脸享受。自己的手艺被人欣赏,并不是头一次,可这次很开心,像是那时候,第一次小心翼翼做的东西被赞赏了一样。
  小哥表情似乎不像之前那么冷了,对吴邪说:“还有。”
  咽下包子,调整好心态,吴邪冲小哥一笑。
  此时,吴邪对这个人的手艺、定力都感到心服口服,这样的人如果能为自己的饭店做事那就更好了。吴邪也不是别扭的人,很快放下了先前那些芥蒂,诚心诚意地说:“好吃。”
  又夹起一个包子递过去,“小哥你也还没吃午饭呢吧,快趁热吃啊。”
  小哥接过包子,咬了一口,看着吴邪似乎想说什么,却只是抿了抿嘴,将话和包子一起咽下了肚子。
  两人一起享用了简单的午餐,吴邪清清嗓子准备说正事了:“小哥,虽然我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你,但你的手艺,我服。不知你有没有意向来我的饭店工作?就在对面。我保证条件、工资、待遇都要比你现在这里要好。”
  小哥抬起眼睛看着他,似乎有一点诧异,沉默了一会儿,说:“不必。”
  吴邪能看出来,对方是认真的,不是因为他之前的举动,而是有什么重要的原因促使他不能答应。
  吴邪想了想:“那之前的胖子,也是求你这样的事吗?”
  “不,他要的是馅料的配方。”
  早就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叫做王胖子,在他们这权利也是挺有名的,没想到就是今天这位。这个王胖子,四处收集美食的秘方,一是这人爱吃,二是他每次都再转手倒卖出去,也能挣一大笔钱。
  吴邪没有就此作罢,他生意人的小机灵还是跟着三叔学了不少的:“那我可以每天从你这里收购包子,卖给我店里的客人吗?反正离得近,现做我现运,端过去就能上桌了。利润我们四六分,我四你六怎么样?当然,考虑到你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我会找人给你打下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