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霹雳同人)一步江湖无尽期【天玄】 作者:叶凌意

字体:[ ]

 
文案:
 
天真君(照世明灯慈郎)x玄真君
 
君之道,一线生机救末年;而吾之行,一步江湖无尽期。
 
1、
 
山岚雾障,鹤唳松涛,群山环抱之中有奇峰矗立于天地之间,雄浑巍峨,远远望去恰似怒龙之首,而绵延的山脉就是苍翠的龙身,好一派神仙气象。
 
在那如龙首般的奇峰的“龙口”之处,隐隐可见宫宇楼台,像是镇压怒龙的巨玺,又像龙口衔着的宝珠,在雾气中透出清圣微光。
 
那如同蜃楼般可望不可即之处,正是苦境道门所驻之地——圣龙口。
 
两个垂髫道童背着药篓、担着药锄,沿着山路向圣龙口行去,他们年纪还小,这样崎岖难行的山路却是拦不住他们,还有余心摘花扯草、说说笑笑。
 
“四师弟,走快点,不然赶不上晚课啦!”走在前面的小道童望了望天色,回头催促同伴。
 
后面那个胖乎乎的道童闻言反而停住了脚步,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提着道袍的领子扇风:“二师兄,好阿冈,急着回去干嘛呀?我们奉命出来为师伯采药,就算误了晚课那也没人怪咱们,就说有几味药材难找不就行啦?唉,最近师父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好严格喔,难得能正大光明躲一次懒……”
 
叫阿冈的孩子身为师兄,到底稍知些事,闻言皱起了细细的小眉毛:“别乱说,师尊也是你能编排的?你想,最近这段时间,门中新来了好多师叔师伯、连带着来了好多与我们同辈的师兄弟,要是咱们修为不济,被人家比了下去,咱们师尊的颜面何在?所以才会这般急着督促我们上进,阿岳,你也该用点心啦。”
 
虽然这话不过是孩童眼光,他们的师父并不见得真是如此作想,胖乎乎的阿岳却很是信服:“唉,背经书好累哦,我又不像你这样聪明。昨天师尊都夸你进境迅速,我看大师兄的脸色都不好了呢。所以今天他才把我们派出来采药,就是故意要欺负你,耽搁你读书。”
 
阿冈瞪了他一眼:“乱讲什么!这种话以后再不许说,师尊教我们兄弟间要友爱不可猜忌,你都忘记了吗?”
 
小胖子阿岳哼哼唧唧地:“就你心好,鹤原看你不顺眼又不是一两天。”
 
“你要叫他大师兄!”阿冈无奈地一把拉住小胖子的手,将他拖着向圣龙口继续走,一边还不忘记以师兄的身份教导他,“你刚才不还说能出来采药是放松呢!再说,师长有事弟子服其劳,为师伯采药,那也是咱们晚辈弟子该着的。”
 
阿岳撇了撇嘴:“那也能算师伯啊?又不是像元真师伯、明真师叔他们那样,跟咱们师父同是道尊的弟子,只不过是新近投奔来的,排行却还在咱们师父武真君之上,这合理吗?谁家师门不是先入为长、后入为幼?他们明明是刚来的,凭什么就是师伯了?那个太真君,我看连修真师叔都比不过,却成了大师伯,原来的大师伯元真师伯反而变成了二师伯!那个天真君斯斯文文的,我看多半也没什么本事。更可笑的是玄真君啦,功体全无的废人,居然也名列道门十三真呢!不但没路用,还要累得我们去替他采药调养身体。听说他真名就叫玄真君,哈,该不是因为这个名字,才让他来凑这个数的吧!”
 
“阿岳!”阿冈沉下了脸,“你再胡说八道,我要禀明师尊,罚你抄经书了!你这些话是从谁那里听来的?”
 
阿岳伸了伸舌头做个鬼脸,却不再搭腔,拉着师兄的手晃了晃,意图求饶。
 
阿冈又瞪了他一眼,却终是板不住脸:“快走吧,再不回去,真的要误了煎药的时辰了。”
 
两个孩子手牵手蹦蹦跳跳向圣龙口跑去,谁也没注意到,路旁松林里一闪而过的灯光。
 
 
 
 
 
药房中,正在忙碌的主事忽然发觉一道温暖柔和的光从门口投射而来,连忙抬起头。
 
门口之人,身着珠灰色道袍,温雅如玉,手中龙形木上挑着一盏明灯,灯光正如这个人一般雍雅不侵。
 
那人微微举灯为礼,声音也清雅温润,说不出的好听。“打扰了,请问玄真君的药是否已煎好?”
 
“啊,是天真君,怎劳您亲自前来?”药房主事有些歉意地搓搓手,“药已煎好了,只是送药童子不知为何迟来,所以还未送上追忆峰。”
 
“嗯,劳烦了,吾恰好要去探望玄真君,顺路带去便可。”照世明灯接过装着药罐的暖笼,想了想,又加了一句,“玄真君因故废武,这段时间为他调养身体,多亏你等费心,以后便交吾吧。”
 
他明明是那样温润诚恳、体贴有礼,但药房主管却不知为何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勉强笑道:“您这是哪里话,太见外,太见外了……”
 
照世明灯清澈的双眼里殊无笑意,面上却仍是宁静无波,提起暖笼转身而去。
 
药房主管连忙紧走几步出到门外,恭恭敬敬地站在路旁目送他远去,良久才抬手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汗,喃喃自语:“这位天真君……不简单啊……”
 
 
 
 
 
追忆峰,不是当年万堺朝城之外,弓弧名家众射者笑傲相聚共论弓道、砥砺射艺同诛邪魔的那座“追羿峰”。
 
弓弧名家已成他生命中的往事,如今,只余追忆。
 
既成追忆,可知当时惘然。
 
晚风肃肃,拂动鬓边雪发,拂不去满目愁思。
 
仍是一身红衣,却黯淡了昔日光华,向来沉稳庄重、严于自律的玄真君,早已弃了头冠,也不再打理仪容。萧然的白发缺乏梳理地披散着,因功体散失而显出枯槁,更将人衬出了几分潦倒。
 
桌上一壶酒,两只杯,桌边却只有一个人。
 
玄真君却没有去碰酒杯,只是低首凝视着手中一杆镶金嵌玉的烟袋。
 
烟袋在他手中微微颤抖,或许是因为晚风带来几分凉意,或许是因为他已是个失了功体的普通人,又或许……手应心。
 
暮色一层层染上了天际,他举起烟袋凑向唇边,深深吸了一口,下一刻,便猝然呛咳起来,咳得双肩耸动,甚至眼中都呛出了泪花。
 
“这东西……咳咳,究竟有什么好的?咳咳……试再多次,我也不能懂……”他咳得停不住,伸手在桌上摸索着,摸到酒杯,提起来便欲饮。
 
桌上忽然多了一只暖笼,玄真君手中的酒杯却轻轻落到了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中。
 
透过咳出的泪花,玄真君认出了来人,他转过脸去,不欲让此人见他狼狈模样,毕竟他与这人虽名为同修,其实还只不过数面的交情。
 
照世明灯将酒杯放到桌上,放在他所提来的暖笼旁边,轻轻揭开暖笼上剔漆描金绘出卷草纹样的盒盖,将置于其中仍温热的紫砂药罐端出,温和地说:“服药期间不宜烟酒,玄真君当自珍重。”
 
玄真君疲惫地摇摇头,伸手揉了揉额角:“照世明灯……怎会是你?”
 
照世明灯将手中提灯安置在桌旁,亲自动手将药汁从罐里滤到白瓷碗里,一边缓声劝道:“酒乃谷物之精,少饮怡情,过则伤身,若玄真君嗜好杯中之物,待你功体恢复之后,慈郎倒可以酿些与你,此时将养为要,还是暂戒了吧。”
 
玄真君看着他细心筛药的动作,目光涣散,也不知思绪到了哪里,许久,才低低地说:“我不会醉。”停了停,才又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续道,“若不是醉酒误事……我,我本可以有机会拦下凌苍……所以我再也……再也不会喝醉。”
 
照世明灯的双手顿了顿,却似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自顾闲聊:“苦境水土与万堺所差不大,倒是易于适应。听太真君讲,三日后道尊将会登坛宣道,你我不妨一同去听,也好以众道印证己道。”说着,将筛好的一碗药汁递到了玄真君面前。
 
玄真君接过药碗,低眉饮下,温热的药汁正好入喉。长久以来,他身为弓弧名家首席,小弟顽皮桀骜、属下或是暴躁冲动、或是毫无主见随波逐流,向来都是依靠他一人在掌握大局、下决定、立目标,早已养成沉稳决断、翼护众人的性子。他本以为自己生来就是要照顾他人的,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般照顾。
 
可是照世明灯的一举一动,都说不出的熨帖适度、恰到好处,丝毫也不让他觉得有被照料的难堪,那么随意地闲闲聊着递过药碗,倒像是好友交陪递过一盏清茶。
 
可他与照世明灯何曾这般熟识了呢?两人应该只有寥寥数面的交情啊。
 
玄真君放下药碗,终于将目光从空茫中收回,认认真真地看向面前之人。
 
2
 
天边的晚霞已浓成绛紫色,对崖的山影也浓重了起来,四周昏暗,更显得桌上那一盏明灯的温暖与可贵。
 
灯光并不刺眼,晕着些柔黄。那提灯外层似竹非竹,内圈的灯壁上影影绰绰绘着些什么,衬着光,投出斑驳的影来,却又看不清。
 
玄真君就着这灯光认真地看向照世明灯。
 
在万堺朝城之外的荒野中,太真君为他引见这位答允与他们同修的道者时,其实他并没有看清他的脸。那时,幽深夜色中,照世明灯执一盏光明踏雾而来,面容隐在灯后,玄真君能记得的,除了清圣的灯光,其实只有他的诗号。
 
佛灯点亮华光现,一线生机救末年。
 
悲悯温柔的声音,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那一刻,玄真君心中的空茫与悲愤似乎也稍得安抚。
 
万堺,是他为之奋战了半生的所在。他曾率领弓者巡救百姓、夜猎妖魔,他曾引弓天外、留下射月传说,他在暗潮汹涌之中坚持原则延续理想,那里有他所有的同伴……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离开这片邪魔肆虐百姓乱离的热土。
 
可是他已是个废人。
 
他很清楚,只要自己留在弓弧名家一天,楚遗就无法真正得到众人的忠诚与爱戴,他只会成为众人的拖累。
 
他也明白,小弟玄凌苍舍命牺牲开启封魔岩,终将封印幽都,人类的胜利已是必然。留下,已无奋战的目标,更无救世的能为,徒留伤心。
 
从此在万堺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提醒他,这是他心爱的小弟的性命换取的。
 
所以在太真君提出离开万堺,同往苦境时,他没有多加犹豫就答应了。他没有去问太真君是如何结识照世明灯,也没有问过此人来历,甚至不关心太真君所说的他与照世明灯曾有过怎样的一面之缘。那时,他只想离开。
 
然而他也没有想到的是,来到苦境圣龙口之后,道尊竟然让他们共列十三道子,与他的亲传弟子们同列。
 
连接失去亲弟玄凌苍、失去如手足的荻萧萧,他无法立刻打开心扉,与一些陌生人称兄道弟,这段时间以来,他以养伤为名避世隐居,这还是第一次这样与同修者对坐闲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