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忠犬遍地走[综+剑三] 作者:酒矣

字体:[ ]

 
    文案
 
    带着系统,披着温润如玉的温柔皮囊,
    顾迟在猛刷好感度的路上越走越远 ……
    这是一个被迫穿越的苦逼人士争做正派心中的榜样,
    反派心中的白月光的励志故事【雾
    【食用指南】
    ①苏甜酸爽文,主角苏破天际,作者行文逻辑全死
    ②有cp,cp不知道
    ③主受
 
    内容标签:系统 无限流 武侠 综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迟 ┃ 配角:各种被苏一脸的配角、路人们 ┃ 其它:剑三,古剑,仙剑,FF7
 
    金牌编辑推荐:
    为了集满月石回归原世界,顾迟带着系统,披着温润如玉的温柔皮囊,在猛刷好感度的路上越走越远。这是一个被迫穿越的苦逼人士争做正派心中的榜样,反派心中的白月光的“励志”故事。本文情节安排常出人意料,但又合情合理。作者擅长把握细节,人物形象刻画自然,行文给人以生动的画面感,主角与各角色互动萌点十足。文中糖与玻璃渣并存,语言诙谐,感情细腻。
 
 
 
    
    第1章 沙海捞人
 
  
  歌朵兰沙漠。
  风沙肆虐,烈阳如炽,这片广袤沙漠是少有生物能存活下来的极尽严酷之地。
  “师兄,我们不若还是回去吧。”手上还拿着罗盘,谢沉纠结着一张脸提议道。连带来作为代步工具的两只骆驼都不堪忍受此地极端的天气,也亏得他们有内力相辅。
  旁侧身着玄墨衣衫的青年眉眼微弯着合宜的弧度,俊美而温雅。
  “既已寻到绿洲,焉能在此回头。”顾迟闻言只稍摇了摇头,并不应承。
  「距离任务失效还有二十八小时,请宿主知悉。」虚浮在空中的面板上映出了一行字句,在顾迟眼中是无比清晰,不过他以外的人是恍然无觉。
  顾迟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以意念勾选了‘不再提示’的选项。
  据说深色衣服比较吸热,然而作为一名万花弟子,他现在就穿着一身玄墨色衣袍行走在烈日暴晒的沙漠里……
  心好累。
  虽心下腹诽着,顾迟面上仍不动声色。温雅笑意就挂在脸上,扒都扒不下来的那种。
  谢沉把压低下来遮挡了视线的斗笠往上抬了些,望着顾迟欲言又止了好半晌,最终泄气地低下头去继续研究他的罗盘。
  就为了那本医经古籍上所载的寥寥一语,他这师兄竟就真的不辞千里地来了这处地方,他也是实在放心不下就跟着来了。
  想想动身前谷中其他师兄师姐、师弟师妹给他的一致嘱咐,他要是不把顾迟师兄完好无损的带回去……
  谢沉仿佛看到了谷中的师兄师姐们对他笑得温和,背后却散发出阵阵黑气,年纪尚幼的师弟师妹们也……这种场景光只是想想都让谢沉觉得背上一凉,头皮也莫名有些发麻。
  他们现正处于歌朵兰沙漠中唯一的绿洲,古籍记载是与‘地元草’的生长之地相去不远。
  谢沉其实觉得这‘地元草’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那本医经古籍都已是数个朝代之前的古物了,若是真有这么一种可治肺痨的草药,肺痨又怎会到现在都还被传说是不治之症?
  但……
  “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愿普救众灵之苦。”垂敛下的眉眼携着挥之不去的温雅,深如漆墨的眼眸正浮着微光。墨衫男子在说这话时是以极为熟稔的姿态,显然是早在心下默背过不知几何。
  这是所有万花谷弟子拜入门派时所需立下的誓词,谢沉当然也曾跪下念过。但从顾迟口中再次听闻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大约是一直都并都未理解这段誓词的意义所在。
  “师弟是否身体不适?”顾迟见旁侧之人蓦地全停下了手上动作,且神情怔忪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便顺口关心了一句。
  谢沉被这句问话猛地拉回过神来,‘呃’了一声之后连摆了摆手:“并无……哦对了,罗盘已定下来了,师兄我们继续走吗?”
  谢沉是天工门下弟子,制作罗盘这种物件自然不在话下。但这片沙漠不知是有什么怪异的力量,竟让他罗盘上的指针时不时就四处乱转。
  不明白为何旁侧青年忽然变得有些局促起来,但顾迟是丝毫未有犹豫就点了点头,他还是在乎那任务时限的。
  系统的提示音因为太过频繁,来到这世界后没多久就被顾迟勾选了屏蔽。如果没屏蔽提示音的话,他刚才是能听到叮的一声,然后就会发现人物关系面板上,谢沉对他的好感度从82上升到了85。
  大漠日间的烈阳即使隔着衣物也让前行的两人觉得身上有种焦灼感,前行不过几里,一阵持续不断的嘶哑喊声就让两人顿住了脚步。
  非是中原的语言,但就算语言不通,也不妨碍两人听出那音色沙哑的喊声中所充斥的不甘乃至恨怨。
  总算是找到了。任务显示已完成让顾迟稍稍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是快步往音源处走去。
  那大概是要用‘惨不忍睹’才能形容的一具身体,此时正看似毫无威胁可言地伏倒在沙漠地上,各类兵刃造成的伤痕再加之大面积的晒伤……好几处伤口甚至是已溃烂了。
  医者也当了好几年,顾迟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异族男子已是徘徊在生死边缘,真正半只脚跨进了鬼门关的那种。
  他像大海捞针一样的在沙海捞人,好不容易找到了,对方跨进鬼门关的那半只脚顾迟是说什么都要拉回来的。
  伤重与严酷烈阳的连日折磨已让这名异族人的意识陷入了混乱,然周身戒备实际是未减分毫。原本闭合着的双目在发现来人的瞬间就睁往来人方向逼视,赤色的双瞳已无一丝神采,但仍是如猎人追捕猎物般的紧紧锁视。
  深灰色的长发有些凌乱,这名异族男子是正处于十分狼狈的境地之中。异族人的五官较之中原人要深邃许多,即使是不同于常人的惨白肤色,这名异族男子的面容看起来也仍是异常俊美。
  追杀他而来的人?疑问在脑海中刹那间浮现,但意识混乱下他无法思考,疑问在此时陡然转成了定论。
  追杀他而来的人。
  手渐移至腰间短刀的刃柄上,他的这个动作太慢了,直到顾迟靠近到只一步远的距离时,他才刚搭上刃柄。
  但与方才缓慢的动作不符,奄奄一息的异族人抽拔出利刃的动作迅如无影,就在凛锐剑气将携破空之声向前划出的堪堪那一瞬间 ——
  “再坚持一会,我会救你。”清润温和的声音让异族人生生止住了这道攻击,忽然他迎来了一小片久违而熟悉的阴影。
  
    
    第2章 差别待遇
 
  
  是顾迟把自己的斗笠换给他戴上了。
  “师兄你的手……”谢沉见了顾迟手背上多出的那一小道口子登时就瞪眼不干了。这都什么人啊,自家师兄好心想救他,他倒好,一来就拔刀伤人。
  方才的那道攻击是止住了不错,但剑气仍有几许残余,顾迟对此可说是毫无防备。
  “无碍。”一道小口子而已,谈话间的功夫连血都不流了。
  方才还杀意满蓄的异族人在顾迟把斗笠戴到他头上之后蓦地竟就似温顺下来,无神的赤色眼眸能映入的只有一片黑暗,但他仍是把视线静默地放在顾迟身上。
  被这么直勾勾盯望着是个人都会有感觉的,顾迟面上神色未有触动,毕竟他也明了对方现目不能视的事实。
  解下腰间刚在绿洲装满了的水囊,顾迟就着半蹲下的姿势把开口递送到不再有反抗动作的异族男子唇边。
  唇瓣刚触及清水的刹那,连日经受烈阳炙烤而又未进一滴水的人是近乎急切地接连吞咽起来。
  水囊有见底的趋势顾迟倒毫不心疼,反正绿洲就在几里之外,腾出手来他还对这身上伤痕遍布的人施了一记握针。
  “那……提亚……”
  身体上的剧烈疼痛忽然得到了抑制缓解,异族人失了光华神采的赤眸微微睁大些许,低哑的声音缓慢喃喃出三个对顾谢两人而言不明意寓的音节。
  顾迟只当那是感谢之类的话语,他在对方停下吞咽的动作时把水囊挂回腰间,而后动作极为小心地把人给半扶半背了起来。
  要在这具伤痕遍布的身体上避过伤口真不是件易事。
  “师兄,还是我来吧。”让自家师兄干体力活,这分分钟是他要照顾两个病号的节奏……想着谢沉就再靠近几步,准备把那身形高大一看就体重不轻的人给接手过来。
  然面容苍白俊美的异族人却在谢沉靠近之时一手横在顾迟身前,呈回护之姿,另一只手则已搭按在刀柄上。颜色浅淡的赤眸透不出情绪,但无由来地似沉暗下来。
  喂喂,没搞错吧,那是我师兄好吗!
  谢沉抽了抽嘴角,面对眼下情境顿时一阵失语。
  “他不会伤害于你。”顾迟并未蹙眉,只对谢沉摇了摇头,后者在此示意下只得退离了几步。而即便言语不通,言辞所带的善意总是能传达的。
  似乎是听懂了,那名异族人搭按在刀柄上的手也渐挪开几分,微低下头垂了垂眉眼,安静地不再有其他动作。
  “先回返绿洲备置上充足的水,我们启程离开沙漠。”顾迟望了一眼空瘪下的水囊,忽而掩唇持续咳了数下,面色渐微有苍白。
  赶鸭子上架的穿越,系统也不肯给他一副好点的身体。
  刚还安静不动的异族人呢似乎为这阵咳声所惊,一直缺乏表情的面容上倏忽显出几分无措,他开始尽量减轻自己对顾迟的负担。
  “地元草……?”一时嘴快,刚说出口谢沉就想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继而谢沉好似听到他的师兄叹了一声,但待他看过去时又是温雅笑着的模样,只眸中带着明显的担忧神色:“他不宜再待在这等环境之下。”
  言语中的‘他’指的自然是那名异族男子。
  现正值午后未时,迎面的风沙刮得让人有些看不清前方路径。烈阳炙烤下连呼吸的空气也带着一股燥热感,若是不小心蹭碰到林立的岩石,烫去一层皮肉是不在话下。
  一段路后,顾迟忽觉身上一轻,仅负着重量也卸去了。
  “……你能自己走了?”顾迟侧目望去,对方见他停下就也跟着站定下来。这人的恢复能力未免是太强悍了些,他的握针可没这么大的能为。
  听不懂,但直觉让那名异族人点下了头,随后简直像小鸡跟着妈妈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顾迟身后。目不能视,听觉依旧是可怕的灵敏。
  带着西域人独有的深邃轮廓,这名异族人的皮相是俊美得无可挑剔,但谢沉在瞥过一眼之后却是嘀咕着……
  他的师兄因先天不足,体质弱于常人,面色比之常人也略有苍白。可这异族人一身肤色比他师兄还要更白上许多,都已是要用惨白来形容了。
  这家伙该不是生活在哪处地下的地窟洞人吧……?
  想到这里,谢沉不禁为自己奇怪的想法轻咳了一声,摇了摇头不再乱想。
  只某方面来说,谢沉确是真相了。
  “怎么了吗?”这句话是顾迟对身后的异族人说的。对方往他头上摸去,顾迟不明其意,对这个动作实际也没太在意,只是习惯性地询问他人意见。
  语言不通实在是个大问题,顾迟对这点也觉得有点头痛。但现下他是没有时间教习对方中原语言,至少也得等出了这沙漠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