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重生之命中注定+番外 作者:蟹籽包

字体:[ ]

 
文案:
 
     鸟儿愿为一朵云。
 
云儿愿为一只鸟。
 
而我,我只愿为了你。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
 
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生命因为付出了爱情而更为富足。
 
哈利,你决定把自己托付到一个油腻腻的老蝙蝠手中么?”
 
“我决定!”
 
“你承诺么?”
 
“我承诺!”
 
本文讲述哈利重生后改变命运,和教授在一起的故事。
 
哈利经历死亡后,重生回到小时候,变得睿智腹黑,凭借自己的手段打败伏地魔,在战斗中一步一步与教授产生感情,最后排除万难在一起。
 
正剧。结尾一定是HE!
 
谨以此文献给我心中隐忍,不求回报的教授,他值得得到幸福。
内容标签:HP 强强 奇幻魔幻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内普 ┃ 配角:西弗勒斯·斯内普 ┃ 其它:hp斯哈文重生强攻强受
==================
 
  ☆、重生
 
  英国伦敦。
  弥漫的雾气就像怨灵一般死死的笼罩着路上的每一位行人,而路过的行人都会下意识的抬头看一眼格里莫广场这两栋奇特的建筑。
  两幢古老的房子看起来并无什么特别,可它们一个门牌为11号,一个是13号。奇异的,12号在哪?官方给的说法是,由于当年普查员疏忽,漏了12号。这只是对于普通人的说法。然而每一位成年巫师都知道格里莫广场12号,这栋建筑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因为这是拯救他们生命的,最英勇的男孩的家。
  此刻屋里的氛围甚至比伦敦雾霭的天气还要阴霾。空荡的房子里尽显冷清,带着古朴花纹的窗帘将窗外本就不太明亮的光源完全遮住,使得更加厚重,死气沉沉。
  这座房子的主人此刻正颓废的跪在地上。满是皱褶的衣服凌乱的贴在身上,周围弥漫着浓郁的酒精气味,醉意朦胧、失魂落魄。
  这是一个失意着的酒鬼!
  “哈利,够了!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你完全对得起他们了!”赫敏看着眼前颓废的男人,在大声呵斥他的同时,心里不由自主的泛起浓浓的悲哀。
  哈利并没有救世主战胜邪恶的黑魔王后那种意气风发,巫师拥有远比麻瓜漫长许多的生命,而哈利正值巫师最黄金的时期,可他完全像个垂暮老人,自怨自艾的走向死亡。
  哈利有什么错,从一出生就担上救世主的巨大压力,战胜邪恶后,却还要为死去的战友们守灵。守灵?是的,哈利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不结婚,不交女朋友,天天对着死去的人的照片,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小黑屋子里等死,这不是守灵,这是什么!
  “赫敏,帮帮我,你知道那种方法,求你..”哈利碧绿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赫敏,眼中带着深深的渴求。“求你了,赫敏。帮我一次,帮我一次!”
  “速速禁锢!”赫敏看着逐渐变得疯狂的男人,颤抖着将男人禁锢住。“我不可能教你的,你是在用你的生命开玩笑!想想邓布利多校长,你的教父西里斯,凤凰社的其他人,还有..斯内普教授,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以生命为代价保护的救世主死于自杀,他们会跳出棺材找你!真是个愚蠢的格兰芬多!你怎么能这么辜负他们的期望。。”赫敏突然住了嘴,因为哈利正在哭,这是从战争结束后,哈利第一次哭。赫敏上前搂住了哈利,轻轻拍打着他的背,就像母亲一般安慰着哈利,安慰着这个伤心的男人。
  “别这样了好吗?你还有我们,你应该出门去看看你保护了的世界。它现在平静美好。”
  良久,哈利才平复了心情,止住了抽噎,他带着浓浓的鼻音对赫敏说道:“赫敏,谢谢你。为了他们,我会努力完成他们的期望。”赫敏狐疑的看着哈利,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教父,您给我的补血剂我已经送到圣芒戈医院了。”
  哈利看着眼前红发的小伙子,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谢谢你,乔治。”乔治是罗恩和赫敏的孩子,他们将孩子取了死去的双胞胎兄弟的名字。每次喊起乔治,他就会想起那两个调皮却心地善良的双胞胎兄弟。
  “亲爱的,你觉不觉得哈利有点怪。”罗恩看着哈利,眼里是深深的担忧,虽然是他们期望的那样,可是那份平静却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
  赫敏叹了口气,她早就感觉到了“他好像是想把以后的事情一口气做完一样,不过,这总比以前好多了。走吧,去马尔福庄园看看德拉克吧,他昨天才被释放。”赫敏深深的看着前方碧绿眼眸的男人,握住了身旁红发男人的手。
  “我才不去,那可是个邪恶的斯莱特林!他害死了校长!”罗恩一脸不情愿。
  “亲爱的,德拉科现在已经够惨的了,你不去更好,省得你俩打起来。真不知道韦斯莱和马尔福到底有什么仇,能延续这么多代,甚至一代比一代更激烈!”赫敏说着,嘴角却微微扬起,眼里是促狭的笑意。
  “那可怎么行!我可不放心你单独和他呆在一块儿!”罗恩想到这里立刻跟了上去。
  哈利满脸倦容的回到住所,不是小天狼星留给他的住宅,而是他的魔药教授,他最愧疚的人的住宅,蜘蛛尾巷。他心灵的栖息地。
  哈利苍白的手指轻轻触摸着教授生前的魔药器材,他的搅拌棒,坩锅,教材以及其他的东西,最终手指停留在了桌上的雕塑上,那朵金色的百合。哈利看了良久,轻轻的捧起那座雕塑坐在椅子上。接着他从怀里取出魔药仰头喝下,生死水可以让他短暂的拥有睡眠,他掏出时间转换器,随意扭动两下,便扔到了地上,不一会儿便陷入了睡眠。而他手中的雕塑从他怀中坠落,正好砸在了时间转换器上,小小的怀表瞬间砸得粉碎。
  “该死的!懒猪,快点起来!快点!”哈利听到了女人凶狠的怒斥声。睁开眼睛,碧绿的眼眸里有片刻的怔忡。他呆呆地看着楼梯间的屋顶,上面结的蜘蛛网上一只蜘蛛正不紧不慢的爬行着。
  还没等哈利回过神,一只大手狠狠的推开门将哈利拽了出来,将他扔在地上,剧烈的撞击让哈利疼得□□出声。
  “该死的!混小子,你睡死过去了吗!都六点了,快点准备早餐,一会儿达力就醒了!该死的小子,吃我的,喝我的,竟然还想让我保护他!”佩里姨妈瞪了哈利一眼,骂骂咧咧的上了楼。
  哈利看着自己小小的手和小小的身体,浑身激动得颤抖。太好了,太好了,我的祈祷有用,我真的回来了!摸着被撞疼的胳膊,哈利不可抑止的大笑出声“这不是梦!这不是梦!”是的。这种完全格兰芬多式的笑容,他已经很长时间不曾拥有了。
  “闭嘴!”佩里姨妈大喝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哈利立刻闭上了嘴巴,面带笑容的拿起了锅碗瓢盆,愉悦得做起了早饭。
  看着德斯礼一家人吃进第一口菜时那不可置信的神情,哈利觉得很愉悦,蓦然地,哈利发现这种愉悦感他已经阔别几十年了。
  站在角落处,看着德斯礼一家,哈利却想到了他的那个别扭的黑发教授。他以一个成年人的思维想到,当年正因为自己从小受到虐待才使得黑发教授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依照教授的性格必然会默默的承受,为何这一世要让教授承担这份痛楚呢?这一世,既然我知道了结局,我为什么还要让他继续发生下去呢?
  熟门熟路的从破斧酒吧中穿过,再次来到对角巷的哈利饶有兴趣的东张西望。以一个十一岁的样貌,成年人的眼光打量着四周。他看着周围形形□□的巫师,没有了当年的畏惧和好奇,在战争中,这都是些可怜人。
  奥利凡得魔杖店,看着那摇摇欲坠的招牌,哈利缓缓的深吸口气,,迈开步伐,平静的走了进去。
  “哦,你好,尊敬的小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奥利凡得的眼睛里充满了睿智的目光,缓缓的打量着这位年幼的先生。他并没有因为他的年龄而对他有所轻视,只是眼里带着些许惊讶。
  哈利看着密密麻麻摆放着的盒子,以及没来得及合上的盒盖,笑了笑,碧绿的眸子直视着他,并对这个矮小的老者礼貌的说道:“是的,先生。我想要一根魔杖。只是,我不知道怎么挑选。”说完还适度的露出了一丝疑惑和羞涩。
  奥利凡得亲切的笑着:“这您不用担心,挑选的事情是由我来为您服务的,现在请您伸出习惯用的那只手。”
  哈利伸出了右手,奥利凡得比了比哈利的手掌宽度后,递给哈利一根魔杖“来瞧瞧这根,榆木做的外壳,杖心是龙的心弦。马尔福家的人很适合这款,您也试试。”
  哈利接过魔杖,随手一挥,瞬间出现了一大束的火焰。奥利凡得摇了摇头“威力大了点,试试这根,杖心是媚娃的发丝。”
  哈利一挥,漫天飘起了玫瑰花瓣,奥利凡得眼睛一下亮了,一根接着一根让哈利实验,哈利静静的等待着自己命定的那根魔杖被奥利凡得从一个古朴的木匣中取出递到自己手上,熟悉的手感,亲近的仿佛自己手上的骨节。哈利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又见面了,老朋友。” 哈利果决的朝空中挥舞了一下,体内的魔力汹涌的顺着之间传入到魔杖中,一只巨大的凤凰从魔杖的尖头涌出,欢快的啼叫着,发出清脆的鸟鸣声,然后停在哈利的肩头,蹭了蹭哈利的脸颊,慢慢的消散。
  奥利凡得复杂的看了一眼哈利,抚摸着魔杖“冬青木和凤凰的羽翼绝妙得搭配在一起,这是一根及其特殊的魔杖。那么,尊敬的先生,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哈利.波特,先生。”哈利碧绿的眼眸看着奥利凡得,眼里露出了一丝笑意,用手拂开额前的碎发,奥利凡得看着闪电形状的疤痕,粗糙温暖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哈利的脑袋:“孩子,我不得不提醒您,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的魔杖和您的魔杖是一对的。”
  哈利感受到了这个半精灵血统的老人的关心“谢谢您,先生。”
  哈利拿到魔杖后,幻影移形再次回到德斯礼家,对德斯礼一家人施了一忘皆空,并篡改了他们的记忆,以一个倍受宠爱的孩子的姿态迎接即将到来的霍格沃兹魔法学校通知书。
  十一岁生日那天,壁橱里果然飞来了一封神秘的信,哈利握着通知书,安静的将行李打包好,和德斯礼一家人在沙发上安静的等着海格来接他。
  但是,看到推开门的那个身影后,哈利平静的心情立即打乱,眼睛也有些发酸,不是海格。来接他的人是他的黑发魔药教授,那个别扭的却一直默默关心他的男人。
  依然是一袭黑袍,油腻腻的黑发垂在脸颊两侧。紧抿着嘴唇,眉头紧锁,分明是一脸不情愿的神色,却隐晦的打量了一眼哈利。
  “西弗勒斯,是你。”一直沉默的佩妮姨妈疑惑出声。
  斯内普看了一眼坐在沙发的男孩,转头望着佩妮,低沉的声线中带着复杂的情感“佩妮,好久不见,我来接波特先生入学。”
  哈利看着黑发男人在见到佩妮姨妈时一瞬间的出神,心里知道他肯定又想到自己的母亲,莉莉.伊万斯了。
  佩妮伸手将哈利搂进怀里,轻轻吻着哈利的额头:“宝贝儿,在霍格沃兹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圣诞节回来看看姨妈。”哈利觉得很心酸,这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却实现在了一忘皆空以及被篡改的记忆的基础上,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如同斯莱特林行为守则里说的那样‘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哈利低低的应了一声,跟着黑发男子离开了德斯礼家。
  斯内普回头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孩,白皙的皮肤,令他窒息的碧绿的眼眸,纯净的眼神,安静,羞涩,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被悉心呵护的小王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