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之教主驾到 作者:只留给我天空

字体:[ ]

 
文案
 
上一世,他是睥睨天下的东方不败,因情所困,殒命在黑木崖之巅。
这一世,他是大权在握的黑暗公爵,再次面对情爱江山,又将何去何从?
且看教主再世黑魔王,演绎不一样的坎坷人生。
 
内容标签:HP 穿越时空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卢修斯斯内普┃ 配角:HP众 ┃ 其它:HP笑傲江湖
==================
 
☆、第1章 再世√
 
  静置了一夜的池水依旧在魔法的作用下升腾出带着浓郁暖香的雾气,沉浸在水中的男性身体突然弹动了下,然后不着丝缕的标准身材被完整的映照在魔法镜子里,伴随着空气的低鸣声,瓷器和玻璃碎裂的声音在整个浴室里轰鸣起来。
  关于穿越的开头有很多种,但是大多数穿越的结果却是雷同的。谁也无法预料到,当英国魔法世界最显赫的掌权者之一,斯莱特林唯一继承人,食死徒的主人,黑魔王殿下在又一次身心俱疲后从浴缸中醒来,这个梅林预设的命运轨迹就开始走上了岔路。
  今天食死徒没有开例会。邓布利多搅拌着黏稠的甜甜圈燕麦粥听着属下的回报,暴虐无常的黑魔王在今天早晨干掉了自己的总管,现在伏地魔庄园聚集了所有惶惶不安的食死徒,也许我们应该趁机偷袭,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希望能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弗兰克。”邓布利多把勺子丢回盘子里,注视自己忠诚的下属,“黑魔王残暴,冷酷,他的失败是注定的,但是我们最近的伤亡也很严重。”
  “可是——这正是个大好时机——”
  “我有份文件想要您看看,邓布利多校长。”戴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的女巫出现在楼梯上,麦格毫无起伏,带着一点苏格兰口音的语调打断了这场争执。
  “你想来份甜麦粥么,弗兰克?”邓布利多从镜片后面看了眼走进来的女巫,她就像平常一样一本正经的绷着面孔,平静的脸上让人看猜不出是事有凑巧,还是她刻意打断弗兰克的据理力争。
  “不用了,我想艾里斯还等着我回去。”年轻的隆巴顿先生不好意思的揉揉头发,消失在壁炉里。
  “我想让你看看这份账单,邓布利多校长,圣芒戈刚刚发过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麦格。”老巫师有些疲惫推开盘子,终于卸下了一成不变的笑容,“我们早就付不起圣芒戈的医疗费了,这也不是新闻——我会想办法的。”
  “如果魔法部突然想起审查霍格沃茨的经费怎么办?”麦格显然是很了解老巫师所谓的“想办法”是什么办法,“数目相差太大了——”
  “那是未来的需要担心的,麦格。但是凤凰社的巫师必须得到妥善的医疗,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可以向圣芒戈赊账,却不能给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的家庭写欠条,邓布利多默默叹了口气,“我会请福克斯尽量多给我们一些眼泪救治重伤患者,这样可以节约很大一部分费用。”
  米勒娃·麦格,一个年近40的单身女巫师。即使是在流行晚婚的麻瓜世界里,40岁的女人也早应该结婚生子了,邓布利多打量了一会眼前这个盘着头发,把自己打扮的老气横秋的女巫,疲惫的揉揉眼角,“谢谢你,米勒娃,把文件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就行了,我会抽空看的。对了,昨天埃尔芬斯滕发来请帖,希望霍格沃茨派代表出席——”
  穿着一袭古板墨绿色长袍的女巫挑了挑眉毛,扫了眼早就堆积成山的文件,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最上面,在邓布利多说出信件内容前,沉默的转身离开了。
  绿色的布料消失在盘旋向下的走廊上,邓不利多只能无奈的推推眼镜,把羊皮纸塞回最下面那个几乎要装满的抽屉里。埃尔芬斯滕·厄郭特,魔法部审查实务科科长,米勒娃·麦格的前上司,也正是这个和自己有过几面之交的拉文克劳说服了自己聘请麦格作为变形术教授。厄郭特对于这个几乎只有他年龄一半的下属怀有某种莫名的情愫,也正因此,自己才能够有恃无恐的挪用霍格沃茨的经费来填补凤凰社的亏缺。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随着食死徒队伍的壮大,不少非斯莱特林毕业的魔法部官员都选择了提前退休,更何况厄郭特已经快到了合法退休的年龄。装着甜麦粥的盘子消失在办公桌上,邓布利多深深的吸了口气,伸手翻开贴满了圣芒戈账单的文件夹。
  而此刻,在极尽奢华的伏地魔庄园中,富裕的食死徒们远比债务缠身的邓布利多更加焦虑不安,尤其是那具惨白的尸体正被安置在大厅一角。
  “莱斯特兰奇,你昨晚一直在这里值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一个挺拔的中年人,就在前几天他才刚刚得到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但是现在这种喜悦被冲刷的无影无踪。
  “昨晚我陪同主人和魔法部的几个官员参加宴会,回来之后,索奈尔已经替主人准备好一切,于是我就回我自己的房间休息了。”莱斯特兰奇的视线停留在惨白的尸体上,不是索命咒,也不是钻心剜骨,而是两片碎玻璃精准的穿过眼球射进了脑子里。看起来这是主人新发明的虐杀手段,比起悄无声息的索命咒和直接作用于灵魂的钻心剜骨更具有视觉冲击力和恐怖感。
  “之后发生了什么?”马尔福压着嗓子提醒似乎还没有从恐慌中镇定下来的莱斯特兰奇,悄悄的握紧垂在腿侧的右手,他的指尖上扣着一瓶福灵剂。
  “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大概是早上五点——至少不会是六点,我突然听到了巨大的碎裂声,好像有无数个玻璃瓶子在同时炸开。”莱斯特兰奇的喉结上下蠕动了几下,艰难的接下去,“我穿上衣服找到四楼浴室的时候,主人已经离开了,只剩下索奈尔躺在那里,整个浴室都炸掉了,到处是碎片,血就从他眼睛里喷出来——”他哽咽了一下,“就像喷泉一样——”
  大厅里响起几声轻微的抽气声,在场的每个人都亲眼见过索奈尔尸体上深深凹陷的恐怖双眼,莱斯特兰奇的描述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卡卡,出来。”卢修斯想起了浴室里到处都是的血迹,悄悄的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打了个响指召唤伏地魔庄园的家养小精灵。主人不喜欢家养小精灵,所以也极少让它们出现在视线里,对于伏地魔庄园的家养小精灵,他知之甚少。卡卡是他唯一记住的一个名字,在一年前的某个晚上,正是这个家养小精灵突然出现,才避免了醉眼朦胧的自己误闯伏地魔庄园的魔法阵。
  一只战战兢兢的家养小精灵出现在大厅里,颤抖着的绿色头颅几乎要贴在地板上,最靠近的几个食死徒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后退了几步。卡卡低垂的额头上有个很深的伤口,手掌和手臂上也满是狼藉的血污,加上他身上那件沾满了油污的枕巾,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气味。
  “我命令你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主人现在在哪里?”扑面的诡异气味让卢修斯的脸色苍白了几分,但是他仅仅皱了皱眉,依然站在原地。
  “尊贵的马尔福先生——伟大的主人,伟大的主人正在卧室里,伟大的主人在——坏卡卡,不守规矩,伟大的主人不允许家养小精灵和尊贵的先生们说话,卡卡竟然偷窥伟大的斯莱特林继承人,坏卡卡,卡卡必须惩罚自己——”尖利的声音从家养小精灵的喉咙里挤出来,但是很快消失在另一串快速的嘟囔里,卡卡用力的在地板上撞击着自己的脑袋,很快额头上的那个伤口就变得鲜血淋漓。
  “主人在卧室里做什么?”卢修斯从卡卡血肉模糊的脸上移开视线,努力压抑蠢蠢欲动的反胃感,“主人现在做什么,房间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伟大的主人一个人,在,在——”卡卡突然停下来狠狠的在地板上砸着自己的脑袋,“坏卡卡,这不够,卡卡竟然议论伟大的主人,卡卡必须把自己的耳朵放进烤箱里——”
  “等等,卡卡——很好,你下去吧,准备一些饮料和点心送来,记得安静--另外,把索奈尔先生从这里弄走。”卢修斯看了眼摇摇欲坠的家养小精灵,只能放弃继续审问。显然继续问下去,卡卡很可能就会在厨房的砧板上剁掉自己的脑袋。对于现代巫师社会来说,家养小精灵算是一件价格不菲的奢侈品,随着炼金术的没落,生命炼金术早就成为了传说。即便是尼克·勒梅也做不到将一只妖精炼制成家养小精灵,或许他想过,但是妖精们掌控着古灵阁,这就等同于掌控了半个魔法界的经济命脉,他还不至于疯狂如此。所以现在的家养小精灵都是名副其实的“家养”,除了极少数自由家养小精灵,它们只能存在于古老强大的魔法建筑里,通过生育后代来繁衍生息,是否拥有家养小精灵就是判别老牌贵族和新兴贵族的最简单条件。
  为此,食死徒甚至还不得不放弃了新建伏地魔庄园的打算,只能从一个落魄的赫奇帕奇家族手里买下现在这座庄园改建成食死徒的总部。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只能屈居于一个改建而成的庄园,或许这才是主人不喜欢家养小精灵出现在眼前的真正原因吧。
  卢修斯慢慢的吐出肺里的浊气,看着那一滩黑红的血渍慢慢消失在地板上,然后环顾了一眼食死徒们,“我想需要有个人去看看主人有什么需要。”
  毫不意外,回应他的是一张张惶恐抗拒的面孔。年轻的马尔福族长昂起了下巴,嘴角勾勒出一个不屑的笑容,“我想,没有人介意我独占这个殊荣吧?”
  “当然,主人一直都宠爱你,马尔福,你不会有事的。”穿着一套褶皱外套,看起来昨晚并没有睡在自己的床上,早晨也来不及整理仪表的麦克尼尔迟疑了一下,但是卢修斯的目光刚好停顿在他脸上,于是这个劳累了一个晚上的男人不得不打起精神讨好这个魔法界新秀。
  “我希望能够给诸位带来好消息。”卢修斯最后整理了一下衣领,拎着那把家传的华丽蛇头杖轻巧的走上楼梯,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角落大口的吞下扣在掌心的福灵剂。
  这是一招险棋,卢修斯按着自己的左胸口力图让心跳平静下来。父亲的逝世给马尔福带来了不少影响,至少马尔福不再能够作为和主人并肩的存在了。的确,主人对于自己比任何人都纵容,至少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受到过钻心剜骨的惩罚,也许是由于对于父亲的怀念,也许是自己足够优秀谨慎,但是无疑,这种毫无道理的宠爱并不会持续太久,特别是主人变得越来越冷酷无常。父亲的选择让马尔福毫无退路的站在了食死徒的一方,想要维持马尔福的荣耀和财富,自己还需要一些东西,一些和主人更紧密,更亲近,更息息相关的联系,让马尔福家族成为一种特殊的,不能轻易舍弃的存在。
  “茜茜,祝我好运。”卢修斯亲吻挂坠中心爱未婚妻的照片,然后重新把项链塞回衣领里,深吸一口气,快步的走上楼梯。
  四楼除了浴室和主卧室就只有一间书房,而众所周知,主人一向喜欢在早晨起来后直接在书房里接见下属,卧室和书房之间的那道门是向来不锁的。卢修斯给自己释放了一个悄无声息,然后小心翼翼的踩上书房的地毯,这里看起来依旧保持着上一次的样子,看起来主人今天并没有来过这里,那道隐蔽的小门当然也没有锁,但是却被随手掩起来,只剩下一道细缝。
  我们可怜的马尔福族长环顾了下空无一人的书房,不得不放弃自己的骄傲,撅起屁股撑着膝盖弯腰把自己的眼睛贴近那道缝隙。在日后回忆起转折性的一天,卢修斯曾不止一次的感谢梅林,那一天自己身上刚好有斯内普新制作的黄金福灵剂,如果不是自己鬼使神差的提前释放了一个静音咒,如果不是梅林保佑那只猫头鹰刚好冲进卧室——
  好吧,让我们重新回到现场,卢修斯正不雅观的贴着门缝偷窥自己的主人。
  黑魔王殿下只是披着一条半湿的浴袍奇怪的盘腿坐在床上,从门缝这里只能看到他苍白痛苦的脸色,毫无血色的唇瓣肉眼可见的颤抖着,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然后,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的黑魔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冷酷淡然的血色双眼,似乎*上的痛苦丝毫不能达到他的眼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