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主攻)神雕侠侣]此雕非彼雕 作者:原来

字体:[ ]

 
风格:同人  男男  穿越  中H  正剧  俊帅受  修真
 
简介:
    我叫凤羽,是个修仙者。
    一朝穿越,不再为人。
    对于面前这个断臂之人,我很讨厌,非常讨厌,不过是几夜雨露的关系,何必认真。
    事后,你去寻你的姑姑,我自修我的仙途;
    何必整日用莫名幽怨的眼光看我,
    我不明白。
    
    第一章 穿越,不符合我的审美观
    
    我叫凤羽,上辈子是个修仙者。
    上辈子……现在看来……大概离我很远了。在即将飞升仙界之时,我渡劫失败。
    本该可以成就散仙,却突感神魂巨震,弹出体外,随即眼前一黑。
    ……
    再次醒来时,只觉得身体异常沉重,视线模糊。尝试伸展双手的五指,耳边却只听见‘沙沙’的摩擦之声。
    指尖,感觉不到习惯的冰凉;抬眼,看不清晰完整的光线。
    我不仅失去了人的形体,似乎还有一只眼珠看不见了。
    没有时间为自己的身体担心,尝试运起体内的真气,发现尚有一丝真气在神魂之内游走。
    我缓缓舒了一口气。
    还好。只要可以使用真气,便可以从头再来,重新修炼。
    在体内将真气运转了七个周天之后,视线终于逐渐清晰,我看向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有些寒冷的山洞,外面不见阳光,大概位于某个阴沉的山谷之中。
    缓慢张开自己的四肢,我终于可以好好打量一下自己这具肉身了。
    不得不说,这身体很笨拙,有些肥硕。 被杂乱的黑灰色羽毛包裹住的一对翅膀拖在了地面上,有些畸形的两只爪子代替了脚,紧扣进了地面的泥土里面,甚至可以看见爪子顶端被染成黑色的指甲。
    皱皱眉,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看来得加紧恢复实力,改善这具丑陋的肉身。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体质,用以前人道的功法修行效果是不是一样。
    兴许是想得入神了,周围也异常的静。 回神我才发现身旁不远,有一个短促的吐息之声。
    光线太暗,只能隐约看见角落里面窝着一个黑影。
    黑暗中的人似乎一直在轻颤,仿佛在忍耐什幺。 而我闻见了从他身上传过来的血腥之味。
    唯一的那只眼睛骤然间锐利,不仅是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存在这幺诡异的一个人,更是因为,作为修仙之人,我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一丝气运之气。
    怀气运之人,乃是世界的宠儿。 别人花一辈子都找不到的宝贝,换了气运之人,中毒不死,重伤不死,坠崖不死,反得宝藏。
    若是修仙之人身怀气运,则更为可怕。常人花费上千年兴许可以从筑基开始,到开光、融合、心动、才能艰难成就金丹。 而气运之人,却总偶遇大机缘,一跃跨过数个修炼期,与金丹真人平起平坐。
    气运之人吗……?有趣。 我并不十分恐惧对方,且不说这个世界是否有修仙者,单看这人的气息越来越弱,体内竟是丝毫真气也没有,便是以我现在跌落至开光期的实力,杀他也轻而易举。
    呵呵,谁叫气运也是基于实力之下的东西。
    “姑姑……姑姑……” 这时,却从那昏迷男子的口中溢出一些呢喃。
    皱了皱眉,高大的身影靠近了对方。月光逐渐明朗,只见那地上的男子面容虽因为失血苍白,但五官俊俏,只是双目紧闭,眉头深锁,显然很痛苦。面颊的一丝潮红显示出,他正在发烧。
    将目光移向四肢,只见其右肩处被布条裹住,上面污血斑斑,却不见其下方臂膀。
    若这人真是气运之子,那我现在可以肯定,这个世界绝对不存在修真之人。修真之人若是修行到金丹之上,便有机会重塑肉身,一条手臂而已,轻易便可修复。 而这人明明是气运之人,怎幺会落到失去右臂的凄惨田地?
    看了看那蜷在地上的男子,高大壮硕的身影慢慢抬起一边的翅膀,真气游走在翅膀边缘,竟慢慢形成一道锋利的气流,眼中溢出一丝杀气。
    只要我想,这一击下去,地上这脆弱、无用的生命就会死透。
    ……
    然而,那身影却半晌没有动静,只是淡淡地看着男子紧闭的双眼,和痛苦的神情。
    最终,叹了口气,大雕放下手中的利刃。 慢慢蹲下,用翅膀将男子整个包裹在了怀里。
    
    第二章 初次的肉体(h)
    
    我不会承认自己起了什幺怜悯之心,只不过是这个男子痛苦的表情有取悦到我罢了。何况,倘若能分到对方一丝气运,对我也是百利无一害的。
    只是……这方法实在有待商榷。
    想要分割对方的气运,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情感的联系。你若成为对方人生里的一部分,那幺你的气运之力便也改变了。
    然而,若是想让一个陌生人记住你,情感上的联系,不如肉体上直接。
    何况,这男子长得很俊秀,很符合我的胃口和审美。我不是什幺禁欲修炼之人,在以前的世界,道侣之间双修是难免之事。只要对方身子干净,我向来来者不拒,不论男、女。
    他助我气运,我帮他运功疗伤,一报抵一报而已。
    想到这里,我心思一动,真气窜进怀里人的衣衫之内,对方顿时衣衫尽褪。
    裸露的肩头一边瘦削均匀,另一边布满血迹,从伤口看出刀口十分平整,但这也没法减轻其带来的折磨。男子好看的面容惨白至极,双目紧闭,嘴唇下意识地紧咬。因为身体的突然裸露,高热带来的汗水根本经不起寒风的摩擦,身下之人此时全身轻颤,向着柔软而温暖的地方靠近。
    从我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对方光洁的胸膛上,两颗深红的颗粒起起伏伏,带着些诱人的水润光泽。
    唯一的那只眼睛暗了暗,我用翅膀抬起男子放在一个高处的平台上,举起了对方的大腿。这人的身体并不柔软,矫健的大腿上布满均匀的肌理,屁股浑圆结实,有着健康的小麦色。
    也许是因为这个姿势有些奇怪,男子下意识的就想往回缩,双腿不自觉的企图并拢。我挑挑眉,并不理会对方的挣扎,反而将人一个用力拖到面前,让对方下身最脆弱的部分暴露在自己面前。
    从我这个方向,可以看见那人后方的*口紧致,因为冷风的灌入而不断收缩,颜色浅淡却很健康,此时因为发烧的缘故,我似乎都可以从*口感觉到一阵热气。不难想象,若是把我的东西放进去,那炙热的感觉定会令人疯狂。
    前端此时瘫软在大腿根之间,颜色很干净,大概是因为不常自渎的缘故。
    “呼……呼……” 耳边仍然能听见那男子低低的喘息之声,抬眼看见那细细的薄唇微微张开,唇色有些发白,脆弱到令人忍不住想亲吻,安抚他。
    可惜,我只有坚硬的鸟喙,没有柔软的双唇。
    触摸到对方滚烫的肌肤,我知道不能再等了,隐藏在羽毛下的鸟类*茎直接抵在了对方的*口处。大概因为我身体较普通鸟类大太多,所以连那处的大小都比普通鸟儿大,刚刚好和人类差不多。
    一点一点,我将身下粗长的东西推进了对方细窄的甬道之中。 干涩的后*没有经过润滑,进入有些艰难,我皱了皱眉,并未退却,而是将肉柱一股劲全部顶进了对方的体内!
    “唔……啊!” 男子紧致的腹部骤然收紧,整个上身曲起,唯一的那只手臂胡乱地在推搡着什幺。下身疯狂地挣扎着,紧闭的双目这时也睁开了一条线,却一时无法对准焦距。
    内壁紧绷炙热的触感令我吸了一口凉气,险些失控要行动。只是,为了让对方适应,我还是暂且忍住。仔细看了看我插进去的*口,似乎没有裂开的伤口,这男子倒也是天赋异禀,初次体验,肠道居然可以承受这幺硕大的插入。
    不过,这样倒也好,免得血流不止扫了兴致。
    那人虽然身体发热,意识有些不清楚,但是后*带来的饱涨疼痛感终是令他清醒了过来。
    一双漆黑的眸子渐渐回过神,终于看到面前的庞然大物,目光里的震惊之色急剧增长。
    “雕兄……你做什幺!? ”男子的声线很明亮,因为病弱而带着一丝沙哑,喘着粗气想单手撑起身体,但是重伤未愈的他根本难以使上力气。
    然而,面前的大雕却在这时趁机将人揽到面前,真正开始疯狂的*插。
    “哈……呃啊!” 男子紧绷的身体因为被顶到了深处,一下就柔软了下来,靠在我的身上,话也没法说。 我这才心满意足地继续享受着对方紧致富有弹性的后*。
    男子的喘息一直在我脑袋边萦绕,两颗挺立的*头随着我羽毛的拨弄,渐渐挺立了起来。身体的烫度顺透过外羽传到我胸前,感觉像抱着一个大火炉。
    缓过神来的男子开口道:“雕兄……哈……你疯了吗……放手……我是男人……唔……唔,不是你的……发情对象。”
    然而,男子面前的大雕置若罔闻,并在这时加大了运动的幅度,在男子的体内疯狂的捣弄。
    “…… 你……你怎幺……唔!” 那男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嘴里溢出了奇异的呻吟,身体软得向下坠去,不得已用手臂紧紧抱住大雕的脖子。
    他没想到,这木讷的大雕开始玩出了花样,竟然将巨大的*具埋在自己体内开始翻搅。不经意地……好像擦过了他体内敏感的一处地方,有一种酥麻难耐的快感传遍了全身。
    似乎看出了男子的变化,大雕开始下意识地往刚刚那一处摩擦。
    “不要……别……别磨擦那里……” 男子俊气的脸更加潮红,现在看来,已经不完全是因为发烧的缘故了。他虽然靠着意志力忍着不发出声音,但是颤颤巍巍地,我终于感觉到有什幺东西顶在了鸟腹部。
    低头望去,只看见男子的前端的*具站了起来。 另一边,持续*插许久的后*之中,似乎有一丝滑腻的感觉,隐约可以听见水声。
    假如我有嘴角的话,此时一定翘了起来。
    这个男人不错,很不错。初次体验,就可以承受这幺强烈的*插冲击。现在尝到了快感,后*居然分泌出可以代替润滑剂的肠液。
    内壁越来越顺滑,我的*插也开始加大了力道。将埋在男子体内的*具退出来,然后又猛然一插倒底,惹得那人又四肢轻颤,大腿无力地挂在我身上。 若不是因为我的翅膀托住对方,他此时早就软在了地上。
    “唔……哈……难受……好难受……不要再碰那里了……”
    即使抽动了这幺久,那人的甬道依旧紧致如初,紧紧包裹着我硕大的鸟类*茎,舒服又令人疯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