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策瑜/螳螂在后 作者:吃货某醒

字体:[ ]

 
 
 
文案:
 
     言灵石碑,经年一现。
 
一真一假,左右江湖。
内容标签:强强 近水楼台 甜文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瑜,孙策 ┃ 配角:太史慈,曹操,刘备 ┃ 其它:甘凌
==================
 
  ☆、楔子
 
  传闻江湖中有一石碑,名为言灵碑,这碑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有预言之功。碑上十字,五字为假,五字为真,直到上一预言实现,碑上才会现出下一预言。只是见过言灵碑的人非常之少,这其中真假难辨。
  自天下战乱平定后,大小帮派纷纷以四大世家马首是瞻。四大世家共同统领江湖多年,表面上相安无事,但四位家主面和心不和,暗地里都想独霸武林,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的。
  曹操为江北曹家家主,年纪比其他三位家主都长,武功也是一流。膝下有一子名为曹丕,年纪轻轻便已跻身江湖十大高手行列。据说曹操是曾见过言灵碑上十字的其中一人,因此曹家在江湖中声望颇高。
  刘备为江西刘家家主,常将仁义二字挂于嘴边。他虽武功略逊于其他三位,不过在刘家可是有不少好手都心甘情愿为他所用。人们都说他刘备优柔寡断却能将刘家发扬至今日,功劳全在人称“智囊”的诸葛亮身上。不过这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外人也不好深究。
  孙策为江东孙家家主,在他年纪很小时父母便已过世,他独自撑起了整个孙家。从最初的默默无名,到如今孙家名震江湖,孙策靠的不仅仅是过人的智慧,还有其独到的利落手段,期间种种不足为外人道。
  周家有四子一女,长子周清为江南周家家主。但由于其双腿有疾,许多事都多有不便,老二周安又风流成性从不过问家事。周家虽人丁兴旺,但真正成器的,能让人叫上名字的,只有老三周炎。因此家主一职实由周炎代劳。
  四大世家本就不和睦,几年前言灵碑的预言一出,更是加剧了四家之间的暗斗。
  碑上十字便是——天下隐于阁,一珍隐四家。
  这预言的前半部分,似是说天下将归一名里有“阁”字的帮派所有;而后半部分,则指明四大世家里有一家藏有宝物。但由于这两句话真假难辨,四位家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为壮大势力,四大世家暂时两两结为同盟,一方面,是为了防名里有“阁”字的帮派偷袭;另一方面,也是为偷偷打探对方有无传言中的宝物。
  曹家与刘家,孙家与周家,明里结盟,但他们都知道,对方实则心怀鬼胎。
  成为盟友的方式很简单,联姻。
 
  ☆、弟弟在后
 
  周瑜刚刚踏进周家大门,便听到了瓷器被摔碎的刺耳响声。他揉了揉耳朵,往主厅方向望去,周炎正从里面走出。
  深色锦袍,双手负于身后,头发一丝不苟的高高束起,狭长的眼中闪现精光,像是在算计着什么,这便是周家的当家,周炎。
  周瑜站定,略微向前倾身,拱手道:“三哥。”
  “回来了,”周炎抬眸,淡淡的说道,“正好,去劝劝你那个不识好歹的四姐。”
  听到屋内又传来一声拍桌子的巨响,周瑜愣了愣,疑惑道:“这……?”
  “孙周两家欲联姻,此事由不得她,”周炎冷冷的说完,走了两步,又偏头对身后的甘宁说道,“看好她,不要给我惹麻烦。”
  “是。”
  周瑜恭敬的低垂着头,直到周炎从他面前走过,他才敛去眼中敬畏之色,与守在门口的甘宁交换了一个眼神,走进了屋子。
  本来好好的大堂此时却已是面目全非,周家四小姐周瑾衣衫不整的坐在藤椅上,发髻早已散乱,几缕碎发凌乱的垂在眼前。她面容虽清秀,可偏爱化红唇白脸的大浓妆,加上她此时正在赌气,本来俊俏的五官几乎都凑到了一起,脸上的粉扑簌簌的往下直掉,显得整张脸极为可怖。
  “小姐,你别气坏了身子,”乔婉站在周瑾身旁,一边劝一边给她理着头发,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她抬起头来一看,便福身问候道,“五公子。”说完,便默默退到一边去了。
  周瑜对自家姐姐的火爆脾气早已习惯,他躬身拾起脚边的手帕,抖干净上面的灰尘,将它递给乔婉,然后给周瑾倒了杯茶,笑道:“三哥又惹姐姐生气了?”
  听到这话,周瑾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她与周瑜年龄相仿,从小一起玩到大,知道这个弟弟心里是向着自己的,不过还是咽不下心里那口气。周瑾将周瑜手中的茶杯推开,恨声说道:“他让我嫁给一个从未谋面的人,事关我一辈子的幸福,我怎能答应!”
  周瑜将茶杯置于桌上,坐在周瑾身旁,安抚道:“江东孙策,今年不过二十有五,少年英雄,其相貌武功也是佼佼,姐姐有何不满?”
  “你懂什么!”周瑾别过脸去,紧盯着地上的瓷器碎片,咬牙道,“我们四兄妹在周家,不过都是任三哥摆布的工具罢了,你以为他给我安排这门亲事,真是为了我好?”
  周瑜听闻此话,忙摆摆手,瞥了一眼守在门口的甘宁,压低声音道:“姐姐,这话不敢乱说。”
  周瑾瞪了甘宁一眼,只是后者背对着他们,所以没有察觉。
  “哼!”
  周瑜笑笑,伸手为周瑾拂去脸颊上的一块厚粉,轻声道:“距婚事还有半月,姐姐就装装样子,骗过三哥,剩下的我来想办法。”
  周瑾听闻,轻轻的点头,她知道自己这个五弟鬼点子最多。
  “姐姐,”周瑜站起身来,冲周瑾一拱手,故意放大了声音,“我跟人约好要去北边游历,恐怕无缘为姐姐送嫁,提前祝姐姐与孙家主白头到老,贺礼他日必会补上。”
  周瑾瞄了一眼门外没什么反应的甘宁,也站起来,握住周瑜的手,眼中隐约有泪光闪动,“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勉强。这大抵就是你姐我的命罢,五弟保重。”
  二人抬眸,相视一笑。
  ……
  “才刚回来,又要走?”周炎的双眼仍紧盯着手中的卷轴,看也不看面前的人。
  “是,”周瑜站在周炎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这次出行早已跟人约好,若是失信于人,实在……”说着,他为难的皱起眉。
  周炎将卷轴放在桌上,淡淡道:“也罢,你向来爱四处远游,三哥理解。至于婚礼,只是一场形式,不来也罢。”
  他语气虽平静,但却让周瑜听的心底一凉,不过仍是面不改色,“多谢三哥成全。是弟弟无能,无法为三哥分担家事。”
  周炎挑起嘴角,露出丝微笑,站起身来走到周瑜跟前,拍拍他的肩膀,柔声道:“三哥知道你志不在此,尽管去吧,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
  旁人看来,这兄弟相处的场面真是再温馨不过。但只有当事人才知,这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
  周瑜走后,周炎面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他拂袖转身,冷冷的开口:“来人。”
  从房梁上飘下来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家主。”
  周炎面上寒意森然,“他与周瑾关系最好,如今却拒不到场,摆明了是想让我难堪。”
  黑衣人低着头,只听头顶上传来的声音便觉得浑身发抖。
  “向来爱四处远游?哼,谁知道他暗地里在做些什么,”周炎冷笑一声,“你去跟着他,若是跟丢了,你也不要回来了。”
  “……是。”
 
  ☆、影子在后
 
  还没踏出周家,周瑜便感到有人在跟着自己。
  周炎手下的人里,武功最高的是侍卫统领甘宁,好在他最近的任务是紧盯周瑾,在这紧要的关头暂时无暇他顾。只要来人不是甘宁,其他的都好对付。
  周瑜与身后之人隔了老远,都能清楚的听到对方的脚步声。他挑起一边唇角,悠闲的迈着步子,故意走向江南最为繁华的主街。
  江南城为水乡,城里的道路大多为水路,过往行人皆是以船为工具,四处穿行。周瑜的船刚刚离岸,那人后脚便也上了一只船。
  船家一边撑篙,边问周瑜道:“小哥,你要上哪儿?”
  周瑜笑道:“初来乍到,随便转转就好。”
  “好嘞!”
  周瑜负手立于船头,船在水中摇晃他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看着过往船只在水面上划出波纹,屏息凝神,眼睛在几条自前向后的水纹上停留了片刻,那本来即将消失的波纹却重新浮起,向后掠去。
  周瑜感到身后的船猛烈的摇晃了几下,勾了勾嘴角,走到船中坐下,与船家闲聊起来。
  “船家,最近城里可有新鲜事儿?”周瑜随口问道。
  “嘿!小哥你可是问对人了,俺在江南撑了十几年的船,自然是有不少消息!”船家大力撑船,说话时却毫不气喘,“听说再过上十几天,周家的四小姐便要嫁给孙家家主当大房啦!”
  周瑜点头,“此事我倒是有所耳闻,只是不知那位孙家主为人如何,是否会亏待了我们江南的小姐?”
  “哎,小哥这是哪的话,”船家摇头说道,“虽说孙家主是有个小妾,但她从不得宠,进门两年也不见有好消息传出。俺觉得,倘若这周家四小姐进了孙家,不但是那什么……郎才女貌,还能促使两家精诚合作,推倒曹刘指日可待!”
  周瑜掏出块碎银子,丢到船家脚边的铁桶中,笑道:“船家,你的话我记下了。”
  这时,对面摇摇晃晃的驶来一条船,船头坐了个满身肥肉的男人,船家是一个瘦弱的小伙儿,费力的撑着船缓慢向周瑜这边驶来,眼看两船就要撞上。
  “诶!怎么搞的!右边!右边!”男人惊恐的抓着船舷,肥胖的身子不断的摇晃,使整个船身更加不稳。
  周瑜的眼紧紧盯着船头,藏在袖中的手微微一动,只见对面那船像是□□控了一般,突然往外转了个角度,与周瑜所在的船擦肩而过,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船上。
  男人“哎哟”一声跌到了另一艘船的船头,情急之下慌忙抱住身边即将离开的黑色靴子,与那人滚了滚,一齐落入水中。
  听到身后的一阵鸡飞狗跳,船家无奈摇头,用只有他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怕是活不成了。”
  “哦?”周瑜懒洋洋的倚在船舷上,两个男人落水溅起的巨大水花刚要沾湿他的衣角,却突然像触到了什么无形之物,直直落入水中。他偏头瞟了一眼旁边船上惊慌失措的瘦弱船夫,玩味地一笑,“你说的是哪一个?”
  船家笑笑,并不答话,悠悠然的撑起船来。
  小船逆着水流的方向,沿着主街漂了一会儿,便一拐弯转进了一处无人的窄巷。
  巷子中间,有个同是船家打扮的人早已等在了岸边。
  周瑜与原先撑船的男子一起上了岸,岸上那人接过船篙,翩然跃至船尾,哼着小曲儿,慢悠悠的撑篙,随着水流渐行渐远,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一处小院,地上零零散散的躺着几十条奄奄一息的大鱼,散发出淡淡的腥味儿。院中有两棵老树,树间扯着条粗麻绳,上面挂了几张破渔网,也许是时间久了,两棵树被压得有些佝偻。树下有一堆未燃尽的柴火,上面搭了个架子,烤鱼的香味从中飘出。这儿看上去是个渔夫的住处。
  周瑜身后的那人扯下脸上的□□,丢入火中,露出一副英挺的面容。
  周瑜与那人熟门熟路的走进厨房,虽然来的次数不少,但是每每看到面前灰尘与烟雾齐飞的场面,他都忍不住蹙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