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作战指令:无效攻击 作者:阿沉

字体:[ ]

 
分级: 成人级(NC-17)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EC
注释: 星际背景
 
作战指挥官上校Erik和基地军需官中尉Charles不得不说的故事
 
简称【香烟引发的血(ai)案(qing)】
 
脑洞来自@英伦硬甜糖抖森【叛逆美少年嫁给老革命】,光荣属于我【喂】
 
年龄差12岁,老牛与嫩草(?)
本帖最后由 沉醉不起 于 2015-2-3 21:39 编辑
 
 
一、
 
随着最后一道防护门打开,一股灼热的气流带着灰尘和小石子迅速涌入压力舱。军需官Charles调节了下防护服的氧气阀门,重新在模版上设定了下经纬度,Charles打着手势示意后勤小分队准备卸货。
 
现在他正处在盟军与反叛军队交火的作战区域上空,天马座7u68-A区域火光冲天,由于没有大气层,每一次爆炸都会引起该星球自带气体燃爆,Charles不断调试着离子成像仪,试图能够准确定位盟军发给自己的坐标地址。
 
该地区被反叛军占领,后勤补给就变成了盟军部队在这场战役中想要赢得胜利的关键之一。在Charles之前已经有两艘后勤补给舰船被敌人击落,这支号称孤狼的盟军部队已经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死守阵地超过5天。抱着为死去战友复仇的信念,Charles主动请缨带领第二梯队驾驶目标明显的巨型货船进行对地空投补给。
 
“点对位遥测!风速测算!挂钩放三留二!隐形罩准备收起!脉冲信号开始!”Charles发出指令。全息影像因为空气中的爆破有点扭曲,Charles命令护卫舰打开保护罩和激光炮随时准备迎战。
 
“孤狼,孤狼,孤狼,我是鱼鹰号军需官Charles,我是鱼鹰号军需官Charles,听到请打开接收器,我方需定位投放,重复,收到请打开接收器,我方需定位投放!”Charles听着对讲机里沙沙的电流声心急如焚。敌人发现了自己,护卫舰已经开始开火,Charles看了看屏幕上的舰体保护罩说明,左翼处已经出现三个小点,如果孤狼还不回话,Charles只能选择再度离开。他不能拿三艘飞船和200多好人的性命开玩笑。
 
一分钟后对方破碎的声音传过来,“这里是孤狼作战指挥官Erik上校,我方正在准备电子辐射冲击爆破,一分钟之后请关闭所有电子发射装置避免误伤!半个小时之后投放物资。清楚请回话!”
 
妈的!居然不提前说一声!Charles相信如果这个上校站在自己面前自己绝对会拔枪给他一梭子。“我舰正在遭受炮火袭击!重复我舰正在遭受炮火袭击!起码需要2分钟撤退!重复!需要2分钟撤退!”Charles一边吼一边指示副舰长和船员收起货物和缆绳。
 
“你舰还有40秒关闭电子发射装置。物资里有哈德良香烟吗?”对方指挥官的声音再度传来,Charles觉得自己如果能顺利逃走,一定要向司令部举报这个不顾同僚死活的混蛋!
 
“没有!没有香烟!吃屎吧你!”Charles骂道。“快!全速推动,关闭电子发射装置!”随着Charles的命令,船员们乱成一团。
 
这次对方倒是很快回话了:“你还有20秒。没香烟你来干嘛?”
 
Charles被对方问得一愣,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舰船警报拉响,猛烈的摇晃使得Charles从主控台上滚了下来,头重重地磕在了cao作板上晕了过去。
 
等Charles清醒过来,舱内一片狼藉,船员们也伏倒一片,对讲机还在通话中,Charles咬牙站起抓过通话机,Charles从来没用如此粗鲁的语言和任何一位战友说过话,不过他相信自己现在完全有理由杀掉这个叫Erik的上校,“你这个狗娘养的混蛋!老子要告你!老子要到最高司令部告你!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给你这个狗娘养的运送补给,你他妈的居然开火了!你这个狗娘养的!”
 
Charles发誓自己听到对方嘿嘿地笑起来,男人漫不经心地回答,好像他刚才说的话没有一点威慑力,“所以,到底有没有哈德良香烟啊?”
 
cao!Charles摔了通话机。在接下来的物资投放中Charles让船员在每个集装箱上涂上“Erik狗娘养的蠢猪”,然后找出装有香烟的集装箱一把火烧了再投放下去。
 
看着那个火球快速坠落到地面,Charles露出宽慰的一笑。
 
Erik站在敌军报废的主体舰上,他抠了抠脸上的血痂,吹口气将指甲缝里的渣吹掉,看着不远处正在进行搜索的小分队,年轻的士兵将一具具尸体翻过来复过去的检查,查看是否还有活口,顺便将尸体口袋里值钱的财物占为己有。
 
狼爪之下绝无活口,或降或死奉陪到底。
 
Erik死忠着自己的战斗理念,纵横战场20年,孤狼的旗号,令人闻风丧胆不战而降。铁与血捍卫的荣誉,到现在Erik可以骄傲地说,自己就是盟军的利剑,真正的死亡天使,最完美的战争机器。
 
一脚将落在地上的头盔踢得远远的,金属叮呤咣当的声音让Erik异常烦躁。一场硬仗打完之后,Erik的雄性好战荷尔蒙依旧在残余地燃烧,他感到心浮气躁总有哪儿不对劲。
 
Erik习惯性地一摸右边裤袋,摸出一个已经捏扁的香烟盒。烟!“Azazel!”Erik厉声吼道,中尉一个箭步立到他身后,毕恭毕敬地问:“长官!请指示!”
 
“烟。”Erik头也不回地伸出手,一般这个时候会有一包已经打开的哈德良香烟递到自己手里。Erik觉得自己手都举酸了,Azazel却毫无动作。
 
Erik皱着眉头看着Azazel,中尉已经急出一头冷汗。
 
“没烟?”Erik伸出两个手指在中尉面前比划下。
 
“也许,没有。”Azazel犹犹豫豫地说。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Erik直视着Azazel的眼睛,对方已经心虚到发抖。
 
“香烟在空投过程中出了点问题。”Azazel不敢将实情告诉最高长官,士兵在看到集装箱的时候都笑疯了,就在他们谈话的此时此刻,Azazel相信士兵们和“Erik狗娘养的蠢猪”的合影照片已经传遍全宇宙。
 
Erik想起那个在通话里对自己破口大骂的军需官,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走,看看去!”Erik的黑色军装披风潇洒地画了一个半圆。
 
“那个叫ch.......ch什么的混蛋!你给老子等着!!”Erik的怒吼几乎吓掉了孤狼士兵们手里的武器。
 
二、
 
联盟第五基地的隔离罩上变换着电子宣传语,Charles走过廊道时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正写着“欢迎Erik上校凯旋归来”,Charles在心里深深地唾弃了这个名字的主人一百遍。
 
站在基地指挥官办公室外,Charles深呼吸了一下,来之前副手raven提醒自己指挥官在生自己的气,Charles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有那里做错的地方,Charles自认是全基地最负责最优秀的军需官。
 
敲开门,Charles看着坐在巨大旋转椅上面向窗外的女人,不禁有点紧张。Emma缓缓地转过来,双手抵在下巴上,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Charles。
 
“指挥官!”Charles敬礼道。
 
“Charles中尉,请坐。”Emma点了点头。
 
Charles端正地坐下,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Emma看着Charles,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指挥官!”Charles恼怒地小声叫到。
 
清清嗓子Emma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可惜眼角的笑意完全出卖了她,“那个孤狼上校给我告你,说你身为军需官居然毁坏军用物资,还侮辱上级。”
 
“那混蛋不顾运输队死活就开始作战,我没把物资给他全烧了算我宽宏大量。”Charles一脸鄙夷地说:“再说了,他就是一头蠢猪,其实说他是蠢猪太对不起猪了,他是蠢货!”
 
Emma大笑起来,擦去眼角的泪水Emma说:“Charles,相信我,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公开侮辱他的人。哈哈哈哈哈,Erik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干得好Charles!这家伙就是欠教训!”
 
“长官你和他很熟?”Charles小心翼翼地问。
 
“熟人谈不上,只是有点渊源。Charles,这件事我大概前前后后了解了下,Erik不对在先,可是你也不应该做出烧毁香烟的决定,因为除了Erik,作战部队的战士们也等着你的香烟,他们总没得罪你吧?你做个检查吧,然后给Erik道个歉去。”Emma严肃地批评道。
 
“长官,这件事确实有我不对的地方。可是如果我不那么做,后勤分队的战士们怎么想。迎着敌人的炮火冒着生命危险来给战友送补给,结果差点被战友的火炮打下来,换谁也会直接给对方一梭子然后拍屁股走人。孤狼部队是军队,我们也是,他们作战辛苦了,我们也辛苦。Erik算什么东西,在他眼里我们的命估计连香烟都比不上。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检讨也好,降职也好,我都接受,可是给Erik道歉,抱歉长官,我做不到。”Charles斩钉截铁地说。
 
Emma熟知Charles的个性,知道自己逼他是逼不动的,更何况Charles是自己手下最优秀的军需官,Emma才不会为了Erik那头倔驴伤害可爱的Charles。起身走到Charles面前,伸手将Charles的脸扯到变形,Emma笑眯眯地说:“不道歉没关系,谁叫你是我可爱的Charles!这事我会给你挡下来的,不过今晚你得陪我去喝酒!”
 
Charles扯得变形的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他想:Erik,下次别让老子给你送补给,再有下次老子弄不死你!
 
Erik坐在高级军官包厢里看着楼下吧台,Emma正在和一个年轻人有说有笑地喝着酒,作为老友Erik让酒保送了一瓶好酒下去。
 
Emma接过酒看上去,Erik向她举杯示意。Charles凑过来问:“那是谁啊?你的追求者?”Emma白了Charles一眼回答道:“那是你最不想见到的人。”
 
在酒吧暧昧的灯光下Charles瞪大了眼睛:“蠢货?”Charles细细地打量着Erik,看上去年纪不小了,样子还挺英俊的,如果不是对方恶劣的性格和此时此刻胡乱挂在身上的军装,Charles还是会觉得这个作战英雄挺值得自己敬他一杯。
 
Emma妩媚地回敬了Erik一杯转过身对Charles说:“别再生事了,怎么说Erik也比你高五个等级,他只是向我投诉你而不是向司令部直接告发你,从他的角度来讲也算息事宁人了。”
 
对此Charles嗤之以鼻。
 
Erik已经喝了不少,他总觉得有股杀气,醉醺醺地看着楼下,一个长得还蛮好看的年轻人正瞪着自己,那眼神不算友善。Erik觉得很好玩,怎么会有人瞪人的时候眼睛却蓝得发亮,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这小东西看上去唇红齿白,可爱得像无害的小动物一样。Erik轻佻地撅起嘴向对方飞了个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