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联文)军爷卖蠢手册+番外 作者:渣三快住手

字体:[ ]

 
文案
第一世:作为一个恶人军爷,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那只敌对阵营的道长的。
作为一只帅气高冷的浩气剑纯,道长表示对一只敌对阵营的哈士奇一见钟情什么的真是太糟糕了
第二世:从威武霸气的军爷变弱鸡书生:老子要参军!!
好不容易找到军爷的道长:站住!!你别走啊!你收了贫道的马草还没嫁呢!
第三世:一睁眼发现自己胸前多了两个包子下面少了个把的军爷:妈蛋!把老子的小军爷还来啊!还老子八块腹肌!!!
第四世:剑纯咩变剑修咩,东都哈士奇变东都大魔头。赶脚又变成一开始的你是浩盟我是恶人模式了_(:з」∠)_
↑以上cp就是道长x军爷,没错,军爷就是受
↑军爷就是变成过女人,不喜勿入,注:只是变过,不是变成!专注bl三十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易山(总是在死的军爷)┃ 配角:谢凝远(爱你在心口难开的道长) ┃ 其它:剑三,每一世都不能he怎么办,道长,军爷
 
 
  ☆、第二世==一
 
  *
  天是灰蒙蒙夹杂着血色的,不知是因战火还是乌云,身下的土地早已被鲜血染红,看着那折断的军旗倒下,易山想要抬起手,却无法再动一丝一毫,连呼吸的力气都在渐渐消失,他只能感受到全身渐渐变冷。长河落日东都城,铁马戍边将军坟。
  尽诸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长//枪独守….长//枪独守.....
  师父…徒儿没能守住长安。满心的悲凉,此时的他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就连意识都在渐行渐远,最终完全消失。
  天宝十四载,安史之乱爆发,一时间,盛世大唐烟消云散,长安破,守在长安的天策将士无疑幸存,全部战死在与狼牙军的交战之中。
  黑色冰冷包围着他,即使什么都看不见,他却依旧认出了盘旋于耳边的惨叫哭泣,那是来自惨死于狼牙军之手的无辜百姓,那是大唐山河在悲鸣....
  安禄山...安禄山!!
  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不是被战火染红的天空,也不是那充满唐风的屋子,而是一个昏暗狭小的小屋。他没死?那样的伤势,穿胸而过的伤势,他竟然没死?!
  李易山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抬手抚上自己的心口,却发现一点痛楚都没有,没有痛楚?他有些惊恐的扯开自己的衣领,心口处平滑一片,没有一点点受伤的痕迹,“怎…怎么可能?”就算是药圣孙思邈出手也不可能让他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恢复成现在这般一点都看不出受伤的状况,而且….
  他手臂上的肌肉没有了!更重要的是….霸气侧漏的八块腹肌没有了!!!orz
  如此弱鸡的身体一定不是他的!
  要知道他可是能把十石弓玩转的男人,现在他估计连一石的都拉不开啊啊啊啊啊啊!!赌上混蛋师父的节cao,这绝对不是他李易山的身体!!
  “易山,你醒了!”随着充满惊喜的女声,一个软绵绵娇小的身体将李易山扑倒,“易山易山,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死了我怎么办?”
  “……..”卧槽,妹纸你谁啊?
  看着又回到视线前的房顶,忍耐着后脑勺钝痛的李易山默默的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这个连妹纸都能轻易扑倒的绝对绝对不是我男人味十足的身体!李军爷第二次用他家凑不要脸师父的节cao发誓。
  “易山,你别吓我!”少女的双眼中已经不满的泪水,“我是苏柔,你说过要娶的柔柔啊!易山你怎么会不认识我?”
  “…..柔柔?”(?_?)谁?
  军爷我的未婚妻不是只有藏剑第一(划掉)无下限(划掉)叽萝期就能举起巨石的糙汉子么?每次都主动和我搭档敦总是来找茬的浩盟(划掉)变态(划掉)二人组的叶姬糙汉怎么可能有这么女人的名字?
  “易山,你前几天不是还答应我爹说等你中了解元就来娶我的吗?”少女柔弱的靠在李易山的怀里,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落下,“我知道,我知道你觉得对不起我,但是就算你没能中,我也只会嫁给你。就算是叶公子来提亲,我也….我也…..”未说完,她忍不住抽泣了几声。
  等等,这个情况更不对了,解元?那什么劳子东西不是乡试第一吗?!
  在天策府从小混到大的军爷我考乡试?!这是在逗谁?不知道我小时候背书次次都被暴走的曹将军抽打么?
  李易山认真的从脑海深处挖出了自家顶着未婚妻名义的基友叶姬的人物资料,在仔仔细细的确定了一下不知道她老爹是谁被庄主叶美人养大认为庄主是男神绝对不会叫他爹的叶*糙汉*姬就算转世投胎都不可能变成面前这只水灵灵的妹子后,李军爷严肃的做下结论——
  这果然不是他李军爷的身体.
  所以说,老子遇到灵异事件了......
  .....QAQ卧槽好可怕!怪力乱神了啊啊啊啊!!
  “易山,我们…我们私奔吧。”
  “……诶诶诶诶?!”
  好不容易从自己遇到不可思议事件没死成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一事实中清醒过来的李易山表示他再一次被吓到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妹子要和他私奔?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我不要嫁给叶公子,易山,我这辈子非你不可。”苏妹纸用带着晶莹泪光的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非....非非非我不可?!”从未有过妹子缘的李军爷觉得一时间受到的惊吓有点多。
  他李易山活了这么多年,遇到的姑娘从来没一个是看得上他的,就连所谓的未婚妻黄姬那个二小姐也是统领当初为了讨好一直为黄姬的婚事烦恼的叶英庄主把他推上去的。以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很准的迷之直觉,他觉得,如果不是黄姬没有汉子缘,他们两个之间绝对不会存在婚约这种东西。 
  所以说婚约的真相就是两只找不到情缘的凑合凑合_(:з」∠)_
  “柔…柔柔....你考虑清楚,我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他一点也不觉得一个软妹纸选这么一只极大可能战死沙场的军爷当夫君是个好选择。感觉这妹纸一旦嫁人,如果夫君死了就完全活不下去了好么?他还是不要祸害这个妹子了吧。
  “易山,你不要我了吗?”柔柔一听,眼泪流得更快了,“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在我心里,你是最好了,而且那叶公子不学无术,日日夜夜花天酒地欺良压善,仗着他是那叶家独子在我们这扶苏城中横行霸道,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比得上易山你一丝一毫?我只想对你好,我这辈子只想跟着你。”
  “……”妹纸,按你这说法,那位叶公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人,你不觉得你其实是在害我吗?李易山默默的低头注视着埋在他胸前不断哭泣的柔柔妹纸。
  看这身体的弱鸡程度,前任似乎只是个体弱无力的弱鸡书生吧?而且还是个乡试没中榜的穷书生,听起来那叶家还是个家大业大的土豪家,妹子你觉得一个穷书生能拼的过土豪么?还有…..妹子你能不能不要买在我胸口哭?都感觉胸口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妹子你是水做的吗?妹子你还记得男女授说不清吗?妹子!
  “易山….呜呜..易山…”
  算了,你慢慢哭….李军爷表示,对于这样的妹纸他真的没办法,以前从来只见过女汉纸不是他的错。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的确是道长x军爷,不要被军爷口中的队友叶姬女汉子误导
 
  ☆、第二世==二
 
  *
  打从李易山莫名其妙的变成一个弱鸡书生以后,已经有三个月之余,顶着众路人“诶呦,你真惨,落榜又被抢了未婚妻”的视线也有了三个多月。
  虽然说李军爷觉得对他来说落榜什么的比高中好多了,要是真中了那才是真糟糕,到时候要怎么跟人解释他写出来的文章不是检讨书版的就是报告军情版的?说到未婚妻…..
  _(:з」∠)_那姑娘无论嫁谁都比嫁给他的好,因为军爷他打算跑去参军了,没有戎甲的日子真他娘的不是人过的。←不穿戎甲的打死你
  作为一代城管的天策军爷,李易山表示他这三个月虽然被群众们那种眼神刺激的想要揍人,但是他还是忍耐了下来并且利用这一被众人同情的名头打听到了所有想要知道的消息——
  这里不是大唐而是一个名叫庆的朝代,这里没有大唐的一切,没有保卫山河头顶哈士奇之名的天策府,没有终年白雪皑皑盛产羊毛胖次的纯阳宫,没有君子如风满地小黄鸡的藏剑山庄…..
  Σ(?□?;)等等,刚才走过去的穿着金灿灿足以亮瞎眼睛的背着重剑揣着轻剑一看就知道是个小黄鸡的人是谁啊?!不是说好了没有藏剑的吗?刚刚过去的明显就是个二少爷好么?!
  “喂,你就是李易山?”
  “对,怎么…”我聊了个大槽!
  毫无准备,一转身就发现刚才走过去的金光闪闪的二少爷站在他身后,军爷顿时表示眼睛差点被亮瞎了。
  “李易山,你知道我是谁吗?”二少爷背着重剑鼻孔看人的站在那里,对于差点瞎眼的李军爷毫无惭愧之心,他的脸上似乎写着“你这个鱼蠢的凡人”几个大字。
  知道个球,我特么怎么知道你是谁啊?老子完全没见过你好么?
  李军爷表示自己手痒,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只二少爷就是欠揍怎么办?真的好想打他。不行,得忍,要知道我现在只是个穷书生,虽然这边没有会抽飞我然后倒挂城墙的师父,但也不能肆无忌惮的惹麻烦,据说惹土豪麻烦是会被钱砸死的。
  老子还没有当上将军怎么能死?!就算是美妙的被钱砸死也不行!
  可是真的好想打这只土豪黄,特别想糊他一脸怎么办?!
  “听好了,少爷我叫叶重云。”二少爷高(fan)傲(er)的抬了抬自己的下巴,“不要以为你叫李易山就了不起,以后做事小心点,要是让少爷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少爷我一重剑轮死你。”
  老子叫李易山怎么了?李易山得罪你了?好想打他打他打他打他打他!!
  李军爷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正在奋力跳动,“叶重云...叶重云…..”
  妈了个蛋蛋!不就是那个说要娶柔妹子的那个不学无术的叶重云?就是那个传说中抢了老子人的叶重云,就算老子的确不想娶那个妹子,但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已经顶了三个月同情的视线!!
  试问谁能忍受被人每天用“就是这人被抢了老婆”的视线洗刷?=皿=现在就算是想想也够老子暴躁的了。
  “喂!记住了吗?本少爷说到做到。”冷哼一声,叶重云的下巴似乎又高了些。
  “呵呵,记住....记住你妹!!!” (╯‵Д ′)╯︵┻━┻叔可忍婶不可忍!你特么叫叶重云怎么了?!你特么穿的金光闪闪怎么了?!打死你哟!
  李军爷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什么在那一瞬间断掉了,他拿起一根木棒就向叶二少捅了过去,“卧槽,你以为你是藏剑小黄鸡老子就不敢打你?有本事你轮啊!!!”看老子(划掉)长`枪(划掉)桶菊
  “啪唧!”
  毫无准备被捅飞出去砸到墙上的叶二少一脸惊悚,这这这是天策哈士奇的桶菊枪法!
  “你是一只二狗子?”卧槽,活生生的二狗子啊!不是说这个李易山是个穷书生的吗?说好的弱鸡毫无战斗力的苦逼书生呢?乡亲们,你们骗我!
  “二狗子你妹!老子宰了你这只小黄鸡煮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