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第八魂器 作者:tltz1_小非

字体:[ ]

 
文案:
 
     时间,隔着一层纱
 
在一道帷幔背后
 
是你的双手
 
我知道命运变迁
 
却不知南辕北辙
 
殊途同归
 
--------------------------------
 
不是魂器和V大=w=微搞笑微虐
 
大致是V大在战争结束后顺着命运轨迹(这个词很重要)回到自己三十来岁的时候,在另一个世界,??湍歉鲎约和?贝嬖冢?镃P,HE。
 
整篇文章都有一种宿命感,几乎就是一个命运的无解之局,V大和自己隔着时间遥遥相望,但命运同时是不可逆转的,他曾经历过的战争与死亡,这个世界的自己也必该经历。
 
西弗和冠冕凑对=w=
 
内容标签: HP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姆·里德尔,Voldemort ┃ 配角:西弗勒斯·斯内普,HP众 ┃ 其它:自攻自受
 
==================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就是大致形容设定的一下V殿的内心世界,看不看无所谓
  你知道绝望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那么……你见过用小狗捕鲨鱼吗?把小狗的前爪划破,扔进海里,等待鲨鱼。无论小狗怎样挣扎,它只有死亡作为宿命。
  那你知道怎样打破这宿命吗?
  小狗永远不能打破这宿命,因为它手里,没有绳子。
  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想的,恶魔永远不能与世界对抗,因为绳子不在他手里,而在他颈上。
  他是恶魔,永生行走于黑暗的谷底,没有光,也畏惧光,只是站在谷口,偷偷地看,长发的女孩对她的人说,“君若生,我便着红衣,三千青丝待君绾;君若死,我便着白衣,青灯古佛了此生。”
  他很羡慕那样的人,因为他从不敢把他的心捧到别人面前,生怕那个人抬起头,审视地打量他,然后点燃他的柜子,点燃他仅有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可以赖以活命的一点点东西。
  似乎很少有人去纠结那一段历史——那一段黑暗的、茫然的、纷乱的、由枪支炮火与集中营里的毒气填满的历史——很少有人去想——很少有人懂。
  那时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体会的黑暗,那些站在高位的或站在谷底的,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体会。
  后来很久,他明白,那场战争中,邓布利多囚禁了自己的爱人,阻止了战争扩大。然而没有人知道,战争扩不扩大,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他是从集中营活着走出来的。他永远都忘不了,科尔夫人把他推出去,说,“这是个犹太人。”
  他是吗?
  其实那一个瞬间他几乎是惊喜的——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种族——然而很快他意识到这毫无根据。他明白她想摆脱他。当然她没有成功,因为她面对着一个巫师。
  很多人以为他曾受排挤,被孤立,或是别的什么。
  对,只不过不全面。
  你以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孤儿院中受排挤就是被打几下抢点东西?你知道什么叫三天一口饭都吃不到吗?你知道什么叫被人按在河里试图溺死你吗?你知道……什么叫死亡如影随形的感受吗?
  那是个人人自危的年代,那是个你不抢夺别人东西就活不下去的年代,那是个你仅有的别人不屑抢夺的东西就是一本破烂的圣经的年代,他每天跪在床上,问他自己,为什么要活下去呢?
  后来他想了很久,决定告诉自己,因为爸爸会来接自己的,他要活下去,要不然爸爸就找不到他呢!
  他要让爸爸找到他。
  所以他要活下去。
  他在七岁学会了幻影移形,那个时候他吊死了比利的兔子——当然,那只兔子不会被埋葬的,因为它被他吞下了肚子——然后他被他们吊到了那只兔子吊死的横梁上。
  也就是那一次后,他被扔进了集中营,那里一定有一个巫师,至少在那里他无法用幻影移形——当然这是一个巧合——后来他杀了所有人逃出那牢笼,在他十岁的时候。
  圣经圣经,你告诉我,我是恶魔吗?我存在就是为了赎罪吗?
  不会的对不对?会有那么一天,爸爸他开着马车来找我,他的马车是金子做的,他的马是白色的,他微笑着,他和我长得很像,他会让我过上最好的、比利也没有的生活,我每顿饭都可以吃到火腿肠和白面包。
  爸爸会来找我对不对?
  爸爸会来找我对不对?
  爸爸啊,他一定会来的……
 
  ☆、战后的小故事
 
  其实什么事都有个习惯,一次不习惯就两次,两次不习惯就三次,反正肯定是能习惯的。
  那么,如果你曾经用幽灵状态存在十一年,再用幽灵状态存在一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对吧?
  Voldemort看着一群人从他面前跑过,欢呼着什么,同时有人在大叫;有人似乎什么都没意识到,抱着另一个人的尸体发呆;有人与自己的亲人或朋友、爱人紧紧相拥,感谢梅林让他们活着。
  梅林?梅林有什么用吗?没有实体的人在精神上撇嘴,谁让你们活着的?你们自己不战斗你们有可能活着?你以为有个救世主就能拯救全人类?
  活下来的,不都是靠着自己活下来的吗?
  Voldemort沿着霍格沃茨熟悉的路移动,他不再是十七年前刚刚成为魂魄时的慌乱。他太熟悉这里了,曾经他设想过他可以对别人说,“这是霍格沃茨,我是这里的教授。”
  这只是一个梦,而且这个梦并不是在邓布利多拒绝他的时候破碎的。它早就碎了——和孤儿院里那本圣经的封皮或是练习变形术时掉到地上的杯子一样,碎了,用一个恢复如初,还是碎过。
  邓布利多的坟墓——那个老对手,他很了解那个老对手,他知道那个老对手明白了魂器的存在,或者根本就是这个老对手引·诱他制造魂器陷入疯狂,那么为什么他现在还是没死?
  他在邓布利多大理石的墓旁停下,他了解这个老对手,但丽塔·基斯特都可以找到邓布利多与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关系,他却对此一无所知。这和邓布利多了解他一样,邓布利多只知道他说过,“七是个有魔力的数字,不是吗,教授?”
  其实他的意思是,□□七日,第七日,神睡了;第八日,神死了。
  在那他至今可以一字不差背下来的《启示录》里,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路西法从光中诞生,他是拂晓之金星,他拥有神六分之五的力量,他是最强的大天使长,他的生日是六月六日。
  六之后是七,路西法率天使军团叛乱,九天九夜,天堂到地狱的堕落,光之晨星变为撒旦之王,那时候,神睡了。
  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传了另一种说法,一种战争中的自嘲:“神是不是睡死过去了?”
  他在精神上抚·摸邓布利多那曾被他劈开现在又修复的棺材表面,七之后是八,七的魔力在于那是正统的□□之日,而八意味着神睡死过去了,神被重回天国的路西法杀死了,恶魔胜利了,七的魔力终结了。
  那个时候他想的就是,造七个魂器,把灵魂分成八片。但刚刚,就在哈利·波特——本该死去的哈利·波特对他发射了一个索命咒,他忽然就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忽然明白哈利·波特与他那奇特的联系是什么。
  他总共制作了八个魂器——算上哈利·波特——而所有人都以为只有七个。八的魔力赢了,恶魔胜利了,他的灵魂是九片,是堕天的九天九夜。
  他还活着,因为还有一个魂器,并且,他对邓布利多扯出一个冷笑,恶魔总是残忍的,他知道自己制作了那个魂器,但他给了自己一个一忘皆空。那个魂器真的有可能是钥匙、空药瓶或者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一定是不在邓布利多正常逻辑里的——不在任何人正常逻辑里。
  那么,它究竟是什么呢……不会真的是空药瓶吧……Voldemort纠结了,他……应该不会拿那种东西……存灵魂吧……他不是在造门钥匙对不对……
  ——不,邓布利多也知道你会这么想!所以空药瓶怎么了!能赢了那只老蜜蜂就行!
  Voldemort看着救世主人群的簇拥中走向霍格沃茨的塔楼,是要去校长室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画像吧?Voldemort死了,你们赢了,对不对?
  Voldemort跟在救世主身后,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要去哪,他们在喧闹的人群中向前,画像在欢呼,骑士盔甲跳着喀拉喀拉作响的舞蹈,他没有说话,而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救世主也没有说话:哈利沉默着走进校长室,安静地,在满墙昔日校长发出欢呼的时候,低声叹了一口气。
  “结束了,”他喃喃说,“结束了。”
  结束了?那可早着呢,幼稚的小鬼,这就结束?结束可不是我的风格,能复活一次我当然能复活第二次!Voldemort歪着头,对邓布利多的画像做了个谁都看不见的粗鲁手势。老校长只是微笑着,“结束了,哈利,结束了。”
  结束什么——他的目光在校长室中移动,和他上学时的校长室完全不同,但至少现在没有凤凰,不错,可以接受。
  结束?真想看看我坐到这里来你会是什么表情,他恶意地想。好吧,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哪怕是对着一幅画像他也可以投以深深的怨念。
  “结束了,”哈利说,“霍格沃茨……结束了,是这样吧?他不会回来了,我们赢了。”
  霍格沃茨当然不会回答他,这巨大的城堡沉默地存在,千年风云数场战争都没有动摇它的存在,这一场战争,也不过是曾经它经历过的一些战争的重演。历史悠久的东西总是这样,处变不惊。
  他喜欢这样的处变不惊,这个家,这个地方,甚至这魔法界。其实他很喜欢这里,喜欢得想要毁掉它,想要让它以最美的姿态留在记忆里,想要独占这美好。
  其实,他究竟在喜欢什么啊?他很认真地想了想,记忆似乎忽然清晰起来,在霍格沃茨礼堂高大的穹顶、精美的水晶吊灯下,铂金长发的男孩伸出手,说,“阿布拉克萨斯·埃布斯坦·马尔福,愿意成为汤姆·马沃罗·里德尔的朋友。”
  只是因为这个吗?因为阿布?不可以呢,因为他记得毕业的时候,阳光肆意地流淌,阿布小口地抿着红茶看一些家族文件,而他面前是一本摊开的《魔法极限:献祭与诅咒》,手中转着紫杉木的魔杖。阿布说,“汤姆,我第一次知道有人面对着王位会无动于衷。”
  “我不是无动于衷。”他很轻松地回答,“不过阿布,如果你想,我会为你君临天下,用白骨和血肉作为土石,只为了你可以站在王位边谋求利益。”
  “但是啊,”他慢慢地说,仿佛每一个字都在扎痛他自己,“阿布,你是我的朋友,但从我们相遇的时候开始,我们就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那他在喜欢什么?Voldemort有点纠结地扔下救世主,去哪呢……要不去看看救世主的死对头,狡猾的马尔福?
  voldemort畅通无阻地飘过了无数的防护,他记得他给了纳西莎一个阿瓦达索命,此时的马尔福庄园却完全没有惨淡的气氛。马尔福庄园和霍格沃茨一样处变不惊,除了那个即将成为这里主人的小贵族。
  “不可以!”德拉科大叫着,“您——”
  “德拉科,”卢修斯轻声说,“我该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