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鱼海棠]赤松子和祝融 作者:祝子松下

字体:[ ]

 
文案:
 
     大鱼海棠同人,赤松子和祝融CP,祝看得开心~
 
很快就能写完!没日没夜更新,喜欢请收藏!
 
这篇文已经完结了,如果大家喜欢,请去看作者的新文,《食魂之盅》,讲述了一个现代的学生穿越去千年以前,和强大的妖怪一起历险的故事~
 
内容标签:原著向 强强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松子,祝融 ┃ 配角:椿,湫,鲲 ┃ 其它:大鱼海棠,赤松子,祝融
==================
 
  ☆、无量业火1
 
  自那日湫强行开天,神界与人界的海天结界如水晶般破开,大水暴涨海水倒灌后。整个神界连同神之围楼便都浸泡在一片汪洋之中了,后椿以己身化为海棠树,树身高达数千丈,枝叶伸展若垂天之云,终于将破下的天堵住了。
  从此神界与人界之间的缝隙被打破更多,两界通行的可能性无形之中被扩大了。神界重修进展迅速,不出三月,整个神界便已焕然一新。神之围楼一如往常,甚至于更加恢弘。
  唯一不同的是,神界的中心转为那棵巨大的海棠树。遮天蔽日,枝繁叶茂,海棠花红得灿烂辉煌,风吹过,无边红浪层层翻滚,染透半个神界。粗壮的枝叶肆无忌惮地蔓延,这里也逐渐成为众多神界居民小憩的地方。
  由此得名,“憩棠海”。
  一日,水神赤松子心情低落,于是骑着莲白鸟从神之围楼遥遥飞入憩棠海。照例寻了海棠树最西处的一根粗壮枝桠,拍拍莲白鸟的头,驾轻就熟地坐在了树枝上,目光眺望远方的海天一线。
  海天一线的最远端,有一块俯身石。这灵石年逾千载,状似人形,姿态微微俯身望着崖下溟海。在湫开天之后,溟海就成了人界与神界的沟通之地,从这里打开水龙结界,即可由此进入人界。
  俯身石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守界石。
  水神赤松子坐在树枝上,心中却升腾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这不安正好是从溟海处传来,滚烫的火舌般焦灼着他的心,日日教他不得安眠。
  正叹息间,却发觉神界又开始落雨了。飒飒风雨由天而降,一粒粒雨珠扑在身上,冰凉湿润。
  赤松子不觉,只凝神定定望着溟海方向。薄衫渐透,贴入肌肤一股黏腻之感。如他这般的天神,原本风雨霜雪是沾不了他的神的,但他习惯不用法力阻隔,如是这般同凡人一般,一直淋着。
  风雨飒飒,海棠依旧,艳如桃李。
  赤松子一身月白衣裳坐于枝头,衣衫湿透隐约可见匀称机理。
  “松子,想什么呢!”
  赤松子回过神来,一张清秀的少年脸庞登时闯入眼帘。红发弯眉似火,一双澄明的眼睛也如藏了火星,炯炯落落,甚是好看。此刻这少年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脸调笑意味,稳稳当当骑在火凤凰身上。
  “……无事。”赤松子不咸不淡回他,双眸依然望向溟海方向。
  那红发少年见他这冷淡模样也不恼,只只笑嘻嘻让火凤凰转个方向,将他放在与祝融同一棵树上。他刚站上去,枝桠就朝下一沉。
  祝融顺着赤松子的方向看去,只瞧见海天一线宽广无垠,一片蓝白,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又见赤松子这般专注,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松子,这海天线有什么好看的,让你看了这么久,我什么都没发现!”祝融忽得跳起,刚好落在树枝上,整个枝桠被他的弹动颤得上下摇晃。
  赤松子终于稍稍撇过头来,一双静如秋水的眼睛里带有淡淡惊讶。
  “你感觉不到么?”赤松子说,嗓音清清冷冷的,如一线清泉滴落在青石上,溅起细碎波光。
  祝融仍是笑嘻嘻地:“感觉到什么?感觉到这雨这么大,而松子你傻乎乎地任由雨淋不施法护身?还是感觉到海天一线蓝的那么无聊,能让你一看就是一整天?啊呀,松子,我说你也太无趣了,整日不是修炼就是跑来看天,要我说这天有什么好看的,都看了好几千年了。”他一边说,一边摘了朵海棠花在手里抛上抛下地把玩。
  赤松子并未理会他这番抱怨,只是重复了一遍:“你真感觉不到?”
  静如秋水的双眼定定看着他,祝融心尖一颤,还来不及体会这种细微的感觉,立马就想到了什么。
  “松子,你是说……你最近有没有觉得,心里莫名很慌、很乱,火焰一般焦灼?”祝融正色说。
  赤松子缓缓点了点头。
  “其他人感觉到了吗?”祝融又问。
  赤松子摇了摇头。
  祝融开始撕扯手里的海棠花了,那花瓣犹如蝴蝶翅膀一般,被他撕成一片一片,最后满手闪光的鳞片。
  “这种不安,离溟海越近,就越强烈。而且,这些天越来越强烈了。”赤松子说。
  祝融眨了眨眼,随手一扬让花瓣碎片随风雨飞走。
  “你认为,这种不安只和我们有关,而且和溟海有关?”祝融说,但澄明烱落的眼里已经满是笃定。
  赤松子点点头,道:“不是和溟海有关,而是和与溟海有关的东西有关。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指引我到那里去。”
  祝融双手抓着枝干,听了这话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松子,你的意思是你要去人界?”
  赤松子没有答他,但这种沉默明显已经给出了问题的答案。他的衣衫已经完全湿透了,形如少年的清秀身形在雨里竟有些零落和孤独起来,双眸澄澈而淡定,静如秋水一般。
  祝融看着他,仅仅只是一刹那就丢兵卸甲了。
  他叹了口气,转而笑嘻嘻地说:“你要去人界,我陪你去就是。不过说好,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可不会管你,松子少爷。”
  赤松子听了,忽而从树上站起来,树枝顿时一抖,颤得祝融差点掉下去。祝融正要开口,赤松子便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让他稳稳当当立在树上。
  赤松子淡淡说道:“走吧。”
  赤松子吹了个口哨,莲白鸟立刻从远处飞来,停在树前。
  二人驾轻就熟地跳上自己的坐骑,朝着溟海飞去。
作者有话要说:  人间出事了,然后火神和水神便要前去解谜~
喜欢的话不要忘记收藏和评论哟~
 
  ☆、无量业火2
 
  海棠树与天相接,红的缠绵热烈,在他们身后渐行渐远。风雨缠绵,赤松子身上忽而落下一个火红澄明的小结界,阻隔了风雨。
  赤松子稍稍偏过头,正好望见祝融笑嘻嘻地看着他。
  “别着凉了。”祝融说,一头火红的发随风而动,不沾半点雨丝。
  赤松子沉默着,眉目低垂,绵长睫羽轻轻覆在澄澈双眼之上。嘴唇微动,隐约能听见是“多谢”两个字。
  其实如他这般天神,这点风雨又怎会着凉呢?
  火凤凰和莲白鸟并列前行,火神与水神并排而飞,皆是少年英俊,眉目如画,远远瞧去真有点如诗如画的意思。
  赤松子愈发觉得,那烧灼般的焦虑不安更加强烈了,与溟海越近,越难以控制。就好像,这种感觉并非来自于他本身,而是外物……
  他微微皱起眉,伸手划出一个牵灵引,那银色的光圈立刻疯狂旋转起来,在空中缠绕出阵阵波涛,而后激射出去,一路笔直向前连到溟海,“噗嗤”遁入水中,溅起巨大浪花。
  赤松子收回手,沉默地看着这一幕,脸色却有些发白。
  祝融看他这模样,又看到牵灵引这般反常,心中的不安也扩大了。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到神界来……”祝融紧皱一双俊挺的眉,眉间凝成一个“川”字。
  “跟着它走。”赤松子说。
  二人顺着牵灵引的线路飞入溟海,于崖上立着。
  溟海宽广无垠,蓝波万顷,周围山石环绕,蔚为壮观。
  牵灵引还埋在溟海之中,银色的丝线不住抖动。
  “那是开启水龙结界的地方,从那里就可以通入人界。”祝融说,伸手摸了摸牵灵引,牵灵引发出一声清越痛苦的□□。
  它在向他诉说痛苦。
  这底下究竟藏着什么东西,能让赤松子的灵媒这般难受。
  二人正要前去一探究竟,崖上一直静默的守界石竟然嘎吱嘎吱颤抖着站起来了,石头摩擦的巨大响动抓回了两人的注意力。
  “他有了五官!”祝融惊呼出声。
  果然如他所说,原本面目模糊的守界石此时竟有了张面目明晰的脸。这还是张年少英挺的脸,眉间一点朱砂在粗粝的石质表面上格外艳丽。那双石眼中不时有黑色的瞳孔游过。
  在神界待了上千年也没见过这等怪事。
  守界石是块灵石不错,但化神也应该是正常的模样,而断然不是这般诡异的石神人面。
  “有东西附在它身上。”赤松子说,嗓音清冷。
  “是什么?”祝融问道。
  “我不知……但不是神界的东西。”赤松子回答。
  心中的不安感更加扩大了。
  忽而守界石朝祝融冲去,似乎携带千斤之力,凝重的石身并未牵制他的活动,反而灵活如一条跃鱼。风被他的力道狠狠切割着,守界石忽而发出咆哮,轰隆隆如雷霆万钧。
  眼看重拳就要落在祝融身上,祝融轻灵的闪避,反身攻击守界石,让它沉重地跪了下来。
  赤松子下了一个结界,将守界石困在其中,守界石不断冲撞,状似癫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守界石怎么会攻击人?”祝融说。
  “看他的眼睛。”赤松子道。
  祝融定睛一看,守界石的双目之中,游动的瞳孔速度慢了许多,不时停一停,如同受伤了一般。
  “那就是附在它身上的东西?”祝融惊道。
  可是游动的瞳孔,这种东西在神界从来闻所未闻,更遑论操控石头伤人了。
  赤松子神色一凛,划出一个光圈,猛地投在守界石身上。
  “逼他出来。”赤松子说,声线冰冷。
  光圈如同一张银色大网,在守界石身上越缚越紧,最后丝线陷入石身。赤松子微微一发力,守界石就被生生切割成齑粉。那黑色的东西立刻逃匿出来,祝融立刻用结界套住,那东西还在不停挣扎。
  最后看清了,那不是什么游动的瞳孔,而是一条通体漆黑的鱼。
  那鱼之前被祝融所伤,此刻又受制于结界,正在不停流血,恹恹地浮在结界里。
  人死后,好人的灵魂化作鱼,过去由灵婆子管,现在则由湫掌管。坏人的灵魂归鼠婆子管,但鼠婆子现已逃逸人界,这些灵魂最后也被湫掌管。湫于神之围楼专门开辟一个地方,名为置魂渊,专门放置这些灵魂。
  但是灵魂千千万,黑色的老鼠见了不少,却从没见过黑色的鱼。
  整个事情都透着蹊跷。
  二人原本打算直接去人界,但闹了这一出,不得不先去找湫将这条鱼的来历弄清楚。对于灵魂,没人比灵婆子和湫更明白了。
  火凤凰和莲白鸟载着二人,朝水渊飞去。
  让坐骑停在岸上,远远地,三手摇着小木筏吱呀吱呀慢悠悠朝这边荡过来。
  不同于海天一线,水渊有一股澄净空灵的美,澹澹波光氤氲起伏,似乎能洗净一切脏污。
  二人跳上小木筏,三手又静静驱使着船慢慢朝湫的地方摇去。
作者有话要说:  2333,解谜开始啦~
突然而起的守界石,攻击祝融的黑鱼,和诡异的黑鱼本身,都将渐渐牵扯出一个又一个谜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