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网三)流云 作者:玉湘溪

字体:[ ]

 
 
文案:
 
     纯阳雪依旧,仙者何处寻。
 
一场战乱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执着于权势,金钱,名利,到最终不过一抔黄土。
 
我一生唯有两件憾事,其一、年少轻狂,为名扬天下为鹰爪所用杀戮无辜,终与佳人不得相守。其二、误杀同门至同室操戈。
 
如今得上苍垂怜,偷活一世,纵得身死亦要与这天道一争。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进 ┃ 配角:谢云流 ┃ 其它:纯阳,万花
 
==================
 
  ☆、预告
 
  小玉先要和大家说下,这只是一个预告,O(∩_∩)O~。
  请不要说为什么已经有两篇在更了怎么又开一坑,因为小玉最近脑补很大不可收拾。
  《公子煜》这篇基本上大纲已经修复,要在五月底才会开始更新,介于大家对此文不是很感冒大约进度是一周或两周一更。
  《好感怎么刷》此篇将是个尚不知道结尾的长篇,小玉觉得若是按着这样的进度条去写什么百章算什么,上千才是王道,但是这妥妥是不可能的。不过一两百章绝对会有,看看现在都多少了,而且这还不到十分之一哦。这篇我是不能保证更新时间了,因为作为一片搞笑文在没有笑点强行加笑点总会显得不自然,所以这个虽然是主更但是还要看小玉心情和灵感,貌似很欠抽的感觉,请爱护小玉。
  接下来让我们进入这个即将推出的重点短篇。
  流云这篇主要讲纯阳的,看着题目就知道是和大师伯谢云流有关,可惜男猪脚不是谢云流不是李忘生而是中二渣男祁进,在此对祁中二偏见很深的孩子们入坑要谨慎了,因为小玉在这里是将祁进和谢云流配了对。
  首先我将网上得来的人物年龄设定大纲贴一下,准确度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想应该是没错的。
  690年,谢云流出生。他是一个孤儿,被吕祖捡到,收为弟子。 693年,李忘生出生在一个小康家庭。 702年,洛风出生。他也是一个孤儿,婴儿时期被谢云流从山里捡回来,收为弟子。 703年,上官博玉出生。 704年,纯阳宫成立。 705年,李忘生12岁时被吕祖收为弟子,同年,上官博玉因为身份特殊,被生母上官婉儿忍痛割爱送给吕祖。 710年,谢云流被李重茂案牵连,误会之下打伤师父逃出纯阳。这一年谢云流20岁,李忘生17岁,上官博玉7岁,洛风8岁。同年,祁进出生。 712年,卓凤鸣出生。 713年,于睿出生,在纯阳宫门口被吕祖捡到,收为弟子。 725年,祁进15岁时阴差阳错加入凌雪阁。 727年,17岁的祁进脱离凌雪阁拜入吕祖门下。同年,卓凤鸣被吕祖收为弟子,这年卓凤鸣15岁。
  不得不说我看到这个时间设定后就纳闷了,你说于睿女神入纯阳时谢云流都不在了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暗恋上了呢,放着好好的夜帝不要?
  还有洛风大师兄为什么你比祁中二还要大,我瞬间不能爱了。
  至于各个人物的生平事迹(劣迹)我就不贴了,反正百度一下你就会感受到策划的强大。
  根据大家长期来的思维,双咩就应该是李忘生x谢云流,你山河来我人剑。似乎烛龙殿出了后大家基本上就接受了这个CP,木有办法实在是谢大师伯太傲娇病了。看他们的对话都觉得在秀恩爱。
  至于花羊,基本上就是裴元x洛风,祁进x谷之岚这两对了。不过小玉一直很好奇裴元怎么就会和洛风凑一起了呢,两人的交集貌似就只有宫中神武遗迹才是,若是要说和裴元交集多的感觉也该是祁进,毕竟人家追着自己的侄女怎么说也不能不关心下人品问题。
  祁进这个人怎么说呢,按着网友们的说法应该是看着干的是人事?这人之所以被黑主要是因为他人生中的两个污点。
  一年少入神策杀谷之岚一家,却放过了年幼的谷之岚。光听这里估计不了解剧情的孩子们还没什么想法,但是他居然在人妹子长大后还和人家情缘了,这作死的。而且还满地图的在那里跑,秀情缘,死情缘的,简直有够。太原剧情开了更吭,忘都忘了,还又把人家扯一起,你就不怕谷姑娘被玩坏,裴师兄出来甩玉石么。
  二误杀洛风,若说基三死情缘大家对祁进和谷之岚这对埋怨策划,但洛风的死明显让祁进黑上加黑。其实我就好奇一点,我入纯阳并没有太多洛风的剧情线,为何大家非常喜欢这位师兄呢?
  当然我也不在这里漂白他,毕竟不管是什么误杀什么的,总之这事是他做的就要承担后果。
  还有这人基友挺多哒,什么姬别情,宋森雪就不提了,为什么我藏剑山庄的糙汉子叶蒙也在好基友行列里?
  另外我只能说下,在我的认知里,这两人还是有些像的,一样的重情谊,认死理,别扭。
  之所以会想开这篇一是因为太原之战的剧情,谢云流回忆当年带李崇茂逃亡误伤师傅叛出纯阳。祁进悔过欲自杀后被谢云流救下却断其一臂。莫名奇妙的觉得这两人其实很相似然后脑补过度,小玉一直都是脑补帝。
  介于这个cp很冷,大家入坑请谨慎。
  本文草稿基本已经完结,大致更新时间从五一开始,敬请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踊跃发言,但是不喜欢这个题材的烦请不要喷小玉。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每一个作者有话说都要认真看哦。
这篇剧情设定我是听之前一个做长安还不是洛阳乱战地图的孩子说的:祁进重伤,谷之岚救治然后服了什么蛊把前尘旧事就忘记了。我是在马嵬驿升上来的所以那边的剧情不懂不懂。
后面的就是自己瞎掰的,毕竟和现在的太原剧情差的十万八千里,至于穆笙是原创人物后面没什么戏份的。
GWW看着在谢师伯身上不知道准备弄什么玄乎,看吧现在人家基友二号出来了,妥妥出乱子,掌教师伯酷爱把大师伯拉回纯阳。
这个最初是准备做一张一篇的短篇集,那时候迷上了兵器名字,准备把几个好听的有意思的都凑一个,结果太原剧情后脑洞太大,就把这篇无限延伸出去了。
我觉得谢李党会杀了我的肿么破?谁来给我下个镇山河~~~~~叽叽。
这篇事先有说过是谢云流X祁进哦,不过是很清的水,一丝肉都没有。那些不喜欢的就不要喷我啦,小玉这个冷CP作者准备将冷CP进行到底,不给你们弄出些奇奇怪怪的就不开森,当然太过扯淡的就算了。例如如果小玉写烟和老王,萧沙和李菊,李复和阳宝哥,都不用你们动手小玉自己就把自己埋了。(不过为什么都是男男,小玉一直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就像小玉开的《庄花不好当》其实我就闹不明白李承恩和叶英为什么可以CP CP,孙飞亮和叶英就不可以。
  华山之巅,白雪皑皑。纯阳宫前一人执剑而立,形似松柏,寒风吹过,衣袍翻飞,宛若仙人。
  那是银丝勾边的浅蓝道袍,染上霜雪的发丝被道冠高高束起,手上剑泛寒光,面色肃穆。此人正是纯阳子座下弟子之一,紫虚子--祁进。
  “之岚,看来我终是要打破永不相见的誓言了。”
  寒风骤停,白雪静默,空中似传来一阵叹息消散于茫茫白雪中。
  潼关一处营帐内,空中散不去的血腥与药味,这便是战争残酷而又无可奈何。
  一名紫虚弟子担忧的看着重伤方醒的人心中暗思:那蛊当真霸道,适才自己试探询问师傅万花谷之岚姑娘之事,师傅虽然眉宇凝重却多有疑惑之色,怕是当真忘了。只是忘记当真是好事么?他不知道亦不想知道,只愿师傅莫要再记起那段无望的爱情便好。
  “师父,你受伤破重暂且去后方修养可好?”见祁进勉励撑起身子那紫虚弟子连忙上前扶住,之前来的大夫说过师傅失血过多又有内伤需静养且伤口好前不宜多动,只是师傅的性子他又怎能不知。
  如今战事紧急,伤员无数,虽然万花派来不少弟子可毕竟杯水车薪,且大多数都去了前线战场,留在后方的不过寥寥数人却要照看这数量庞大的伤员,若是师傅再有个不好怕是医师也是难请了,毕竟其他万花的医者可不似谷姑娘。
  “小伤而已,勿需担心。”祁进强撑着身子,事前潼关一战寡不敌众,虽然拼死杀出却仍负重伤,其中折损弟子不知凡几,只让自己心中暗恨。自己被救回后因这伤情也一直昏昏度日,总觉得似乎忘了些什么,什么重要的事情。
  摸着胸口传来阵阵疼痛,还来不及细思,忽见门外进来一弟子,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味与这一身清修道袍相应很是突兀。他记得此人乃是他掌教师兄座下为数不多的女弟子,早先被派留守纯阳以防万一,只是不知怎的却来了此处。
  穆笙本是奉命驻守纯阳宫以防狼牙偷袭,但前月收到消息祁师叔伤重,因纯阳实在并无多余人手便被师傅派来探望病情。
  她对祁进虽然表面敬重但内里却是恨着此人的,她自幼得由大师兄洛风照顾,甚至芳心暗许,可惜尚未表明心意便传来洛风师兄在宫中神武遗迹为祁进误杀一事。方闻此噩耗穆笙悲愤欲绝,几度走火入魔,期间也曾欲随静虚一脉判出纯阳但又不愿师傅伤心,故而时常躲着祁进,以免见到此人怒火攻心同门相残。
  按下心中怒火,穆笙将一份书信交予祁进,这是于师叔要她带与师叔的,看到祁师叔看完信后眉头深锁怕不是什么好事,如今这境况又怎会有什么好事呢。忽又想起适才收到的消息,拱手说道:“师叔,刚刚收到消息狼牙军传话各大派若再有助天策将士者灭其全门。”
  祁进剑眉怒挑,安禄山倒是好大的口气,他们既然敢集结各路侠士共抗狼牙早便抱着死志,只是想动其他同门也要看他狼牙本事。“哼,安贼焉敢猖狂,如今我等死守潼关,誓与天策将士血战杀场。”
  “是。”
  潼关一战天策将士死守却也敌不过狼牙逆军,二十万将士一夕丧命,垒垒荒骨。天策府精锐殆尽,唯有些幼童残兵因事前李府主下令早早离了战场得以生还。
  祁进躺在尸堆中,身下是一具具同袍已经僵硬的尸体。仰面朝天,星海灿烂,十五月圆,他依稀记起以前也有一位姑娘每月十五总会给自己寄来些什么,是了,是谷之岚,之岚,那个因自己而挣扎在痛苦中的人儿,她本该是幸福的受着家人百般疼爱,而非如今红颜白发。自己种的因自己受的果,只愿她不在踏足这乱世硝烟。原本忘记的一切在这生命最终却一一记起,当真不知该是幸还是不幸。
  “咳咳,如此清风明月夜倒是难见。”望着漫天星斗不知为何他竟然有种满足之感,年少轻狂时也曾想过征战沙场,马革裹尸,亦不枉此一生。十七岁因师傅点化入纯阳后便没了此心思,却不想如今倒是遂了当年之愿。
  原本他们一众跟着天策一众残兵退守,但中途却遇到狼牙伏兵,祁进率领一众纯阳弟子使出镇山河保了其余人马自行断后,可惜这镇山河本就是最后保命一招,使出后虽然挣得一时半刻杀了不少狼牙贼子,但终究敌不过漫天箭雨命丧沙场。
  猛然看到那抹亮白祁进一惊,他不知道那人怎会出现在此处心中尚有些疑惑,再听到那声冷哼他如何还能不确定来人是谁。只是心中讶异此人当初带一众弟子和东瀛剑客上山索讨说法被掌门师兄劝走后便不知去向,为何今日却再此地出现,难道他与安禄山勾结?想到此处心中愤懑恨不得与之拼上一拼,断不能让他们祸害他人。
  “是你,你来此作甚,莫不是帮那安贼。”祁进气愤难当欲起身,然身上早便没了力气,又重重摔回尸堆,扶着胸口剧烈的喘息着,但是眼神却亮的吓人,大有拼个鱼死网破的架势。但谢云流又是何等人物,不过长袖一甩负手而立。
  谢云流本是不该来的,只是当他率领刀宗一脉前来支援时为时已晚,派了门下弟子帮那些残兵脱困后一人前行,路上他遇到了他师兄爱徒穆笙。他对穆笙有印象,穆笙入纯阳时还在襁褓中,是他从乱葬岗捡来的,当时自己已经有一个徒弟洛风要照顾而且又是个女婴于是这个包袱便甩给了师弟李忘生。当年他从东瀛回返中原听闻穆笙爱慕洛风,心里倒也存了让这两人结成道侣的心思,可惜了他的大徒弟洛风命薄。只是不想这次见到穆笙却是那样的情况,穆笙身重数箭,一袭道袍早被鲜血染红,蓬头垢面,那里还能见得当年的好相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