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双漫)小猫,你别跑!!+番外 作者:幽蓝夜曲

字体:[ ]

 
 
 
文案:
 
     樱花散落,一片白雪随其一起飘零,可孰不知一道暗红色的光一闪而过。
 
  泽田纲吉:“咦咦咦咦!!!!啊,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难道就因为我不想当彭格列十代目吗!”
 
随即一道霹雷闪过【呜啊啊啊】→这是苦逼的小纲的悲号
 
  “这是一次试炼,十代,你的未来由你自己决定,所以......”Giotto严肃着脸,看着对面那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孙子。
 
   “啊,我知道。”死气化状态立刻出现,他明白,今后所要面对的事,那是黑暗,是光存在的角落。可是,在自己意识里还没发现的是,那个不同寻常的试炼,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归宿,一个可以使自己心暖的地方。
 
   “你的回答我收到了,只是......”突然化身为星星眼,“呜呜~~小纲吉要嫁人了,吾家小孙吾舍不得啊!!”
 
   咳咳!!这是初代吗??啊啊?谁告诉我这个金毛兔子是谁家饲养的??【捂脸】我偏离主题了= =#
 
  “纲吉~”一个粘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别再走了......”
 
  “啊。”
 
  简单的回答,保证了,不再走了,不,是你别再离开了......
 
  本文不定期更新,拒绝拍砖,雷者请点X穿越~握拳,一定完结!想来催更和吃肉的童靴欢迎加入Q群:551495625(敲门砖是本文的主角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田纲吉,冲田总司 ┃ 配角:家教众,薄樱鬼众 ┃ 其它:BLBLBLBLBLBLBLBL
 
==================
 
  ☆、第一章
 
  xxxx年xx月xx日,日本并盛,死亡之山(伪)
  一个爆破声伴随着一声“reborn!!拼死的爬向山顶!!”样的喊声出现在此时被改造不久的并盛山。
  只有两头身大小的婴儿站在死亡之山的山顶,看着那个全身除了蓝色雪花纹的四角裤衩外全部牺牲的自家第二徒弟——泽田纲吉。
  据说,泽田纲吉是他N曾祖父的直系后裔,啊呸!!都祖父了肯定是直系,咱倒带重来。
  据说,泽田纲吉是彭哥列初代首领的直系后裔,他在日本的原因是二代和初代雾守想夺得彭哥列,把它发展成世界最强大的黑手党,而把只用温和手段的彭哥列初代赶下台,并隐居日本。
  但是,那与我有关系吗?彭哥列神马的能吃吗?据资料分析,彭哥列是个非常污染环境的xx,并且每个人都是能者多劳的形象,强大的武力值的作用是来拆房子的,美丽惊艳的容貌是来搞耽美的……所以,我绝对不会继承彭哥列的!!(喂喂,这前后有因果关系吗?!!那个资料是个啥啊!!搞耽美神马的你也想吗?!!)
  死气之炎在我爬到死亡之山的一半时突然消失了,金黄色的眸子渐渐变成棕色,充满着水雾并呆楞的看着自己带着“27”样手套的手,完了……“啊——可恶的大魔王里包恩,你太虐人了!!!我不要当什么彭哥列十代目啊啊啊啊啊啊!!!”身体完全呈现自由落体运动,并且空气阻力神马的完全不管用啊啊啊啊啊啊!!!
  站在山顶的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婴儿看着自家徒弟身体下落并一脸“我要吃了你!!”样的表情,不禁沉了沉眼睑,压低帽檐,并立刻有一种光在眼眸中闪过,等把你捞上来,看我怎么整你,蠢纲!!!
  在里包恩打算用万能·列恩变做绳子救我的时候,突然感到不对劲,身体……动不了了……眼眸中充满了惊愕,这样下去,蠢纲会死的!!!怎么办……
  看见里包恩那出乎意料的少得可怜的表情,我立刻顿悟了。
  啊哈哈……我这是要去另一个世界吗……异世界几日游啊?导游小姐你在哪里呀!我在默默的脑补的同时,并没有听天由命地把眼睛闭上,而是象征性的看着里包恩,似在怀念。
  心里有些恐惧,即将要离开妈妈,离开大家的身边,明明我刚刚交到好朋友……微微眯下眼,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朋友们,再见了……”我最后对着里包恩露出一个笑,就连自己也不知道里面承载了是什么,只是单纯的希望他们可以看着我笑着消失在他们面前,不要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反正像里包恩这种杀手不用担心,冷血无情是他们应有的本能。
  “十代目!!!”我好像听到狱寺君的声音了呢,真是到死都在渴望着和他们在一起啊,好想。
  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力量支撑,所以我只是任由身体下坠,没有回头看那声音的来源。
  ……
  意识在四周缥渺着,无尽黑暗使得我的感官更加敏ˇ感,嗅到了铁锈一般的味道,很恶心。而且总是有“噗!”的声音,一个接一个的没有断绝。嘶喊声,咆哮声回响着,一个及其靠近我的声音“呃”的一声就倒在我的身上。
  我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见那个倒在我身上的样子,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
  “这是……”屋子里的摆设一般,但因为没有灯的照射明显暗了许多。
  “看起来是个有点咬劲的人。”
  “大意的话,岂止是有咬劲,或许会变得什么都咬不动哦。”
  诶?大人蓝波?
  我将身上的人推到一旁,站起身拉开那扇门。 
  是两个人。
  蓝色羽织,手中的刀闪着血色光芒,指向他对面的人。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在颤抖,那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对强大力量的认同,就好像……云雀学长。
  “你们真是恶趣味,把一个光着身子的小鬼带到这里……”金色头发的人没动,只是越发鄙夷眼前这个弱小人类。
  人类,真是弱小啊……
  听闻,那个酒红发色的男人转过头望向我,将碧绿色眼眸隐藏起来,紧皱眉头的看着我,只是不过几秒的时间,他就转过头再次对上那个高傲的金发男人。
  不明所以地思考着短短时间内发生的事,听他们说话有些古意,那么这里应该是古代日本,等等……既然是古代,那么肯定和历史挂得上勾,呜呜……我这个万年废材怎么可能历史精通啊!!!!【泪目】这里看样子不是很和平,最好能找到容身的地方,这是其一,其二,我低头看着手中的“27”样手套,眼底露出深沉的颜色,必须加强自己的实力才行,否则我会死在这里。
  刀光剑影间,两个人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从旁传出“咚咚”的声音,一个粉色衣着的人跑上来,看见在一旁猛咳的人,立刻捂住嘴巴,瞪大眼睛,“冲田先生!!”
  冲田总司看见对面的人瞪着雪村,立刻把她护在身后,“你的对手是我,不要搞错了,”说着,双手握住刀柄,冲到那人身旁,一刀刺入胳膊的空隙中,本想转刀横砍,但被对方夹住,眼看着那人就要一脚踹上冲田,突然在碧色眼眸中闪过一簇耀眼的光芒。
  “住手。”一个及其冷静的声音回旋在冲田耳边,有些愣住,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人。
  
 
  ☆、第二章
 
  “住手。”一个及其冷静的声音回旋在冲田耳边。碧眼里倒映着橙红色的火焰。
  眼前这个孩子,变得冷静,强大,美丽。
  “哦?”风间看着眼前这个裸着身子的男孩用左手臂挡住他进攻的腿,见他右臂环上冲田的腰肢,利用火焰的推动力快速移动到距他两米远的地方。
  “气息中并无杀气,只是厌恶着我们……吗?!”我抬眼对视着风间的血红眼眸,感觉到刚刚的厌恶感少了,更多的是戏谑。
  “有趣。”风间转过身,又回头看了一眼雪村,“我们会再见的,”身影立刻消失。
  “你……”被我抱着的冲田看着我的侧脸,明显的表示自己的不解。
  “呃。”在下意识驱除危险警报后,自发攀升的死气之炎熄灭了。由于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一直在接受着里包恩那斯巴达式教育,身体已经先一步沉睡了,环着冲田的手臂滑落下来,身子瘫软在他怀中。
  “累了啊……”冲田无奈地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裸身小鬼,安静熟睡的脸庞,搭配着一头棕色的软发。
  “冲田先生,这个人是……”站在一旁的雪村感觉奇怪,这里是长州的人的老窝,怎么会有其他人在这里,又或者他是长州的人,肆意接近新选组的人,可是……他的眼睛里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充斥着迷茫,也许只是个无辜的人,而且,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的面孔,很熟悉,心里那种空旷的感觉好像被填满了,也许是我认识的人呢。 
  冲田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这个人,也算是救了我吧,刚刚那一脚的力量可是不轻,想要抵挡,可是需要更大的力量,想必,他的左臂已经青了。”说着,冲田把我的手臂转到面前,看着那已经红肿的手臂,神色微沉,手轻抚着紫红的手臂。
  “天!这么严重!”雪村用手捂住嘴巴,惊讶地看着裸着身子的我。
  此时,楼下的新选组的各位都已经将长州的人处理干净,斋藤到楼上来,告诉我们事情已经解决,他看到冲田怀中的人,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让他们跟着他离开。
  ……
  新选组的各位将我安置在一个无人的房间内,并由斋藤一看守。当然我已经穿上衣服了,但由于战斗时手上的死气之炎被雪村千鹤和冲田总司看到,在未确认我的身份以前,被认作危险之物没收了。
  议室内。
  安静的像是汗水滴落的声音都听得到,此时在榻榻米上跪坐的七个人有一人沉下气,闭上眼睛,骤的睁开鸢紫色的眸子。
  “关于此次池田屋一事剿匪基本完毕,但是,”新选组那有着“鬼之副长”名号的土方岁三转头看向慵懒地坐在一旁的冲田,“那个不知名的小子,是怎么回事?”
  “土方先生,这我不太清楚,”收敛的碧眸突然弯下,“但是那个救了我的小鬼,可是有着他们不可相敌的力量呢~当然,我只是猜测哟~”
  “岁三,会不会和雪村君的情况是相同的?”坐在正座的局长近藤问着身旁他的信任之人。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只是若是有一丝问题,各位,你们应该明白谁重谁轻。”
  在场的各位沉下气息,突然个子矮小的人打乱压抑的气氛,“哎呀,想那么多干什么,到时候等他醒了不就清楚了吗。”
  “平助,你小子动动脑子行不行啊!”新八上来按住平助的头发,狠狠地蹂ˇ躏着。
  “切~”
  “……”就知道会议末是由他们收尾!!!!
  “好了,散会,”土方抬眼看着冲田,“那个小子由你负责。”
  “嗨嗨~”
  ……
  这床真硬!!!我紧闭着眼,刚刚梦到了里包恩又拿那个地雷给我训练,好容易过了,想睡个觉,但是床硬得隔得后背疼。一翻身,“嘶——”我倒吸一口气,猛地睁开眼,看见天花板,“呀?我家天花板什么似乎变色了!难道里包恩找人把我的房子拆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