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综仙古)携琴藏锋+番外 作者:叶落灵锋藏(上)

字体:[ ]

 
 
文案:
     
他是温文尔雅的琴师,弦动龙吟响,长情终不换;
 
他是风华绝代的剑客,眉黛如远山,剑起破沧澜。
 
修剑既是修心,然再是强势,也不敌你一笑风华。
 
鸣琴更为鸣魂,然再是悠扬,也不敌你一剑潇洒。
 
执子之手,走过洪荒大道。
 
追子之影,度过千年红尘。
 
一曲琴音为谁起,不负此生仗剑行。
 
PS:从上古到古剑,二少金乌和太子长琴的故事,历史崩坏有错位有,剧情脱线有,小虐后必定甜,不喜勿喷。署假更新在凌晨零点,小长假时间在晚上十点到零点之间,上学期间周六晚八点到十一点,可能隔周,寒假期间下午六点到八点隔日更,不定时掉落日更,除夕夜零点加更,可能拖延但不会太久,其余时候都是捉虫。由洪荒历史转到古剑历史,不是洪荒到底哦。
 
另,此为小藏第一篇文,因而不V~~亲们求收藏求评论啊~
 
“可愿与我同归藏剑?”
 
“怎不是你与我同归榣山。”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凝云,太子长琴 ┃ 配角:剑三仙三仙四古剑等 ┃ 其它:藏剑二少,金乌,琴师,妖仙神魔
==================
 
 
 
  ☆、起始·藏剑
 
  叶凝云,男,二十一岁,藏剑山庄残雪门下,叶凡入室弟子。特长是二,爱好是二,本质也是二。
  有一个神烦的作师父真心不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尤其是在他结婚之后。或许是因为之前抢亲时弄出的幺蛾子,师娘唐小婉的堂兄堂妹们总是变着法的找叶凡的麻烦,近战对远程,对方还时不时来一次隐身,这切磋可谓是劣势多多。而每次打输之后,叶凝云总是会被心下不爽的叶凡捉过去好好”指导”一番,可偏偏每次都能有所收益,出于一个剑痴对实力的渴望,叶凝云也想不出理由拒绝这种“出气筒”行为。
  又一次被叶神烦修理一顿后,叶凝云拖着自己的轻重剑走向弟子房,同时心底吐槽,这么有劲怎么就是揍不过那帮唐门!看人家少庄主,把唐无影压制得多彻底······
  说到藏剑少庄主叶无痕,该说不愧是正阳门下首席弟子吗?完全继承了大庄主爆表的武力值不说,那对心剑的领悟也是杠杠的,再加上安史之乱里这家伙爆出的新闻······叶凝云叹气,能不强吗?大庄主修的是心道,这家伙,他修的根本是天道啊!
  简直气死只叽好嘛!
  “凝云师弟!”
  说曹操曹操到,叶凝云听闻转身行礼“少庄主。”
  叶无痕三两步赶上来,与叶凝云并肩而行,好笑的看着他,顺手把叶凝云背上泥土扒掉一块,“怎么,又被五庄主揍了?”
  叶凝云脸色微红,这个少庄主,总拿这事打趣他!还笑得这么······二!
  没错就是二!身为庄内第一二货的弟子,叶凝云认为自己很有发言权。
  “这都被揍了多少次了,也没见你有什么顿悟,是不是有什么疑问啊?”叶无痕甩了甩大马尾,问。
  “嗯···少庄主,”叶凝云想了一下,“有没有快速提高战斗力的方法?”总被这么揍他也不甘心啊!木有副作用的提升现在看来是没有的,但对于这只经历了洪荒万年的少庄主就不一定了吧?叶凝云星星眼地看着叶无痕。
  叶无痕听后目光闪烁了一下:“有。”
  “少庄主······”
  “行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本少爷,”叶无痕白了他一眼将星星眼推开,又不知从哪摸出一个短笺交给叶凝云,“嗯······最近新做的,将它压在枕下,睡一觉就可以到达其他空间,你可以在那里修习,想回来就烧掉它,放心,不管你在那里过了多久,这边只会是四个时辰,要是把握得好,还赶得上早课。”
  “此外,你在那边的所有实力,回来后都会消失,除非你能掌管那方天地的规则。”
  叶凝云咂咂嘴“那不是除了阅历什么都带不回来了”
  “不。”叶无痕眯眼,“它还可以带情缘”
  “在上面写下你和你情缘的名字即可。”
  情缘······叶凝云想起了苗疆某毒哥的情缘,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是一条蛇!一条花斑大蟒蛇!还是条成了精的蛇!天天打滚卖萌求情缘顺毛的白痴蛇!蠢得让一干五毒师兄弟不忍直视好吗!更别说其他节操尚在的门派弟子了好吗!
  咳······虽然节操也都不多了就是。
  五毒配蛇······叶凝云脸色变了变,“少庄主,我们的情缘不会是禽类吧?”
  “不,”叶无痕刚想回话,忽然眼睛危险的眯起,反手抽了重剑就开始聚气,“还可以是哈士奇。”
  凡是藏剑弟子皆知少庄主此举代表了什么,看见叶无痕动作,叶凝云毫不犹豫,转身便蹑云逐月窜了出去!
  身后,叶无痕云飞玉皇出手,带着沉重的破空声和剑影,直直砸向房顶落下的红色影子!
  “咣!!”
  重剑剑势被火红的□□挡住,枪后军爷探头探脑,仿佛没看见叶无痕发黑的脸色,依旧笑得灿烂:“好久不见阿痕,有没有想我?”
  呵,藏剑和天策一个样,妥妥的二货聚集地,门下弟子或多或少都有些犯二,自古也只有大庄主叶英得以幸免,什么李承恩?十个天策九个渣,还有一个欠仇杀是怎么传出来的?将熊熊一窝,作为公认的狼头子,按叶无痕的话来说,他不渣,他欠仇杀!而少府主李长鸿,完全继承了府主的特性,不能用脸拉仇恨,咱语言也能把BOSS得罪死!堪称一代天策风云人物!
  “哼!”叶无痕冷哼一声,抬剑便拍,该死的这只狼崽子都到了,那狼头子一定在······要不是当年被小的缠住,那大狼怎么可能那么快追到师父!搞得现在都不能去打扰那两人世界!
  愤慨的叶无痕将怒气全对准了李长鸿,一时间,刀光剑影闪现,金红交织下穿插着某人欠揍的调笑和另一个气急败坏的怒吼,顾自打得火热。
  对这种场景早就习以为常,叶凝云转身便走,无视了身后叮叮当当的交击声和满场乱飞的剑气,无奈摇头,少庄主平时还是挺君子如风的,怎么一见到李长鸿就破功。
  算啦算啦,李局不也被大庄主亲剑抽出去过么,情缘的相处模式咱不懂~
  入夜。
  叶凝云将短笺对着灯火看了半天,眼睛都感到了酸痛,也没看出这平平无奇的纸张上有何玄机,沉默半晌,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叶凝云把它压在了枕下,翻身躺了上去,闭上眼静待明天。
  待到屋内烛火熄灭,窗外,叶无痕默默伫立,终是勾起一抹笑容。
  说到底还是拿自家弟子做了实验······不过这也算是他的机缘所在吧,嗯,给他那张短笺是试用版这种事,是打死也不能说出来的。
  叶无痕正无奈地想着,忽而脸色一变,手一翻重剑就滑到了掌中。
  “阿痕,来么······”远远传来某只狼荡漾的声音。
  “你给本少爷滚!!!”
  月光下,又是一片的金戈交击声,在夜色中远远飘散开来······
作者有话要说:  少庄主的话是另一个故事了,构思比这个还早,不过还米写出来~~更完这篇文我考虑写一下,现在时间是安史之乱之后没几年,小少爷就被少庄主坑跑了~~另外新手写文,每次更不太多,见谅见谅。
 
  ☆、金乌叽叽叽
 
  昔日盘古开天,混沌初分,开天师祖在天地稳定后陨落,身化万物,其中双眼化为日月悬挂于天,年深日久,太阳上的太阳真火中孕育了一颗扶桑树,树上不知何时起栖息着两只小鸟,通体金黄,腹生三足,能控火焰,名曰帝俊,太一。
  天地开,规则立。过了漫长的时间,帝俊为妖皇,太一为东皇,帝俊大婚迎娶羲和,获十只小金乌。
  自此又过了许多年。
  宽大的扶桑叶子下面,叶凝云两只小黄爪子紧紧抓住树枝,第三只百无聊赖的挠啊挠,背景是蹦蹦跳跳的九只黄鸡,啊不,金乌。
  嗯,由于短笺的缘故,叶二少穿成了一只金乌,也不知道有没有叶无痕制作时的潜意识作祟。
  他本人表示十分的不乐意,这么小能干什么啊?而且据说还有什么后羿射日,这里又没有少庄主穿的老二给他挡箭,妥妥是要被干掉的那个啊!阅历哪?情缘哪?轻重剑哪?还有命去经历吗!何况,少庄主只说了回去的方法是烧短笺,要是他在这里挂掉,谁知道会怎么样啊!!!!
  甚至丹田也空空如也!还本少爷二十多年的内力啊!!这是要重新修炼的节奏吗?!
  可!是!他这个身体,毛茸茸的鸡仔样,要怎么调息,怎么练剑啊!经脉和人类南辕北辙,上次试了一下问水心法还差点走火入魔了!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要知道他可是已经歇了十年了啊!
  少庄主!本少爷可以退货吗?换下种族也行啊!!你当过金乌不代表别人也乐意当啊!!
  当然,叶凝云完全收不到任何回答。
  微微叹了口气,唯一该庆幸的是短笺也确实跟着来了么?在自己丹田里静静躺着······虽然说烧了它立刻就能回去,但······果然还是不甘心。
  可是本少爷何时才能长大啊!!!
  春秋莲(1)都谢了一百二十三回了好吗!本少爷也这么久都没碰过剑了啊!这对一个藏剑剑痴来说,能忍?
  不能······不得不忍。
  叶凝云脸色黑的像乌云,在金灿灿的鸟脸上投出一片阴影。
  缘由吗······
  “小五小五,怎么总是愁眉苦脸的?”在叶凝云身边,一只小些的金团子拱了拱他,暖呼呼的。
  看,又来了。叶凝云无语望天,这帮熊孩子,不,熊鸡仔,不管是哪只来,都能给你折腾到没脾气,偏偏看起来和天策们头上的绒球似的特别可爱,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没什么,小六,还有你该叫我哥。”叶凝云看看这只金团子,再次把练剑的冲动放到一边,反正回去也是那个时间点,继续待着吧······而且看起来金乌麻麻,好像是叫······羲和?也是人形来着,是不是化形后经脉也能有所不同?
  嗯,妖族寿命悠久,几百年不算什么,不算······
  叽了个啾的。
  至于少庄主说他曾是金乌老二······在叶凝云第一次看到自家二哥时,就打消了这种想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