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综仙古)携琴藏锋+番外 作者:叶落灵锋藏(下)

字体:[ ]

 
  ☆、又发现了一条红线
 
  日子就这么飞快的过去了。
  这是非常平常的一天清晨。
  “咣当!!”
  叶凝云一招云飞玉皇出手,随着金光闪现,对面的一名琼华弟子就飞了出去,直直跌落擂台。
  回剑收势,叶凝云将织炎断尘往地面上一插,活动了一下手腕看向台下,朗声道:“各位师兄,可还有指教?”
  一时间鸦雀无声。
  长琴在人堆里无奈叹气,该说不愧是剑痴出身吗?短短几年,除了那些闭关的修炼狂,或者不太注重剑道的弟子以外,没人再愿意接叶凝云的剑。
  当然,那些找揍的不算在内。
  不愧是藏剑弟子啊——用剑一道上,诶,谁说没有前面千万年的积累影响呢?
  当然相对的,叶凝云在道学上的成绩一塌糊涂。
  真是严重偏科。
  对此言论,叶凝云一扬下巴:“说几次了,本少爷是藏剑啊藏剑,是黄鸡不是蠢羊!修什么道啊我练剑还来不及呢!一轻一重你当那么好练啊!”什么跳槽?!羊羊们可是会在冬天被以万花为首的吃货们抓去烫火锅啊!还有卖羊肉串的大喵教!相比之下官配二哈们好些·····
  呸呸呸,好什么好,一府的流氓!
  当然叶凝云的四季剑法虽然融合了琼华剑招的好处,和原作还是相差甚远,不惹人非议是不可能的。但长老们还是没找到说他的地方:通天维护他就算了,毕竟是人家弟子,教什么人家说了算,何况要玩纯正的琼华剑法叶凝云也不是用不来;第二点····人家不修道,可人家修为长得快!分明连早课打坐都能错过,炼气筑基却蹭蹭蹭过去了!更扯的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上去的!典型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除了早就理解小太子匪夷所思升级方式的通天笑而不语外,其他长老几欲吐血:还让不让他们这些老家伙混了?!忙了几十年的修为人家几年就过去了?开挂了啊!
  长琴以袖掩唇笑,是开挂了,还开的挺大。
  谁叫人家阎罗封印不牢固了,朔云的记忆时不时跑出来捣捣乱呢,特别是一些剑法领悟····叶凝云自己还没有发觉。
  而对于千叶长生和织炎断尘,延续了之前对灵力的极致隐藏能力,在琼华众人眼里只是个锋利些的凡兵。
  而被凡兵挑下台···呵呵,你不丢人你的剑都替你丢人。
  于是,天天来找揍的人···嗯,总是不缺的。
  因此,今天真的是特别平常。
  “看来是没有了啊。”叶凝云环视一圈,将重剑拔了出来插回背后,一个纵跃跳下擂台,来到长琴身边,非常熟捻的拉了对方袖子:“走吧?”
  嗯?为什么不拉手?····刚打完架,手脏。
  长琴看着眼前一抹金影,笑着点头。相处越久,叶凝云身上就越能看见朔云的影子,可真是个好消息。
  哦,叶凝云嫌琼华校服布料太糙,执意穿上了以前的套装——金乌妈妈做事还是很细致的,衣服可以根据体型自动调整,也省去了很多麻烦。
  至于装饰品的能量波动····通天随手拍两张纸符上去也就成了。
  长琴却是拒绝了叶凝云拿给他的另一套外观——作为上清门下(明面上)唯二的弟子,小师弟已经这么挑战规矩了,他还是低调点的好。
  更别说叶凝云又在芥子空间里翻出了顶好的布料又给他做了一套校服呢?
  所以说,种种原因加起来,叶凝云在琼华里也是出了名了。
  而在他们徒步穿过剑坪,回到自己峰头的路上,出了一点小插曲。
  “唔?”路上会经过琼华门口,叶凝云凝视着门外,微微皱眉,“这是什么?”
  “啊?”长琴比叶凝云业务熟练,闭上眼将神念远远铺散开来,半晌说道:“是魔尊,和玄霄云天青。”
  重楼怎么会来这里?“····去看看?”
  “嗯。”
  而当两人赶到事发地点——山腰一处树林中时,就看见云天青倒在一边,没受什么伤,看来是被一下子拍晕的;而玄霄单膝跪地,支着剑不断喘息,似乎是内力消耗过度。
  至于任性的魔尊重楼····那是连根毛也没看见。
  哦,玄霄就是那个闭关修炼不曾跟他打擂台的人之一。
  把这两只弄回去后,叶凝云本以为此事就这么揭过了。
  没想到当晚,他又在自己的竹屋后面看见了这只红毛。
  叶凝云:“·····”魔尊你是不是闲得慌。
  在那一瞬间,叶凝云瞳孔的金芒便流动了起来。
  两人默默对视良久,最后来到了竹林深处的一处空地。
  行事干脆的重楼臂刃噌的一弹,眼中战意盎然:“来战!”
  ····果然还是那个战斗狂!
  朔云无奈的扶额,他这幅身体可是锻炼不够,跟这位战斗力从上古开始就一直飙升的魔尊来比,分分钟变成一盘菜啊。
  不过不战也不是他的风格······
  半柱香后。
  朔云躺在草地上呼呼直喘,重楼意犹未尽的收起了臂刃,也顺势坐了下来,还不忘鄙视一番朔云的状况:“哼,就比上午那小子好一点,你这几年都干什么去了!”
  朔云嗤了一声,“你不是总往地府跑么。”话说上午那小子,是玄霄吧?
  少爷我哪里比他“好一点”了啊!甩他两条街有木有(╯‵□′)╯︵┻━┻重楼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拉仇恨!
  重楼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话,手一甩,就飞出了一大坨黑影,将来不及闪开的朔云砸了个满怀。
  朔云低头一看,乐了:好小子,这不是他在地界之时用来布依山观澜阵的七柄剑么!
  见到许久未见的主人,七柄剑同时发出了兴奋的鸣叫。
  安抚了一下七柄神兵,朔云和剑灵交流一番,心下了然,微微点头。
  也是自己这个铸造者不合格,既然他们这么决定了,就随他们去吧。
  他可不是龙渊那帮子!神剑有灵,天长日久之下自生神念,又何须捕捉魂魄入剑?而心剑相合,也能让剑如臂指使,岂是那催生出来的凶剑可比!
  叶英说,轻剑在手重剑在心;叶无痕说,心之所指剑之所向。
  御剑如心,心动剑随,不外如此。
  不过····他看了看自己的轻重剑,这用的材料是不是太好了?千叶和织炎一点生剑灵的征兆都没有啊······
  扔出几坛烈酒给重楼,朔云收好灵剑,起身:“一个月后,过来一趟。”
  重楼灌酒的动作一顿,接着冷哼了一声。
  知道对方听进去了,朔云转身离开。
  “···那个玄霄,是什么人?”身后传来重楼的声音。
  朔云脚下不停:“剑可入鞘。”
  这本来是大庄主判断一个人的句子,他此时拿来用,装下13。
  一时之间身后只剩下水声。
  朔云的身影消失在竹林中。
  几步路,拐个弯,就显出了那抹熟悉的白衣身影,手中灯笼烛火摇曳,散发着微暖的光。
  “阿琴。”朔云唤道。
  长琴只是略一点头,什么也不问,只是泛□□点笑意。
  “夜深露重,回吧。”
  “嗯,都听阿琴的~”
  临走,朔云往一个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玄霄师弟,半夜不睡,跑来作甚?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过···与我何干?
  上前两步握住心上人的手,已经和长琴差不多高的朔云与长琴相视而笑,两人身影逐渐隐没在斑驳的竹影中。
  明月高照,映着两个地方,两对身影。
  风起了,带着山上的凉意,唯身边之人掌心温热,这一条路,就好像人的一生。
  总有人陪伴,才会完整。
  不负这一世红尘。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以为我为什么不让重楼直接扔武器走人啊?就是为了两人牵手回去哇\(^o^)/~
小藏木有玩过仙四,有BUG请指出来哦~有什么新想法也可以提的!
评论好少伐开心,亲们吐个槽也好/(ㄒoㄒ)/~~求留爪!
 
  ☆、前夕
 
  琼华铸剑的地方并不是秘密,叶凝云只是找通天询问了一下就借来了一方领地,只是被叮嘱不可以去剑炉最深处。叶凝云也不奇怪,就像剑冢最深处都是大庄主的地盘,剑炉深处或许也有什么铸造师在占着吧。
  那七柄剑他虽然记不清是怎么来的了,但聆听他们的意愿,是一个合格的铸造师必备的技能。
  跟长琴打了个招呼后,他抱着七柄神兵就跑了进去。
  七柄剑中,一柄气纯剑贯彻了自己的特性,多年过去丝毫未被魔气侵染,依旧高洁无匹,如果忽视它冒着傻气的说要跟随叶凝云的话。
  一柄剑纯剑,一样无侵染,他说要看着气纯剑······现在人家下不了镇山河给你爆啊孩子。
  一对七秀的双剑,侵蚀最为严重,她们请叶凝云将她们做成魔尊新的臂刃。
  一把重剑一把轻剑,重剑要叶凝云把它弄成一把枪,委托重楼带给一名魔将军,而轻剑说把它和重剑一起给出去就好。
  这个时候还玩官配?···不对,重楼是那种会帮别人送东西的魔吗!
  以及最后一把,是朔云曾经实验将所有用剑门派的特点结合起来,产生的作品,被淡淡魔气侵染,已经初开灵智。
  他说,要跟着铸主寻找自己的命定主人。
  叶凝云欣然应允。
  他抓过一边的铸造锤,将剑搁在铸剑台上,淬火,烧热,一锤砸下,火星四溅。
  ————————
  一个月后。
  叶凝云按时推开了门,跟驻守的弟子说了一声后,就风风火火回了自己的住处。
  熟知叶凝云习性的长琴早早备好了温水——铸造后必沐浴,练剑后必沐浴,战斗后必沐浴,这家伙还不肯用法术解决。
  真是知我者,情缘也。
  把热水倒进澡桶,叶凝云潇洒转身,把长琴关到了门外。
  长琴:“······”云,你很好。
  确定将门窗锁死后,叶凝云在室内燃起了熏香,又打坐等了半晌,待香味扩散到室内后,防肯宽衣入水。
  水汽弥漫。
  被温水一浸,血液流通,一股腥甜就从喉口涌了上来。叶凝云终于掩饰不住,低咳了几声,唇角就染上了鲜红。
  最近纷乱的画面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自己身体受的负荷也越来越大了。而在没日没夜铸剑之后,这种负荷终于变成了伤势。
  熏香,不过是为了掩盖血腥味,刚才的低咳也应该被水声遮掩。
  而把人推出去····应该没有被发现吧?
  “是吗?”
  忽然响起的声音让叶凝云浑身一颤,随后他就看见,那个原本被他关在屋子外面的人,正推开了室内侧门悠然走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