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柯南同人]死亡后日谈(新快) 作者:Miya参上

字体:[ ]

 
 
 
文案:
 
     “死”,是一个瞬间动词。很有意思的是,这个不及物动词的主语很难界定,因为这个动作是无法断定其确切的发出者,毕竟这往往是一个非主体意愿的行为。“死”像一个时间点,一个模糊的暧昧的难以定位的时间点,却明晰而切实的分开了两个时间段。
 
在这之前,活着;在这之后,死亡。
 
如果已经死亡,还能对这个世界作出怎样的改变呢?
 
阅读前注意:
 
名侦探柯南同人。新快向。
 
Ghost Trick梗,主要角色死亡。
 
在这一次的设定中,我们的怪盗仅剩下了声音,连形体也没有(抱歉
 
剧情中将频繁地涉及死亡,时间,命运等概念,忍住不刷“XXX既视感”你就赢了,毕竟这是原作设定,有这些元素的大作也不少。
 
不能接受这个设定的真的不用强迫自己读下去(严肃
 
当然,以吾辈的脑洞,尚且无法构造出像游戏原作一般紧凑复杂又宏大的剧情,吾辈想在这里对原作致以崇高的敬意。
 
最后,还是老惯例,内容不定向(剧情从来都不受吾辈控制
 
而且吾辈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依然不顾时机地玩梗(欢迎交流
 
祝食用愉快。
 
内容标签:强强 少年漫 科幻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工藤新一,黑羽快斗,怪盗基德 ┃ 配角:小泉红子,白马探 ┃ 其它:名侦探柯南,新快
 
==================
 
  ☆、Trick 1
 
  工藤新一是被周身刺骨的寒冷激醒的。
  他感到自己的意识一片混沌,而且记忆存在着严重的断片。不仅如此,他发觉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逻辑现在完全不起作用。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刻的他,正狼狈地倒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天色阴霾,夜幕低垂,不大却连绵不绝的雨持续下落着,将他全身几乎淋遍。如果不是有谁将一把雨伞支在他身边的话,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冻死在街头巷角的消息也许会成为明日早报的头条。
  不过迫使工藤新一努力思考的,不是这把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的雨伞,不是将雨伞有心放置于此的人的身份,也不是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小巷。
  他从湿冷的地面上支起身,靠在墙上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难以置信地眨了眨眼,尚且还不清晰的视线中,可怕的现实没有任何改变。
  他的双手剧烈地颤抖着。
  纵横于各种或残酷或惊悚的案发现场的工藤新一,第一次体会到了犯人般的恐惧和迷茫。
  他的双手,以及身上藏蓝色的制服,都大面积地沾染着新鲜的血迹。
  触目惊心。
  雨渐渐大了起来。
  几乎是惊惶地逃离现场的工藤新一显然足够冷静地带走了同样也在现场的雨伞。
  幸得侦探身处的巷子相当偏僻,夜幕也打了很好的掩护,在他奔逃着离开那个街区时,基本没遇到什么人。
  意识到自己外套上的血迹太过醒目扎眼,工藤将自己的制服外套脱了下来反拿在手中。如果说目前为止有什么状况令他欣慰的话,那就是他的衬衫上几乎没有沾到血迹。
  没能渗透外套的血迹。也就是说,不是近距离沾上的?
  工藤新一很佩服自己,在雨中奔跑的时候还有闲心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在最糟糕最绝望的状况下,不管再怎么悲观,人们总能看到那么一些积极因素。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当状况糟到不能再糟下去时,一切转机都是乐观的。
  当然,话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
  在主干道上查询电车线路以确定自己的位置的侦探,感到一束束不自然甚至是怀疑的目光。
  在非常时期,人对外界视线的感知是极其灵敏的。
  他认识到以自己现在充满嫌疑犯意味的外表,根本无法使用公共交通。
  啊啊,原来逃犯就是这种感觉。
  游走在几乎无行人的街头巷尾,工藤失笑。
  真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全身湿透。哆嗦着摸出钥匙打开自家大门,工藤此时已经顾不得这样做是否安全了。
  反正这一路跑下来,也不知出现在了多少监控摄像中。真要被人监视的话,大概早在抵达家门前就被干掉了吧。
  跌跌撞撞闯进家门,他反手将大门摔上,随即身体脱力地靠着大门下滑。
  地上是一滩水渍。从现场捡回的伞倒在一旁,提醒他方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现实。
  无暇顾及湿透的衣服和一塌糊涂的地板,工藤新一看向天花板,努力澄清着思绪。
  记忆一丝一缕地回笼,却并不是他想要的讯息。
  侦探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回忆的内容却没有丝毫改变。
  当我们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无论多么令人难以置信,都是真相。
  这一次工藤新一依然选择相信自己的大脑。
  他选择接受真相。
  几个小时之前,怪盗基德死了,就在自己眼前。
  而他自己,也理应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勉强支起身,侦探切实地感受着身体真实反映的疲惫,以及自己的每一次呼吸。
  活着。活着。
  明明应该已经死了。
  但是活着。
  真是糟到不能再糟的状况。
  还有什么能比死亡更糟呢?
  我们又怎么就能断定死亡就一定是最糟糕的状况?
  明明谁都没有经验。
  
 
  ☆、Trick 2
 
  当工藤终于到达怪盗所在的顶楼时,对方刚刚完成对宝石的检查。
  月光下,怪盗的背影像是凝固的塑像。
  听到侦探的脚步声,怪盗收起了宝石。转过身,没有平时的调侃,也没有像以往一样扔回宝石抱怨不是自己的猎物。怪盗只是安静地站着。
  他的表情在逆光下看不清楚。
  工藤意欲走上前去,却看到怪盗的嘴巴张了张像是想说些什么。
  但他的声音没能传达到。
  呼啸破空的子弹切断了所有的话语。
  颈动脉被破坏,血液以相当的压力冲破体表。
  目睹了这一切的工藤也刹那间失去了言语。
  发生了什么?
  侦探的本能告诉他:危险。
  作为直接目击者,不要行动,不要暴露,不要做多余的事。
  危险。
  危险。
  危险。
  哪怕最亲爱的敌人就这样在眼前死亡,也不要有任何反应。
  就这样佯装不知地离开。
  我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的。
  然而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移动了。
  向着与“安全”相反的方向。
  “基德!”
  他是明白的,那种程度的伤势不可能幸存。
  正在暗处进行狙击的一方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了吧。
  但是,哪怕只有一秒,他也不想放弃这最后的时间。
  动脉血止不住地涌出,怪盗几次想开口,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咽声。
  知晓自己即将死亡的命运,浸透了血色的残酷。
  声带也被破坏了吗。
  连说遗言的机会也要剥夺吗。
  工藤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不管狙击的一方是什么人物,毫无疑问对方的目的性极强。
  抹杀。
  不留下任何隐患。
  一字不留。
  将自己完完全全暴露在瞄准镜视野中的工藤大概明白,自己这次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至少这次,在最后的最后,让我知道你想传达些什么吧。
  我亲爱的亲爱的宿敌。
  工藤压低身体,让要害部位与顶楼的墙面形成一定的死角。
  哪怕没有用,他也要争取最后的机会。
  高楼周遭的警用直升机依然在盘旋巡逻着。白亮的灯光几次扫过他们所在的位置,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用的日本警察。
  工藤借着这间歇的光仔细分辨着怪盗的面容。
  他没有摘下那碍事的单片眼镜。也许是为了保留怪盗最后的尊严。
  尽管侦探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
  “你还想说什么?”他以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在怪盗耳边低语。
  听力是最后消失的感觉。
  说吧。
  你最后的话语,我全盘接收。
  一片狂乱的呼吸声中,工藤感到有什么触及到自己的手腕。
  他惊讶地抬起眼,发觉怪盗正用带着手套的手吃力地移动着自己的右手。
  隔着手套还能略微感受到魔术师的体温。
  你想传达什么?
  工藤一言不发地看着怪盗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手移向右胸口。
  你承受着强烈的痛苦也要费力传达的讯息是什么?
  怪盗再次开口,涌出的鲜血淹没了他的声音。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他的指尖痉挛了一下,像是想要抓住什么。然后,不动了。
  不再动了。
  工藤新一冷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太多回了。这样的场面他已经看过太多回了。
  习惯了,麻木了,下面只需要通过推理找出凶手了。
  死者不会说话,不会传达任何讯息。没有行动,没有呼吸。
  只是物质的结合体而已。
  死者留下的最后讯息是推理所需的第一手资料。
  工藤看向怪盗落在右胸口的手。
  是藏着什么吗?
  很明显,有人不希望侦探获取更多的情报。
  正当工藤准备翻开怪盗的外套以寻找他最后留下的讯息时,空气的流动再次发生了变化。
  尖锐的,诡谲的,压迫的。
  带着死亡的气息。
  工藤新一很确信自己直到最后一刻也依然在思考。
  那一瞬间他感到难以言述的不甘心与难以置信。
  这就……结束了?
  身上潮湿的触感唤回他的意识。
  工藤认为这时先让自己的身体温暖起来才是正经事。
  在他从地上站起身之前,寂静的空间中响起一个单音。
  “哟。”
  这个音节太短,让人无法辨别声线。更奇怪的是,工藤发觉自己无法辨别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连距离也无法判断。
  好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广播般充斥了整个空间。
  紧接着,那个声音又再度响起。
  “名侦探。”
  这个称呼让工藤瞬间就确定了声音的主人。此时的他已顾不得吐槽现实的科幻性。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问清楚。
  “你在哪里?”不知道该面向何处,工藤只好向空气中喊话。
  “就在你眼前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