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鬼畜眼镜之猫咪的教养 作者:伊时今

字体:[ ]

 
文案:
 
     性格懦弱的佐伯克哉,本是菊池公司的小小职员,却被神秘男人MR.R欣赏,赐予了一副眼镜。
 
  “只要戴上眼镜,你的人生就会发生惊人的改变。”
 
  被蛊惑的佐伯克哉戴上眼镜,从此人格一分为二,一个是懦弱的本体‘佐伯’,一个是精明鬼畜的‘佐伯克哉’。
 
  随着事业上升,情场得意,佐伯却发现,自己渐渐无法控制另一重人格。
 
  佐伯克哉:“比起爱人,我觉得操人更有趣一点。”
 
  猫儿似的金发少年须原秋纪,冰山上司御堂孝典,热血的同事本多宪二。你选择和谁一起入睡?
 
  □□与被□□,征服与被征服。
 
  一夜夜的身不由己后,渐渐习惯的身体,只能变得更加诚实。
 
  ps:1 为方便区别,没戴眼镜的主角叫‘佐伯’,戴了眼镜之后是‘佐伯克哉’。
 
     2  主线佐伯克哉□□傲娇秋纪。副线秋纪□□佐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伯克哉,佐伯,须原秋纪 ┃ 配角:御堂孝典,本多宪二 ┃ 其它:
 
==================
 
  ☆、1
 
  深夜,他独自一人走在寂静的公园。
  他的手里拿着一罐开封的啤酒,走得有气无力,几乎跌坐在地。他的眼角瞟到空荡荡的长椅,叹了口气,放任自己坐在长椅上。
  这样的时间,忙碌一天的人已经回家休息了吧?他有点羡慕那些电视上的小员工,一身疲倦,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因为剧本上写着付出一定会有收获。
  可是事实远非如此。
  毕业后三年,他一直在一家小企业做着最底层的销售工作。就算是最底层的销售工作,也分级别。隶属的菊池公司销售部一共有八个课,其中八课最糟糕,聚集着各个部门淘汰的员工。
  他不幸就在第八课,而且是一进入公司就被分到第八课,属于从源头上被否定的那种人。
  他的胸中也曾经燃烧起火焰,带来被灼烧般的疼痛。他被这种疼痛驱使,每天第一个到公司,最后一个离开,跑过的业务可以绕地球三圈,可是。。。
  他又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到一家超市推销自己公司的产品。这家超市是他们公司的老主顾之一,例行寒暄后,正准备切入正题,他心里以为这笔生意十拿九稳。可是。。。
  一颗足球忽然砸到他头上,他被砸得身子一歪,倒入身旁高高堆起的卫生纸金字塔中。那金字塔几乎垒到天花板,本就摇摇欲坠,被他一撞,立刻像山洪暴发似的泄了一地。
  为了做出金字塔的形状,这些卫生纸中不少都是被拆开的,白色的纸面落地后便不能用了。
  他眨着眼睛,顾不上脑后的疼痛,急着挤出几句话缓解气氛,随口说道:“这卫生纸也未免垒得太高了。。。”却没想到,话刚说完,站在他面前超市经理表情就有几分僵硬。
  原来最近超市经理着迷于什么视觉营销,这金字塔自然就是他精心设计的结果,本来想趁着这两天打着促销好好出一把风头,却不想被他给毁了,毁了也就算了,还敢出言抱怨。
  看到经理的表情越来越不善,他内心暗暗叫糟,心想赶紧找些什么话题转移注意力,眼睛瞟到足球,立刻开口道:“怎么有人在超市里踢足球?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怎么了?”身后有人不悦地说道。
  他回头,看到一个装扮华丽的女子领着个小男孩,狠狠瞪了他一眼。
  超市经理立刻弯腰鞠躬道:“社长好。”
  原来这就是超市的主人?
  女人瞟了眼他狼狈的样子,冷哼一声,走了。
  看看远去的社长,再瞧瞧面色如霜的经理,他砸吧下嘴,自己站起来,心想,我还是走吧。
  回到公司就听说这家超市要打量减少订货量,以及投诉今天的推销员。
  他们八课的科长是个好人,笑呵呵地为他到了一杯茶,说:“佐伯,不用太在意,这种事常有的。。。”
  是啊常有的。
  他们八课就是废物的合集。
  他低下头,暗暗心想,佐伯啊,再这样下去,你离失业也不远了。
  实际上,因为08年以来的经济危机,市场普遍萧条,佐伯所工作的池菊公司已经决定在公司内小幅度裁员。没人知道这个小幅度到底是什么幅度,就像很少有人知道有关部门到底是什么部门。但流言四起,人们都说废物云集的销售部8课就是这次裁员的对象。
  佐伯低下头,用嘴角一抹苦笑掩饰内心的苦涩。
  以为努力就会有结果。。。可是。。。
  下班后,和课里的人喝了几杯,分开后觉得还是索然,便又买了罐啤酒拿在手里。他拿着酒,也不喝,只是失魂落魄地在公园徘徊。
  然后就回到了开头。
  佐伯独身一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夜深了,公园寂静无声,只有白色的路灯啪嗒啪嗒地闪烁,发着惨白的光。
  初春的夜里,万物还未复苏,夜里自然听不到虫鸣。就像收音机按下停止键,所有的一切声音都被抽离,眼前的一切身在其中,可是却像面对一张油画,没有实感。
  如果佐伯能分出一点心神,他就会发现这片寂静多么诡异。可惜,他还沉浸在累积了三年。。。不,是二十五年的失败感中。
  暮然,一丝火星划过心头,他大概是喝多了,居然有那个出格的念头。
  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如果我是一个和现在完全相反的人呢?那个人行事果断,头脑精明,能力出众,那样,我的人生会不会如此失败呢?大家望向我的视线会不会有点不同呢?我是不是就不会再拖八课的后腿呢?我会不会成为所有人的骄傲呢?我是不是。。。不会这样失败了?
  一缕刚刚开放的樱花坠落,恰巧落在他手心,他像触电似的收回手,心中大痛。
  他曾经信赖过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他世界的全部,宛若飘舞的樱花,把他的一切撕裂散在风中。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爱过人了。
  如果自己可以更加。。。他找不出言辞,但他想,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当当当。
  时钟忽然响起,敲了十二下才停止。
  一日已尽,时钟回到起点,新的故事才要开始。
  时钟的声音仿佛敲击在他心头,同时敲击在心头的是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咔哒咔哒,踩着钟点,一下不少,一下不多,正好十二下。
  十二步不远不近,却恰好站在他面前,投下黑色的影子。那人轻笑一声,说:“啤酒的味道不好吗?从刚才开始就没见你喝多少。”
  他抬头,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奇怪的男人。一个极其奇怪的男人。初春的气温说不上冷,可是那个人却像身处寒冬一样,穿着成套的黑色西服,外套黑色长披风,手上戴着皮质手套,头戴黑色礼帽,竟是连一丝多余的皮肤都不肯暴露。他唯一露出的只有一张脸,一张美丽得摄魂夺魄的脸。脸上架着眼镜,眼睛藏在眼镜之后神色莫辩。
  佐伯克哉看了他一眼,低头道:“不,酒很美味,只是我。。。”
  他总是不习惯责怪别人,哪怕一罐买来的啤酒也不会责备,有问题第一时间道歉已经成了本能。
  那怪人无视他窝囊的表现,用声优般夸张的语调说:“难道是恋爱的烦恼吗?不,像您这样美好的人,应该不会有哪位愿意放你离去吧。”
  佐伯苦笑,说:“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
  怪人又说:“难道是工作上的事吗?像您这样优秀的人,居然也会因为那些无聊的工作劳心劳力,实在是让在下无法相信呢。”佐伯只能苦笑,说:“您就不要再拿我取笑了。我。。。只是个废物罢了。”
  怪人咦了一声,说:“恕我直言,我可从没见过像阁下这样品格高尚,却又实力超群的人。如此卓尔不凡的人,居然能不带丝毫傲气,和那些普通人混成一片,这样的心胸气度实在是是我折服。”
  怪人不停地赞美佐伯,那美丽的语言飞出的速度比雪片还快。佐伯却一点都不相信怪人的话,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角色,别说人中之王,就连优秀两个字都谈不上。
  不过看着怪人滔滔不绝,他反而生出一种羡慕的感觉。他自己总是笨口拙舌,要是能有怪人一般优秀的口才,今天的事情也不至于闹到减少订货量的地步。
  怪人的话音一顿,说:“那并不是您的错呦~~”
  佐伯内心一惊,心想,难道这人还能读懂我心里在想什么?
  怪人看到他惊诧的表情,微微一笑,说:“说来也是我唐突了,居然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久,作为赔礼,请你收下这件礼物吧。”
  怪人张开手,放在他手心的是一个眼镜,银色金属边框泛着冷光。
  佐伯摇头道:“不,不,我的视力没有任何问题。”
  怪人想了想,硬把眼镜塞到佐伯手里,说:“这可不是用来改善视力的平凡货色,如果打比方的话,这个是传奇级别的宝物。相当于幸运物。”
  佐伯握着眼镜,喃喃道:“幸运物?”
  怪人说:“是的。来吧,请,从您带上的瞬间,您的人生将会产生巨大的变化。”
  像被蛊惑般,佐伯缓缓带上眼镜。
  心里一个声音叹息道,他居然已经沦落到相信这种愚蠢的故事。
  但是,他绝对不承认,他心里有一部分认为,反正人生已经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那么。。。接下来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他已经无法更加不幸了。
  想到这,大脑忽然一阵晕眩他抬头,只见黑衣怪人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那可不一定呦~~不过,请好好享受吧。”
  
 
  ☆、2
 
  2
  醒来的时候,胳膊有些重。和沉重的胳膊不同,胸口却又某种温暖的感觉。
  佐伯缓缓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宽敞的样子,和记忆中只有几榻榻米大小的卧室完全不同。他的视线下垂,屋里的装饰简单而疏离,好像是一间旅馆。
  就在这时,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他猛地低头一看,眼前的画面差点让他惊呼出声。
  一个金发美少年正枕在他的胳膊上。天生的金发就像一段裁剪过的阳光,仿佛黄金的造物。那灿然的金色下,是一张娇美的,比女子还美貌几分的脸。和头发一样色泽的睫毛安静地垂下,和他的主人一起入睡,显出几分乖巧。
  当然,这在他怀中入睡的少年□□。白皙如玉的身体藏在被子下,感觉到他的动作,立刻缠上他的小腿。佐伯克哉倒吸一口凉气,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居然连内裤都没穿!
  他脑中一片混乱,努力想自己怎么落到这样的地步?
  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他脑中跳来跳去,一会希望自己没有和少年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会又想,自己又不是同性恋,那种事是绝对不可能的!一定是自己看到少年无家可归可怜,所以收留了少年,结果。。。结果。。。他还没编出适合的理由,只觉得胳膊一轻,那少年缓缓张开眼。
  “啊咧,早上好,你已经醒了啊?”说着,少年纤细的手指恶作剧似的在他□□的胸膛上弹奏,引起阵阵酥麻。那酥麻像有生命似的,径直爬到他心里,勾起心中有种说不清的热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