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青鸟流光+番外 作者:倦意流华

字体:[ ]

 
 
文案:
 
     火影原著背景。
 
内容标签:生子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 配角: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其它:火影
==================
 
  ☆、一
 
  映入眼帘的石窟散发着冰冷的寒气,星星点点的阳光通过外面照射进来,也依然抹杀不了半分寒意。
  戴着面具的男人与一个面容冷酷的男人并肩走在一起,中间隔着恰好到处的距离。
  「你想说什么?」面具男走进石窟,语气波澜不惊。
  冷酷男人面无表情地望着面前沟壑不平的路面,黑色的眼眸里依稀看得见几分狠戾,说话的语气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冷漠:「把鼬的眼睛给我。」
  面具男听到冷酷男人的这句话,微微转了一下头,看向冷酷男人,露出来的眸子微眯,语气中似乎还夹杂着几丝不易察觉的兴奋,「终于想通了啊。」
  冷酷男人没有回答他的话,样子看上去好像有重重心事。
  「须佐能乎使用过度了吧,我知道你现在看东西都很吃力。」面具男又接着说。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冷酷男人突然觉得眼睛又刺痛了起来,他不禁伸手捂住眼睛,却只是一阵轻微的刺痛,没多久又全部消散了下去。
  看到冷酷男人的动作,面具男轻描淡写地道:「时机刚刚好。」
  「马上进行移植。」察觉到面具男还有话想说,冷酷男人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打断了面具男的话。
  「这么着急啊,怎么回事?」面具男出声询问。
  冷酷男人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左眼:「我要用全力打倒鸣人,然后将他全盘否定,仅此而已。」
  身上的疼痛忽然开始密集,尤其是某一处,更是泛着无法忽视的尖锐刺痛。
  冷酷男人眉头紧蹙,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不少冷汗,脚下的步伐也越发地凌乱,最后似乎有些不堪忍受,也险些力竭,身体几乎都要摔到一边去。
  面具男被冷酷男人骇了一跳,还未唤出那人的名字,就见到那人几乎要摔倒,没有多加思索地就伸手过去搂住了那人。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人现在竟是这般虚弱。
  「你查克拉消耗过度了。」面具男一改之前的温柔,口气冰冷。
  冷酷男人沉默不语,神色依然冷酷无比,脸色却十分地苍白。
  面具男看着面前一脸倨傲的男人,心下忍不住叹气,「过段时间我再帮你移植鼬的眼睛。」
  「不行!」冷酷男人毫不犹豫地拒绝,之后却因为突如其来的一阵疼痛扰乱了所有的思绪,「呃……」他额上的冷汗已经越来越多,脸色越发苍白。
  「佐助!」面具男发了飙,「你还要胡闹任性到什么时候!你用幻术蒙蔽了他们的眼睛,可是你瞒不了我!」
  宇智波佐助这时已经顾不上倾听他的话,只是专心抵御自己身上的疼痛。
  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太过分,面具男舒缓了语气,「佐助,你再这样折腾,小心会早产。」
  宇智波佐助吃惊地看着他,一脸不敢置信:「你怎么会……」说到最后竟再没勇气说下去。
  面具男扶着宇智波佐助慢慢地站起来,宇智波佐助这一次难得地没有抗拒,「我早就知道了。」语气平淡,听不出来有什么感情。
  正是因为面具男知道宇智波佐助现下的身体状况,所以他才会百般照顾宇智波佐助;不管宇智波佐助做了多少任性的事情他始终都会包容并且宽恕。
  这也是因为宇智波佐助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十分在意的弟子。
  面具男又接着道:「才刚满七个月,禁不起多大的折腾。鼬的眼睛短暂时间里是不能移植给你的,再等等。」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纯属娱乐,勿喷。请带好避雷针。
 
  ☆、二
 
  宇智波佐助仍然紧皱着眉,他突然大力甩开面具男搀扶着他的手臂,刚刚有所缓和的脸色刹那间又变得冷漠起来:「战争,还要多久?」
  宇智波带土看他一眼,目光若有所思,夹杂着一丝异常闪烁着的光芒,「快了。」
  宇智波佐助刚要说什么,忽然觉得身上不太对劲,忍不住按着躁动不安的腹部,后退几步,靠在墙上。
  「你现在还有其他精力去关注战争?」宇智波带土看向宇智波佐助,口气不复之前的温和,「这战争与你本就没有多大关系,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宇智波佐助脸色苍白,看也不看宇智波带土一眼,径直望着眼前的地面,眼眸中泛着冷冽的光,「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月后,它必须出生。」
  话音刚落,他就禁不住□□一声,似乎有些疼的紧了。
  他腹中的胎儿刚满七个月,正是胎动频繁的时候,平时便就十分好动,前不久见到了一直想见到的人,更是兴奋不已,弄得他几乎险些□□出声。
  他不喜欢这个孩子,却每次都在与人打斗的时候下意识地护着它。
  他自己也十分厌恶自己这般模样。
  偏偏此时他又敏锐地发现,腹中胎儿今日的动静与平日有很大区别,似乎用上了全力。他微微眯了眯双眼,试探着将手放到已经恢复圆隆的肚子上,然而,他也只是轻微触碰了一下,就很快放开了手。
  那个刚满七个月的孩子似乎很不满宇智波佐助这个样子对待它,开始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翻滚闹腾,力道十足。
  「唔……」宇智波佐助低低地□□一声,懊恼地垂下头望着自己七个月的肚子,恨不得立刻将折腾它的小鬼从里面拿出来。
  宇智波带土眼尖地看见宇智波佐助身下的石面已经变成暗色,又见宇智波佐助单手撑着地面想站起来,连忙伸手拉住他,「你流血了。」宇智波佐助闻言浑身一震,皱眉看向宇智波带土:「不用你提醒。」
  宇智波带土知道他现在心情极度烦躁,也没时间再纠结他语气的不对劲,遂起身道:「我马上找人过来。你别动,暂时先这样坐着,别贸然起身。」
  很快就过来了一人。
  那人赶过来的时候,宇智波佐助已经痛得几乎陷入昏迷。从他身体里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疼痛也似乎越来越密集。没多久空气里就开始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佐助身体太虚弱,已经无法再动用之前的查克拉保护孩子。孩子有些不安,没受什么损伤,只是现在……怕是想要出来了。」
  那人检查了一番,得出结论。
  「让它出来!」
  「想办法暂时不要让孩子出来。」
  两道声音几乎在同时响起。
  宇智波佐助的声线有些低沉。
  在男人的话音刚落下的同时,他就毫不犹豫地说出了那句话,用上了部分力气,换来的却是腹中胎儿更为猛烈的反抗。
  他暗自咬牙抗拒着,任凭胎儿肆意闹腾。
  宇智波带土气急:「你还瞎胡闹个什么劲!我不是鼬,也不会像他那么对你。佐助,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明白的。如果你现在生下这个孩子,不但孩子不能存活,你自己也会出事你知不知道?鼬把你托付给了鸣人,鸣人都还不知道这些事情,万一你死了,你要他怎么和鼬交代?」
  宇智波佐助浑身一个激灵,勉强半抬起头,「你说什么?什么…叫鼬把我…托付给了吊车尾…?」
  「很早之前的事情了。」宇智波带土眸光闪烁,「那个时候你还在四处找寻鼬的下落。纲手他们决定通过鼬找到你,所以也在寻找鼬。鸣人独自一人的时候遇见了鼬,鼬把你托付给了他。」
  「别说了。」一直拧着眉头看着这边的男人打断了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带土的对话,「你们的决定是什么?拖延时间还是现在生下来?」
  宇智波带土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身下的石面,暗自皱眉道:「保住孩子。」
  所有的事情做完已经是黄昏。
  男人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后迅速离开,宇智波带土跟了上去,不一会儿又折返回来,却看见宇智波佐助神色里满是掩不住的疲倦,靠着石壁昏昏欲睡。不过就算是这样的一个状态下,宇智波佐助也还是没有忘记稍微侧了侧身体,防止自己的肚子紧贴着石壁。
  宇智波带土看到这一幕,微微叹气。
  他知道宇智波佐助一直是面冷心热,表面上看上去很反感这个孩子的存在,其实还是会出于本能地保护着它,只是宇智波佐助的尊严、骄傲不允许他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这份疼爱和怜惜。
  回想起白天的一幕,宇智波带土完全无法想象他如果晚来一步,宇智波佐助会出什么事情。
  宇智波佐助本就受伤严重,兼之身体特殊,如果他和旗木卡卡西他们真正打起来,绝对不会有丝毫胜算。
  宇智波带土走到石窟外,慢慢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他左半边脸庞和常人无异,右半边脸庞却有着十分清晰的脉络,与左半边脸大不相同,但仍然看得出来他以前的模样,也不失俊美。
  看着头顶上漆黑的天色,他想起之前旗木卡卡西将要对他使用神威的时候,他提醒他神威对自己没用。
  想起这个,宇智波带土无奈苦笑。
  时隔多年,他依然无法忘怀。
  哪怕旗木卡卡西杀死了在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可是无法否认,旗木卡卡西在他心里仍然占有很重要的位置,甚至比野原琳更重要。
  不然的话,他一开始就决定创造出的新世界里面会有旗木卡卡西的念头,过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从来都没有变过,反而更加坚定?
  他其实并不想在战场上和昔日好友展开打斗。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像以前一样,保护着对方,而不是明明都把对方看得极其重要,却还要狠下心伤害对方。
  可这就是命。
  他的命注定他的一生只能与对方失之交臂。
 
  ☆、三
 
  次日清晨,宇智波佐助自沉睡中苏醒。
  「醒了?」宇智波带土一晚上没睡。
  他此时正背靠着冰冷的石壁,看到宇智波佐助苏醒,他微微转过身体看向他,露出来的眼眸平静无波。
  「嗯。」宇智波佐助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对于这个面具男,他向来没有好感度可言,毕竟双方都只是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他单手撑着身下冰凉的石面,慢慢地坐了起来,这时他才注意到身上居然搭着一件极厚的外套。他皱了皱眉,抬眼望向宇智波带土,看到对方的眼眸依然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心下已经明了,却也什么都没说。
  腹内的小家伙似乎还在熟睡,安静的有些过分。
  宇智波佐助伸手试探片刻,没察觉到什么不妥,暗自咬牙,扶着一旁冰冷无比的石壁站了起来。石壁的冰冷寒意透过他的手心传递到他的四肢百骸,他轻轻阖上双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红色花纹已经在他的双眸中浮现。
  「你没事开写轮眼做什么?」宇智波带土奇道,「如果要出去的话,也没必要这么防备,外面的人都在忙着筹备战术,准备医疗用品,不会有人注意到你的。而且谁会想得到,昔日的木叶叛忍,居然也会甘愿替人孕子。」
  「斑,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宇智波佐助冷眼看他。
  「开个玩笑。」宇智波带土语气轻描淡写。
  「唔……」宇智波佐助突然被猛烈的疼痛攻袭,忍不住低吟一声,扶着石壁的手臂滑落,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几乎又像昨日一般摔倒在地。
  宇智波带土骇了一跳,整个人几乎都失了分寸,手脚大乱,不过仍然没忘伸手抱住宇智波佐助,「是肚子痛吗?」说着就准备唤人进来。之前的那人他一直让他在洞口等着,为的就是怕宇智波佐助又有什么突发状况。
  宇智波佐助拽住他的手臂,他低头看去,发现那人只是眼睛又疼了而已,忍不住微微叹气:「你的查克拉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多少了。这里的环境这么差,你不能用药,我也不能带你去其他地方休养,查克拉自然恢复得慢。现如今你剩余的所有查克拉都被你护在了腹部,若是强行提取出来,只怕孩子必定会保不住。昨日好不容易才保下来的。不要再用查克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