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眸中的蔷薇(仁观) 作者:江南海棠

字体:[ ]

 
文案:
     小初生日贺文,首发在贴吧,三天一更,三万字左右完结。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网王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仁王雅治,观月初 ┃ 配角:柳生比吕士 ┃ 其它:
 
==================
 
  ☆、【一】
 
  仁王雅治第一次认识圣鲁道夫的观月初,是在国中二年级夏天,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
  刚刚从东京一家专营Cosplay用品店里出来的银蓝发少年心情颇好的向前走,手里塑料袋里装着几顶五颜六色的假发,正在暗搓搓的思索怎样能够360度无死角的完美扮演幸村,一双狐狸眼眯的只看见一条缝隙。
  因为是双休日到东京的亲戚家做客,仁王便打算把想买的东西都买下,所以便有了开头的事情由来。
  不远处就是网球场,路灯发出暗淡而清白的光,飞虫围着那团光芒直打转,脚下低矮的草丛中发出蟋声,而不远处被黑暗吞没的树林中发出一阵又一阵连成串儿的啼鸣,然后,再次归于寂静。
  仁王驻足,抬起头看着路灯,「噗哩~」真是有趣,飞蛾扑火什么的,明明畏惧着光,却还是毅然决然的投向它,真是…无法理解。
  大概…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吧…所以,才无法去理解这种心态…
  仁王扯出一抹带着三分薄凉的笑容,正准备向前走,却听到了一阵争吵的声音。
  说是争吵,其实形容的并不对,两个交杂的声音中,只有一个气急败坏,而另一个则似乎极力冷静自持,在劝慰着那个冒火的少年。
  听声音…似乎年龄不大的样子。
  挑了挑修长的眉稍,带出几分邪意的笑容,仁王雅治从来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刻意放轻了步子,少年单手插在荷包,微微弯着腰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一个转身,靠在微凉的墙壁处,丝毫没有在听别人墙角的自觉。
  球场里,两人的谈话还在继续。
  「观月前辈,你就别劝我了,我才不要回家,双休日在学校住也是被允许的吧…家里有他就可以了!也不是缺我一个!」裕太语气不好的坐在椅子上,头固执的扭向一边。
  「裕太,他再怎么样也是你哥哥,不可以说这么任性的话。」在男孩话音刚落之时,另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劝慰。
  仁王甩了一下自己的小辫子,心里暗自感叹了下刚刚那人有个好听的声音。
  「哥哥…如果可以我才不要…成天不二弟弟不二弟弟什么的…真的烦死了!」一开始,男孩的语气低低的,带着黯然与不可捉摸的腔调,说到最后再次激动起来。
  名叫观月的人这回没有立刻劝慰,沉默了片刻,正当仁王已经感觉到无趣打算离开的时候,他说话了。
  「所以…裕太,这就是你的觉悟吗?嗯哼哼,嘴里说着讨厌听到‘不二弟弟’,还千辛万苦的转学到圣鲁道夫,并且说要打败你的天才哥哥不二周助,可是如今,却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
  「你嘴里的‘觉悟’未免也太廉价了些,这样看来,想将你培养成圣鲁道夫的王牌,还真是有点不可能,说到底,你本质上还是感觉自己超不过你的哥哥…太懦弱了啊你呀!」
  声音刻薄到不近人情,似乎一开始那个苦口婆心劝他回家的少年根本不存在,仁王苍白的手指托住下巴,眨了眨兴趣盎然的绀碧色眸子,慢慢退回到墙壁处。
  这种反转什么的真是太有意思了…期待下面的事情发展呢,真像一部电视剧…
  不过…不二周助?青学那个有名的天才啊…那个暴躁声音的少年,是不二周助的弟弟?真是有趣,弟弟讨厌哥哥什么的,可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有一个天才哥哥,总是会被别人拿来比较,若是有一点不如,便会听到他人叽叽喳喳的议论,这样的生活…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难以忍受…
  白毛狐狸漫无目的的思考着,不知何时,从网球场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观月前辈你再怎么说我也不会回去的,我先回学校了!」
  「裕太君!」
  将网球场的门摔的砰的一声响,板寸头少年头也不回的向外跑去,他知道观月前辈是好意,虽然用“想不想打败你的天才哥哥”这样的理由邀请自己转学,虽然前辈看起来既小心眼又爱利用人,裕太虽然心思单纯,但也知道,观月前辈掩藏在女干诈笑意下的善意。
  观月前辈会清楚的记得网球部每一个人的生日与喜好,会暗地里观察每一个人的状态,会去偷偷的关心他们…
  这些,他都知道…
  他不想忤逆前辈,可关于这件事,他注定要让前辈失望了…他如今,还是没办法去面对哥哥啊…
  观月沉默的站在网球场内,他家里有两个姐姐,自己是老幺,所以备受宠爱,所以很无法理解为什么不二兄弟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这么差。
  当初去青学侦察,偶然遇到了正在对着大树诉诸烦恼的裕太,看到他似乎一直被压制在天才哥哥的光芒之下,便起了那么一丢丢的想法——想着如果这两个兄弟不在一个学校,那么对于缓和兄弟的关系,对于裕太的成长,都会有好处。
  ——可是,他失策了。
  即使过了一个学期,裕太一听到不二周助的名字,还是会暴躁的不像他自己,并且对于打败哥哥的心愿更加强烈,这让观月略感失策与无奈。
  不知道这几周裕太和不二周助又发生了什么事,原先还会在周末回家,如今是谁劝也不听,谁劝跟谁急眼,连自己的话也不听了…
  「唉——」球场里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还未离开的仁王眼皮动了动,一直埋在墙壁的阴影里。
  若是现在出去,一定会被观月初发现,这样,他偷听两人谈话的事不就暴露了?仁王才没有那么傻。
  黑发的少年推开网球门,轻轻的关上,向着远处一步步走去,至始至终都没有发现,有一个人一直藏在那里,偷听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仁王直直的看着那道纤细到柔弱的身影走远,慢慢变成一团模糊的白色,最后,彻底融入黑如沉墨般的夜里,消失不见。
  从阴影中走出,路灯的光照在他的下半张脸上,显露出少年尖瘦而形状姣好的下颌,以及,唇边连少年本身都没有察觉到的,称之为“好奇”的笑意。
  欺诈师对观月的好奇似乎并没有存留多久,在他回到亲戚家接受了一番“青少年不可以在外面逗留太久,尤其在晚上”这种爱的教育之后,内心鼓着包子脸的小仁王果断忘掉了路上看到的现场版争执。
  国三才开学没多久,仁王又一次溜到了东京去,奉了严肃古板的真田副部长的命令——找到立海大第一路痴。
  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东京都大赛的比赛现场,看着场上不停疲于追球的观月,银发狐狸的眼神越来越危险,没什么目的的甩了甩自己小辫,吐出一句口头禅,「piri~」
  在青学众人的欢呼声中,比赛以7:5的结果结束。
  「感谢你对我弟弟的照顾了。」不二的声调,带着最残忍的温柔,睁开蔚蓝色的凤眸,注视着那个跪伏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少年,隐藏在眼眸深处,带着淡淡的嘲弄。
  为数不多知道真相,并且看完了全场比赛的仁王垂下眸子,眼眸中出现和不二同样嘲弄的神色。
  只是…一个嘲弄的场上疲惫的少年,而另一个嘲弄的…则是自认为报复到伤害自己最疼爱弟弟的观月的某位天才…
  「真是狼狈…」狐狸淡淡的声音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到,目光复杂的注视着那个,已经从地上起身,恢复自身优雅的观月,说不上是什么感觉。
  说什么【裕太的手臂只是为了胜利而做的牺牲】,若是没有那次偶然的得知真相,恐怕擅长欺诈的仁王,也会被观月的演技骗到,场上那么刻薄女干诈的人,谁知道他私底下,有多么关心后辈呢。
  不二这名天才,也不是被观月骗到了吗…呵…真是一场有趣的戏码。
  状如无意的转身,绀碧色的狐狸眼扫过冲着队友微笑的“天使”,仁王背着网球袋,没有再回头。
  只是从嘴角扯出一抹笑容,「青学的天才吗…真是久仰大名。」
  人也蛮有趣的…
  从来都恶劣的让网球部鸡飞狗跳的欺诈师面上一愣,为什么在考虑不二这个对手的时候,竟然想起了那个惨败于天才的观月。
  「赤也,走啦,回学校。」拽着一脸无辜的网球部的吉祥物学弟,仁王笑了笑,即使耗费的时间多了点,但好歹也是“奉旨出行”,真田应该不会怪他直到夕阳下山才牵着小学弟回神奈川的…吧?
  夜晚,慢悠悠晃回家的白毛狐狸关上房门,莫名其妙吐出一句话,「其实,他也挺有趣的。」
  仁王到底在说谁呢?
  撒,自己知道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约三天才会更一次吧,唔,毕竟,首发在贴吧,然后把一章拆成三份来更的~
 
  ☆、【二】
 
  仁王雅治没想到他会那么快再次遇到观月初,还是在幸村的病房里——
  关东大赛决赛前,他和真田一群网球部的伙伴去看望幸村,一行人走在安静的医院里,向来是活泼的丸井打头阵,推开了写有幸村精市名字的病房。
  病房里的两人一愣,推开门的立海大网球部的大家也是一愣,他们没想到部长房里居然有客人。
  那人穿着洁白的衬衫,袖子被挽到臂弯处,露出白皙的一小截手臂,那肌肤瓷白,像是一片流泻着金光的白雪,扣子没有全部扣住,精致的蝴蝶形锁骨在衬衫的遮掩下若隐若现,浅咖色的裤子更显得他身姿修长。
  此刻那人正笑着和幸村谈论什么,言笑晏晏的模样被甩着小辫的狐狸一下子记到了心里。
  转身将修剪好的百合花插入花瓶中,观月给幸村倒了一杯水,拿给他。
  那个被称作立海大太上皇的人笑的眉眼弯弯,接过水杯,说了句,「有劳小初了。」
  「部长这里还有朋友造访啊~piyo~」仁王玩着自己的小辫子抢先出声,一旁严谨的绅士扶了下亮光一闪的眼镜,搭档有点不对劲啊,这家伙平时不就喜欢一直缩在别人身后,不愿意在任何地方暴露自己吗?美名其曰:欺诈师的底牌不能泄露。
  直到不久之后,柳生才知道,原来自己眼中玩世不恭的狐狸少年,早已对圣鲁道夫“美名远扬”的王妃观月初存了心思。
  所谓——一见不忘,再见倾心,不外如是。
  柳生也曾很疑惑,在他想来,他的搭档的另一半应该是一个能够温柔包容仁王那些臭毛病的和善的女子,狐狸既挑食还讨厌阳光,又喜欢捉弄人,怎么看都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家伙,怎么会选择去守护那朵美的瑰丽娇艳的蔷薇花呢。
  柳生问出此事时,狐狸少年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一双上勾的凤眼一眨一眨,勾起一个让柳生恶寒的天真笑容——毕竟,那样的表情真的不适合狐狸,放在自家网球部里最单细胞的小后辈脸上倒是无比合适。
  「小初他一晒太阳皮肤就发红,我也不喜欢阳光:我挑食可小初能做出我喜欢的食物;我喜欢捉弄人小初也不管,只要我不捉弄他就可以。」仁王在这件事莫名的絮絮叨叨,绀碧色的眸子里的幸福溢的简直快要满出来,让柳生这个还没有脱离单身的家伙看的十分手痒。
  ——虽然是搭档,可这样秀恩爱我还是会揍你的哦。
  「所以,你们这是“王八看绿豆”,相互看对眼了。」紫发的绅士少年再次推了下眼镜。
  狐狸立刻变成了一张气鼓鼓的包子脸,拿眼刀不停戳着自家可怜的搭档,「我家小初才不是绿豆呢,他多漂亮啊,小爷我稀罕着呢。」
  「嗯…亏你还有王八的自觉。」柳生再次反唇相讥,一向被仁王打趣成“伪绅士”的少年彻底毒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