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温暖的尸体 作者:子美老乡

字体:[ ]

 
文案:
     十年之约,你走出了青铜门,而我却又陷入了另一个生死难料的境地。
 
内容标签:原著向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闷油瓶,吴邪 ┃ 配角:王胖子,黑眼镜等 ┃ 其它:瓶邪一生推,HE
 
 
  ☆、第 1 章
 
  我上方有股温热的气体扑面而来,好像是人呼出的气息。接着这间歇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
  近了,
  更近了!
  再近一些……太好了!接的就是这口气。
  僵硬冰冻的肢体开始回暖。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从刚才清醒后大脑就非常清晰。闭着眼看不到眼前的景象,但我能察觉到那个无意帮我“渡气”的人已经起身离开了。
  我又静静地躺了一会儿,毕竟身体太僵硬,恢复起来需要点时间。我也许还是有些心急,也许是我的危机意识恢复的比较慢,反正忘了周围还有人。就在我试着坐起来,但还没有坐稳的时候,又被人一刀砍回了初始状态!真倒霉。
  接着就听见周围一片杂乱的动静,还听到有人在说话
  “起……尸,起尸了!”
  “嘿,这个破斗也有粽子?在哪里。让胖爷也瞧瞧。”
  我招谁惹谁了,起个尸容易吗?还没动你们一根寒毛呢,这帮龟孙子就先给我来了一刀。我有些怒了,没经大脑思考就嚯的再次起身,几乎同一时间我就听见刀起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
  我cao,还来?!上一刀的威力就不小,一下就把我砍倒了。我有些后悔这么冲动,早知道躺在地上挺尸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阻止了刀落:“别动!是天真!”
 
  ☆、第 2 章
 
  那人大吼一声,果真没动静了。我悄悄的睁开眼睛,看到前方站了了三个人。离我最近的是一个穿着蓝色上衣的年轻小哥,手里拿了一把黑色大刀,面无表情,好不威风!哼,刚才砍我一刀的估计就是这孙子。他身边还有一个人,手里拿了一个黑驴蹄子。cao,举那么高,你是来给我上供的吗?这俩人后边还站了个胖子,满身肥膘,手里拎了把枪,人早已呆住了。
  僵了好一会儿,那个胖子反应后过来最先开口了:“小哥,你们先让开,我来”
  蓝衣小哥和身边的那个人一起让开,胖子走过来了。他站在我的身前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的脸给盯出一个洞,他的表情也很复杂,像是又惊又喜,有激动却还欲言又止……
  那胖子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就这样我们两个“含情脉脉”地凝视了好一会儿,那胖子才喃喃说道:“是吴邪,小哥,真的是吴邪。我他妈的这不是在做梦……天真你怎么在这里,你让兄弟们好找……”这胖子说着说着眼角都发红了,连我都有些动容。
  虽然我也很受感动,但我真不记得这胖子是谁,看胖子在那掏心掏肺,我有点儿不知所措。这胖子好似也察觉出来了,问我:“小吴你记得我吗?我,王胖子!”
  我摇了摇头。
  “那小哥呢?”胖子回头指着那蓝上衣。
  我还是摇头。
  胖子一副被打击的样子,像是有些无法接受。但也就仅过了一小会儿,他又咧着嘴笑了起来,很高兴的样子。他一巴掌拍到我的肩膀上,力道之大让我始料未及,我差点没撑住又躺回去。胖子大笑着说:“胖爷我就知道我兄弟不是一般人!以前能开关诈尸,现在变成粽子竟然也能听懂人话,小吴同志,组织真是没有白疼你!脑子失忆了不要紧,只要没残就行”
  这个胖子非常热情,但是他身后那两个人却一句话也没说,一个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另一个还没有从恐惧和惊讶中回过神来。直到胖子把我扶起来,蓝衣小哥才说话。
 
  ☆、第 3 章
 
  “你准备把他带出去?” 
  胖子动作滞了一下,但随即就反应过来,说:“是的,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拦我。” 
  “他是粽子。” 
  “你他妈的别跟我讲这些道理!”胖子不知怎么突然就怒了。他抑了抑情绪又说:“小哥,你虽然失忆了,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你是最不应该阻止我的人。” 
  蓝衣小哥没有在说话,他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我,就转身走掉了。他身旁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人也跟着走掉了。 
  我还以为他们会大吵一架,最起码也要挣执一番,没想到这个小哥这么好说话。接下来就只剩我和胖子了,胖子的意思是我跟着他走。从刚刚见胖子到现在才不过几十分钟,我们还是陌生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和我是敌是友,有什么目的,但我决定暂时相信他。不仅仅是因为我觉得他的表情真挚,不像是装出来的,更因为我现在别无他选,只有相信他先出去再说。他如果真想害我也绝不是现在,要不然刚才那个蓝衣小哥砍我的时候他也不会阻止了。 
  这样我跟着胖子走了,在墓室里再也没有遇到那两个人。 
  这个墓室不是很大,布局也简单,没一会儿我和胖子就找到了出口。胖子说这是他们来的时候挖的盗洞,顺着这个洞爬就能回到地上。只不过胖子突然之间犹豫了起来,他说:“天真,你们粽子能见光吗?” 
  我说:“不……知道,不过……试试,就知道了” 
  因为脸颊的肌肉僵硬,舌头也不太灵活,我第一次说话磕磕巴巴的,还有些不清楚。但胖子显然没料到我还会说话,高兴的很,对着我的背又是一顿猛拍。 
  “我靠,天真,你能说话啊” 
  …… 
  “会说话你装什么哑巴?我知道你很想小哥,但咱也不兴学小哥装酷。” 
  …… 
  “你要是真放不下小哥,惦记他,咱们出去后胖爷就帮你把小哥给请回来,咱哥仨是该好好聚聚了。你放心,虽然小哥失忆六亲不认了,但这点儿面子他还是给我的” 
  我实在不想听他在这胡咧,就赶紧指了指动口说:“先出去吧。”谁装酷了,我这是面部肌肉长时间不活动过于僵硬不便说话好不好!还有,谁惦记那小哥了,那个孙子差点没给我弄成两截,我没记恨他就算不错了。提起伤口我还真觉得它隐隐的有些发疼,估计是错觉,粽子还有痛感吗? 
  胖子在前我随后。由于胖子的体型较大,容易被卡住,我时不时的还要在后边推他一把,估计他来的时候也没少受罪。好在这个盗洞不长,二十分钟左右我们就出去了。出去后我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应该是没事,但胖子说就害怕长期下来有影响,就跟那慢性病一样。我让他别唧唧歪歪地跟个老娘们儿似的,就我这情况纯属瞎cao心。
 
  ☆、第 4 章
 
  出来后我们找了个有水的地方清洗了一下,我浑身上下弄的跟出土文物似的,衣服都快烂成条了,就借了胖子一件上衣。他的裤子腰太肥,我是死活都不会穿。下山后又在借宿的村民家好一阵收拾,我才有了个人样。虽然看起来脸色还是不太正常,用胖子的话说跟肝癌晚期似的,但比刚下山时好多了。当时我们为了借宿敲了好几户村民的门,人都不让我们进,最后还是我们花了高价借住进了村里的一个老光棍家中。
  大概粽子都不用睡觉,晚上我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然而却能感到来自身体深处的倦意。我闭着眼睛在床上躺着,想这两天的事情想了一晚上。这样休息后的效果也出奇的好,跟睡了一觉差不多,精神恢复了许多。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们就上了路,一路上胖子依然是谈天说地,从古代的四大美女扯到本·拉登,又从东北大秧歌讲到抗美援朝,对我的事情却只字不提。我觉得胖子其人虽然看似不靠谱,但实际做什么他自己心里都有数,属于那种粗中有细的。而且我与这胖子一见如故,一路上他对我甚为照顾,不像是虚与委蛇。如果他真是装的,我只能感叹这个人的演技太高超了,绝对是个中高手。
  很快,我们就到了北京潘家园,回到了胖子的家。胖子说这里道上的人多,嘴也杂,他准备给我挪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儿,我说怎么着都行。
  当天晚上胖子叫了一桌子的外卖,有荤有素,有酒有肉,说是给我接风洗尘的。但我不用吃饭,所以是胖子一个人在大吃大喝。我倒是喝了两口酒,只不过没什么感觉。胖子刚开始还在胡扯,几杯酒下肚,胖子突然问我:小吴,你知道盗墓这个行业吗?
  我点了点头,心想他不废话吗!我是失忆了可人没傻,他不就是干这个的,要不他能在墓里边发现我?以此推类,如果估计的没错,我生前也是个盗墓的。
  果然胖子下一句话就是,你生前就是干这个的,不过是半路出家的。接着胖子就开始跟说书似的讲我以前的事情。我越听越惊讶,越听越感慨。我实在想不到我生前的经历是如此的丰富、传奇和坎坷。胖子有些讲的非常细致,有些两三句带过,即使如此,结束时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胖子累的不行,脚也没洗就直接躺倒床上睡了。
 
  ☆、第 5 章
 
  胖子的话让我消化了一晚上,第二天中午胖子才起床。不得不夸胖子的办事效率非常高,下午他就带着我去看房子了。这是在北京郊区,地界非常偏僻,四周的房子也是破破烂烂的,我都有点怀疑是不是这的房租太便宜了所以他才给我找了个这地儿。我住的这栋楼从外面看破败不堪,这令我对它的安全性产生了极大的怀疑。胖子说让我放心,这楼绝对结实,再过六十年也依然屹立不倒。
  我新住处是一个两室一厅,家具电器虽然都是半新的,但都一应俱全,看起来舒适温馨,出乎我的意料。胖子又对我说在家闷了也可以出去转一转,这里相对比较安全,不用担心。胖子看了看我又说让我也多注意自己的形象,别天天搞的跟癌症晚期似的,挺吓人的。他临走前留了一部手机和大量的现金,又对我说:“说实话,天真,其实胖爷我也不知道把你从那里边带出来到底是对是错。回来的时候这一路上我都在想以后该怎么办,心里可真□□乱!可后来我想明白了一点,如果胖爷我把你丢到那破斗里不管,我想我会后悔一辈子,到死都不能安心。所以你就在这里踏实住下,什么也不用多想,一切有哥们儿罩着呢!”
  我知道胖子实际上不像他表现的那样不着调,却也没料到他会有如此深沉的心思。我前途未卜,但胖子的这番话,给予了我信心和勇气,至此我知道我没有看错人。
  之后我就正如胖子所说的那样在这里踏踏实实的住下了,白天不经常出门,大多都是傍晚之后出去散步顺带熟悉附近地形。就这样又过了大半个月,胖子突然带了一个人来。
  这人单从衣着品味来看就比我们高了一个档次,气质也好。我盯着他不停的猜这是谁,但仅想起来了四五个名字反复在脑海中滚动,也都跟眼前的人对不上号。
  这厢我紧张的猜测着,对面那人盯着我也不动。就这样过了好长时间,就在我以为他会一直这么看下去,准备想办法打破这个局面的时候,他却又突然笑了起来,搞的我莫名其妙。胖子在旁边也不说话,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令我更是惊奇。那人笑的差不多了,停下来对我说:“吴邪,你好。我是小花,你的发小。”
  我突然想起来胖子之前好像跟我说过我是有个发小叫解雨臣,以前学过唱戏,艺名叫解语花,难道就是这个小花?我摸不清这人的情况,一时间也不敢乱说话,只好干巴巴的说:“你……你好。”随即又伸出右手想握手示礼。
  小花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带笑上上下下扫视了我一遍之后才伸出右手用力的与我握手,然后又对我说:“其实不用这么客气,我们真的很熟。”
  他这么说我倒更尴尬了,也不知道该接什么,只好“哦”了一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